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子彈都敢接,他活了那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見有這樣的神人。

程苒的目的並不是想要他們的命,只是想要轉告這些人一句話。

「你們如果想要活命,我可以放過你們,但是有一點,你們要轉告讓你們來殺我的老闆。」

那幾個人忙不迭的點頭:「好的,你說,我們一定轉告。」

「你告訴他,如果他想要逃命的話,現在就可以逃了,因為接下來,他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抓到他!」

她眼底張揚而放肆,話語透著堅定的信心,彷彿她只要說的出就做的到。

那幾個人被程苒的氣勢再度給嚇到,都快要貼在牆壁上了,此刻恨不得跟牆壁融為一體,這個女戰士太可怕了。

娶她的男人也很可怕,這麼凶的老婆都敢娶,這要是兩個人吵架了,女的豈不是會直接把這個男人給……

光是想想,幾個人紛紛都在心裏無比同情這個男人。

但是殊不知,人家封總,非常幸福,無比幸福,恨不得跟全世界宣佈他有這麼一個厲害的老婆。

他的幸福,這些凡夫俗子不懂。

很快,程苒把那幾個人給放了回去,但是這件事情已經報警,這些人敢攜帶槍支,想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被法律制裁了也好,省的以後給社會添麻煩。

其實她心裏很清楚,封墨燁還是顧忌了兄弟之情,這次也只是想要再給封長冬一個機會,因為這一個機會一旦失去,下輩子等着他的,就只有監獄。

但顯然,封長冬並沒有把握住這個機會,而是把自己往火坑裏推。

外面剛才那些看熱鬧的現在風平浪靜之後又一窩蜂湧出來了。

看見程苒方才把幾個拿槍的都給制止住了,紛紛議論道。

「這女的未免也太厲害了吧,剛才有沒有人看見怎麼回事,她居然把那幾個拿槍的都給制服了。」

「我沒看見,我剛才跑都跑不及。」

「我還以為今天醫院肯定要死人的,沒想到,她居然這麼厲害,沒準兒人家是什麼退伍的或者是特戰隊的,不然普通人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身手。」

「剛才都把我嚇的腿軟了,結果人家連救命都沒叫,硬生生的自己把這些人給解決了。」

程苒對於他們的議論也沒有多在意,曾經她也是從槍林彈雨那一步走過來的,這樣的場面,她見的太多了。

她淡然自若的坐在床上,掏出手機給封墨燁撥通了過去。

此刻的封墨燁守在封老爺手術室門口,醫生這個時候走出來。

他即可上前:「醫生,我爺爺怎麼樣了?」

「好在搶救及時,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你們家屬到底是給老爺子吃了什麼東西,怎麼會讓他心臟病發作。」

封墨燁把方才封思琪的牛奶拿給了醫生檢查,醫生簡單的聞了一下,眉頭一皺。

「老爺子應該就是吃了這個東西,才促使他的心臟病發作,我們先拿去化驗一下,要是再有什麼問題,我們再來通知你們家屬。」

封墨燁感謝醫生:「那就麻煩你們了。」

「這都是我們分內的事情。」

這時,他褲兜里的手機不斷的震動,他掏出來一看竟然是程苒打來的。

他走到一旁滑下接聽鍵:「老婆,你那邊現在什麼情況,爺爺這裏沒什麼問題,我很快就可以趕過來了。」

「不用,我都已經解決了,你在那邊好好照顧爺爺就行。」

程苒說的風輕雲淡,彷彿剛才只是她動動手指就解決的事情。

但只有當時目睹了這個事件的人,才知道有多麼的危險和驚心動魄。

封墨燁聽到程苒這麼一說,心都跟着一驚。

「封長冬那邊已經開始動手了,你有沒有受傷,我現在就過來!」

程苒聽見封墨燁如此焦急的語氣,心裏暖暖的,關心她的,永遠都是她的老公。

她安撫封墨燁:「不用,我沒事,我也沒有受傷,封長冬派過來的人都已經被我給放走了,而且我也掌握了證據,你現在就可以讓車津他們去抓封長冬,還有那幾個人回去放話,封長冬現在一定在想着要逃跑。」

