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皇宮裏的侍衛在了昂將軍的帶領下也趕到了這裏。

快速的和黑衣人打鬥在一起。

詩巫巫師沒想到他們會發現得這麼快。

皺了皺眉頭,身形一閃,人已經飛到了半空。

她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棵黑色的珠子。

蘇子陌一看,他手裏的就是紫蝶說的巫葵嗎?

“雲軒,小心一點。”

蘇紫陌說完,身後已經環繞走玄冰雪練。

“公主。”了昂難道蘇紫陌的面前。

“了昂將軍,殺了那些黑衣人。”

“是,公主。”了昂得令,快速的加入戰鬥。

沐雲軒擡眸看了一眼詩巫巫師,目光一凜,猛地飛身到了詩巫巫師的身邊。

手中的幽冥劍毫不留情的揮向詩巫巫師。

詩巫巫師快速的退後了幾步,舉起手中的巫杖抵擋。

當然,詩巫巫師心裏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沐雲軒的對手,在舉起巫杖的瞬間,她同時也利用巫葵的力量來抵擋。

“砰!”兩股強烈的玄氣相碰,爆炸聲震得的四周地動山搖。

沐雲軒被狠狠的彈了飛出去。

“雲軒……!”蘇紫陌大驚,快速的讓玄冰雪練纏住了詩巫巫師,自己則飛身扶住沐雲軒。

沐雲軒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狼狽的一天,在多年的戰鬥中,他從來沒有像這樣的被擊退過。

詩巫巫師手中的巫葵真的不凡。

同時,蘇紫陌心裏面也明白了這個一點。

最驚訝的莫過詩巫巫師,原來巫葵這麼厲害。

Wωω▲ тт kān▲ c ○

思及此,詩巫巫師眼眸你露出了一抹得意。

“蘇紫陌,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隨即,還沒有等蘇紫陌反應過來?

她快速地出手攻擊蘇紫陌。

“陌兒,小心。”沐雲軒知道自己接不住詩巫巫師這一招。

他帶着蘇紫陌快速的飛身躲避,可就在這一瞬間,蘇紫陌用意念吩咐雪練攻擊詩巫巫師,就在詩巫巫師想出第二招的時候,手掌猛的飛了出去,落地之時,五根手指還在不停的動作,巫杖滾到了一邊。

“啊!”詩巫巫師一臉驚訝,可臉上沒有一點痛意,當鮮血噴涌出來的時候,詩巫巫師才意識到了自己的手掌被利刃硬生生的劃斷,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噴着鮮血的手臂,在防備這麼高的情況下,她的手掌還會被人劃斷。

可是令人驚訝的是,詩巫巫師居然看着蘇紫陌別有深意的笑了笑。

反派都是我馬甲 剛那麼笑容到達眼底時,詩巫巫師的手掌自動又長了出來。

“啊!”蘇紫陌和沐雲軒快速的相視一眼,居然有這樣邪性的事情,真是太邪性了。

“孃親,爹爹。”蘇櫟快速的飛身到蘇紫陌和沐雲軒面前。

“櫟兒,不要大意,她手中的巫葵很厲害。”

蘇櫟想上前攻擊詩巫巫師時,被蘇紫陌快速的拉住。 “孃親,你們沒事吧!”蘇櫟有些擔心的看了看爹孃。

看到爹爹嘴角上的血跡,怔住,雙眸圓睜,一臉的驚愕與不解,爹爹的修爲,可以說是無人能敵,今晚去被眼前的人給傷到了,蘇櫟心裏的疑惑如泡泡般冒出,看向詩巫巫師的眼眸也滿是陰霾。

“哈哈……。”看到蘇櫟出現,“又來了一個送死的,蘇紫陌,和你的兒子陪着你,九泉之下你一定不會覺得孤單的。”

詩巫巫師狂妄的說道。

“哼!你就這麼自信,你能殺了我嗎?”

蘇紫陌以同樣狂妄的語氣問道。

“我們一家四口連手就不信殺不了你。”

“可惜你這一家四口還少了一個,就你們現在一家三口聯手,不見得是我的對手。”

“誰說只有三個?小爺我在這呢。”

蘇齊從房頂上飛下來,聲音裏是毫不掩飾的怒氣。

“孃親,爹爹,齊兒回來的正是時候。”

蘇齊一臉討好的笑看着蘇紫陌。

他是回來的晚了一點,不過看眼下的情況,孃親是不會怪罪他的。

“齊兒,用噬魂鈴殺了這個老不死的老巫婆。”蘇紫陌對傷害自己的敵人從來不姑息養殲,不管用什麼方法?方法卑不卑鄙,她從來不計較,只要能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哼!讓你們領教一下巫葵的厲害。”

詩巫巫師一聲怒吼,將巫葵對這下邊和巫族人戰鬥的侍衛,瘋狂的攻擊他們。

花園裏被砸出幾個大洞,侍衛被殺了好幾個,有的侍衛甚至被撕毀了身子。

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蘇清絕也在這個時候趕過來。

看到眼前的一切,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眼眸裏全是憤怒。

“陌兒,我們聯手殺了他。”沐雲軒已經調息好了,知道自己已經無大礙了。

“好!”

