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換個有眼力見的也都知道這事已經下了逐客令了,可是自家夫人還是依然堅持站在這裡怎麼也不肯走,就是想要等到對方開門。

「現在已經多久了?」

柳邕娘其實只是站在這裡,卻不盡然,她在心中也估量著時間,算著她的極限,也算著對方的極限。

「這都快一個時辰了,這雪已經越下越大了,咱們再不回去,那回去的路就要被封了。」

這裡離九龍庄遠得很,如今自家夫人親自過來已經算是十分有誠意了,結果對方還是這樣的態度。

然而碰壁雖然說是碰壁,但他們此刻也得要考慮著自身的安全。

眼看著這雪越來越大,若是大雪封了路,這裡面的人也不肯出來接待的話,那她們就得要在這冰天雪地裡面凍上一晚了。

雖說柳邕娘也是穿了厚厚的狐球,但是站在這外頭久了,難免會感覺到冷。

不過縱然如此,柳邕娘也還是沒有產生過要回去的想法,如今這才快一個時辰,那麼事情就還有迴轉的餘地。

「我說夫人,咱們若是實在沒法子也不要用這般低三下氣,想當初這王家人是如何來求我們的?」

丫鬟也是覺得有些不甘心,這平時他們府里的下人全部都是被外頭的人恭迎奉承的,結果現在卻成了這番模樣。

這樣的落差也讓他們意識,覺得難以接受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

不過也有一些緩不過神來的,就這樣離開了九龍庄,除卻被主子他們強行趕出去的那些人之外,這些人也算是真真正正的忘恩負義。

九龍裝給他們吃給他們喝,這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再說了夫人趕出去的那都是一些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趕出去就趕出去。

而留下來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所以就算是把他們趕出去了,他們也不至於找不到謀生的活計。

可是偏偏這些人半點都不知道滿足,居然還回來惡人先告狀,這才是讓夫人覺得生氣的地方,也或許是夫人就這樣崩潰的原因。

雖說別人都對自家夫人有那麼多的誤會,尤其是那個世子妃好像將自家夫人當成了什麼罪大惡極的惡人一樣。

可是在她這個小丫鬟的眼中看來,自家夫人可是辛苦呢!

