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纔是渡邊川子原來的面貌,好像是在戰爭中被炸傷的一樣。

“看吧,這就是你們做的好事,我要報復,我要報復你們!我要你們所有的人全部毀滅!”渡邊川子發瘋死的怒吼道。

身上的黑紗瘋狂的鼓動起來,灰濛濛的空間之中頓時狂風大作,一陣陣煞氣不斷侵襲而來。

賣藝女的身體瑟瑟縮縮的蜷縮在陳若柯腳下。

陳若柯負手而立,看着那上升到半空中的渡邊川子,臉上只有冷靜,還有自信。他從來都不相信邪不能勝正,他只相信自己的實力,因爲他不知道自己是正還是邪,正與邪,如何劃分?

“這就是你本來的面貌,真醜”陳若柯淡淡的笑道。

陳若柯此刻的從容在渡邊川子看來就是一種對他赤裸裸的蔑視,渡邊川子原是小日的開國大將渡邊井雄的獨女,原本應該擁有幸福而又顯貴的生活,但是戰爭將他的家毀了,把她的一生都毀了。

“我要殺了你!”渡邊川子身上的黑紗忽然間飄了下去。

一絲不掛的朝着陳若柯衝了過來。

“身材不錯就是太醜了一些”陳若柯品頭論足的看着朝着自己衝過來的渡邊川子語氣平靜的說道。

“啊~”渡邊川子已經要被這個樣子的陳若柯弄到發瘋了。

雖然渡邊川子的身體被陳若柯一覽無遺,但是陳若柯身後的大佛卻能夠保證陳若柯的道心不被動搖,陳若柯身後的大佛逐漸凝實,就像一尊真正的大佛矗立在陳若柯身後一樣。

“你是殺不了我的,因爲你根本接近不了我”陳若柯自信的說道。

舍利,佛像,這一切的一切都對邪物有着天生的剋制作用,他們無法靠近。

“你癡心妄想!”渡邊川子輕蔑的笑了起來“你會死的”

渡邊川子雙手子啊空中不斷地揮舞,霎時間,周圍會灰色的空間逐漸變成了黑色,無數的陰煞之氣不斷地侵蝕着陳若柯的靈魂。

“你是不會得逞的”陳若柯身後的佛像金光大盛,那座佛像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一隻大手緩緩地像前面壓了下去。

“滾!”

渡邊川子雙手快速的揮舞起來,無數狂風從渡邊川子的身旁吹過,朝着那之二佛手吹去,她是在抵擋大佛的鎮壓。

“哼,你的魂力太弱了!”

陳若柯神色一凝,冷哼一聲,心中浩然正氣運轉,雖然在這裏無法使用術法,但是卻能夠利用浩然正氣訣所產生的能量增強自身的浩然正氣,浩然正氣和身後散發出來的無邊磅礴的佛氣,同時鎮壓那渡邊川子。

“啊~”

渡邊川子被陳若柯身體周圍所散發出來的光芒照的渾身冒出白煙,就像是在太陽下面灼燒一般。

“卍”

身後的大佛法相莊嚴,嘴脣蠕動間一個金色的卍字緩緩吐出,一時間漫天彌音,滾滾而來,不僅僅是渡邊川子受不了那陣佛音還有蜷縮在陳若柯腳下的賣藝女也受不了了,他本就是鬼,現在被這麼強大的能量所籠罩,這種力量根本就不是他這種級別的小鬼所能夠承受的了的。

“神啊,賜我力量吧!”

忽然渡邊川子雙臂伸出,像是在迎接什麼東西的降臨。

“怎麼回事!”陳若柯目光一凝。

他看到渡邊川子身前出現一個黑色的虛影,是一個小娃娃的影子,穿着紅白花相間的和服,半長的頭髮披散在兩個肩頭,蠟像一般的面孔之中透露着說不出的詭異。

“什麼鬼!”陳若柯驚呼道。

“桀桀桀······”

就在那個小小的蠟像出現的一瞬間,正片空間中充滿了尖銳而又陰森的笑聲,那種笑聲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向陳若柯。

陳若柯只能穩固心神,不斷地控制着身後的那尊大佛,維持那尊大佛的虛影。

“愚蠢的人類,臣服吧”那蠟像的嘴脣緩緩蠕動稚嫩的聲音從那蠟像之中吐出來。

“偉大的花子大神,請賜予我無窮的力量,唔願意奉獻出我的處女之身,和我的靈魂”渡邊川子虔誠的望着那漂浮在身前的蠟像的花子祈求道。

“我虔誠的信徒,我會賜予你力量,把這愚蠢的人類給我獻上來,我感覺,他的靈魂一定會非常的美味”花子大神看着陳若柯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貪婪。

