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

帝刑聲音響起,「你居然將這座異空間吞噬征服,這座石碑的恐怖,再一次刷新了我的認知。」

楚帝道:「此石碑的作用還有很多,以後你慢慢就會發現了。」

說完。

他身影緩緩站了起來,下一秒,周空狂暴浩瀚的靈氣,瘋狂湧入到他體內,將先前被葬神吞噬的靈氣重新補了回來。

目光一閃,落在葬神身影上,「讓你失望了,你的異空間奈何不了朕。」

葬神瞳孔一縮,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楚帝,你的確是老夫百年來,見過最妖孽的天才,好像上蒼很眷顧你,如果沒有這些至尊寶物,你又豈會是老夫的對手?」

楚帝笑道:「怎麼,你不服?」

葬神道:「勝者為王敗者寇,現在勝負未分,老夫當然不服,你有至尊寶物,老夫難道就沒有底蘊?」

楚帝道:「有什麼底牌,儘管使出來。」

聲音落下。

白虎和赤月身影出現在楚帝身邊,「來啊,一戰啊。」

在楚帝心中,一直都認為,外力也是實力的一種。

不是每個人都擁有強大無匹的外力,如果自身擁有外力,卻不知道運用,那豈不是暴殄天物。

這一刻。

葬神目光落在白虎和赤月身上,心下駭然無比,他本以為帝宙碑已經是楚帝最後的底牌了。

沒想到在他身邊還有兩隻如此強大的神獸,這讓他非常的意外。

這兩隻神獸血脈純粹,無量的獸威席捲下,葬神能夠察覺到它們的恐怖,接連兩次遭受重創,現在要是與兩隻神獸一戰,他沒有一點獲勝的機會。

更不要說楚帝和眾將還一直虎視眈眈,這是一股非常龐大的力量,絕非是他一人能夠阻擋的。

一時間。

葬神心生退意,暗想着,神閣招惹楚帝這尊超級強者,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下一秒。

他的身影開始虛幻起來,「楚帝,老夫在神城等你,到時候我們在一較高下。」

看着葬身消失的身影,楚帝臉色微微一變,微眯眼睛,「一名葬神已經如此棘手,要是再加上蠻神,荒神和劍玄神三人,神城一戰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

即便如此。

還是沒有阻擋他前往神城的腳步。

這一次是進入神城的最佳時機,如果要是錯過了,再要等到這樣的機會,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

楚帝不想因為擁有未知的兇險,就到此前功盡棄,那不是他的風格。

就算神城一戰敗北,也至少讓他知道楚國和神閣真正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念及此。

帝舟出現。

曹操,獨孤求敗,上官無天等人身影掠動,出現在甲板之上,遠離大戰之地的大軍再次出現。

隨着楚帝一聲令下,帝舟穿梭於雲海之中,風馳電掣前行,朝着神城逼近過去。

甲板上。

楚帝盤膝而坐,腦海中思緒飛轉,與葬神一戰差不多所有的底牌都已經暴露,待他前往神城,勢必會將這一切全部告知給神閣。

到時候。

他們一定會做出針對性的部署,來刻意斬殺他一人,所以眼下必須在最短時間內,讓自己的手段再次提升。

同時。

諸將和眾強者的手段也要提高,他們的境界已經不弱,只是功法和武技相比於數百年傳承的神閣,要遜色一籌。

這也將成為他們的短板和軟肋,無法讓一身修為發揮最大的威力。

想到此處。

楚帝心神一動,進入到系統頁面中,直接點開超級兌換一臉,這裏的所有物品需要功德點兌換。

超級龍脈,三百萬功德點。

帝劍,兩百萬功德點。

歸一劍陣,兩百萬功德點。

乾坤造化爐,一千萬功德點。

可焚煉乾坤,內藏禁忌之力。

超級主宰戰兵,五百萬功德點。

兌換成功,可獲得五人。

不死劍經,三百萬功德點。

劍道奧義,一百五十萬功德點。

掌中陰陽,七百功德點。

一掌分陰陽,一掌定生死。

混沌兵陣圖,三百五十萬功德點。

看着兌換商城中五花八萬的物品,楚帝心神一動,查看了自己擁有的功德點。

八千萬?

