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李白策馬奔騰,一身的白色裙衣,在馬鞍上左右的晃動,伴隨着聲音的遊盪,直接傳遍了整片戰場。

李白,帶領着李恪最信任的秘密訓練的軍隊,養兵千日用兵一時,現在不就是使用自己士兵的時間,剛好也看看他們的膽魄和力度。

看到李白殺到,而且還是大唐的軍隊,城牆之上一開始自暴自棄的幾千士兵,現在拾起地上的軍刀,開始英勇奮戰,直面強敵。

薛仁貴當然注意到了這個不平凡的人,氣勢超群,完全壓制了自己幾個等級,內心不由的感慨,李恪的手下,還真是卧虎藏龍。

李白帶領的士兵,全部都是訓練有加的步兵,直接衝進范志雄的士兵之中,開始肆無忌憚的屠殺,一把把軍刀兇狠有力,高句麗人想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去抵擋,但是直接被李恪的士兵砍斷,然後一刀砍在了頭上。

鮮血漫天飛揚,伴隨着空中的塵土,形成了一副美麗的畫卷,如果有一個攝像機,李恪絕對會拍下這一段,留作紀念。

范志雄看到眼前的情況,內心早就已經有了果斷和覺悟,深知自己的士兵抵抗不了,因為氣勢上都已經輸了將近一半,那還打個屁,撤退吧。

范志雄想着,直接命令還活着的士兵,跟着自己朝着另外一邊撤退。

看到眼前的情況,薛仁貴第一個不樂意,好不容易馬上就要勝利了,這時候讓范志雄跑了,那不是就前功盡棄了。

「王爺,請允許我帶着城牆上的幾千人馬,殺出去,活捉范志雄。」

薛仁貴看着面前的李恪,表情焦急的解釋道。

「哈哈哈……不用了,只要我想出手,所有的大局都已經被我掌控,這場遊戲我們已經贏了。」

李恪聽見薛仁貴的話,表情堅定的回答道。

李恪現在內心一萬個憤怒,原本自己不想把這些兵暴露的這麼快,目的就是因為怕引起懷疑,但是現在那些不知好歹的高句麗人竟然逼自己這樣做。

既然事情已然成為了定局,那就不要怪李恪心狠手辣了。

就在薛仁貴還在疑惑李恪哪裏來的自信的時候,恍然之間,發現另外一支軍隊,由一個彪頭大漢領兵,朝着范志雄準備逃跑的路線殺了過來。

「王爺,俺程咬金來也。」

程咬金騎着悍馬,高高的舉起手中的砍刀,朝着城牆上的李恪高聲的喊道。

現在就不是前後夾擊這麼簡單了,現在是包餃子,直接把最後的口都給縫上了,范志雄那是一個苦悶啊!

范志雄現在鬱悶,兩支部隊,到底是哪裏來的這麼大的底氣,雖然人手不多,但是氣勢竟然這麼強烈。

氣勢輸了,那人再多也只是臭魚爛蝦,湊數罷了,沒有一炷香的時間,城下范志雄的軍隊直接被李白和程咬金屠殺殆盡,一時間,血紅色染遍了整個戰場。

「我們贏了。」

此時此刻,李恪站在城牆之上,神情平靜語氣異常堅定的說出了這句話。

薛仁貴看着這個年僅九歲的孩子,竟然有如此的雄心壯志,面對這種局面,和這種壓迫的勝利,表情竟然沒有一絲絲的喜悅,他心裏的崇拜之意冉冉升起,甚至一時間,真的想加入他那支秘密軍隊。

那浩瀚的氣勢,完全就是經過了千錘百打的戰鬥,才能鍛鍊出來的士兵,但是薛仁貴沒有想到的是,那些士兵其實都是第一次戰鬥,至於為什麼這麼有底氣,恐怕只能問李白了吧。

「現在城牆之上所有士兵,只要是還活着的,你們儘管搜刮錢財,按照我們之前的約定,安全帶到幽州的,就可以拿走一半。」

李恪看着身後的傷病殘將,語氣高昂的喊出了這句話。

聽見李恪的這句話,之前都看不起這場戰鬥的士兵,所有人都默默的點了點頭,認為自己確實跟對了人,李恪這種將軍,才是大唐的楷模,將軍之中的典範。 頓時落下一個紅色而曖昧的唇印!

快得沈虞臣都來不及反應!

這還沒完,這吻接連落在沈虞臣的下顎,脖頸,還有喉結。

全是口紅印。

最後,顏所棲一口咬在他的唇上,頓時,粉色的唇立馬充血,變得極其紅潤誘人。

一看,就惹人遐想。

顏所棲彷彿在欣賞自己的作品,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要的就是激戰一夜的效果,又野又欲,帥哥,跟我到外面辦事。」

沈虞臣被驚到了。

在外面的走廊,來一發?

她的手勾上門把往下一壓,門開了!

顏所棲成功把綠帽子送到了顧舟面前。哦不,頭上。

三人相見,氣氛很緊張。

此刻沈虞臣一件浴袍敞開,春光乍泄成了美人。

顏所棲渾身雖然也零零亂亂,但關鍵部位完好無損,活像嫖客。

顧舟只打算訛顏所棲出來聽他解釋,因為他太了解對方,她就是戀愛腦,說點甜蜜的話就信了,一心一意撲在他身上,絕對不會劈腿。

但當她真把男人送到他跟前,顧舟震驚無比,他怒目瞪眼,說話打結:「你……你居然真的背着我偷人!」

顏初撩了撩頭髮,笑得風情萬種:「亂講,我明明是當着面的。」

顧舟氣得愣了足足有五秒,轉而猛地冷笑,拿出手機就要搞證據,但極致的怒火讓他忽略了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直到對方開口:「你在幹什麼?」

顧舟想也沒想,就說:「老子在捉姦!媽的小白臉敢搶我女朋友!去死!」

沈虞臣眼底一沉,低頭看散開的浴袍,裏面未著寸縷,顯然是被人故意散開的。一頭狡猾的小狐狸,他沈虞臣居然徹頭徹尾被耍了一圈。

女人不着急收拾,沈虞臣決定先把男人給收拾了。

長手一伸,準確無誤地扣住顧舟拿着手機的手腕。

暴怒中的顧舟一把甩開,居然沒成功!