看到蘇紫陌一家四口攻擊過來。

詩巫巫師快速的停止攻擊,出手攻擊蘇紫陌一家四口。

可是看着來勢洶洶的一家四口,詩巫巫師甚至她們手中的玄器都不是一般的玄器,她凝聚自身所有的修爲,利用手中的巫葵擊向蘇紫陌他們。

一道絢麗的色彩劃破夜空,金色的光芒,在夜空中發出劃了很大又猛烈的弧度,在色彩異常的迷人的情況下,摧毀了周圍的一切物品,花草樹木被撕得粉碎,塵屑漫延在黑夜裏。

詩巫巫師被擊得後退幾步,眸子裏有些不可置信,握着巫葵的手緊了緊,心裏升起了一抹慌亂,她猛然的看了看手中的巫葵,巫葵具有強大的邪惡力量,卻對付不了聯手的蘇紫陌一家人。

聽到噬魂鈴的聲音,詩巫巫師目光有一瞬間的呆滯。

心裏快速的想着對策,在和他們鬥下去,被噬魂鈴控制了心智,她一定會死在這裏的,今天只能到這裏爲止,回去再想其他的辦法對付他們,他的主要目標就是殺了蘇紫陌。

詩巫巫師給隱藏在身後的黑衣人打了一個手勢,一條金色的繩子,迅速的捲起詩巫巫師的身體,在夜空中裏快速的消失。

和侍衛對戰的黑衣人也快速的撤退,留下滿地的屍體和殘骸。

“可惡。”沐雲軒怒吼一聲。

“青楓,你立刻去查,看看他們往什麼地方逃跑了。”

“是,聖主。”

“青楓,等一下。”蘇紫陌快速的叫住青楓。

“夫人請吩咐!”

“讓金蝶帶你去。”蘇紫陌伸出纖指,金蝶瞬間出現。

“金蝶,帶青楓去,一定要儘快找到他們。”

“陌陌放心吧!”金蝶在前帶路,青楓的黑影快速的消失在黑夜裏。

蘇清絕和侍衛帶着侍衛清理現場。

“陌兒,你們沒事吧!”司徒若嫣一臉擔心的走到她們面前。

“孃親,您不用擔心,我們都沒事,只是讓他們給跑了。”

蘇紫陌笑了笑心裏卻思緒萬千。

“陌兒,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要殺了他們只是時間的問題,只要你們沒事就好。”

“陌兒,是巫族的人嗎?”納蘭文昊走過來問道。

“是的,爹爹,不過爹爹放心,他們暫時傷害不了陌兒的。”

“要不要爹爹派人全城搜索?”

納蘭文昊爲了自己的女兒的安全,不惜驚動全城的百姓。

“爹爹,不用了,幾個跳樑小醜,就用不着驚動全城的百姓。”蘇紫陌心裏明白爹爹的用心,可是她自己的事情,她想自己解決。

“陌兒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告訴爹爹。”

納蘭文昊心裏也明白蘇紫陌心裏的顧慮,同時心裏也心疼陌兒的用心。

“好了,都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司徒若嫣看着有些疲憊的女兒,一臉的心疼。

“嗯!”蘇紫陌點了點頭。

“齊兒,櫟兒,你們也回去休息。”

“是,孃親。”兄弟兩人聽話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司徒若嫣又細心的交代了蘇紫陌一定要小心,才和納蘭文昊一起離開。

一切收拾好以後,子陽宮裏又恢復了靜悄悄氣息。

經過剛剛的戰鬥,在加上沐雲軒剛剛的瘋狂,蘇紫陌身體實在不舒服,只是只想沐浴之後好好的休息。

“陌兒,我們一起去沐浴吧!”