他暗自咂舌,震撼不已。

接下來。

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選擇兌換了超級主宰戰兵,不死劍經,三道劍道奧義,混沌兵陣圖,掌中陰陽,以及帝劍。

瞬間兩千萬功德點消失,所有東西出現在系統儲物欄中。

楚帝先將不死劍經學習領悟一番,接着,他傳音將岳飛,李靖,曹操,李元霸,李存孝,上官無天,獨孤求敗七人喚來。

少頃。

七人出現在甲板上,楚帝緩緩站起身影,一抬手,混沌兵陣圖出現在掌心,隨手一揮出現在岳飛五人面前。

「岳帥,藥師,孟德,元霸,存孝,此乃混沌兵陣圖,爾等拿下去好生研究,爭取在抵達神城之前掌握此圖。」

岳飛上前接過混沌兵陣圖,躬身一揖,「我等即刻下去領悟此圖,絕不辜負陛下期望。」

楚帝擺了擺手,五人轉身飛速離去,甲板上,只剩下獨孤求敗和上官無天兩人。

這時。

楚帝將劍道奧義和不死劍經交給兩人,也是讓他們下去提升自身實力。

隨着眾人離開之後,他身影再次端坐在甲板上,整個人陷入冥想中,開始領悟掌中陰陽,以及劍道奧義。

不知不覺中。

十日時間過去了。

楚帝彷彿一尊老僧入定了,端坐在甲板上一動不動,穩如磐石。

這十日時間裏,在他身上忽而陰陽二氣磅礴浩瀚,瘋狂席捲四溢,忽而,劍氣沖霄,猶如擎天支柱。

好像直達天外一般。

即便如此。

直到現在,楚帝依舊沉浸在冥想中,不過,岳飛,曹操,李靖,李元霸,李存孝五人已經徹底掌握了混沌兵陣圖。

並且他們將楊再興,高寵,陸文龍,姜松,羅成,宇文成都,蘇烈,史萬歲等人全部安排在兵陣圖中。

此圖內有乾坤,進入其中嶽飛,曹操,李靖,李元霸,李存孝五人佔據五方位置,其他諸將以各個枝幹為基礎,帶領大軍形成殺機無限的兵陣。

但凡進入混沌兵陣圖的敵人,根本無法逃過他們的襲殺。

另外。

獨孤求敗和上官無天修鍊了不死劍經,領悟了劍道奧義,兩人一身實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劍道已達巔峰,臻化之境,所過之處,如果不內斂氣息,周空將會徹底被摧毀在他們的劍氣威壓下。

眼下眾人實力在短短十天時間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現在距離神城越來越近,他們只等著楚帝早點結束修鍊。

不過。

當他們感受到楚帝身上散發的氣息,一個個震撼無比,即便到了他們現在這種程度,在這股氣息籠罩下,一樣會有一股恐懼從靈魂深處襲遍全身。

就這樣。

眾人守在甲板上,又是兩日過去,神城已經出現在他們前方,一座直衝九霄之巔的古老城池。

彷彿修建在雲海之中。

巍峨,挺拔,鋒芒萬丈,讓人望而生畏,心生忌憚。

只是一座城池而已,卻散發着語無倫比的神威,彷彿觸之必死一般。

這時。

岳飛朝着李靖等人看去,眾人心照不宣,下令帝舟停止前行,等候楚帝修鍊結束在進入神城。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保護楚帝的安危,以防不測,被神閣之人偷襲。

與此同時。

神城內。

一座古堡中。

一名黑袍老者端坐在上首位置上,看着下方跪地之人,「楚帝是否已經抵達神城外?」

那人道:「楚帝出現在城外,可他們突然停止前進,知道在做什麼,意圖不明。」

黑袍老者微眯眼睛,沉聲道:「楚帝不敢入城?」

一側。

葬神道:「不敢入城,這絕對不是楚帝的行事作風,現在帝舟停滯不前,這其中一定有詐,不可大意啊。」

這時。

一名女子走了出來,長相妖冶的很,絕代風華,是那種男人看一眼就無法拒絕的女人。

女子出現,看了眼葬神,「怎麼,葬神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葬神看向女子,「唐天兒,楚帝可不同以往其他人,你最好不要掉以輕心,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的。」

唐天兒笑道:「我倒要看看,他如何讓我後悔,爾等在城內看着,我去會會楚帝。」

隨着聲音傳開,唐天兒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古堡內,看着她離開的身影,葬神無奈的搖了搖頭。

總有人目空一切,最終卻要為自己的無知買單。

世界都瘋狂成什麼樣子。

早已經不是他們曾經那個時代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要是不知恥而後勇,否則就要徹底涼了。

見葬神一副憂愁的樣子,上首黑袍老者沉聲道:「木兄,楚帝當真如此恐怖?」

葬神點頭,「從未遇到如此棘手的敵人,神閣這一次算是遇到了勁敵,走吧,去城池上看看唐天兒如何落敗,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虛。」

黑袍老者點頭,身影化為一縷殘影,消失在上首位置。

其他人緊隨其後,一瞬間,古堡內空無一人。

………

另一邊。

甲板上。

岳飛等人目光注視前方,臉色微微一變,身影上恐怖的氣息迸射,因為這一刻,他們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下一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