這家才成立一個半月的新公司,投資目光精準,作為對手簡直可怕到極點。

低價購入的所有公司股票,毫不例外一周內都會上漲,而最可怕的不是上漲,而是那些公司的股票的上漲幅度收益幾乎都高於50%,讓短短一個半月,CY通過不斷的投資收益,集團市值從50億一度突破500億,升值高達10倍,震驚了股市所有人。

……

蕭城回來后,聽到蕭燁的報告后,第一件事便是派人著手去查CY的來歷。

這個公司的下手太為蠻橫了,需要更為重視和警惕。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風雲集團,絕對不能敗在他手裡。

他的使命,是守護雲家,守護風雲集團。

直到,一個電話打進了蕭家。

對方溫和至極,淡淡笑道,「蕭前輩,一直聽聞您的傳說,方便見面聊一下嗎?」

重生之把你掰直 蕭城淡淡一笑,道,「殷總裁,我和你素無往來,可是有什麼值得我們之間耗費一些時間商量?」

「蕭前輩,不知道向二給您生了個女兒這事,可是值得您屈尊和我見一面嗎?」

——

風雲集團坐落在T城城區最中心地段,高達120層,位列世界第一。

窗外彷彿高聳入雲的雲端,殷暖陽踩在用最昂貴的大理石鋪著的地面,第一次感覺到一種叫做勝者為王的喜悅。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原來,踩著別人的屍體得到的成就感,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比擬的,尤其,那是個出生便是天之驕子的人。

腳步聲沉穩地走了進來,殷暖陽用客座起身,向蕭城伸出了手,「蕭前輩。」

蕭城微微一笑,卻沒伸手,「抱歉,臨時發生了點事。」

殷暖陽毫無尷尬地收回了手,溫文爾雅笑道,「我也是剛到,而且正在欣賞前輩辦公室里的美景。」

蕭城微微一笑,「美的景色確實值得欣賞。」

殷暖陽看著他,嘴角掀起淡淡的弧度,「前輩,一開始聽說您掌控雲家時,我便在想,能在雲家有難時挺身而出的,除了忠僕,便是能者,現在看來,您是後者大於前者。」

託了托金絲邊眼鏡,蕭城道,「為什麼這樣說?」

「雲總裁出事,前輩您第一件事是圍困雲家了,第二件事是攻擊溫家,因為蕭家是除雲家股份51%,溫家股份15%外控股第三的13%,第三件事是向股民道歉,這些事恰恰可以讓風雲集團股價持續下跌,只有股價不斷下跌,風雲集團不穩時刻,才可以讓您在雲總裁昏迷這樣混亂的時候,越過五大家,坐穩掌控雲家的位置。」

「我說得對嗎?前輩。」殷暖陽微微笑道。

……

蕭燁站在門外,聽著裡面的人層層抽絲剝繭,掌心冒了汗,第一次發現究竟所有的不對來自哪裡。

他一直沒想明白,少爺昏迷,為什麼父親這時候要對付溫家,這裡似乎有了答案。

除了內鬼,他的父親更是野心勃勃地想替代少爺!

……

「所以,你來的目的是——」蕭城脫下金絲邊眼鏡,淡淡地看著面前這個彷彿脫胎換骨的男人。

「和我合作,擊潰雲家,掌控風雲集團。」殷暖陽微笑。

蕭城溫和道,「和你合作,我便是完全站在雲家的對立面了,五大家聯合,我根本沒有勝算,而沒有勝算的買賣,我是不會做的。」

殷暖陽志在必得的笑容微僵。

蕭城果然是老狐狸一樣的人。

他是想他把所有的底線亮出來,才選擇和他合不合作。

良久,殷暖陽誠懇道,「我和龍氏總共收購了散戶10%的股份,如果有前輩您的13%,那麼總共便是23%的股份,除此之外,我們還有——」

殷暖陽頓了頓,拋下了重磅炸彈,「還有一個世家是我們的人,所以除去雲家外,我們完全可以把控雲家董事會決策權,而作為報酬,我會把您女兒的消息告訴您。」

似乎在意料之中,蕭城沒有過多的驚訝,他站在落地窗前,淡淡道,「為什麼你會把握可以打動我背叛雲家?」

「前輩,因為您是聰明人,您知道,無論您背不背叛雲家,只要雲鳩出現,那麼風雲集團就守不住了,您不敢賭,因為風雲集團和雲家是您比性命還重的東西,我相信您已經和紀唯聊過,知道雲傲越醒過來的幾率只有百分之一,既然這樣,與其期盼雲傲越醒過來,何不能者居之?我相信您正在做的,正是正確的選擇。」

蕭燁手掌心幾乎都是汗。

良久,久得蕭燁覺得世界都靜止了,終於聽到了他父親的答案——

「我答應你,讓你們入駐董事會。」

答案正是殷暖陽意料之中。

「風雲傳媒年度盛宴即將舉辦在即,我想,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時機了,對嗎?前輩。」

