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像是打擊到了贏啟,他的身體晃了兩下,訥訥說,「我是一直想死的,可不想死的時候,沒人看到,也沒人聽我說幾句。」

洛蔓拿出袋酒遞給他,「喝兩口。」

幾口酒下肚,贏啟的情緒眼見地平復下來,他疲憊地揉了兩下額角,「只剩我一個人了。」

「我把你送去晚霞城,怎麼樣?」

「不。」他的眼神無比清明,「我寧願死在這裡,也不會落在贏銳手裡。」

「芝草會讓人的脾氣暴躁嗎?」

「當然會。」贏啟盯著她,「芝草只天下至熱的靈草,單獨吸收,靈修也承擔不住。」

「我直說吧。」洛蔓不想再打啞謎,「你們贏家還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都一併拿出來吧。」

「為什麼?」

「留著也沒用,道君說,藏琅勝地很快就要不在了。」

贏啟搖頭,「不可能,道君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的。」

「他說他已經準備好了。」

「你懷孕了?」贏啟的話嚇了她一跳,這件事只有道君和她知道,連妹妹都未曾說過,怎麼贏啟會知道。

她的表情出賣了一切,贏啟頹然嘆氣,「果然是這樣,他還真是做到了。」

洛蔓努力平復情緒,她開口問,「你怎麼會知道的?」

「贏家的書庫,曾經燒過好幾次,很多的記載都消失了,留下的也只是隻言片語,我兒時喜歡讀書,總是把那些書頁當成尋寶的線索,說是道君若有了子嗣,藏琅勝地就會徹底消失。」

他的表情極為嚴肅,「當時我還覺得是玩笑話,現在看果然是真的。」

「有子嗣又有什麼關係?」

「不清楚。」贏啟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現在靈修完全贏了,凡人應當很快就會消失,也許我會是最後一個消失的凡人呢。」

「我會盡量避免這種事情發生,但前提是,你不能再隱瞞我。」

「我考慮一下。」

牆上密密麻麻的沙獸,影響了她的心情,應當把它們送到旋風裡,要不然那天如果破城而出,那就麻煩了。

小獸像是聽到了她的心聲,呼嘯著沖向沙獸,那些恐怖的沙獸,變得像綿羊一般溫順給,呼啦啦跟在它身後,排成了一條長線,沖著旋風飛去。

「你竟然能驅使沙獸。」贏啟的語氣滿是驚恐。

「現在這裡真得只剩你一個人了。」

洛蔓起身,「最近幾天我都呆在丹城,你若是想見我,就讓通知靈修。」

贏啟獃獃地盯著螞蟻似的沙獸逐漸遠去,突然開口,「能不能把我也送到旋風裡。」

「別著急,我留著你還有用。」洛蔓起身,「獨處讓人思緒清明。」

走出城門,洛蔓站在橋上回頭,她覺得城門像是某種通道,如果有了正確的打開方式,可以去往另一個世界。

「洛蔓姐!」葛英迎了上來,她好奇地問,「怎麼樣,裡面正常嗎?」

「出了點問題,不過我已經處理好了,以後食物量送三分之一就可以了。」

「他們都死了?」

「差不多吧。」

葛英點頭,「和我們猜得差不多。」

她的語氣中並沒有一絲悲傷,而是帶著解脫和釋然,但她抬眼看到洛蔓審視的目光,連忙解釋說,「現在靈修走得七七八八,光日常維護丹城就很辛苦了,又要給那麼多人提供飲食,很多靈修都有意見,我聽他們私下說,都打算去晚霞城了,現在不用那麼忙了,應當會留下來幾個。」

「這可不行。」洛蔓皺眉,「我把丹城交給你,怎麼管成這個樣子?」

像是沒做好洛蔓會發怒的準備,葛英眼睛睜得溜圓,半天才垂頭喪氣地說,「我能留下一百多個靈修,已經儘力了,都怪桑淮,對不聽話的靈修非打即罵,還把好幾個關到了天牢里,嚇得原本決定留下的,也跑了不少。」

