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別墅區是一條筆直的柏油馬路,很長時間沒有人來了,路上長滿了荒草。我們順着路往前走,東北小雪打着手電。照着門牌號。拐來拐去,終於找到了號。

這棟別墅造型相當別緻,一共兩層,下面還帶着車庫。整體裝修風格有點類似古代城門樓子,很有些古意。可惜這麼好的房子,此時破敗得不成樣子,牆縫裏全是雜草,幽深死寂,沒有光亮,沒有聲音。

賴櫻輕輕問我:“陳玉珍說的就是這裏?”

“文成大院號。一點錯沒有。”我說。

郭師傅看着這棟別墅,皺眉說:“那個姓陳的不會是下了什麼圈套,誘我們來這裏吧?”

東北小雪冷哼:“那他真是不想好了。如果騙我們,那他永遠就封在鏡子裏別出來了。”

我們來到門前。推了推,沒有推動。大門關得緊緊的,上面斑駁髒跡,看那樣子鎖眼似乎都鏽住了。東北小雪指指旁邊的窗戶,窗戶上沒玻璃,露着黑黑的大洞,她一個女孩也不嫌髒,把手電遞給賴櫻,扶住窗櫺,非常利索,一縱身跳了上去,隨即進到屋裏。

賴櫻把手電遞還給她,緊接着也爬上窗戶跳進去,然後是郭師傅,最後是我。

這裏實在是太黑了,手電掃了一圈,滿地磚瓦破爛,側着耳朵聽了聽,沒有一絲聲音,靜的讓人發毛。

“幾點了?”賴櫻低聲問。

郭師傅看看錶:“差十分鐘十一點,還未到子時。黃麗和啖食夜叉會不會沒來?”

東北小雪囑咐我們:“大家小心些。”

我是一步不敢離開她們。我們在一樓轉了一大圈,荒廢得特別嚴重,除了承重牆幾乎空空如也。我們來到車庫,裏面黑不隆冬,即使打着手電也看不清。東北小雪讓我們呆在外面,她進到裏面轉了一圈出來,搖搖頭表示沒什麼發現。

賴櫻指指樓上:“到二樓看看。”

我們順着樓梯往上走,剛到樓梯口,最前面的東北小雪忽然停住,壓低了聲音:“你們看地上!”

樓梯口的水泥地,每隔半米就有一根長長的水泥釘,釘子下是黃色的符咒,釘子和釘子之間還有白線相連,圍成一圈,整個把二樓的走廊封住。

郭師傅蹲下來,讓東北小雪用手電照着符,她仔細看了看,臉色突然變了:“這是卦招魂陣!”

東北小雪和賴櫻面面相覷,表情很沉重。

我實在禁不住便問:“這是什麼陣法?”

郭師傅說:“這種陣法我也只是聽說過,它也叫‘過陽氣’。先佈下外圍陣法,然後在陣眼中,讓活人給死人過一口生人的陽氣,便能把鬼魂從地府召回陽間。且不論是不是黃麗,肯定有人在這裏行此邪法。師妹,你看怎麼辦?”

東北小雪沉默半晌,道:“看看再說。”

賴櫻拉着我:“羅稻,我們這些人裏只有你不是修行人,一會兒跟緊了我們,自己一定要小心。”

聽着她溫暖的話,又想起了讓黃麗誘惑的事,我感到既難過又羞臊。

我們順着二樓的走廊小心翼翼往裏走,儘量壓低腳步,一直來到盡頭的尾房。輕輕一推門,門吱呀一聲開了。東北小雪用手電掃了一圈,這處房間面積不大不小,大概六十多平。其他的房間大都空空如也,而這裏卻有着一些傢俱,破爛的衣櫃、一張只剩下鐵架子的雙人牀、一張蒙塵的茶几。最爲恐怖的是,地面中間居然放着一口長長的黑棺。

