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紅眼睛的大帥是自己人,如果是敵人,我可不敢想像如何來面對這個恐怖的敵人。 ”一個士兵說道。

這一次,我是真正用實力向他們證明了自己,證明了我並非是空有其表,並非是軟弱無能,也並非是因着冷陌的關係才站了大帥的位置。

成爲大帥,我也有這個實力。

此時,山頭楊殘月的支援到了,還埋伏在山的冥王士兵也被一舉殲滅,身後冷陌率領的大軍逼近,冥王士兵在看到冷陌的時候,最後一點殘存的戰意也沒了。

“是至尊王!”

“竟然是至尊王帶隊!”

“我們投降……”

殘餘的士兵紛紛扔下兵器選擇投降,開玩笑,至尊王君臨,他們算再有百倍的兵力,也敵不過。

冷陌騎着赤炎狼獸來:“小東西,很厲害啊。”

我讓紅紅重新回到了自己身體裏,走到冷陌面前,收起斬屍劍:“沒有冥王洛柔的大帥。”

冷陌點點頭:“恐怕只是洛柔的嘍囉。”

楊殘月的部隊佔領了山頭,煜堯城的部隊代替我的下屬,將冥王剩餘士兵集到了一起,再加我,已經是三員大帥坐鎮了。

在山的那端遺漏了幾個冥王殘兵,見到這種陣勢,折身逃。

我偏頭問冷陌:“要追嗎?”

此時,那幾個士兵已經跑很遠,快要逃出蛇形山了。

冷陌眯了眯眼睛,對身旁煜堯城道:“抓回來。”

“是,王。”

煜堯城朝冷陌躬了躬身,下一瞬,嘴邊勾起一抹怪異的笑容,雙手撐開在空,拳頭一握,朝着空氣狠狠捶了一拳,空氣竟然裂開了!

“這是什麼能力?”我是第一次見到。

空氣竟然被他這一拳頭捶成四分五裂的樣子,然後快速擴散,似乎整個空氣都被他打裂了,逃在前面的那幾個士兵身前空氣裂開,他們一瞬間被震飛了,出去,跟着空氣裂痕的弧度倒飛了出來,倒在前方士兵馬前,煜堯城的士兵立馬截下了他們。

冷陌淡淡道:“本王可不能讓你們把消息泄露給洛柔。”

此時埋伏在蛇形山的士兵已經全部被抓到。

我對煜堯城的能力挺感興趣的,問他:“你的這是什麼能力?”

“我的能力是震碎空間。”煜堯城回答着,看我的眼神已經變了:“不得不承認,你很強,之前是我們心高氣傲太以貌取人,我正式向你道歉。”

“是啊是啊大帥,我們也要向您道歉!”後方軍隊的幾個士兵也圍來說:“剛纔您的戰鬥我們在後方看的一清二楚,本來我們是要進行支援的,但王說您一人足夠了,果然是一人足夠了,您的實力,強大的簡直超乎想像!”

楊殘月也過來,拍着我肩膀:“小童瞳,你真不是一般的厲害,我和煜堯城在後面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沒想到你還有翅膀這樣的本事!嘖嘖,太厲害了!我的紅戰袍讓你來穿,果然與你和搭很合適啊!”

被這一誇,我還是有些害羞的,摸摸鼻子,笑笑:“謝謝。”

宋天痕剛好走回來,往我旁邊一屁股坐下:“好累啊。”

煜堯城也向宋天痕道歉了,關於說宋家,說他的事,那些士兵更是把之前對於宋天痕是宋家人的身份完全摒棄了,熱絡的圍在宋天痕身邊與他聊天,被宋天痕救下的士兵更是對他感激不盡。

蛇形山一戰,讓煜堯城,楊殘月,以及在場所有士兵都認可了我和宋天痕。

這都得歸功於冷陌,如果他不讓我和宋天痕去前線反而把我和宋天痕保護在身後,這反而會讓士兵不信服我兩,我和宋天痕以後的處境也不會如現在這般了。

冷陌到俘虜處,望着這些蹲在正的冥王士兵。

我從旁邊過來問冷陌:“要收歸己用嗎?”

冷陌勾了下脣角,脣邊一抹殘忍:“不,全部殺了。”

“爲什麼?他們都投降了,而且也是逼不得已的,爲何不放過他們?”我有些不解。

冷陌不一直都在收服降兵嗎,怎麼對這些兵要斬盡殺絕?