“不要。”蘇紫陌快速的拒絕道,和他一起沐浴,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陌兒,你這是在擔心什麼嗎?”沐雲軒別有深意的笑了笑。

“擔心什麼?我能擔心什麼,當然是擔心你們這隻大色狼了。”

蘇紫陌慍怒的瞪着沐雲軒,轉身去沐浴。

沐雲軒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陌兒不同意他也不強求。

做到浴桶裏,蘇紫陌舒服的閉上了眼睛,碰到脖頸上被沐雲軒咬的傷口,仍感覺一陣疼痛,蘇紫陌脣角抽了抽,他咬的的確夠狠,傷口很深,還滲着血,污紫污紫的,好難看。

蘇紫陌輕柔的捧了一些水淋在傷口上,溫熱柔滑的感覺讓蘇紫陌舒服的呼出一口氣。

睜開明亮的水眸,蘇紫陌眼眸裏一片清冷,庚桑瑤,你想要殺我蘇紫陌,那我蘇紫陌一定會先殺了你。

感覺泡得差不多了,蘇紫陌起身,快速的披上衣服,用棉布微微擦拭了一下頭髮上的水漬,她一臉沉思的往外走去。

“陌陌。”火鳳突然叫了一聲蘇紫陌。

“怎麼了?火鳳。”

“陌陌,我剛纔在齊兒的身上感應到了株神珠的氣息。”

“誅神珠?”蘇紫陌突然停下腳步,擦拭秀髮的手也停頓了下來。

“那是什麼?”蘇紫陌在自己的腦海裏搜索了一遍,不好意思,她真的沒有聽過誅神珠這個名字,不是她頭髮長見識短,而是這個世界上能讓人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陌陌,誅神珠是藥王的靈根上所結的果實,只有九尾狐界纔會有,也只有九尾狐界的九尾神狐才能採集得到,可是剛纔我明顯的在齊兒的身上感覺到了誅神珠的氣息。”

“你爲何又知道誅神珠的?”蘇紫陌的心裏其實一直很想知道火鳳的來歷,可是火鳳一直不說願意說出來,她遍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陌陌,這個以後你就會知道了,不如我們去齊兒哪裏看看,看看齊兒身上是不是真的有誅神珠,如果真的有,我們就能用誅神珠和噬魂鈴一起打敗巫葵。”

聞言,蘇紫陌神色微凝,她剛纔都忘記了問一下齊兒,他今天去了哪裏,怎麼會到天黑了纔回來。

絕戀蜀山仙 “如果在齊兒身上那就不急着去問,明天一早我在過去,今晚過去齊兒肯定會覺得我又要去教訓他了。”

蘇紫陌搖了搖頭,怎麼心裏總是擔心不完,總是有操心不完的事情。

不到一個時辰,蘇紫陌和沐雲軒還未睡下,紫蝶和青楓就回來了。

芥末總裁 “聖主,夫人,巫族的人去了白虎山的山腳下落腳,那裏有一些生活用品,看來他們難道黎夏國以後,一直隱藏在那裏。”

“好!本座知道了,派人嚴密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天一亮,帶暗衛把他們一舉殲滅。”沐雲軒語氣森然的說道,一雙深邃的眼眸裏全是殺意。

他現在不會等到他們主動殺上門來,而是他要主動出擊,要不然他的孩子和女人就會受傷。

“是,聖主。”

“陌兒,今晚先休息吧!”

沐雲軒起身扶起蘇紫陌,輕輕抱起她,往牀榻走去。

蘇紫陌點了點頭,只有養了好精神才能好好的應對明天的困難。

夜深人靜的時候,羽鳯珠寶商行裏,一條黑影快速的飛進羽鳯珠寶商行的後院。

鳳姬一直在後院裏焦急的等待着,看到黑影閃入,焦急的臉上快速的閃過一絲驚喜,腳步腳步快速的朝着黑影走去。 “詩巫巫師,你們回來了?可殺了那個蘇紫陌?”鳳姬急急又滿心期待的問道。

“哼!要是能輕易的殺了蘇紫陌,哪還用得着本巫師出巫族,那沐雲軒非常重視蘇紫陌,只要有沐雲軒和他的兩個兒子在她身邊,要殺蘇紫陌,簡直比蹬天還難。”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聞言,鳳姬的身子微微一抖。

“詩巫巫師,那怎麼辦?以蘇陌和沐雲軒的實力,很快就會查到這羽鳯珠寶商行上巫族的,而且今天白天來了一對奇怪的主僕,後院也有人闖了進來,我們派出去查探的人都沒有回來,事到如今,一點消息都沒有”鳳姬眼眸裏閃過一絲着急,要是這裏暴露了,她該怎麼和族長交代呢?這珠寶商行一年的純利潤就夠他們巫族百年的開銷了,族長一直很重視這家羽鳯珠寶商行的。

“沐雲軒修爲過人,做生意更是不在話下,一年給巫族的吃穿用度更是不用說,相當於皓月國的半個國庫,可是沐雲軒連眼睛都不曾眨一下,表面不近人情,實則心性仁厚,有情有義,對蘇紫陌更是捧在手心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你說,要殺了她談何容易?在加上蘇紫陌現在的身份非比尋常,是黎夏國的公主,殺了她就等於和整個黎夏國作對。”