棺材四周繞了一圈白色的蠟燭,燭火燃燃,正在燒着。

房間沒有人,氣氛有些陰森。我們走進屋子裏,簡單看了一圈。四面窗戶都用木板釘死,密不透風,形成一個很悶的密閉空間。

也難怪,夜裏風這麼大,如果窗戶漏風,這些蠟燭早就熄滅了。

我看到她們三個人聚在棺材旁低聲交流,東北小雪招呼我過去:“羅稻,麻煩你一件事,這裏很可能是卦招魂陣的陣眼。我們現在要把這口棺材的蓋子打開,看看裏面是什麼。這件事不能我們女人幹,女人陰氣太盛,會犯了邪煞……”

“我來開棺?”我問。

“是的。羅稻,我們尊重你的個人意見。”

我擺擺手:“沒事,我來吧。”

東北小雪看着我,沒想到我這麼痛快,她說:“我事先得告訴你,這可能會非常危險……”

“我知道,我有心理準備。”我說。

此時,我心靈無比通透,甚至可以這麼說,突然就有了赴死之心。這麼一瞬間,人生中一幕幕在快速閃回,我似乎能在身體之外來審視自己。我的頭三十年,是相當失敗的人生,自己都瞧不上自己,我決定有所改變。

她們慢慢退出蠟燭陣,站在門口。我用手擡了擡棺蓋,有些沉。一咬牙,只聽“嘎吱”一聲,棺材蓋掀起縫隙。

裏面散發出一股嗆人的臭味,我儘量屏住呼吸。棺材蓋有點沉,我好不容易推開一道足以探進身子的縫隙,往裏看。

棺材很深,黑糊糊的,我隨手拾起身旁一根蠟燭照下去。

裏面味道實在是太濃,捂住鼻子都能聞到臭味,棺材裏不知是什麼,就看到一大團髒布亂七糟包着,把它裹得嚴嚴實實。

我實在受不了這股味道,又回到門口,好不容易緩下這口氣,跟她們說了棺材裏的情況。

郭師傅說:“裏面肯定是要招魂的死人,我估摸着一會兒黃麗和啖食夜叉就會來,把陽氣過度給死人,讓它還陽。只是不知道這個死人是誰,和啖食夜叉又有什麼關係。”

東北小雪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至於是,誰我們一會兒把裹屍布解開看看就知道了。”

一直默不作聲的賴櫻說:“你們說啖食夜叉和黃麗會用誰的陽氣來度死人。”

“還有誰?王凱唄。”東北小雪說:“如果黃麗要置王凱於死地,有很多辦法,讓鬼纏他到死就可以了,何必那麼辛苦把他抓來。肯定是爲了眼前這個邪術儀式。”

她看看錶,有些焦急:“已經過子時了,黃麗隨時會來,羅稻,你把死人弄出來。”

我抹了把臉,鼓足勇氣回到棺材旁邊。藉着蠟燭微弱的光亮,顫巍巍伸進雙手進去,解着裹屍布。這裹屍布有年頭了,摸上去還溼溼的,整個粘在屍身上,往下扒很困難。

她們三人在後面誰也沒說話,我知道她們都在看着我。

我豁出去了,乾脆雙手齊上,使勁往下扯。終於扯鬆,我來回拽着,把裹屍布層層剝開,逐漸露出裏面的屍體。

裹屍布越少我越是奇怪。這具屍體開始的時候目測大概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可是把裹屍布扯下許多之後,我發現它的實際身體其實是很小的。之所以乍看上去那麼高,是因爲裹屍布裏被大量的廢布和棉絮填充。真要層層揭開,這具屍體的身軀比目測要短小太多,看上去像個女人。

我忽然誕出一個奇怪的想法,腦子有點發懵,這具屍體不會是黃麗自己吧? 裹屍布越解越多,裏面包裹的軀體越來越小,最後露出一個用紅綢布包裹的東西。com這東西目測還不過一米。瘦瘦的,摸上去像是一截木頭,怎麼看怎麼不像是個人。