“小東西,洛柔的士兵,與本王的一樣。”

我沒懂:“什麼意思?”

被包圍在正的俘虜一聽冷陌要殺他們,其一個一臉絕意的望向冷陌,說了句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至尊王果然不愧是至尊王。”

話完,那些俘虜全部咬舌自盡了。

冷陌轉向我說:“這些士兵對洛柔同樣是死忠,不會輕易成爲本王的人,與其收歸他們要冒着被背叛的風險,不如在這裏全部殺掉。”

我現在終於懂了那些士兵所說的話了,至尊王不愧是至尊王,他們心打的那些鬼主意,至尊王統統都知道。

左情右愛 “剛纔我遇到個將領,他說洛柔將他們的家人都抓住了,逼着他們戰鬥,是真的嗎?”

“或許真,或許假,洛柔同樣會給士兵開出優厚條件,指不定殺了你,他們從也會受到利益。”

原來是這樣,我瞭解了。

“辛苦了。”冷陌手掌按我腦袋。

我仰着臉看他:“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戰爭,第一次殺那麼多人,第一次看到那麼血腥的場面,第一次親身體會到什麼叫做戰爭,情緒真的很複雜,現在我也說不出什麼感覺,真怕以後人殺多了,對於殺人再沒了感情,殺人如麻了可怎麼辦?”

“不會。”冷陌說,無篤定的語氣。

“爲什麼?你不怕我殺人以後性格大變嗎?我聽說很多人都這樣,不是嗎?”

“你不會。”他還是說。

“爲什麼那麼確定?”我問他。

“因爲,有我在你身邊。”他說。

我怔住。

而後笑起來。

說的也是,有冷陌在我身邊,他不會讓我變成殺人機器,而我,也不會變成沒有感情的人。

因爲還要愛他,因爲還有很多珍貴的朋友在身邊。

“蛇形山成功只是第一步,更險峻的還在後面,不要鬆懈。”冷陌收回手掌。

婚內纏綿 “我會的,接下來的雷城,我們應該會遇到夜冥了吧。”我跟着他望向遠處:“如果遇到了……該怎麼辦?”

而這個問,冷陌久久未答。 對於夜冥的事,我和冷陌都沒有再談論了。

目前形勢來說,我們確實沒有什麼其他的良策。

蛇形山是一條交通要道,離開的時候冷陌命令煜堯城率領手下部隊駐守在這裏,宋子清在城內即將派出援軍,後續糧草部隊也會從這裏通過,煜堯城的軍隊要防止冥王派出小分隊來攻擊糧草部隊。

煜堯城根據冷陌的部署進行了新一輪安排,山頭,山腳,士兵挖開山體藏在其,地也設置了障礙,這都爲了防止冥王部隊從其他地方進行突襲。

從蛇形山出去,是一片叢林,叢林再往外,便是葉寒地圖的那個小點,也是他們此行的目的地,雷城。

冷陌命令大軍停留在山林裏休整,圍繞在林的一片大湖邊。

士兵找地方休息,放哨的去了山林周圍,湖水很清澈,我在湖邊坐下,捲了褲腳,脫下靴子,將雙腿放進湖水,水底有小石子,踩着涼涼的水,讓人頓時放鬆了下來。

冷陌靠在後面樹幹,旁邊是楊殘月大帥攤開地圖向他說着什麼,我仰起頭望向天空,冥界是沒有太陽的,白天只是一片紅色的天,夜晚便是黑夜的天,沒有星星,我已經好久沒回人界,好久沒看到陽光,好久沒看到星星了。

想到剛纔戰場的點滴,不知不覺,我現在對殺一個敵人,已然不如曾經那會兒,會手抖,會猶豫了,剛纔蛇形山屍橫遍野,大半是死在我的劍下,這樣的我,是過去的我連做夢都不可能夢見的。

從來沒想過有這麼一天,我也會身穿戰袍鎧甲,立在士兵人羣,殺人如麻。

我拿出斬屍劍,將劍放進湖水,洗去劍身染的血。

“大帥!小心身前!”

湖邊的士兵忽然對我大喊,幾個士兵已經拔出了劍,唐奕更是望着我前面那個龐然大物,瞳孔收縮:“童瞳大帥!”