“這傢伙難道也知道唐僧肉?”陳若柯心中疑惑的想到,自己身負九竅玲瓏心自己是知道的,而且自己的心臟或者是靈魂只要得到一樣,就能夠靈那些魂魄哪怕只是一直小小的遊魂都能夠重新凝聚肉體,得到重生,如果是想剛纔出現的那種花子大神那樣的鬼物的話,得到自己的靈魂或者是自己的心臟,似乎就真的不會有人能夠治得了那邪物了。

“你儘可以試試!”陳若柯冷眼看着正在接受花子大神傳授力量的渡邊川子說道。

渡邊川子眼睛再度睜開,已經沒有了眼白,全部都是黑色的,無盡的黑。 “愚蠢的人類,將你的靈魂獻給我,我會替你報仇的!”陰森的聲音從渡邊川子的口中傳出來。

現在好或許應該叫她花子大神,花子是小日國一個非常牛逼的女鬼,雖然只是一個洋娃娃,不過卻是一隻惡靈,專門吸食女子的精魄,甚至於肢解他看上的身體,然後爲自己重鑄身體,她想要的是重生。

“你的心,我要吃掉”渡邊川子看着陳若柯貪婪的說道。

現在的陳若柯就好比是唐僧肉,任哪個妖魔鬼怪看到之後都想要咬上一口,唐僧肉可以令妖魔鬼怪長生不老,得到長生,但是又有哪一個妖怪真正的吃到過唐僧肉?

陳若柯現在就是這種境況,相傳身負九竅玲瓏心之人是上天選中的道在人間的代言人,如果有誰吃了九竅玲瓏心就可以直接飛昇,但是這麼多年以來,有有誰真正的吃過九竅玲瓏心?因爲身負九竅玲瓏心的人都會是一個時代的主角,主角是不會死的!

“小日的邪物,竟然敢再中國放肆!”陳若柯冷煙盯着不遠處那面目猙獰的渡邊川子,心中冷意直往外冒,這渡邊川子的野心非常之大,不爲權不爲財,只爲了毀滅所有,因爲哪一顆復仇的心,但是或許是天意的安排,渡邊川子所寄身的古鏡露在了陳若柯手中,陳若柯又恰好發現了鏡子中的空間,陳若柯出現在這裏是自己進來的,並不是像以前那些死去的人的魂魄被渡邊川子還有以前這個古鏡的主人吸進來的。

既然陳若柯有辦法出來,自然就有辦法回去,在這個地方雖然很詭異,但是陳若柯也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他在進來之前就已經吩咐好了,一個小時之後,如果自己還的魂魄還沒有迴歸自己的身體的話,雲凌萱他們三個人就會採取相應的措施,將陳若柯的靈魂強行召喚回去。

“神之詛咒!”渡邊川子嘴脣輕輕蠕動。

雙手一揮,頓時一陣滾滾黑煙朝着陳若柯籠罩過去,那濃濃的黑煙之中猶如千軍萬馬,氣勢洶洶的朝着陳若柯撲了過來,。似乎要將陳若柯的身體瞬間吞沒一般。

““佛本是道!”陳若柯口中梵音大震。

自從舍利歸位之後,陳若柯的力量之中早已經帶有了龐大的佛道力量,擁有着淨化的力量,尤其是對於鬼邪之類的東西有着極大的剋制作用

現在陳若柯所使用的就是倚靠佛道力量所施展出來的一種奇妙的術法,佛也是道,佛光大大盛。陳若柯身後的金佛法相莊嚴,如一尊怒目天王,守護在陳若柯身後,防止被渡邊川子的詛咒的力量所侵蝕。

“”怎麼回事?陳若柯心中忽然一驚,在這個世界之中不是不可以使用術法的嗎?這花子怎麼可以使用術法?

陳若柯感應得到在哪漆黑如墨霧氣之中擁有着濃烈的鬼氣,還有無邊的煞氣怨氣,似乎是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怨靈都潛藏在那漆黑的濃煙之中。

“你這純淨的靈魂就將是我的了”花子的聲音有時候像是一箇中年婦女,有時候像是一個小女孩,陳若柯不知道這個花子的原型是什麼東西,但是這個傢伙的法力肯定比剛纔的渡邊川子要厲害不知一點半點。

“你是個什麼東西!”陳若柯一身怒喝,儼然就是一尊廣目天王,法相無邊。

原本陳若柯也是沒有辦法施展術法的,但是現在花子施展了詭異的手段之後,陳若柯好像是被突破了什麼東西一般,就像是蛋殼被打碎了一樣,一種舒暢之感流露出來,陳若柯體內靈力如洶涌猛獸,奔涌而出,