小丫鬟在一旁憤憤不平的想著,一邊還在心裡詛咒著顧久檸,最好讓這個突如其來的世子妃趕緊離開才好,再也不要讓自家夫人如此辛苦了。

「翠兒,去將我帶來的那個食盒打開,裡面有些吃的,你若是餓了,便吃了吧。」

有優良自然不知道自己身邊的這個小丫頭在想些什麼。

只不過她看她一副神情奇怪的樣子,只以為她是站的有些怨言了,也站了這麼久了,的確有些餓了,便讓她先吃點東西。

翠兒連連擺手:「不不不,夫人您都還沒吃呢,夫人站了這麼久了,小翠這樣低賤的人又能比的了嗎?還是夫人先吃吧,這東西都快涼了,夫人再不吃就真的該凍著了。」

這裡頭的東西都是府里的人精心準備的,為了讓它冷得慢一些,也是做了一番功夫的,此刻算的時辰差不多也可以打開吃,來保存保存體力也好。

「我……」

「我不餓」這三個字還沒有說出口,這邊小翠就已經過來將盒子打開了,那還不迭的江柳邕娘扶到一邊可以碧避雪的角落裡。

既然都已經被她扶過來了,柳邕娘便也沒有再拒絕,那時候打開來裡面的東西還隱隱地透著一些熱氣,的確一下勾起了她的食慾。

翠兒先是放下十盒,然後彎腰拿自己的袖子去擦了地上的雪跡,然後再招呼柳邕娘坐下來。

「你別忙活了,一起坐下來吃點東西吧。」

女總裁的鬥戰狂兵

那裡頭的東西豐富的很,看著也的確是纏人可口,一下子變成兩個女子更加餓了。

而翠兒也是真的有些餓了,這個時候倒是也不再矯情。

兩個人吃了一些東西,體溫也算是沒有了,剛才那麼冷,而似乎上天也覺得對她們來說這樣的天氣太過分了,於是那雪慢慢地停了下來。

這雪逐漸停了之後,這路上的人便漸漸地多了起來,也有人出來掃雪,當然看到角落裡面兩個滿身都是雪的女孩也避開來。 第四百五十七章陰謀

遠處的屋檐正是她們今日的目的地。

只是她們站在這裡很久,也依然沒有能夠進去,那裡頭的人仍然是閉門不見。

甚至於到最後連個表示都沒有,就這樣一直到了天快黑了,還是沒有人出來見她們。

最後她們只能無奈的回去,然後雪地里留下了她們一長串的腳印,延伸的很長很長。

直到她們徹底消失在了拐角處,那原本緊閉著的大門才突然間打了開來。

看到人的的確確是離開了,那被打開一點縫的大門,隨即有關上去了,然而那門的背後卻又是一道道急匆匆的身影,他們飛快的跑回去,只朝那主屋兒去。

這主屋的人自然就是今日柳邕娘要找的人,只不過他這個時候烤著炭火,喝著美酒,溫柔小意的美人正在旁邊陪著,哪裡知道外頭的又是多麼的惡劣環境。

「即便主子門外的那位已經離開了,奴才已經確認過了,不會回來了。」

進來的那人也是一身的血,只不過他站在門外先將自己身上的雪給排乾淨了,才進來,那裡屋的人嬌笑盈盈,讓他身軀一震。

「很好,走了就好,總算是送走了一尊瘟神。」

那個人似乎是鬆了一口氣,頗有一種幸好如此的感覺,而這個時候外頭那兩個站了那麼久的女子正急匆匆地往家中走。

「或許是他們太久沒有見著人了,所以今日才格外的等久了,老爺您千萬不要生氣。」

一旁的女子正在暖心的安慰著,她知道自己生病這個人不待見外頭那兩個人,所以才要不遺餘力的討自家老爺的開心。

「哈哈哈……」

裡面的那個人聽見了,果然是一副興奮和開心的模樣,甚至還大發狂言:「那人早前不都是眼高手低嗎?對我王家向來不在乎也不放在眼裡,哪怕也是同姓,從來沒有對我們照顧過。」

「如今樹倒猢猻散,他如今總算是有了求人的時候。」

先前他可是吃了他們不少虧,也被他們搶了不少的生意,現如今他看著他們沒落下去,心中可是高興的很,早就想著等到他們來求自己的那天,自己要如何的羞辱他們。

「那今日老爺怎麼不出去好生的將它們懲戒懲戒?」女子媚笑道。

「你以為我不想嗎?只不過若是我今日出去就見她了,說不準氣勢弱掉了,她說是來求我,便不會只有這一次。」

那人心中好不得意,不僅如此還說道:「再說了,那王文還沒有出現呢,如今也不能說九龍裝也是十全十的有誠意。」

他真正想要羞辱的是整個九龍庄兒,最能代表整個九龍庄的也就是王文了,可是最近這段日子王文一直都閉門不出,要麼就出去花天酒地,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

這倒不像是九龍庄落魄了,而是他王文撒手不管了,才讓九龍庄如此落魄。

「可是咱們這樣等下去,萬一他們找了別人……」

這話不是一旁的女子說的,而是門外那個人說的,只不過他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眼中的擔心卻沒有多少。

九龍庄若是陷入到這種情況還能再翻身的話,那可真就讓他們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了。

「瞧他們那副落魄的樣子,你以為他們當真可以翻身嗎?我看不過就是最後的掙扎,離死也不遠了。」

那躺著的人顯得毫不在意,他雖知道這九龍庄曾經強大過,但是氣數已盡。

「如今主子是不是應該考慮考慮跟誰……」

他這句話只說了前半句,但是後半句是什麼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不用說也知道。

「你放心,後路我早就已經想到了。」

他們同為王家,但是九龍庄和他王家莊的生意那可不是一個檔次的,不過這只是曾經。

如今九龍庄沒落了,也該輪到他王家莊崛起了。

同樣是王氏家族,他就不信,偏偏只有這王文才能發家致富。

要知道他原先不過就是一個窮書生,若不是靠著入贅得來的那些錢財,他如今又算是個屁?