不能洛蔓開口,她就繼續往下說,「桑淮的脾氣越發詭異,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除了我,幾乎跟所有的靈修都起過衝突,洛蔓姐,你要是有時間,就去開導開導他。」

「他在哪?」

原來桑家住在外城,一套小宅院,旋風破城了就變成了空地,桑淮自己動手又搭了個小院子,誰也不讓幫忙,院子前面種了排樹,把院子遮得嚴嚴實實的。

洛蔓敲了兩下暗綠色的院門,裡面傳來一聲怒吼,「誰攪擾了爺爺的清夢,沒事就滾。」

「是我,洛蔓。」她並沒有生氣,對桑淮,她有一種憐憫,因為他也在旋風中失去了家人,也並沒有什麼好的際遇,去晚霞城受了罪,回來也仍然是個最普通的小靈修。

門開了,桑淮胖了兩圈,大眼睛被臉上的肉擠小了三分之一,身上的衣服尺寸也有些短小,綳出個圓滾滾的肚子,要知道,除非靈修故意,否則根本不可能變成這種身材,如果靈修一旦變成這樣,也就離死亡不遠了。

「洛蔓姐,我不知道是你。」桑淮摸了把額頭上的汗,左袖口扎在肩頭,「我以為又是那些沒事找事的人呢。」

「發生什麼了?」

「進來再說吧。」桑淮讓開身子。

院子里打掃的還算乾淨,門口放著一把躺椅,棕黃色的竹墊上,被汗水滲出了個人形。

「洛蔓姐,他們都不聽話,我也是沒辦法的。」

像是知道她的來意,桑淮率先解釋。

「先不說別人,你的身體怎麼了?」

「沒有啊,我很好的。」桑淮的語氣若無其事,神態就像只刺蝟,「丹城交給我,你放心。」

「我聽說靈修走了大半。」

。 聽我這麼說,張文耀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師父你……你可別嚇唬我,有……有這麼邪乎么?」

「不管有沒有這麼邪乎,求個安心嘛。」

我說著,沖站在張文耀身旁的三戒問道:「戒哥,你怎麼來了?」

三戒並未回答我,面無表情地說道:「你跟我來,我有話跟你說。」

他說完,轉身便走,我心頭一怔,張文耀壓低聲音說道:「師父,這哥們給我的感覺挺邪乎的,他站我身旁,我都覺得瘮得慌。總覺得他會隨時給我一刀。」

我笑了笑:「說什麼呢老張,有戒哥在這兒你才安全好嘛,他可是能斬妖除魔的人,他在這兒,鬼邪不敢近身。」

我說完,快步追上了三戒的步伐。

三戒領著我走到一偏僻處,確定四下無人,他這才說道:「是無間鬼王。」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問道:「什麼無間鬼王?」