“老子不管你是什麼東西,今天就讓你留在這裏!”陳若柯一聲怒喝。

“儘管試試吧”這一次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如銀鈴般的聲音在這一刻確實那麼的詭異與陰森。

“鬼道,現在只能使用鬼道了,這傢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鬼,弄死她,草”陳若柯看着那醜陋的渡邊川子心中狠狠地想到,同時也感覺自己是在是有些沒事找事,顯得蛋疼,這麼個鏡子直接扔掉肯定是不行的,但是自己可以直接找個荒僻的地方埋起來啊,而且自己還會陣法,直接佈置一個陣法弄在一個地方就得了,哪用得着現在這麼麻煩。

但是事已至此,陳若柯即便自怨自艾也沒有用了,“拼了!”

“鬼道無邊!”

這一鬼術乃是鬼道之中一種比較高級的術法了,以鬼打鬼,鬼道無邊。

“一瞬間,陳若柯身後的大佛瞬間變了面目,赤面獠牙,身後多咋還能給出六隻手臂,一共八臂各持一件法器,陳若柯看着自己召喚出來的東西有些驚訝,自己這時弄出一個什麼東西來?實在是太震撼了”

不過吃烤肉知道現在不是震撼的時間。抓緊時間吧那個花子弄死纔是正理。

“受死吧!”陳若柯一聲大喝。

“癡心妄想!”花子一聲嘲諷的笑聲響起。

“罪惡的詛咒啊,將會永遠依附在你的身上??????”花子在吟唱着。

“啊~”

不過就在花子吟唱到一半的時候,吃烤肉就感覺到有一種莫名的力量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如同附骨之軀一般,甩都甩不掉,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在那股力量想要侵蝕自己的靈魂的時候,霎時間被另一股力量直接驅除體外同時反噬了花子。

花子瞬間破功,驚恐的看着陳若柯,就像是在看一個怪物一般“你,你到底是誰,你的體內,怎麼會,怎麼會有這麼強的詛咒力量!”

“詛咒?”陳若柯忽然想起,自己先前好像就已經被下了詛咒,好像是什麼泰山府君的詛咒來着,但是當時根本就沒有當回事,原本還以爲會是什麼壞事來着,但是現在來看,這花子應該是幹不過那泰山府君,所以他的詛咒力量難以抵抗泰山府君的力量,現在詛咒自己失敗了。

但是陳若柯肯定是不會和花子解釋什麼的,在花子失敗的一剎那,陳若柯迎頭一棒,身後廣目天王凶神惡煞的將八種法器同時丟了出去,花子瞬間被打倒形神俱滅。

“啵”

陳若柯醒了過來,不過那鏡臺上面的古鏡卻是碎了,陳若柯臉色有些蒼白的看着雲凌萱等人,笑了一聲“成了” 鏡子碎了,陳若柯根本就沒有辦法和雲鼎那老丈人說明情況,但是也只是大致的說了一下那面鏡臺有問題嗎,以後不要惦記着就是了,雲鼎還是非常聽陳若柯的話的,畢竟陳若柯的爺爺就是一個老神仙,還有就是陳若柯剛回來的時候就救了自己一命,現在陳若柯這麼說,雲鼎也就沒有太過糾結這件事。

陳若柯和雲鼎說明了那鏡臺的詭異之處,雲鼎也就算了,當這件事沒有發生過。

不過就在將這件事解決之後,陳若柯直接再次說了再見。

雖然雲鼎夫婦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女婿在出去受苦,周雪華眼中含着淚水,看着已經長大了的女兒,十分的是不得,再看看現在已經和半個兒子無異的陳若柯,實在是不知道這兩個還在現在是在幹什麼事情,不過孩子們都大了,都有自己的打算,他也沒有打算干涉,只是在陳若柯兩人臨走前再三的囑咐。

陳若柯帶着王胖子林無敵,還有三女再度啓程。

早就和高手等人約定好了在大草原見面。

途中還是要經s省的,他們在s省下過一次車,打探了一下關於符宗的近況,還有就是王美晴去看了一下上次安頓好的那個小師弟,現在已經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不過見到王美晴的時候依舊是想要爲五毒門的衆師兄弟們報仇,將他們救出來,把師傅救出來。

不過王美晴看到那小傢伙的年紀還是那麼的小,不希望這麼小的小傢伙在捲進這個混亂的旋渦之中。

“我們走吧”王美晴在一個普通的人家走出來之後,長嘆一口氣。

“在那裏!”

