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老老實實的找個地方坐下看著吧。

可是屁股還沒挨著凳子,就被一聲凄厲的尖叫嚇了一跳。

是早就窩氣在心的陸朝暖。

「許醉凝!」

許醉凝轉過頭,就看到了一臉猙獰的陸朝暖。

她今天是真的氣壞了,沒想到宋修逸真的會來參加她的生日宴,高興的表情都還沒有做足一秒。

宋修逸就為了維護許醉凝做到了打架的地步。

她從沒見過宋修逸因為哪個人的事情費心費力,許醉凝是他的第一次例外。

想到這裡,她真想直接掐死許醉凝算了,但是許醉怡卻適時的輕輕拉了她一把。

「朝暖,小不忍則亂大謀,別忘了計劃呀。」

陸朝暖這才回過神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醉凝,看男孩子打架有什麼意思,不如我們一起玩捉迷藏呀?」

許醉凝看著陸朝暖,她剛剛糾結的表情重新凝聚起來。

這個陸朝暖在演戲方面真的是沒有天賦,說這話的時候咬牙切齒的。

玩遊戲,還是想直接要她命啊,好笑。

但是直接說破還是怪沒意思的,所以她假裝傻乎乎的繼續接話。

「怎麼玩兒呀?」

「你也知道,整個卓靜山都是我家的,我們一起開車進山裡,你們藏好了我就來找你們!」

許醉凝快要笑死了,她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那麼大的一座山,一個人進去了還能找得到,那她可真是個小天才。

許醉凝心裡其實很清楚,如果她去了山裡,根本就不會有人來找她。

無非就是想把她丟在山裡,把她嚇掉半條命而已吧?

但也就是對付一般的姑娘,可她許醉凝是誰。

更何況她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想去見識見識山上的草藥,正中下懷啊。

她原本也不想去看兩個男生打架,這樣更好。

於是她配合著瞪大了眼睛,聲音聽著也帶著瑟瑟發抖的意味。

「你們真的會來找我嗎?我會害怕的。」

陸朝暖裝做很好心的安慰:「我們馬上就會找到你的,如果你實在害怕的話,也可以打電話給我,我會讓人去接你。」

許醉凝驚疑的看著陸朝暖,半晌才猶豫著咬咬牙答應下來。

「那你們一定要來哦。」

陸朝暖得意的笑了,說許醉凝聰明簡直就是笑話,這種鬼話都信,明明就還是那個不知天高的傻子!

女生們答應,簇擁著陸朝暖上了車,很快就開到了一處靜謐的樹林。

「醉凝,你先下去吧,其他人換個地方就下去,我們馬上就會來找你。」

說著也不聽她的回答就把許醉凝推搡下車,然後急匆匆的關門絕塵而去。

安靜的夜裡女生們的笑鬧傳出去很遠。

許醉凝勾唇,掏出手機撥打了陸朝暖給她留下的號碼。

打不通,許醉凝挑眉,意料之中。

號碼錯了一位兩位,還是壓根沒開機呢?

反正明天她回去了,陸朝暖說記錯了也好,玩的太嗨沒電關機了也好,總是能開脫得掉的。

還真是幼稚的計劃。

她不在意的聳聳肩,掏出手電筒,還有一個簡易的小背包。

她剛剛就看過了,名不虛傳,山上的草藥不僅很多,品質也都不錯。

最起碼比抱朴堂的好多了。

她一定要多采點回去,反正她有葯魂石,裡面放多少藥材都可以。

更何況她最近草藥種植的也不是很順利,一個個蔫頭耷腦的也讓她心疼了好一陣。

此刻終於有機會進入這片私人領域,她不把這方圓一里的草藥采禿她就不姓許。

沒走兩步就又看到了稀有品質的藥材,還是一大片,許醉凝嘖嘖。

這卓靜山放在陸家手裡也太暴殄天物了,這種遊戲她以後還想來玩,也不知道陸朝暖還有沒有興趣。

隨著空間內的草藥越堆越多,許醉凝不僅感慨,陸朝暖好人一生平安啊!

