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只能說寬慰的話,明明一個小時的車程,縮短成四十分鐘。等三人來到縣中心醫院,楊柏和李剛烈直接就跑向五樓手術室的方向。

李剛烈這樣的身材,都沒有坐電梯。醫院的電梯簡直沒法等待,每一層都相當緩慢。李剛烈朝著樓上跑去,楊柏真的怕他有事,慢慢的把一縷靈霧融入進李剛烈的體內。

李剛烈都沒有任何感覺,只有一個想法,趕緊來到五樓手術室門口。

剛剛來到五樓,就看到幾名醫生真在焦急討論。李剛烈一把就抓住一個醫生,吼道:」我爸呢,說話,我爸呢。」

李剛烈這個坨,尤其還這麼激動,差點沒把醫生嚇死。幸虧一個老醫生有經驗,趕緊沉聲說道:「你是車禍病人家屬,病人的車和大貨車相撞,裡頭拉著鋼筋。正好一段鋼筋插進病人的臟腑之上,我們正在討論。」

「救人,趕緊救人,我家有錢,給我上最好的人,求你們了。」李剛烈痛哭的說著,已經開始哀嚎起來。

「這不是有沒有錢的事情,裡面在出血,我們沒法止血。我看是夠嗆,你還是準備後事吧。」其中一名醫生淡淡的說著,只是說完一抬頭,就是一個激靈,直接就朝著後面蹦去。

「楊柏,你幹嘛來了?」這個病人居然是朱大長,朱大長看到楊柏本能就還是害怕。雖然兩人並沒有什麼事,但朱大長還是不想見楊柏。

「你剛才說什麼?」楊柏也是一愣,這才想到朱大長是縣裡的主任醫師,看著朱大長冷冷說道:「你是醫生,到底是什麼情況?趕緊說。」

「能什麼情況?肋骨斷裂,鋼筋斬入的位置,離著心臟很近,就算拔出來,也無法止血。現在只能夠等待,等待市中心派出專家來。」

「等待?就這麼等待,你們這些醫生,是幹什麼吃的?」李剛烈張嘴就罵了起來,要知道為什麼不第一時間把李圖戶送到市中心醫院。

「你怎麼說話的,我可告訴你,別以為有個臭錢就了不起,這樣的手術就算是市裡專家也頭疼。」

朱大長也冷靜下來,已經恢復漠然,看到楊柏跟病人有關係,甚至有點趾高氣揚起來。在朱大長的眼中,有啥也別有病,你要有病,就的求我。

「楊柏,勸勸你那朋友,節哀吧。反正事情就這樣了,我們也無能為力。」朱大長的話,再次讓李剛烈激動起來。

而這時候林嬌也走了上來,朱大長看到林嬌傲氣的抬了抬頭,再次說道:「林嬌,這也是你的朋友,我可是儘力了。」

「朱大長,別說沒有用的,專家多時候來?」林嬌瞪了朱大長一眼,都這個時候還這麼冷漠,怪不得醫患關係現在越來越差,都是有些個別醫生自以為是。老百姓都是來看病的,有幾個態度不好。

「那你得問院長了,不過按照病人的情況,只能夠堅持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就是來人,人也沒了。」朱大長實話實說,可是這樣的話,顯然激怒了李剛烈。

「你他娘的,放屁呢,一個小時都沒有辦法止血,從市中心醫院請專家,一個小時能夠來人嗎?」

「你們這些庸醫,庸醫!」李剛烈什麼脾氣,大手已經掄了起來。而就在這時候楊柏卻穩穩的抓住李剛烈的手,再次勸道:「住手,你冷靜下來。現在伯父這個樣子,我們需要了解。」