把這層紅綢布打開,裏面露出的東西結結實實讓我大吃一驚。

門口的賴櫻看得好奇,問我是什麼。我實在無法形容看到的東西,像一截木頭,乾乾枯枯,又細又長。表面佈滿了很多奇怪的疙瘩,看起來像是被強酸腐蝕生出的大量氣泡,還有一些類似鐵鏽膿斑的痕跡。這東西讓我想起小時候雨過天晴後上山採蘑菇看到的樹根,長滿了黴菌,有蘑菇有狗尿苔,膿包團團,讓人頭皮發麻。

賴櫻問我是什麼,我實在無法準確描述。我說我把這東西拿給你們看。

我小心翼翼把這截木頭疙瘩捧出來,東北小雪用手電照了照。我說:“就是一截木頭,看把你們嚇得。”

賴櫻口氣很奇怪,緊張地說:“你管這個叫木頭?”

“不是木頭是什麼?”我問。

東北小雪道:“羅稻,你聽着。不要害怕。這東西不是木頭,它是人的屍體,已經成乾屍了。”

我嚇得手一抖,差點把這玩意扔出去。

“這應該是個未成年嬰兒的屍體,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小。而且這東西陰煞之氣很足,邪門得要命,應該就是……”她頓了頓:“啖食夜叉的原身軀體。你查一下,能不能看到它的頭顱,是不是有兩個?”

我低下頭,藉着微弱的光,強忍着不適一點點查看。說實話,這玩意根本看不出頭和尾。

小雪剛纔的話提醒我了,啖食夜叉是連體嬰兒,如果這個木頭疙瘩確實是它的軀體,那麼肯定有兩個腦袋。

我仔細看着,可能是先入爲主的主觀感覺。這東西居然越看越像個嬰兒,有胳膊有腿,我終於找到了它的腦袋。

這個嬰兒是蜷縮的,腦袋窩在胸口的位置,細細一看,還真像有兩顆頭顱。只是眉眼不清,五官完全模糊,就是一堆亂七糟的膿塊。我看來看去,只能說似是而非,完全咬不準。

我遲疑地說:“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啖食夜叉。”

東北小雪說:“這具屍體已經被邪法煉製過了。早已面目全非。師姐,你怎麼看?”

郭師傅沉吟一下:“我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啖食夜叉也在修行,這個‘過陽氣’的儀式是它修煉的途徑。吸食活人的陽氣使自己從陰間完全還陽,到時候很可能就成了氣候,再想制服它就難了。”

沉默的賴櫻緩緩說道:“靈脩成魔,無父無母。”

“你說的什麼?”郭師傅驚訝地問。

賴櫻說:“我曾經用鐵板神數推算過黃麗的字,批卦上面寫的明明白白,就是這個字。”

一時間房間裏安靜下來,按賴櫻所說,啖食夜叉修煉成魔是板上釘釘的了,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也出來了。

無父無母。啖食夜叉的母親是黃麗,父親是王凱。無父無母的意思很可能就是說這兩個人都要身遭不測。

總裁的壞新娘 東北小雪看看錶:“不管怎麼樣,既然我們遇到了就不能不管。現在黃麗沒有來,還有些時間,大家想想辦法。”

郭師傅不無擔憂地說:“啖食夜叉雖然沒成氣候,但很可能已經有了很強的法力神通。我怕我們三人聯手都沒有一擊必中的把握,一旦被它逃脫,再想找就困難了,後患無窮。”

“我到有個辦法,就是委屈羅稻了。”賴櫻猶豫說。

我們都看她,賴櫻看看我說:“羅稻,我只是提個建議,做不做看你。”

“你說吧。”我心裏涌起不祥的預感。

賴櫻道:“‘過陽氣’招魂是很複雜的儀式。在過陽氣前要作法通陰,黃麗雖然有啖食夜叉附身,可她本身畢竟是普通人,精氣有限,一旦做完法必然大耗,到時候我們趁虛出手,制服的可能性會很大。”

我點頭:“不錯啊賴櫻,有道理,可委屈我什麼呢?”