我擡眸起來。

從湖衝出一條巨大的身全是斑痕的蛇,激起狂浪水花,這條蛇身形粗壯,露出尖銳的牙齒,那牙齒全是冒着滋滋的毒素,朝着我腦袋咬了下來。

“是巨型斑蛇!深海的怪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其一個士兵驚呼道,見我依舊弓着身在洗劍沒動作,頓時衝我大叫:“大帥!快離開啊!”

我還是沒動,甚至連冷陌都依舊靠在樹幹,楊殘月也只是回頭望向我。

我眼皮都沒擡,巨型斑蛇逼近,牙齒在我頭頂,嘴裏流出的口水都快要滴到我頭了,眨眼間,巨型斑蛇從頭顱處斷成了兩半,腦袋一歪,從我身邊墜落,轟隆一聲,激起無數水花。

湖邊的士兵使勁揉眼睛,一個推了下另一個:“你,你剛纔看清楚發生什麼了嗎?”

另外一個士兵搖頭,再推一個,依舊搖頭。

他們連我是怎麼拔劍,如何揮劍,如何出招的都沒有看清楚,而巨型斑蛇已經死了。

我從湖水出來,甩了甩腳的水珠,穿靴子,勉強用士兵遞給自己的擦劍布把斬屍劍擦了一遍,湖水都被染紅了,沒法洗劍了。

士兵圍繞來:“大帥,你的劍技竟然那麼快!”

“大帥,能教我們嗎?”

唐輕和唐奕也走過來,唐輕望着我:“大帥,你真的太強了,如果你用全力跟我們打,恐怕連半招我們都擋不下來。”

唐奕附和道:“我大帥,謝謝你不計前嫌,不僅沒有計較我們對您的輕敵,反而還處處維護保護我們,我一定會誓死追隨你!”

我笑笑,抓抓腦袋。

紅鎧甲的士兵紛紛在我身邊說着,其一個士兵提議道:“其他大帥的部隊都有稱號,咱們也想一個吧,大帥,你覺得如何。”

我被士兵圍繞在間,有些尷尬:“我也不知道叫什麼,你們看着起吧。”

“要不叫紅髮軍團吧。”一人說。

“太難聽!”唐奕擺擺手,熟悉之後,這些士兵其實都是很好相處的直爽之人:“叫紅瞳軍團吧。”

“太難聽了。”

“紅眼睛軍團?”

“不行!跟紅眼睛兔子似的,一點都不霸氣。”

宋天痕這小孩聽到大家在七嘴八舌的討論起名字的事,便也從另一邊跑過來加入了:“不如叫血瞳軍團吧,又好聽又霸氣又滲人。”

血瞳軍團……

這都什麼名字啊,聽着讓人毛骨悚然的。

可士兵竟然一致同意通過了:這個好聽!血瞳,大帥,把我們軍團的特點全部突出出來了!叫這個吧,大帥!”

冥界士兵的省美果然和我們正常人的不同。

不過他們高興好,我對這些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要求,揚起笑臉:“好,那叫這個吧,從今往後,你們是血瞳軍團的士兵了。”

“血瞳軍團萬歲!”不知道誰喊了句,大家便跟着小聲的歡呼起來,畢竟現在他們身在敵營,不適宜引起太大沖動。

我的軍隊在歡呼,把楊殘月的部隊都拉扯了進去,身在戰場,但是士兵卻能從作樂,可以看得出,這些士兵跟隨着至尊王冷陌,都很快樂。

我不禁佩服冷陌的個人魅力。

正想着冷陌,冷陌在不遠處喚我:“小東西,過來。”

我在衆士兵的起鬨聲裏,扒開人羣走了出去。

冷陌靠在一棵樹下,微微遠離湖邊熱鬧的隊伍,在旁邊沒有護衛,顯得有點清冷。

我走到他面前:“你的士兵看去很喜歡你啊,你怎麼不過去呢?”

冷陌揚揚眉,示意讓我坐到他身邊,他擡手把我摟進懷裏:“我是王,自然要有王的威嚴和距離。”

Boss欺上身:強行相愛90天 說的也是啊,他是王,如果和士兵太過於親近的話士兵又不會聽他調派,如果和士兵太過於疏遠士兵又不會爲他賣命,他與士兵必須得保持在間的某一點。

“當王,還真是累啊。”我靠在他胸膛,望向天空。

如果可以,我倒更願意與他閒雲散鶴,過自由自在的日子。

“你討厭這樣的生活嗎?”冷陌問我。 討厭這樣的生活嗎?