對方的五指跟鐵箍似的,看着秀氣修長,但蓄著的力氣大得嚇人!

這個男人的氣勢驚人!

兩個男人對峙,顧舟這張令無數少女尖叫的好臉擱在對方面前,頓時被襯得什麼都不是,就像上不得枱面的玩意兒,哈巴狗似的。

這是顏所棲趁亂逃走的最後一個印象。

哦,對了,顧舟還低了對方大半個腦袋,氣質也被襯得跟個奴才一樣,又挫又丑的矮冬瓜去死吧!

沈虞臣的目光從女人消失的背影折回,毫無波瀾地看着顧舟,他手一用力,顧舟的手吃痛,拽著的手機脫落掉在地上。

這一次,顧舟才正式的瞧了綠帽子一眼。

當看清男人的眼時,顧舟的臉部肌肉驟然一僵,心「咯噔」一聲,接着背脊一寒,腿也發虛!

。 轉眼就是晚上十點半,

原本比較平靜的喜劇吧忽然因為一道帖子變得熱鬧了起來。

「秦導又上熱搜了!」

「上熱搜?因為啥?」

「好像是秦導和之前吃過飯的美女法官再次逛街了,這次好像還有美女法官的媽媽。」

「啥意思?見家長?上次秦導和他的那些哥們去吃燒烤的時候還單身狗,怎麼…..」

「誰知道!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就一個字,「快」,談的快,分的快,複合的也快。說不定秦導又和美女法官和好了!」

「也有可能!」

「喂喂喂!諸位,貌似這條熱搜的重點不是秦導的戀情吧?」

「不是秦導的戀情?」

有吧友不解。

熱搜的標題都是秦川疑似見女方家長,難道還有什麼疑問?

「當然不是!而是秦導這次上熱搜的時機!」

「時機?」

「十二月十二號,他和輝揚影業合作的那部靈異片就要上映,並且是正面硬杠《超能戰隊2》!」

「這……秦導的熱搜是為了這個?」

「不然呢?」

「可之前《家有兒女》上星的時候也沒見秦導…….」

「那是因為《家有兒女》是他的強項,根本不用擔心質量和收視率的問題,但這部靈異片就不一樣了…..」

「你是說,秦導心虛了?需要熱度?」

「沒錯!」

「這……難道這次秦導的靈異片真的要撲?本來還想着到時候去看看的。」

「我也是!」

…………

與此同時,鑼鼓巷,

秦川和師夢雪等並不知道這次隨隨便便的逛街已經上了熱搜並且引起了喜劇吧一些吧友的猜測,

抬手看了看時間,也到了回家的時候。

「小秦,你住哪裏,我們順路嗎?順路的一起打車回?」

師夢雪媽媽問道。

今天晚上她逛得那真叫一個仔細,幾乎是一家進另一家店出,不是真要買東西,就是想給這兩年輕人多創造創造聊天的機會。

「額….我就住附近,阿姨,你們住哪裏?我先將你們送回去!」

秦川當即說道。

一路上他們聊了很多墨竹縣的事情,恍然間有種回到老家的感覺,甚至還聊到自己老爸在秧歌隊的一些事,簡直不要太可樂。

這种放松狀態已經很久都沒有過了。

「你住附近?這邊租房子應該挺貴吧!」

師夢雪媽媽一愣,

顯然,她沒想到秦川就住在附近。

之前碰到還以為秦川和他們一樣,都是來這邊逛悠的。

「額……」

秦川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想了想,點頭道,

「是不便宜!」

「川,小雪那邊的房子倒不是太貴,要不讓小學給你幫幫忙?現在的年輕人掙點錢不容易,後面還要買房子,多攢些錢有好處。而且租到那邊后和小雪也能相互照應…..對了,你現在的單位在什麼地方?」

師夢雪媽媽又找了一個新話題。

「額,王姨…..在北四環!」

「北四環,那就是,單位在北四環你住在這裏多不方便?對了,小雪,名陽區法院是不是也在北面?」

「媽,我們單位在北三環。」

「北三環?那更好!川,你王姨的想法怎麼樣?搬過去吧。」

「王姨….我…..這邊….其實….」

秦川忍不住撓頭。

這突然出現的關心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話說自己練自己爸媽暫時不打算告訴四合院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告訴她們。

「媽,秦川人家在這邊住的挺好……秦川現在很出名,在這邊租一套大房子還是完全能負擔的起的。」

一旁,

師夢雪忍不住撫了撫額頭。

自己的老媽真的是。

在她想來,雖然秦川出名但畢竟是文工團的職工,那些項目的大部分收入都應該是進入到了文工團的賬戶,只有小部分給了秦川。

《唐伯虎》分賬的事情像師夢雪這種外行人並不清楚。

「小孩子知道什麼?這裏是熱鬧但不方便,而且錢掙得多也要省著花。這樣,我回頭給你爸說說,讓他也合計合計!燕城這種地方合租是最省錢的,他前幾天打電話說要來燕城…….」

「王姨……」

「小川,你王姨是過來人……聽王姨的,准沒錯!」

不由得,秦川和師夢雪再次對望。

尤其是秦川,怎麼感覺事情好像越來越複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