在所有人面前,把雲傲越踩在腳底,真的沒有比這更讓人期待和痛快的事情了。 殷暖陽走出風雲集團時,春光正好,暖暖的陽光折射大廈的綠色外層玻璃,洋溢著讓人愉悅的明媚。

他抬眸,環顧了一圈這T城最昂貴的地段,臉上神色莫測。

恰巧,電話響了,他抬手,接通了電話。

對面的男聲驀然響起,「殷總裁,可是得到了蕭城的好消息?」

殷暖陽勾了勾唇,「當然,明天蕭城就會召開緊急董事會。」

「呵。」男人淺淡一笑,悅耳的笑聲透過話筒傳進殷暖陽耳里。

「但是,殷總裁,我不得不提醒一點是,蕭城對雲家忠心耿耿,如果雲傲越醒來,他一定會調轉槍頭對付我們。」

殷暖陽眯了眯眼,「你的意思是——」

「只要讓他醒不過來。」男人輕笑。

歡樂頌 殷暖陽微微沉思了下,「嗯,除了雲傲越,現在還有一個我們需要提防的——」

男人頓了頓,似乎想到了什麼,淡淡道,「CY?」

殷暖陽神色逐漸變冷,「沒錯。」

這公司註冊資本和法人背景一片空白,不是太過乾淨,便是隱藏得太深,如果是敵,那便會是一個很可怕的對手。

殷暖陽的謹慎,讓對方愉悅地再次輕笑出聲,「看來,殷總裁可是有了懷疑對象了?」

殷暖陽眸色漸漸冷凝。

擊潰雲家,讓雲傲越跪地求饒的成功就在眼前,誰都不能夠阻擋他。

包括你。

「我還知道一個秘密,可以讓風雲集團股價再次暴跌。」

當CY收購風雲集團的股份越多時,他把這個秘密泄露出去,必定會引起風雲集團股份暴跌,而當風雲集團股份再次暴跌時,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撐周轉CY的運作,CY資金鏈斷裂,只能拋售手上股份,而他就可以收購CY手上的股份,把CY踢出這場資本收購的遊戲。

所以,即使要犧牲什麼,他也在所不惜!

晨晨,我所做的一切,無非是為了你和我的未來。

安靜的實驗室里,只有屏著呼吸,壓低的呼吸聲。

而偌大的實驗室床上,則是安靜地躺著一個俊美而蒼白的男人。

眾人站在下方,看著紀唯往男人的靜脈注射最後一針。

儀器上的曲線恢復平穩,紀唯這才舒了口氣,脫下手套,下了幾步樓梯,走到眾人面前。

「怎麼樣?少爺好點了嗎?」林躍著急地問道。

紀唯臉色凝重,「少爺主人格意識過弱,所以我只能給少爺注射安定劑,壓抑那人的意識,希望可以堅持到少爺意識恢復時醒來。」

李岩握緊了拳頭,雲家現在內憂外患,情勢越發嚴峻了,如果少爺再不醒來,雲家恐怕會出問題。

「如果讓洛晨過來,對少爺儘快蘇醒可有幫助?」陸御眉頭緊皺,這次醒來的一定要是少爺,否則按照那人的性格,不僅解不了雲家圍,也許還會對雲家落井下石!

「不可以!」紀唯沉聲道,「我猜的沒錯的話,那人蘇醒的契機,是洛晨和宋自弦的緋聞,第一次少爺在雲園后林把他壓下去了,所以這次他醒來的意識相當強大,如果扯進洛晨,只怕適得其反。」

痕強狠狠地攥了拳頭,「這不行,那不行,我們雲家現在都被踩在地上了,蕭城圍了夫人,掌控了風雲集團總裁位置,對付溫家,明天就會召開緊急董事會,他那瘋子不知道還會做什麼事!」

眾人沉默,現場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蕭燁向來是他們的主心骨,蕭家現在卻帶頭圍困夫人,而他們什麼也做不了,而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少爺蘇醒上。

似乎被這沮喪的事實感染,紀唯深吸了口氣,壓抑自己的低落,道,「我們不要打擾少爺休息了,先出去吧。」

眾人點了點頭,依次走了出去,紀唯最後離開,按下了6位數的密碼鎖,關閉了實驗室。

……

滴,滴,滴,滴,滴,滴。

「驗證通過。」

半夜,實驗室的門響起了密碼開鎖的聲音,門開了。

一道身影平靜如常地走了進來,順手關上了門。

他穩穩地走上了三步的階梯,走到了實驗床前。

躺在床上的男人異常的俊美,他穿著白色的襯衣,臉色蒼白,卻無損一絲一毫他的容色,只是現在他長睫緊閉,微縮的五指微微蜷縮,似乎在經歷極大的考驗。

雲家危機在即,向來高高在上的雲少爺卻躺在床上,男人扯了下唇,弧度極輕,諷刺的意味很濃。

誰會知道呢?