賴櫻說:“我怕黃麗作法之後會開棺驗屍,一旦發現嬰屍不在,便會遁形逃走。”

我眼皮子直跳:“那就把嬰屍放回去唄。”

東北小雪搖搖頭:“不好。黃麗作法後開棺這個瞬間她精氣損耗最大,必須把握這個時機。我知道賴櫻的想法,羅稻委屈你藏在棺裏,等到開棺的那一刻,你突然出來殺她個冷不防,把我們給你的鎮鬼符貼在她的身上,束縛住黃麗體內的小鬼,就算大功告成。”

其實我已經隱約猜到了她們的意思,心裏也有了主意。我沒有遲疑,直接說:“好,聽你們的。”其實我已有了必死之心,如果能用我的一死換來鎮服邪魔,也算死得有價值。

我搖搖手裏的嬰屍:“這個怎麼辦?”

東北小雪道:“最好是燒掉。”

話音未落,她們三人同時說道:“不好,有邪崇進樓,很可能是黃麗。羅稻過來拿符,進棺!”

我心臟狂跳,想把嬰屍放回棺材,可棺材裏就這麼大,如果我再躺進去就沒有地方。情急之下,我看到屋子裏有個破舊的衣櫃,靠牆而立,我走過去拉動櫃門,誰知是鎖的,沒辦法我只好把嬰屍勉強塞到櫃子後面和牆之間的縫隙裏,這地方沒有一絲光,任誰也發現不了。

我疾步跑回門口,東北小雪塞給我一張赤黃色的符咒,上面是硃砂批註的鬼畫符圖案。我來不及細看,緊緊握在手裏,跑到棺材前。豁出去了,我顧不得怪味熏天,也不理會裏面多麼骯髒,直接鑽進棺材裏。

進到裏面,我把住棺材蓋的內沿,用盡力氣把它挪回原處,重新蓋好。

外面的光線頓時消失,棺材裏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

躺在這裏極其彆扭,身下也不知是什麼,硌的後背疼。最無法忍受的就是惡臭,那是一種強烈的腐屍味道,形容不上來,好似有形的小蟲子,一股勁往你鼻腔最深處鑽。

我咬牙挺着。民不畏死何以死懼之,我忽然覺得世界上任何事都不過爾爾,以前自己擔心這個憂心那個,懦懦弱弱,卑卑賤賤,活得小心翼翼,簡直侮辱了生命這兩個字。

對於一個人來說,除了生死無大事,既然死我都不怕,其他也都無所謂了。

正想着,外面響起細細碎碎的腳步聲。聽聲音應該不是賴櫻她們,那應該就是黃麗了,我心裏一緊,緊緊捂住嘴。

這裏隔音太好,加上我心跳激烈,幾乎聽不到外面的聲音。我努力鎮定,告訴自己坦然一些。

妖惑六界 外面有人在說話,聽不出男女,聲音很低,說的什麼也聽不明白是什麼。說話的聲音非常碎片,時頓時續。不過,我能聽出說話的只有一個人。也就是說這個人在自言自語。

除了精神分裂,能讓一個人長時間自言自語,除了背誦,只有一種可能了。

我聯想起東北小雪她們所說的,初步判斷出,黃麗很可能在吟咒。說明她開始在做招魂還陽的儀式了。我心砰砰跳,只要再等一會兒,開棺之際,把符咒一貼,便大功告成。

過度的緊張,幾乎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我雙手按住胸口,牙牀子都發癢,緊緊盯着頭上黑暗的虛無,想象着一會兒開棺之後該怎麼辦。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讓臭味薰得有點意識不清,昏昏欲睡。就在這時,頭上的棺材蓋忽然開始動了。