楊柏的話,讓李剛烈再次哭了起來,朝著手術室就要闖進去。「爸,我沒有用,爸,你堅持住。」

李剛烈的哀嚎,讓手術室當中走出一名五十多歲男子,也是醫生,戴著眼鏡和口罩,剛剛出來眾人就推開李剛烈,殷切的圍了起來。

「院長怎麼樣?累完了吧,病人的情況就這樣了,你還堅持什麼?」 重生惡夫狠妻:窈窕毒女 朱大長居然當起了護士,主動給院長李援朝擦汗。

「病人失血太多了,你們聯繫市中心醫院嗎?龍老多時候能夠過來?」李援朝沉穩的說著,目光卻看向李剛烈。

「打了,說是正往這邊趕呢,可是時間根本來不及。」朱大長的話,讓李剛烈來到李援朝身邊,再次求道:「院長,求你了,救救我爸,我們都是老李家的,幾百年前都是一家人。」

「你就是剛烈?不用幾百年,我本來就認識李圖戶。不過情況太過複雜,沒法止血。你要有心理準備。」李援朝的話,讓李剛烈的心都要碎了。

「院長,都告訴他了,他就是不相信。你還是休息一下吧,裡頭的情況我來負責。」朱大長再次主動請纓,能夠在領導面前表現自己,才是主要的。

「如果能夠止血,是不是就能夠救活人?」而就在這時候,遠處的楊柏突然淡淡問道。

楊柏的話,讓李援朝就是一愣,而朱大長就是不滿說道:「楊柏,你瞎問什麼,你什麼也不懂,止血哪有那麼簡單。止血完事,還得手術,離著心臟那麼近,就怕患者體質也不行。患者三高都多,尤其是高血壓和高血糖,對手術影響很大。」

「我跟你說那麼多幹嘛,這些都是專業知識,你別添亂。」朱大長顯然不耐煩起來,就想回頭趕緊跟院長李援朝探討病情。

「朱大長,我就問你,現在立馬止血,病人能不能救活。」楊柏卻朝著前面而來,緊緊盯著朱大長。

「哎呦我去了,我憑什麼跟你解釋,你算個什麼?」朱大長相當不滿,尤其不滿意楊柏的眼神,憑什麼這麼看著我。

「朱大長,你有意思嗎?問你就說?你這個醫生就會溜須拍馬,伺候領導嗎?」林嬌也相當不滿,尤其看到朱大長針對楊柏。林嬌的一句話,惹得其他醫生偷摸都笑了起來,這些醫生也看不慣朱大長平時的作為。

「林嬌,說什麼呢,我們可是同學。」朱大長拉長了臉,狠狠瞪了林嬌一眼。要不是覺得楊柏的武功太高,朱大長還真想抓住機會損損楊柏。

「行了,我也不問你了,問你也沒有用。」楊柏朝著李援朝走去,而此時的李剛烈看到楊柏這個樣子,也是愣住了。

「院長,如果現在能夠止血,病人能不能救活。」楊柏還是這樣的話,這也讓李援朝再次愣住,不過李援朝畢竟很有經驗,淡淡解釋道:「如果能夠立刻止血的話,手術會有一多半的希望完成,如果在手術的時候,病人的體質能夠穩定,那就更能成功。」

李援朝也不多說廢話,慢慢的摘下眼睛,擦拭一下。剛才救治李圖戶,也的確讓李援朝很疲憊。

「那就好,我去止血,你趕緊手術。」楊柏的這句話,讓李援朝差點把眼睛給擦裂開了。而朱大長那裡也傳來驚呼聲。

「你說什麼?楊柏,你止血,你開什麼玩笑?」朱大長居然開始笑了起來,楊柏說的話,的確是玩笑一樣。

「你閉嘴!」楊柏真的不愛搭理朱大長,現在時間緊迫。畢竟李圖戶跟楊柏認識,不能夠看著李圖戶就死在自己的面前。就算自己的金手指,被人發現了,楊柏也要救人。

生死之間,楊柏有了選擇。熱血男兒,哪有那些廢話。可是朱大長卻更加不屑笑道:「楊柏,你是人嗎?你以為你是誰?你止血,你就是個開農場的,你以為你是神醫?」

「開農場的?」李援朝再次一愣,剛才楊柏的話,李援朝還以為楊柏也是醫生呢,所以李援朝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就是個農民,院長,你聽他的。金鯉農場,誰不知道他這個人,他除了能打架,上哪會醫術。」

朱大長的話,惹得這些醫生也都冷笑起來。一個外行說的話,簡直讓這些醫生都聽不下去了。

「師傅,你真能夠止血?」別人不相信,李剛烈可是對楊柏相當敬畏,楊柏說什麼,他就信什麼,而身後的林嬌卻不滿說道:「朱大長,你別瞧不起人,我家楊柏家傳醫術,你懂個屁。」

「什麼?」朱大長也是一愣,明顯有點狐疑起來。而這時候李剛烈卻死死的抓住楊柏,這可是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師傅,你家傳,你家有醫生?」

「那,那什麼,也不是醫生,我爺爺是獸醫。」楊柏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滿臉的尷尬,狠狠白了林嬌一眼。