完美,天才的天之驕子云傲越,不過是個人格分裂症患者,卻是一直被所有人放在雲端仰視和崇拜。

可笑。

擁有所有資本而無視別人感情的雲傲越,不過依賴的就是雲家的光環。

他偏要讓所有人知道,沒有強大的雲家,雲傲越也只是一條狗。

沒有人,配不得他!

「我知道,我不該覬覦少爺,但是,感情是不能控制的,有了光芒萬丈的那人,所有人都會黯然失色。」

「我只希望我可以一直陪在他身邊,只要可以看到他,弟弟,求你為我求求夫人,不要送我走。」

那一天灰色的天空下,那纖細的身影一動不動,猶如安靜睡著的人。

她白皙的掌心緊緊握著的,不過是十六歲的雲傲越畢業典禮丟失的一枚結訓勳章。

來人的眸色漸漸弒殺。

他終於忍不住嗤笑地勾了勾唇,大手一動,猛地掰開了床上的人的下巴,一瓶白色的液體便全部地倒入了男人的嘴裡。

「你只要把這瓶東西給他灌下,這個世界就沒有雲傲越了——」那人的誘惑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讓一個瘋子出現在所有人面前,讓所有人知道天才雲傲越其實不是神而是一個廢物,讓所有雲家人看到信仰的崩塌。

這才是他為這個不公平的世界爭取最後的一絲公平!

左翼別墅里,安靜地站著一個人。

她站在落地窗邊,背挺得極直,似乎時刻處在一個防備狀態,看著別墅外的景色,鳳眸冷得極為犀利。

黃晉對風雲集團的事早有耳聞,但風雲集團帝國根基牢固,讓他根本沒想過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

「三哥,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華娛之閃耀巨星 黃晉收拾了一下思緒,問道。

所有的線索開始一一編織成網,洛晨淡淡地斂了斂長睫。

雲家的內奸,也許從很久之前就開始了,卻在一開始露在她的眼前,太過光明正大,反倒讓她沒注意到這個細節。

當第一次她在機場看到姐姐,應該是有人第一次想試探她。

當譚松林失蹤,離間他和她,是為了刺激雲鳩出來的第一步。

龍非城接近子荌,派人殺子荌,是刺激雲鳩出來的第二步。

放出她和宋自弦視頻,是刺激雲鳩出來的第三步。

也就是,從頭到尾,背後的黑手和雲家內奸聯合起來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刺激雲鳩出來,只有讓他沉睡,讓雲鳩出來,他們才可以聯手擊潰雲家和風雲集團。

而她放蕭城,也許是放虎歸山了。

在蕭城的話里,可以看出來他對雲家,對風雲集團是忠心耿耿的,但一切前提是,他的主人是他認可的。

雲鳩,不是。

所以,一個可以為了雲家犧牲愛自己的人,絕對會為了保存雲家和風雲集團,可以毀了雲鳩。

所以現在,她要做的,是搶人!

突如其來的緊急董事會召開,第一次像讓人不安的定時炸彈一樣,懸挂在所有人的頭頂上。

少爺昏迷。

溫家貪污。

蕭家奪權。

雲家,似乎正在經歷最動蕩的時刻。

老爺子陳品第一次沒有橫眉怒目,他拄著拐杖第一個到達會議室。

空蕩蕩的會議室裝修高端,大理石的牆面掛滿了風雲集團的各種榮譽,此時卻是沒有任何的煙火氣息。

六大家陸陸續續來了。

李家李晉和李岩。

紀家紀沛和紀唯。

痕家痕仝和痕強。

溫玥瑾陪著溫意一起到達會議室,而站在兩人中間的,竟然是雲夫人——溫雅。

一條做工異常精緻的黑色連衣長裙包裹著那美麗的身姿,一顆顆亮晶晶的鑽石手工訂製在胸前,顯得雍容華貴,讓溫雅顯得冷漠高貴而不容侵犯。

眾人紛紛頷首,恭敬稱呼道,「夫人。」

溫雅微笑,道,「很久沒和大家見面了,坐吧。」

第一次和夫人一起開董事會,眾人拘謹地在下方坐下。

直到蕭家姍姍來遲——

而和蕭家一同到達的,竟然是殷氏集團殷暖陽。

陳品大怒,猛地一拍桌子,震怒道,「蕭城,你帶個外人來開董事會,難不成是想取而代之?!」

溫雅淡淡地看著他們,並沒制止陳品的質問。

蕭城託了托金絲邊眼鏡,微笑道,「老爺子,稍安勿躁,容我介紹一下,這是殷氏集團的總裁殷暖陽,今天我只是想把他引見董事會。」

陳品頓時怒不可歇,「不是雲家人,是豬是狗都有資格引見董事會了?」

眾人也是怒目而視。

會議室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殷暖陽上前一步,銀色的西裝似乎有種強大的無形氣場,他淡淡笑道,「陳董,請注意言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