棺材蓋子和下面的外沿摩擦發出尖銳的聲音,我緊緊捏着符咒,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靜,看準了再貼。

蓋子越掀越大,外面的光線也隱隱照了進來。光影搖晃中,一張臉出現在外面。

我盯着這個人,心跳幾乎止住了,她正是黃麗。

黃麗明顯看到了棺材裏的我,她吃驚非小,反應很快,一看變故出現,馬上往回縮。我手疾眼快,把住棺材邊坐了起來。誰知道上面的棺材蓋只開了一小半,我情急之中一頭撞在蓋子上,腦子一陣眩暈,差點沒撞出腦震盪。

這股勁能有多大吧,一撞之下居然把那麼厚重的棺材蓋給撞翻在地。

我腦袋嗡嗡作響,看到黃麗癱坐在地上。她臉色蠟黃,一臉驚恐地看着我。

看最新章節請訪問weige黑##閣或百度一下:同步&首發無;延.遲,就,在ha.黑&.&.閣 遍燭光,黃麗咬着脣看,眼神帶着恐懼乞求。com她模樣完手無寸鐵弱女子,看見比看見她還緊張害怕。

頓亂,怎麼回事?她像無辜。手足無措,甚至又找錯。

但此反應還算快,把住她肩頭,手裏鎮鬼符“啪”貼她腦門。 混元法主 黃麗眼睛裏充滿淚水,可憐兮兮看着,雙手顫抖。知該怎麼辦好。

看看四周,只黃麗,並沒王凱身影,點乎意料,原先想完樣。

此此刻,房間只她兩,四周寂靜無聲,蠟燭還微微燃燒着。黃麗?rplaa=jaarp.rap";%6210";;淺芽矗?rplaa=jaarp.rap";%662f";;得什麼慢性病,坐,手扶着棺材,手捂住胸口住?rplaa=jaarp.rap";%4ba";;浴?br

賴櫻、東北小雪她好像突然消失。種情況詭異,知道該怎麼辦。

黃麗腦門還貼着那道黃色符咒,她沒撕去,停?rplaa=jaarp.rap";%4ba";;裕淺純?rplaa=jaarp.rap";%7684";;樣子。鼓足勇氣蹲她旁邊:“黃麗,你什麼裏?”

黃麗擡頭看,嚇跳,可燭火幽暗造光線錯覺,她?rplaa=jaarp.rap";%6210";;唷?br

她看着,搖搖頭,想說什麼又說。她緩緩伸手,顫巍巍想抓。稍遲疑,被她抓住雙手。她手冰冷異常,感受點溫度,她微微顫抖嘴角說句話。

可太虛弱,她吐字聽清。從口型揣摩,說好像“好冷”。怪,剛纔明明聽她吟誦咒語,怎麼兒夫,虛弱種程度。

輕輕伸手摸摸她頭,頭枯燥泛黃,沒氣。

她給很直觀印象,病入膏肓,眼瞅着死,已將木。

幽暗燭火、陰森房間,讓入種很迷離情緒裏,往事幕幕泛心頭。

“黃麗,帶你走。 奶爸聖騎士 醫院。”說。

黃麗反應很奇怪,她似乎聽見說話,卻解,眼神迷茫像三歲孩子。

也管那麼,正攙她,忽然背響起聲音:“羅稻,你。”

轉頭去看,東北小雪,賴櫻郭師傅呈三角形字狀站門口。東北小雪拿着羅盤,郭師傅手持柄桃木劍,而賴櫻則拿着摞子編織條狀符咒。三很嚴肅,直直看向黃麗。

正去,手卻被黃麗抓住。她坐,表情痛苦又像撒嬌孩子,可憐兮兮看着,那模樣像乞求心愛男離己。

想甩她,可忍心,她眼神太可憐。女孩,折騰麼樣子,賴誰呢?