不過她並不着急,真正的獵人就是喜歡看着獵物不停的奔跑,甚至還會讓這個獵物以為自己已經逃過了危機,殊不知,它的一舉一動,都在獵人的眼裏。

她就是要跟封長冬來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

封墨燁了解程苒的性子,她會把那幾個人放回去,一點都不驚訝,但最終,那幾個人還是法網難逃,始終也會被就地正法的。

「嗯,辛苦你了,老婆,都是我不好,要不是爺爺這邊……我不應該把你一個人放在醫院的。」

他只要一想到老婆遭遇了怎樣的危機,很有可能無數次跟死神擦肩而過,他就心疼。

自己曾經答應過老婆,她嫁給他之後,就不會讓她再受到任何的委屈,不會讓她再去面對危險。

是自己食言了。

程苒知道封墨燁一定會因為這個事情讓自己內疚,她尋了一個借口。

「那既然你沒有及時趕到,要不就讓你今天晚上給我做一頓晚餐吧,得拿出你的拿手絕活。」

似乎從結婚以來,這麼長時間,她都還沒有吃過封墨燁做的飯菜。

現在是時候找個正當的理由嘗嘗了。

封墨燁心知肚明,老婆是在給自己找台階下。

他也爽快的答應:「好,沒有問題,不管老婆想吃什麼,我都能做到。」

「那先掛了,我這邊再處理一點事情,你在那邊好好照顧爺爺,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程苒沒有將事情的經過告知封墨燁,她太清楚,要是讓封墨燁知道,肯定會恨不得把封長冬給活颳了。

可是她也低估了封墨燁對她的關心程度。

兩個人這邊一掛電話,封墨燁的眉眼間泛著冷冽,整個人的氣場都跟剛才完全不同。

「你去查一下,剛才醫院你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要事無巨細。」 風塵走到蘇歷山面前,道:「義父,你看這是什麼?」

說着,風塵自手心間亮出一塊碧玉翡翠的玉牌,其玉牌的外觀,雕刻的非常精細,僅僅是外觀上看,就是一些大家族才有的。

而蘇歷山見到這塊玉牌即是非常熟悉的樣子。

「這是柳家的玉牌。」

柳家,同樣是焱城的大家族之一,與蘇家的產業和地位可謂是不相上下,而且柳家公子也是對蘇家大小姐蘇緣兒情有獨鍾,但是因為蘇緣兒與風塵定下婚約的消息,柳家卻是變得敵視蘇家起來。

近年來蘇家的產業更是興盛,但是城主對蘇家卻是些許的漠視,這也是讓的柳家找准機會暗中聯合一些家族來打壓蘇家,如今男子持有這柳家的令牌,想必就是柳家人派來搗亂的。

「原來是柳家這混蛋,竟然欺負到我蘇家頭上來了。」

說罷,蘇家主的神色徒然有些心火上頭的感覺。

「義父,如今您剛剛驅除心火,望你不要因此憤怒,否則很容易讓的體內的心火再次侵蝕。」

風塵關心道。

「我明白,不過柳家這次卻是有些過分了,不給他們點打擊,怕是以為我蘇家好惹。」

儘管蘇家仍有能力抗衡柳家,但是這被人欺負到頭上,蘇歷山作為蘇家主,自然不能允許蘇家的名聲有一絲的損傷。

而且加上蘇緣兒的天賦異稟,被星雲學院收為弟子,也是令的許多家族的嫉妒,儘管蘇家能撐的了一時,但是若是其他家族合併起來打壓蘇家,那到時候可是不堪設想。

「好了,塵兒,剩下的我來解決吧,儘管你打死了那人,但是你繼續留在這裏怕是會招人,所以先回去吧,剩下的交給為父解決。」

風塵點點頭,然後便是閃過眾人,隨即便是消失在了眾人的目光之中。

僅僅是剛剛從蘇家主的話語中,風塵便是聽出,蘇家的趨勢現如今並不安穩,雖然一個蘇家的打壓暫時能夠抵抗,但是不保證其他的家族日後不會合起伙來。

若是想要東山再起,在這焱城重振光輝,那就只有拉攏上級,也就是這焱城的城主。

幾天後的城主宴,便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但是在這前提上,實力才是最基礎的,就算是一個城主宴,風塵作為蘇家乃至焱城重臭名昭著的混小子,想要僅憑一副成熟的態度可是無法讓人佩服。