他說的信心滿滿,這邊那人似乎也是鬆了一口氣,只是過了不久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最近主子也沒有世子妃那邊打招呼了,若是讓他們覺得您有些懈怠……」

自從容墨出現過一次之後,他們對顧久檸的身份便再也沒有懷疑過了,也想著要如何去巴結他。

不過一開始這自家主子可能還會上點心,專門派人去拜訪,雖然都吃了閉門羹,但還是會一一得再去一次。

只不過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又或者是閉門羹吃的太多了,自家主子突然間就不太愛叫人過去了。

「懂什麼?我自有我自己的道理。」那人語氣似乎有些不悅,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毫不客氣的回了過去。


萬那人也知道自己錯了主子的生氣,然後趕緊跪下去求罪。

「是奴才多嘴了,不該評判主子的不是,請主子恕罪。」

那人瑟瑟發抖的,不過這屋子裡的人有美人陪著,其實倒也沒有真的生氣。

「行了,你起來吧。」

他這麼做自有他自己的道理,世子妃那邊一開始他還是殷勤的很,畢竟要有好處的事情,他自然上趕著去。

只不過慢慢的他看到世子妃想要的是所有的合作起來,這已經大大損耗了他該得的那些利益。

能夠獨吞,他自然是不會選擇和別人分享的。

「那女人做的無非就是一些春秋大夢而已,還想要讓他們合作,你瞧瞧他們那些貪婪的心又怎麼可能合作的起來?」

畢竟都是生意人,他在生意場上對付他們也這麼多年了,把他們的心思都摸得清清楚楚的。

僅僅是簡簡單單的一份盟約,休想把他們都聯繫在一起的,這只是一時的平靜而已,這背後的洶湧恐怕還正醞釀著呢。

「可是咱們若是掉了隊,少不了要被他們排擠。」

那手下之人的擔憂,其實也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就是這樣,倘若他們不跟上所謂的潮流,那麼自然是要被別人放棄的,那些百姓也不會相信他單出來的那個生意人。 「你做事可不能只看表面,要知道這外頭的情況,可沒人比我更清楚。」

王三他這輩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趙九龍庄的麻煩了,只是以前自己壓根就對付不了他們,也是因為九龍張到後台夠硬排場也夠大,他一個小門小戶的確沒有與之抗衡的能力。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只要可以找九龍庄的麻煩,哪怕是稍微倒貼他也是十分樂意的。

而他們之間的恩怨還還有好長的一段話說,若僅僅只是因為九龍莊裡頭那些人對他以前生意場上的針對,那麼王三到還不必如此。

畢竟大家都是為了利益,若是可以合作,他也不想放過這樣的機會。

「老爺,若是那邊的人問起來不知我們該如何回答?」

那人心中雖有些疑惑,但時間自家老爺許看起來是那樣的篤定,也不好多問。

不過顧久檸那邊的確不是好打發的,若是派人過來問這邊又不配合的話,到時候不要被找麻煩了才好。

「你倒是想的多。」那人橫他一眼,不過眼中並沒有多少其他的情緒,似乎並沒有在意他的言辭,只是說道,「你放心,他們現在急著去找他們的麻煩,哪還有閑工夫來管我們?」

他之所以不擔心,當然也是因為有他不擔心的理由,不過在這之後他馬上就會知道自己盲目的自信,只能給自己招來滅頂之災。

顧久檸那邊雖然時時刻刻都關注著柳瑛娘的動向,但是也並沒有去干涉,反而想要讓他憑著自己的想法來做,說不定還會給她機會讓她揪出以前的人。

而另外一邊容墨也快到了京城。

快馬加鞭十餘天總算是趕回了經常,而她回到京城的消息沒有一個人知道。

容墨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回了世子府,不過他也是偷偷摸摸回去的,除了一個人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世子府仍然是該幹什麼就做什麼,許多時候倒也清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