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把神兵,被葉寒硬生生的折斷,徹底的變成了廢鐵。

“我靠,這怎麼可能!”左毅愣愣的看着比武場中的葉寒,眼睛瞪的如同珠子一般,嘴巴大的能塞下一個雞蛋。

這太瘋狂了。

徒手摺斷布都御魂!

這世上,還從來沒有人能做到過。

而葉寒,卻做到了。

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大學生,除了長的帥一點,看上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出衆的地方。

但就是這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卻擊敗了梅川紀子,一個人單挑十幾個日本武者,還殺掉了忍堂的黑木一郎,現在更是將日本神兵布都御魂折斷!

用牛逼這個詞,已經不能形容葉寒了。

所有華夏的武者,對葉寒徹底的五體投地。

而日本武者這邊,所有人都滿臉震驚。

有的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大腿,以爲自己的做夢。

畢竟這一切彷彿都太不真實了。

徒手摺斷布都御魂,你以爲是弄斷一條木棍啊!

“哐當!”

葉寒很隨意的將被折斷的布都御魂丟到地上,也沒有理會雙手的鮮血,冷冷的看了梅川直人一眼,最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梅川直人瞪圓了眼睛,似乎還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來。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以至於那些想要衝出去攻擊葉寒的忍者們都愣在了原地。

他們瞪圓了眼睛,看着比武場那名男子。

“你們日本的神兵,就這麼爛?”葉寒扭了扭脖子,不屑的看了梅川直人一眼,冷冷的說道。

“你,你居然!!!”梅川直人滿臉震驚的指着葉寒,語無倫次的說道。


“哈哈,布都御魂還你了,你可以拿回去了。”葉寒大笑一聲,眼裏的那股不屑沒有任何的掩飾,“話說,謝謝你那一百億,我這段時間又有錢花了。”

梅川直人聽到葉寒的話,覺得肺都要被氣炸了。

給了葉寒一百億,拿回來的卻是已經被折斷的布都御魂,還有什麼用?


這把布都御魂現在和廢鐵沒什麼區別,被折斷,也失去了它原有的意義。

而更坑爹的是,山口組還支付了一百億給葉寒,這纔是梅川直人最生氣的地方。

不僅僅損失了一百億,布都御魂還被折斷了,梅川直人回到日本肯定要被日本民衆用口水噴死。

“啊!!!”梅川直人仰天怒吼,一把抽出身旁保鏢的一把太刀,怒吼着衝向葉寒:“啊!!!我殺了你!”

肯定滿臉猙獰的梅川直人,葉寒冷笑一聲,沒有退後,反而迎向了梅川直人。

“啪!!!”

清脆的巴掌聲,傳遍了整個比武場!

梅川直人的身體如同脫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

而他原本白暫的臉上,也多出了五個血紅的巴掌印。

“砰!”梅川直人的身體狠狠的撞在水泥地上,地上的水泥也出現了一絲裂痕。

可想而知葉寒剛纔用了多大的力氣。

“噗!”

梅川直人噴出一口鮮血,血液夾雜着幾顆牙齒。

梅川直人的半邊臉已經完全的腫起,原來還算帥氣的臉,現在已經變成了豬頭。

“殺了他,快殺了他。”梅川直人對着趕來的保鏢吼道:“用槍,我要他死!”

這名忍者猶豫了一下,畢竟這裏可不是日本,由不得他們山口組的人亂來。

“有什麼事我負責。”梅川直人看到這名忍者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反應,頓時一巴掌拍了過去,吼道:“我要他的命,出了什麼事我負責,你們快給我殺了他。”

“嘿!”這名忍者忍者捂着臉,對着梅川直人一鞠躬,然後對着身後的幾名忍者說道:“快用槍,殺了他。”

“嘿!”

這些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保鏢,不僅能熟練的使用各種忍者的武器,對槍械也很有了解。

頓時,這些忍者都從腰間拿出了黑漆漆的手槍。

紛紛的將槍口對着葉寒。

⊙ttκΛ n⊙¢ o

看到這些人的舉動,葉寒挑了挑眉毛。

居然還帶了槍,而剛纔居然沒有被檢測到,他們也還真是厲害了。

王陽在包廂裏看到這一幕,深深的皺起眉。

這些忍者敢用槍,而這裏又是華夏的地盤,他們龍牙不得不出手了。

王陽拿起通話器,沉聲道:“動手!”

很快,幾個黑影出現在比武場上,直接衝向這些忍者。

而這些忍者剛想開槍,卻發現一股勁風迎面而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按到了地上,手裏的手槍也被搶走。

“八嘎,你們是誰。”一名被按倒在地的忍者怒吼道。

“啪!”迴應他的是一巴掌。

葉寒看到這些黑影,嘴角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龍牙的成員。

這些都是他曾經的夥伴。

這些人,當初紛紛的喊着自己老大,跟隨在自己身後,完成了一個又一個出色的任務。

如今,自己離開,他們依然在成長,並且比以前厲害了許多倍。

而這些黑影在解決了幾名忍者後,紛紛的將目光投向葉寒,也是露出了一絲笑容。


“踏…踏…踏…”

王陽的軍靴踩在水泥地上,發出沉悶的腳步聲。

“這裏是華夏,不是日本,你們居然敢違反禁令,在公共場合使用武器!”