「哈哈哈,獸醫,笑死我了。獸醫,哈哈哈哈。」不光朱大長樂了,其他醫生也有樂的。李援朝只是搖頭,不過也臉色沉了下來,覺得楊柏在胡鬧。

「獸醫,你爺爺是獸醫?」李剛烈也懵了,鬆開楊柏的手。就在眾人都在傻笑的時候,楊柏卻朝著手術室走去。 聽到肚子傳來的動靜,姜辰忍不住把視線投到了四周的草從上。

姜辰四周的地面上布滿了雜草以及野花,此時這些雜草和野花給姜辰帶來強烈的吸引。

「反正這個世界遍布靈氣,就算是野草野花都是在靈氣的滋養下長大的。

拿到藍星也算得上是仙草仙花了,那麼我吃一下應該能行的吧。」

姜辰出聲安慰著自己,然後便緩緩朝著野草爬去。

撥開草叢,姜辰打算先從這株白色的野花動嘴。

「誒?」

就在姜辰撥開草叢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草叢中不止有一株白色的野花,還有一顆榛子。

「榛子?」

姜辰把這顆榛子拿了起來,然後抬頭朝上看去。

雖然現在天色有些暗淡,有些看不清這樹的樣子,但是姜辰還是能夠察覺出這不是什麼榛子樹。

「那這裡怎麼會有榛子的?」

姜辰有些詫異,然後又站起身來,圍著樹走動起來。

當姜辰來到這棵大樹的另一面時,姜辰的眼睛忽然一亮。

樹榦上的一個直徑近一米的樹枝上面,有一個一尺高的洞口,如果不是姜辰的觀察仔細,還真發現不了這個洞口。

見到這洞口以後,姜辰的臉上浮現一抹喜色,因為他知道這種洞口一般會被某些小動物用來當巢穴。

「看來我今晚不用吃草了。」

姜辰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個慶幸的笑容。

雖然那野草野花估計也算得上好東西,但是姜辰畢竟是人,又不是牛;吃起野草來,還是會讓他感覺有些膈應。

不再多想,姜辰直接抓起樹旁的藤蔓,緩緩往上爬去。

沒費多大的功夫,姜辰直接來到了離地三十多米的樹枝上。坐在樹枝上,看著眼前這一尺高的樹洞,姜辰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樹洞里沒有松鼠,這讓姜辰有些失望。不過這樹洞里,堆滿了松子杏仁板栗等乾果,一掏就是一大把。

「算了,吃不了肉就吃不了肉,吃這些乾果也不錯,總比吃草強。」

姜辰直接掏出一把乾果,毫不客氣的享用起來。

「嗝兒……」

半晌后,姜辰終於覺得肚子里傳來一股鼓脹感,於是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嗝兒。

這些乾果也蘊含著靈氣,不過姜辰此時也懶得用這靈氣洗刷身體了。

畢竟他現在身上的那些雜質都還沒洗掉,已經幹掉,緊貼在他的身上。

要是再來一波的話,姜辰覺得自己可能會真的被自己給臭死。

「還是那蛇肉的靈氣強,而且吃起來也好吃。」

姜辰躺在樹枝上,摸著自己的六塊腹肌感嘆道。

姜辰最開始吃的那半條蛇屍,雖然沒有多大,但是其蘊藏的靈氣是真的多,直接讓處於重傷狀態的姜辰緩了過來。

這也導致姜辰十分想念那蛇肉的味道,只要一想到就讓他口齒生津。

「哎,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姜辰枕著手臂躺在樹枝上,輕嘆了一口氣。

下午在訓找水源的同時,姜辰也在尋找著袁言泓等人的蹤跡。

不過找了一下午,別說袁言泓等人的蹤跡了。就連本地土著的影子,他都沒有找到。

而且更奇怪的是,姜辰並沒有發現什麼動物的蹤跡。

按理說這麼大的叢林,不可能沒有動物才對。

「小動物倒是有一些,但是看到我也就遠遠的跑掉了。大型的動物,我倒一隻也沒看到過,不管是食草的,還是食肉的,一隻都沒有。」

姜辰回想起下午的所見所聞,心中難免有些詫異。

「哎,算了,想那麼多幹嘛。還是養好精神,明天再好好找找吧。」

姜辰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兒,然後翻了個身,舒舒服服的躺下,準備好好睡一覺。

可惜的是,今晚似乎天公不作美,姜辰剛迷迷糊糊的睡下,一陣響雷便突然響起。

「轟——」

雷聲響起,恰如天怒,直接把姜辰給嚇醒過來。

「媽的,我這眼睛才剛閉上,別搞我吧。」

姜辰睜開眼看著天空中的滾滾黑雲,心中不由得一萬個草泥馬奔騰。

在睡覺之前,天空中還是星光璀璨的,雖然從姜辰的這個角度看不到月亮,但是這並不影響今晚是個晴朗夜空的事實。

結果哪曾想,姜辰這才剛剛睡下,天空中便布滿了烏雲,還響起了撼天悶雷。

「轟——」

雷聲不停,卻不見閃電,姜辰卻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因為他已經被這雷聲吵的快崩潰了。