就在王美晴剛剛打開車門坐上車,就有一羣人堵了上來。

“什麼人!”

林無敵看着那些人低聲問道,那羣人氣勢洶洶、看起來不是什麼善茬,應該是敵人。

“不像是符宗的人啊”王胖子看着那羣人說道。

“是不是符宗的人呢你能知道?”林無敵白了一眼。

“草,管他是不是符宗的人,只要是來找事的,我們就幹他1”王胖子牛逼哄哄的說道。

“你去吧,我們不會拉着你的”陳若柯淡淡的說道。

王胖子的臉瞬間很黑了下來“陳哥,你在逗我?”

陳若柯沒有再看王胖子,這傢伙就是這個樣子欠收拾。不過現在不是收拾他的時候,等以後有時間了一定要讓這傢伙張張記性。

“來者何人”林無敵推開車門走下去大聲喝道。

那羣人明顯就是衝着他們來的,已經將車圍住了,根本就不像是好人。

好人?呵呵,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現在他們圍住了陳若柯的車子,陳若柯就認爲他們是壞人。

“你們偷了我們的東西,將東西交出來”爲首的一個小黃毛拿着手中的砍刀指着林無敵霸氣的說道。

“哈”

林無敵一怔。

“你是不是找事的?就算是找事你這也太不敬業了吧,找個理由就這麼困難?”林無敵不屑的看着那爲首的小混混。

這羣人確實是來找事的,不過究竟是爲了什麼就不知道了。

“就是她!”

那小混混手中砍刀一隻剛纔坐進車裏面的王美晴說道。

“他是我們的幫主夫人,你們劫走了我麼的幫主夫人,我們一定要將你們幹掉!”那爲首的小黃毛直接說道。

“臥槽”林無敵直接破低罵一聲。

“你們幫主是誰?”林無敵直接問道。

“我們幫主是誰是你們這種下等人能夠知道的嗎,只要你們把幫主夫人留下來,我們手中的砍刀就會放你們一條命,要是不······哼哼”小黃毛一聲冷哼,右手砍刀一舉,他身後的那些小混混同樣將手中的看到高舉。

乍一看這就像是香港黑幫片中的古惑仔大戰街頭一樣,不過林無敵只是苦笑的看了一眼那小黃毛。

“看來不把你打趴下你們幫主是不會出來咯”林無敵瞭解似得緩緩走向那小黃毛。

看到這個樣子的林無敵,下黃毛有些心虛起來,他們一羣兄弟足足有八十多個人,個個都是不要命的小年輕,這個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輕人就敢這麼走過來,就不怕自己這些人真的把他剁成肉醬。

“咔”

林無敵剛開始的時候速度非常的慢,但是在距離那小黃毛還有五六米的時候,林無敵的身影瞬間訊消失在了小黃毛眼前,但是在下一刻小黃毛的身體已經飛了起來,尤其是子啊小黃毛身後的那些弟兄們,都聽到了一道咔嚓的聲音,小黃毛的肋骨已經被打斷了,只是不知道斷了幾根罷了。

“你們幫主是誰?”林無敵看着那小黃毛身後的那個小混混問道,臉上依舊愛着淡淡的笑意,現在的林無敵看起來依舊是憨笑,但是那憨笑的背後卻是令人含笑九泉的陰冷。

“我,我不知道”那小混混貌似是被林無敵的氣勢給嚇到了,不過就在林無敵以爲那小混混是嚇到了的時候,那小混混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竟然直接將手中的砍刀砍向林無敵,林無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轟”又是一拳,小混混的身體直接撞到了身後的小面車上,小麪包車的車頭瞬間塌了下去。

麪包車的硬度絕**那小混混要結實,現在那麪包車都成那個樣子了,小混混收了多麼嚴重的傷。可想而知。

“你們說不說?”林無敵往前走了一步。

不過林無敵往前走一步。那些小混混就往後面退一步,現在的林無敵就是他們眼中的魔鬼,這種力量還是人能夠擁有的嗎?

這羣小混混就是一般的小混混,只不過是剛纔看到了王美晴的容貌再一看王美晴上的車子不是什麼好車,就以爲只是一般的人家,所以這才糾集了一羣人準備嚇唬一下林無敵他們,誰知林無敵一出手就直接幹趴下倆······

“滾吧,你們這幫小崽子們,不好好上課讀書,出來鬧騰發過個吊毛?”林無敵用一副說教的樣子看着那些手中緊緊地握着砍刀棍棒的小混混說道。

“知,知道了,大哥”其中一個小混混直接將手中的砍刀扔到了地上,跑了,跑了······ 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無數的駿馬肆意奔騰。

微風拂面,陳若柯等人享受着大草原所帶來的清新的氣息,心底非常的放鬆,似乎他們就是來度假的一行人,沒有符宗,沒有新世界,沒有那些大大小小的勢力。

不過現實卻是······

“他們在前面,追上他們!”