詩巫巫師有些無奈的說道,但是四色錦裏的祕密一定不能讓蘇紫陌找到,要不然整個巫族就完了。

鳳姬心裏明白詩巫巫師的話,像沐雲軒這樣的人,天底下找不出第二個。

鳳姬抿了抿脣,“沐雲軒性子沉默,不擅言辭,聽說他的兩個兒子很出色,在加上一個頗有心計的蘇紫陌,的確難以對付。”鳳姬神色變化極是細微,但是今天羽鳯珠寶商行裏發生的事情,令她肯定,自己今日的猜測並沒有錯,就連科豐恆那淡漠的性子都出聲幫助那名女子,就是派出去的黑衣人都沒有回來,她心裏都敢肯定,今天帶着紫色面紗的女人一定是蘇紫陌。

“今晚一戰,就算我們手中有巫葵,可也不見得會是沐雲軒母子四人的對手,以沐雲軒的精明,應該早有所察覺,聽你剛纔說了白天的事情,看來他們已經知道了,今天來鬧這一場,只不過是爲了確認一下而已,而這一點,鳳姬你應該早該想到纔是。”

鳳姬就算心思再沉穩,聽到此處,也不禁變了顏色,甚至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詩巫巫師,怎麼也想不明白,她還連蘇紫陌的面都沒有見過,她們就已經查到她頭上來了。

“你是族長的心腹,那本巫師也就直說了,詛咒的事情沐家一直被矇蔽在鼓裏,族長現在最擔心的就怕心中最大的那個祕密被人揭開,到時候,後果不是巫族可以承受的,沐雲軒可以對自己的家人宅心仁厚,可是對自己的敵人,他的冷酷無情也是無人能敵的,而且今晚蘇紫陌已經提到了此事。”鳳姬表情掩飾不住的驚訝!

“蘇紫陌爲什麼會懷疑巫族的?”

“她們是從何處得知並不要緊,要緊的是,族長以爲,這個祕密能瞞多久,十年?還是一百年還是一千年?又或者連一年都瞞不過去了。”

鳳姬粉色鑲銀絲袖下的指尖微微顫抖,“看眼下的情緒,的確對我們很不利,可是族長下了命令,我們不得不服從,爲了不讓那個祕密被蘇紫陌找出來,殺了蘇紫陌是最好的辦法。”

鳳姬不得不承認這件事很棘手,但正詩巫巫師剛纔所言,天下沒有永遠的祕密,族長又能夠瞞多久?更何況蘇紫陌和沐雲軒已經有所懷疑了,

猛的,一個黑影突然從夜空中劃過,詩巫巫師雖然只是輕瞥了一眼,心裏猛然想到,自己被人跟蹤了,沐雲軒很快就會知道自己的下落了,想到自己剛纔被那塊玄冰雪練斬斷的手掌,手指微微的顫抖着,詩巫巫師極力想要抑制指尖的顫抖,卻反而顫抖得更加利害,晚風襲來,拂起了詩巫巫師頭上的黑色斗笠上的黑紗,露出了一張風韻猶存的容顏,她時時刻刻擔心着這個祕密會被沐家揭穿,但她怎麼也想不到,揭穿這一切的,竟是一個女人,而且那個女人還是穆欣妍的女兒,只怕這一點,連老族長都不會想到的。

“詩巫巫師,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

詩巫巫師目光陰鬱的看了一眼鳳姬。

鳳姬沒有說話,只是默默望着詩巫巫師。

詩巫巫師微微的側身,斷過的手掌用力一攥緊,擡眼道:“我有一個計劃,不過需要你的配合。”

“詩巫巫師,鳳姬明白詩巫巫師要殺蘇紫陌的心情,也知道詩巫巫師很心急,不希望那個祕密被沐家發現,但恕鳳姬直言,只要這個祕密還存在,沐雲軒和蘇紫陌就不會有真正的安寧,這一點,詩巫巫師應該比鳳姬更清楚,可是眼下不是暴露羽鳯珠寶商行,詩巫巫師也知道羽鳯珠寶商行對巫族的重要性。”

“沒有你,這個計劃成功的機率很小,危險可以少一些。”

詩巫巫師眸光在略顯陰沉的看了一眼鳳姬,是從未有過的涼冷。

鳳姬輕甩了一下廣袖,幽幽道:“任何事情都有它的雙面性,這樁也不例外,危險與否,在於詩巫巫師怎麼去看,怎麼去做,而不是要陪上巫族最主要的衣食來源,如果我不主動去招惹蘇紫陌和沐雲軒,他們一時半會不會來這裏找事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