「啪——」

直到一道血色的閃電突然從空中落下,姜辰整個人才瞬間愣住。

「紅色的?」

姜辰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異色。

雖然姜辰知道這可能已經不是在藍星了,但是他還是忍不住驚訝萬分。

「紅色的閃電,稀奇!真稀奇!我得好好看看!」

姜辰的心裡突然升起強烈的興趣。

然後他便直接順著樹榦,繼續往樹頂爬去。

由於姜辰所在的樹枝是最下面的一條,上面枝葉繁密,遮擋住了大半的天空。所以要想看清天空上是什麼樣子,還是得爬到樹梢去看才行。

姜辰強忍著自己的好奇心,三下兩下爬到樹梢,然後便往空中看去。

「誒,等等。」

姜辰坐在樹梢上的一根手臂粗的樹枝上,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這打雷天的,我在這樹梢上,是不是不太好?」

姜辰回想起上學時老師說過的,打雷下雨的時候,不能站在樹底下的這件事。

「轟——」

天空中又是一聲悶雷響起,讓姜辰沒忍住縮了縮脖子。

「這應該不會劈我吧?」

姜辰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算了,還是小命要緊。」

姜辰不敢賭,要是賭輸了他的小命就沒了。

於是姜辰便準備往下面爬,他打算今晚上還是找個空曠的地方睡覺好了。

這種天氣別說在樹上了,在樹底下也不見得安全。

「吼——」

正在姜辰剛往下爬了一步之時,一聲響徹天際的咆哮聲突然響起。

聲震如雷,直奪心神。

姜辰在這吼聲響起的瞬間,整個人直接陷入失神的狀態之中。 趙以諾緊攥著拳頭,表情很是堅定,她必須聯繫顧忘!

在別墅里待了一整天,終於天翔送她回家了。

一路上,車子里很是安靜,趙以諾別過臉去,看著窗外,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旁邊的天翔仔細觀察著她的情緒,卻怎麼也猜不透此時的趙以諾究竟在想什麼。

女人心,海底針,看來還真是不假!他撇了一眼旁邊的人,心裡有些迷茫。

很快,車子停在了海邊。

此時的海邊,除了海浪的洶湧聲,沒有其他的嘈雜聲,而周陽也早就已經撤離了……

看著面前的一切,趙以諾心裡有些惋惜。

早知道她就不應該給這個臭男人打電話了,直接跟著周陽去找顧忘多好啊!她嘆了口氣,語氣很是悲傷。

「怎麼?後悔了?實話告訴你吧,就算你不去找我,周陽也不會找到你的。」天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說道。

好吧,她相信他說的話,在他的監視下,周陽還能到哪裡,他又怎麼可能一點防範都沒有。

趙以諾低下了頭,有一絲無奈,她很清楚,天翔一向都是一個做事果斷利索的人,自然也是說一不二,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就沒有做不成的。

「那你為什麼還要來接我?」趙以諾輕聲問道。

她這不是明知故問嘛?當然是為了她,他想見她,他想把那別墅送給她啊!

「以後不要再問我這種愚蠢至極的問題。」說著,天翔將趙以諾推了過去。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抬起手,輕輕敲了敲門,很快門開了。

「哎呦以諾啊,你到底去了哪裡啊?可把我們給急死了!」大媽一邊說著,一邊趕忙請趙以諾進去。

「大媽,真是不好意思啊,害您和大爺擔心了,我就是出去走了走,散了散心,沒什麼事兒。」趙以諾笑了笑,尷尬的回答。

這心散的可真是奇葩!趙以諾壓抑著自己內心的不良情緒。

旁邊的大爺好像已經看出了她的情緒,立馬走過來,將一杯水遞給她,親切的說道:「喝點水兒吧,別緊張。」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大爺,心裡更加慌亂,而她的所有反應,都被大爺看了個一清二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