符宗的人從s省一直追到大草原。

“走吧,這羣煩人的蒼蠅”陳若柯無奈的聳了聳肩,看着王胖子等人說道。

王胖子等人也是苦笑一聲,就是符宗追來的這些人都是炮灰,但是陳若柯等人可是有着正事要做的,根本沒有時間來收拾這些炮灰,可是身爲炮灰的他們卻根本就不自知,還是一路跟着陳若柯等人,在陳若柯的吩咐之下,林無敵忍住了要將他們生撕的衝動,悶着頭子開着車,一路走來也確實看到了不少的風景如畫。

棄女多謀 “大草原,我這還是這輩子第一次看到呢”王美晴還有齊靈同時讚歎道。

“是啊,大草原風光秀麗,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青草的氣息,沁人心脾,雖然已經臨近冬天,但是這裏的氣溫並不算低,非常宜人”雲凌萱也插話道。

一說起這一路上的風景,三個女人再次打開了話匣子,滔滔不絕,口若懸河,侃大山一般判若無人的先聊着,女人就會死這個樣子當初知道符宗的人在跟蹤他們的時候,神經緊緊地繃着,但是在習慣了之後也就那麼回事了,符宗的人幹他們何事?他們該聊聊,該幹什麼幹什麼,符宗的那些傢伙自然有男人們解決。

“再往北行駛二百公里就是我們和高手約定的地方了,到時候就不能再讓這羣討人厭的傢伙跟着了,要不然肯定會影響我們下一步的計劃”陳若柯看着林無敵說道。

林無敵雙手控制着方向盤來了一個漂亮的甩尾,點了點頭。

以前之所以沒有將那些人甩掉是爲了一直讓他們跟着,他們這羣小嘍嘍一直跟着就不會有時間回去通風報信,沒有辦法回去就不會再繼續派遣更加厲害的人來,陳若柯他們的麻煩也就小一些。

不過到了大草原的地域。吃烤肉已經不怕什麼了,即便是符宗的高手前來,依舊可以有一戰之力,即便打不過還能跑不是?大草原四通八達,正是因爲沒有路纔到處都是路,只要在大草原上跑沒了影就像是在沙漠之中跑沒了影一個樣,休想在找到了,除非是天意。

“嗚~”

林無敵駕駛者越野揚長而去,留下一陣滾滾濃煙,嗆得那羣人一直咳嗽。

“那羣傢伙還在跟着”林無敵看了一眼後視鏡,後面依舊跟着就幾輛,那是從s省一直跟到這裏的。

“坐好了”林無敵囑咐一聲。

腳下油門一踩,“嗚~”又是一陣滾滾濃煙席捲大草原,一直跟在林無敵等人的車子後面的符宗的哪幾輛車子車窗瞬間變得黑氣一片,他們的車子距離林無敵等人的車子非常近,不過他們現在也知道了自己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是陳若柯那幾個傢伙的對手,即便是想要將他們抓回符宗但是他們也沒有那個本事,所以只能就這麼跟着,而在後面的這段時間,陳若柯等人也隱約的明白了符宗這些小傢伙的心思,系那個跟着就跟着唄,不過那是前幾天,但是到了大草原之後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有正事又做了,不能陪他們玩了。

一陣黑煙過後,林無敵駕駛者車子已經揚長而去了,只留下幾個面面相覷的符宗小弟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宗門吩咐的將他們捉回去,但是他們實力有限,不過現在即便是連人都給跟丟了,他們肯定是要收到懲罰的了。

林無敵腦袋伸出車窗看了一眼後面,已經看不到那些符宗的車輛了,輕鬆甩掉。

陳若柯看了一眼林無敵,讚賞的說道“牛逼”

林無敵一笑“就在前面了,前面就是我們和高手粉條那倆老傢伙約定的地方,至於那成吉思汗的陵墓現在有眉目了嗎?”

林無敵問道。

“還沒有”陳若柯直接說道。

在家裏這段時間多數時間全都讓老丈人還有丈母孃纏住了,尤其是雲鼎又出了那麼一檔子事,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拿成吉思汗陵墓的事情,不過也是抽空看了一下陳龍鼎當初留下來的錦囊。

錦囊中的字很簡單:“黑水之底,雲層之巔”

“這時什麼意思?”陳若柯將那兩句話說給車上的人聽,他們同時都是一個反應,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