而且到時候赴宴,難免會有一些家族藉此打壓蘇家,而風塵作為一個男人,若是靠着蘇緣兒那星雲學院的名聲猥瑣,那恐是無臉見人了。

因此,僅僅是幾天的時間,風塵也必須儘快的提升實力,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力量建立在一切事物之上。

想要最快限度的提升實力,僅僅兩天的時間,想要再度提升境界實力想來是不可能了,但是實力的強大並不只是依靠着境界,功法秘籍,相比起來同樣重要。

而風塵的實力儘管比起一般的同境界強大,但是卻也只能憑藉着豐富的戰鬥經驗和精準的攻擊手法佔上風,而且通過今天的一戰,風塵也能完全感受到當時挑戰二長老的時候他並沒有發揮全力,因為被風塵瘋狂的壓制,所以爆發不出全部的實力,所以才落敗。

要知道匯靈境和浴體境的差距,相當於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上一樣,一個修鍊的是肉體,而另一個卻已經能夠修鍊精神力量,差距可謂是極大。

而起風塵是蘇家的少爺,自然不可能當着蘇家主的面子全力出手,否則會被人說欺負小輩,而二長老卻也萬萬沒有想到,他的一絲懈怠,卻是讓風塵將他擊敗。

但這也僅限於二長老的留手,但若是化作其他人,恐怕風塵絕不會跨越境界擊敗。

這一點,風塵也是深深地感悟到了。

當即風塵屈指一彈,一個食指大小的小玉瓶出現在手中,從玉瓶中抖出一個翠綠色如同小藥丸一般大小丹藥,隨即便是服下。

這是當日在煉藥閣購置的二品丹藥,促氣丹,服用后能夠讓身體進入一個全身心集中且促進的狀態,能夠大大縮短功法的領悟,但是也僅限於一些簡單不需要偷入身心去參悟的功法。

雖然只是二品丹藥,但是對於風塵來說已經足夠。

以風塵現如今的境界和實力,萬花蒼穹訣中的功法,還根本無法參悟,而是風塵曾經的強大功法,身為葯聖,身負的功法自然也是高級。

而且前世的他已經修鍊過,並不需要再次去參悟其理。

「是時候用功法提升實力了。」

說罷,風塵便是坐下來,丹藥充分的吸收,此時的風塵漸漸地進入到一個全神的狀態,這個時候的他,不論是學習功法還是提升實力,都是最具效果的。

冥瞳術,作為風塵的最基礎功法之一,主要修鍊部位是眼睛瞳孔,等級為玄級中端功法。

而功法的等級從低到高一次分為黃級,玄級,地級,天級,道級,聖級,而等級之下更是被分為低端,中端,高端。

雖然冥瞳術只是玄級,但是此法卻是極為稀有,當年只因得到此法,卻是讓的幾個大帝級別的人物大打出手,可見其珍貴程度,可謂是世界上獨一無二。

修的此法,便是能夠獲得看破世間迷霧乃至一切蹊蹺,在冥瞳之下,不論是一切的偽裝,或是一切的懸疑,便是能一眼看破。

冥瞳術的修鍊,雖然並不難,但是就僅僅是一個玄級的功法,想要提升其等級卻是極難,冥瞳術的能力是根據人的精神力去一步步的進階,可以說,只有到達的匯靈境才能漸漸發揮其真正功效。

而風塵現如今只有浴體境,也只能擁有看破他人境界,在戰鬥中一眼看破敵人弱點的功效。

盤坐在地上的風塵,直接的身體沒有強大的玄氣反應,冥瞳術的修鍊,是依靠精神力作為基礎。

冥瞳術所需要的精神力基礎很低,而且修鍊此法不會有任何的反噬。

只見眼前的風塵一動不動,微閉的雙眸微顫,眼角邊隱約間能夠看見一絲青色的漣漪,如同煙霧一般朝着兩邊散去。

其間於風塵媚眼處,也漸漸地泛起一道青色的彎弧,彷彿眼中充滿了及其刺眼的青色光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