“羅稻,你聽着,黃麗已黃麗,她心智完被啖食夜叉所迷,她正邪迷惑你,你趕緊。”東北小雪喊道。

猛然驚醒,想起賓館房間那幕。那候明明知道勁做,偏偏身由己迷迷糊糊她牀。

?rplaa=jaarp.rap";%45";;嬌此?rplaa=jaarp.rap";%7684";;眼神越感覺害怕,趕緊掙脫手跑。,冷風忽,直迷迷噔噔黃麗突然暴起,抓脖子。

她模樣變,?rplaa=jaarp.rap";%64";;沽3旖橇?rplaa=jaarp.rap";%5f00";;,眼睛片血紅,表情似笑非笑,極其嚇,朝撲候像頭型猛獸。

嚇得魂飛魄散,連滾帶爬跑向門口。東北小雪她三衝,把?rplaa=jaarp.rap";%41a";;?rplaa=jaarp.rap";%5728";;身。黃麗擊撲空,手腳落,微微擡着頭,表情如鬼似魅,像只波斯貓精。她裂嘴,涎液順着嘴角往淌。

她猛從竄起,直撲東北小雪。旁邊郭師傅護,桃木劍掩住小雪,劍擊向黃麗。

黃麗頭貼着符,左右騰挪,像揮,被郭師傅劍逼得步步倒退。她退棺材旁,伸手去撈,撈半天什麼?rplaa=jaarp.rap";%64";;?rplaa=jaarp.rap";%6709";;。她擡起頭看,嘴裏聲悲鳴,緊接着做舉,看目瞪口呆。

她居然猛然跳,跳棺材邊緣。邊?rplaa=jaarp.rap";%7684";;敲湊?rplaa=jaarp.rap";%531";;指之寬,可她雙腳跳,身弓着背,站得穩穩當當,完只貓精。

此燭光晦暗,房間裏,每影?rplaa=jaarp.rap";%5bb6";;∫?rplaa=jaarp.rap";%5728";;牆,形搖擺黑暗圖像,整鬼魅陰森。

誰也沒說話,四緊緊盯着蹲棺材沿黃麗。黃麗表情變端,而嫵媚而妖邪而陰毒,眼睛閃閃去,咧着嘴,舌頭停着。

郭師傅輕聲說:“啖食夜叉完控住,從它說話點判斷,說明還沒修氣候。即便樣,也小心些。”

賴櫻看看說:“好像鎮鬼符它沒起。”

東北小雪站最,說:“鎮鬼符起,把它鎖黃麗肉身裏無金蟬脫困。次把它抓獲,旦逃脫患無窮。”

道:“那黃麗怎麼樣?”

東北小雪沉默片刻說:“被小鬼反噬,她已沒性,即便救回變什麼樣子也好說。”

她三擺陣勢步步逼。蹲棺材沿黃麗眯起眼睛,她似乎已知道幹什麼,空翻從棺材邊緣落。看說話,棺材距離也米,她從打空翻,而且落無聲,乾淨利索,算最厲害雜技演員恐怕?rplaa=jaarp.rap";%64";;?rplaa=jaarp.rap";%8f9";;技術。

基可肯,眼黃麗早已物非,已變妖魅。

黃麗匍匐慢慢爬,她雙手雙腳交互撐着,看起沒絲違感,像應該麼走路。她眼睛始終盯着,神戒備,活像只即將受攻擊隨反擊老貓。

郭師傅把桃木劍橫,吼聲:“孽障受死!”

黃麗慢慢張嘴,張角度幾乎把嘴都裂,黑黑洞,清清楚楚聽聲嬰兒慘烈哭聲:“哇”

聲音短促刺耳,周圍蠟燭火苗彷彿被陣陰風吹,左右搖擺。黃麗映牆黑影也搖晃停,像細瘦老拄着?rplaa=jaarp.rap";%555";;?rplaa=jaarp.rap";%5728";;仰狂笑。

黃麗腳猛然掃,那些蠟燭應聲而滅,房間裏光線越越少,黑暗始快速吞噬她身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