“說討厭也不叫做討厭吧,只是不喜歡。 ”我如實回答冷陌,我想應該沒有誰會喜歡這樣征戰沙場不斷殺人的日子的吧?

誰都想過和平的日子,只不過和平……人民把和平的希望放在了冷陌身,爲了和平,冷陌必須去戰爭,必須殺人,必須征戰四方。

“ 不過只要大家齊心協力,這樣的日子,也沒有差到哪裏去。”我又說。

冷陌看看我,又把視線移開:“我突然很生氣。”

“啊?”我懵了。

“生氣你變得越來越吸引人,喜歡你的人也並不差,只要一天不結婚我,我現在一天放心不下來,只想把你牢牢禁錮在身邊,不想讓你離開我哪怕一分一秒。”

我先是一怔,而後笑起來:“我爲什麼要離開你?”

冷陌面色卻很凝重:“或許,雷城一戰之後,我們要分開一段時間了。”

分開……

“你是說去找夜冥的心魂?”我大概猜到了些。

冷陌闔首:“讓其他人去找我不放心,骷髏島是個充滿靈異鬼怪的地方,如果我親自去……這邊戰爭又……現在我還沒想好。”

“讓我去吧。”我說。

“不行。”冷陌拒絕:“我不保護在你身邊,我不放心。”

“我又不是溫室裏的花朵,沒那麼嬌氣,而且我現在也變強大了,你也看到了,不是嗎?大不了叫宋子清和魑魅與我一起去好了。”

“不行!”這次冷陌語調提的更高了:“你休想和他們有單獨相處的機會!”

“冷陌你想多了吧。”我無語死了:“你都想到哪裏去了,我是說讓他們一起去找心魂,又沒什麼其他特殊的意思,你那麼激動做什麼。”

“這件事之後再議!”冷陌發了脾氣,不再理我了。

我又好笑又無奈,靠樹幹:“要討論這件事的是你,不想談這件事的也是你,還莫名其妙發脾氣,真是的。”

冷陌把臉別到另外一邊。

“冷陌,你特別像個小孩子,再板着臉會更老的,本來老了,我們之間相差的可不是三幾歲的代溝,而是幾十歲啊,這代溝,都可以挖到銀河系去了。” 總裁老公求放過 我開玩笑道。

冷陌不高興了,冷眼瞪我:“你嫌棄我老是不是?你認爲魑魅和宋子清年輕是不是?!”

噗,我實在沒忍住笑開了,眉眼彎彎的:“對,我嫌你老,特別嫌。”

冷陌先是看着我一呆,而後才氣急敗壞的奪過了我的脣:“死女人你欠收拾!”

我哈哈的笑,一邊笑一邊推他,他把我整個按在懷裏,握住我捂着自己的手,放在嘴邊細細的吻,我有點癢,把手縮了回去,他趁機湊來,吻又落在我脣。

“還有好多士兵在啊!”我含含糊糊的咬着他的脣唸到。

“怕什麼,本王親本王的女人,他們有意見麼。”冷陌帶着一股酸味。

“冷陌,你一點也不像王!哪個王有你那麼愛撒嬌愛吃醋愛生氣的啊,小氣鬼!”

我都沒說魑魅和宋子清什麼,他吃醋生氣,,又不對自己表明心態,真是個彆扭的男人。

“我沒有不爽。”他放開我的脣,捧着我的臉一下親我眼睛,一下親我鼻子,一下又咬着我耳垂摩挲。

愛情九五折 我翻了個白眼,他是在不爽,還要口是心非的:“冷陌你狗啊!我臉都是你口水了!”

“不夠,我想在你渾身都留下我的味道。”

“我不要,噁心死我了!”

“死女人你又嫌棄我。”他又小心眼了,懲罰似的堵了我的脣。

我被他如火如荼的吻着,心在想,這個男人之前對自己已經霸道不講理了,和他發生關係後,他更加變本加厲,佔有慾強的完全拿他沒有半點辦法了。

不過還好這個男人是懂得剋制的王,也只是吻了吻我,並沒做多餘動作,等他意猶未盡放開我的時候,我已經氣喘吁吁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