「那個人,是死於無間鬼王之手。」

「什麼!?」

我吃了一驚,連忙追問:「戒哥,這個無間鬼王是什麼人?」

「不記得了。」

「不……不記得了?」

「是的,你知道的,我失憶了。」

「所以這個無間鬼王,是你失憶前認識的?」

「對!我記得這個人,而且應該跟我的關係很密切,也許我的失憶,也跟他有關,所以我一直在找他。」

「我明白了,你是想通過他,弄清楚自己究竟發生了什麼。」

「對。」

「難怪你會出現在這兒。」

「無間鬼王神秘莫測,甚至就連鬼門中人都不敢惹他,所以,你如果不想惹麻煩,最好別惹他。」

我淡淡一笑,反問道:「怎麼?難道戒哥你覺得我是怕麻煩的人么?再說了,就算我不惹他,他也會來惹我。」

「什麼意思?」

「我也搞不懂,那傢伙好像認識我,他說找了我十八年。還說我活不了多久,聽他的意思,就是沖我來的。」

我說到這,嘆了口氣:「哎,可惜你記不得以前的事了,不然你肯定知道他為什麼要找我。」

三戒沉吟片刻,抬起頭來說道:「西海。」

「什麼西海?」

「我失憶前去的最後一個地方,就是西海。」

「不會吧?中國有東海、南海、北海,就是沒聽說過西海啊。對了,西海龍王,但那是神話。你說的西海到底在哪兒?」

「不記得了。」

「又不……,哎,忘了你失憶了。不過這事,是你最近想起來的嗎?」

「是。」

「那你還記起來些什麼?」

「一座海底龍宮,還有一根通天鐵柱。」

我一臉黑線:「拜託,戒哥你是不是最近看了西遊記,記岔了,海底宮殿那是龍宮,通天鐵柱那是定海神針,也就是孫悟空耍的金箍棒。」

「我雖然失憶了,但我不傻,分的清神話跟現實。」

「所以你確定說的是真的?」

「確定。」

「可是,你沒事鑽海底去幹嘛?」

「應該是尋找什麼東西,但不記得是什麼了。」

「去海底找東西……,先等會兒,葉老和師兄當年是在一處海灘發現的你,所以你說的西海,會不會就在他倆發現你的海灘附近?而你之所以失憶,也跟這所謂的西海有關?」

「我也這樣想。」

「看來我得去找葉老好好聊聊。對了,戒哥明天有空嗎?要不陪我一塊去看看葉老?」

「我每天都很有空。」

我淡淡一笑,「那就這麼說定了。」

……

折騰了半宿,回到家已經是凌晨五點,但我實在是睡不著,腦子裡總是浮現出那位無間鬼王,以及他對我說的那一番話。

本來想給師父打個電話,跟他說說這事,但終究還是忍住了,一是實在是太晚,二是不想讓他擔心,他要是聽我說了這事,肯定會火急火燎地趕來鵬城。

他畢竟已經八十多歲了,我不想讓他太折騰。

我思前想後,決定自個兒把這件事調查清楚。

因為睡不著,我又拿鏡子仔細觀察了一番脖子上的鬼斑,我發現,其實這塊鬼斑雖然看起來跟普通的鬼斑十分相似,但實際上還是有些不太一樣。

一般的鬼斑,在剛生成的時候往往呈淡紅色,而且表面比較平滑,只是一個淡淡的斑印而已。

而我脖子上的鬼斑,不但顏色要深得多,而且表面布滿了皰疹狀顆粒,看起來更像是體癬。只是不疼不癢,幾乎沒什麼感覺,若不是我通過鏡子看到,根本沒能發現。

所以,這到底是不是鬼斑?

如果不是,又是怎麼回事?

我滿心疑惑,決定等見了葉知秋,找他一併問問,他見多識廣,懂得的東西可比我要多得多。

終於等到天亮,我先給葉知秋打了個電話,說找他有事,讓他在玉無緣店裡等我,然後又打電話給陳墨,讓他過來,開車載我前往玉無緣。

在前往玉無緣的路上,我將昨晚發生的事告訴了陳墨,得知李正明竟然跳樓自殺,陳墨無比震驚。

我又讓他看了我脖子上出現的鬼斑,陳墨愈加震驚,怔怔地沖我問道:「師父,怎……怎麼會這樣?難道昨晚上驅鬼沒驅除乾淨,他回來報仇了?」

我搖了搖頭,道:「這件事看起來像是惡鬼作祟,實則未必如此。」

「如果不是惡鬼作祟,又是怎麼回事?」

「幕後黑手是一個叫無間鬼王的傢伙。」

「無間鬼王?到底是人是鬼?」

「我暫時還沒弄清楚這傢伙的身份,所以得去找葉老,看看他知不知道些什麼。」

「對!葉老見多識廣,沒準……」

陳墨話說到一半,忽然打住,並通過後視鏡往後張望,我微微一怔,沖他問道:「怎麼了陳墨?」

「師父,後面有輛車好像一直在跟著我們,我們快他也快,我們慢他也慢,而且跟我們有段時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