王陽看着這些忍者,怒吼道。

公共場合,這算個毛的公共場合!

聽到王陽的話,葉寒在心中冷笑道。

而梅川直人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這下完了。

王陽這個人他可是知道的,華夏單兵作戰能力的最強者,而如今他居然出現在這個地下拳場,其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你們被逮捕了。”王陽看了滿臉驚恐的梅川直人一眼,冷哼一聲。

葉寒看着滿臉陰沉的王陽,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想不到這傢伙今天晚上還會來幫自己,這確實讓葉寒感到了意外。 「小妞,你可別拖累老子啊……」紫寶的聲音漸漸淡去,好像離自己越來越遠。


清靈不知道現在自己處於一個怎樣的狀況,眼前一片黑暗,一直以來可以媲美眼睛的精神力變的毫無感知,完全不能動用一絲一毫,體內真元像是被封印了一般,也不能動用分毫,此時她整個人好似變成了普通人,沒有任何力量。

習慣了揮霍力量的她一時間心頭暗生恐懼,莫名其妙的連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漸漸的,她似乎明白了此時的情況,之所以感覺不到體內的真元是因為此時她是出於靈魂狀態,精神力被之前那股吸力拉扯的時候,甚至連帶著把她的靈魂也給吸了進來。

這裡…應該是冰玉之中吧。ru白色的冰玉內部竟然是漆黑一片。

要怎麼從這裡出去?

這個問題成為了清靈當前最重要的事情。

黑暗中時間的流逝毫無計算的辦法,清靈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覺得她被困在這裡很長時間。可黑暗沒有任何變化。

「如果有點亮光就好了…」念頭剛起,黑暗的空間化為一片明亮,巨大的白色空間中光線刺眼,和之前的黑暗形成強烈的對比。

這……是自己的念頭所引起的變化?

如果自己想要光亮這裡就變亮的話……

「在有點植物生機勃勃的成長就好了。」只是一個試探性的念頭,瞬間,白色的空間里綠意瑩瑩,數不清的植物叢蔟的生長起來,竟然做到了她所想的事情。

這是個神奇的空間,清靈確定。並且這個空間或許只是一個幻化出來的空間。

「我要看到藍天、白雲、小鳥、」清靈緩緩的說著,所說出的實物都被這個空間給瞬間變化出來。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高級丹藥藥方。」

煉藥師的高級丹藥藥方不容易得來,清靈之所以能夠煉製七品丹藥,也是因為當初她離開東方大陸時聖丹門掌門所拿出來的那本煉丹冊子之上的藥方。

而薄薄的幾張扉頁根本就記載不了多少東西,除了一些三品、四品、五品、六品丹藥的藥方之外,列在其中的七品丹藥藥方也只有數個而已,至於八品丹藥的藥方根本就沒有,如果能煉製八品丹藥的煉藥師,在整個修真界都是一手可數的稀少數量。

『唰——』剛一開口,眼前一張張泛著金光的紙張漂浮在半空,而金色紙張之上所列下的都是六品、七品丹藥藥方,甚至其中還有八品丹藥的藥方存在。

這些都是真的嗎?如果萬一是幻境給自己開的一個玩笑,那清靈記下了這些藥方之後煉製出來的丹藥可能沒用。

她不確定真假,但是還是把這些藥方給一一記錄到腦海之中,抱著萬一的念頭,她也不能放過眼前或許真實的好事。

「我要——我要從這裡出去!」

『唰——』整個空間一變,藍天、綠樹、白雲、小鳥、全部化為煙霧消散,明亮的空間瞬間變化。

這裡是一座雄偉的宮殿內部,整個宮殿中的一切都是由冰玉鑄造,長寬高都不上百米,宮殿不大,但是卻玲瓏綺麗,巧奪天工。

殿上最高處的幾十階台階之上有一個寬約五米,高約十米的巨大寶座,寶座也是冰玉形成,通體白色,沒有繁複的花紋,只是一個寶座的形狀,簡潔、大方、直觀、卻又不失威嚴。

『呼—』封閉的冰玉殿中寶座上,忽然顯現出一個虛幻的人影,遠看幾乎凝成實體,可還是讓人一看便清楚那只是一個虛影。

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人留著短短的鬍鬚,不禁沒有給人留有粗狂的感覺,反倒是讓人覺得極具壓迫感。只是一個虛影的存在都能夠讓清靈覺得壓迫,如果是看到真人,清靈可以預料他的強大。

「你是什麼人?」

不是清靈開口防備,而是虛影對清靈發出詢問的意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