這時候靜謐的樹林里突然傳來了一陣擦擦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壓到了草叢疾馳而來。

聽著這種熟悉的聲音,許醉凝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許醉凝打了個寒顫,在林間採藥時常會遇見這種生物。

蛇! 這一路上,宋端武嚴重警告一下楊柏,雲麒麟根本不是楊柏能夠抗衡的。宋端武知道那個徽章代表什麼,也知道在炎黃組大會,楊柏要面對什麼。

可是宋端武希望楊柏了解,甚至最後的關頭,主動放棄,這才是明智的選擇,年輕一代,無人能夠擊敗雲麒麟。

「玉天璣是雲麒麟的小弟?」馬上就要下高速了,楊柏卻聽到這樣的消息,玉家的背後,居然是古族雲家的勢力。

「你以為呢,真正的雲家,全國各地掌控好多勢力。雲家隱藏的太深,除了特殊的人能夠知道雲家,之外的人都沒有資格知道。」

「楊柏,我說了這麼多,你的心裡有數,同為炎黃組隊長,我們跟人家沒法比。」宋端武搖了搖頭,拍了拍楊柏的肩膀。

淺淺玉手,宋端武的雙手都猶如女子一樣,正好楊柏正在高速口繳費,收費人員看著宋端武的眉毛,暗中害羞掃了一眼楊柏。

「他是男的!」楊柏真想解釋一下,可是剛要說出口,又咽了回來。

「你能不能跟我保持距離,朋友歸朋友!」楊柏瞪了宋端武一眼,這麼久了,也知道宋端武是外冷內熱,對自己人,那是相當的熟絡,對外面的人卻是冷若冰霜。按照楊柏的分析,這絕對是最悶騒的存在。

「切,這裡也沒有你那些女人。」宋端武也有點好笑,楊柏身邊美女不少,宋端武也看的眼花繚亂。

「你說什麼?周家選擇了雲麒麟!」很快,楊柏還是把消息,告訴了宋端武,關於自己和周芷燕的事情。

「呵呵,你想多了。」宋端武聽到這個消息,臉色也沉了下去,居然是慢慢搖著頭。

「什麼我想多了,換成你是我,你該如何?」就算楊柏不主動招惹雲麒麟,可雲麒麟已經對周芷燕出手,楊柏怎麼能夠不出手。

「周家有什麼這個選擇雲麒麟?你應該說雲家給了周家一個機會,而這個機會,不是唯一的。」

宋端武揚天長嘆,楊柏一個急剎車,差點把宋端武撞向車門。此時的楊柏雙眸已經凝重起來,目光犀利無比。

「你什麼意思?」

「你有病,不能夠慢點,你說我什麼意思,你也是修真者,你覺得修真者一輩子就選擇一個女人?什麼周家選擇雲麒麟,我告訴你,雲麒麟每年都會選擇女人。聖子妃,雲麒麟是崑崙的聖子之選,擁有選擇聖子妃的權利。」

「什麼?」楊柏終於明白了,雲麒麟不是要娶周芷燕,而是讓周家獻出女人,明面是娶,對於雲麒麟來說,周芷燕只是一件禮物。

「全國各地的世家,如果能夠得到雲家的賞識,或者是雲麒麟,那就一飛衝天。當初的玉家,就是有一個女人被雲麒麟選中,進入昆崙山,再也沒出來。」

宋端武有點後悔,楊柏的殺氣太狂暴了,整個奧迪車彷彿冰凍一樣。宋端武體內的血煞之氣,好像都要被這股殺氣激發。

「我知道了!」將近十多分鐘,楊柏才恢復冷靜。此時的楊柏並沒有多說什麼,一腳油門朝著朝鳳谷而去。

這一路上,楊柏都相當的沉默,年底京城一行,是必須的,無論雲麒麟多麼絕世天驕,楊柏也要面對。

宋端武也不說話了,氣血在沸騰,混沌之功在運轉,抵禦血煞之氣。宋端武的目光相當的哀怨,不過也感受到楊柏內心的複雜,宋端武也放棄了。畢竟在宋端武看來,任何人面對雲麒麟,都會退縮。

朝鳳谷,郎家,郎家莊園大門已經打開,郎正等人都在等待楊柏。如今的楊柏,對於郎家,絕對是最大的靠山。

「師弟,你終於過來了。」老祖郎嘯雲已經正式成為先天武者,好像年輕幾十歲,跟郎正站一起,好像親兄弟一樣。

「師兄,血凝丹你們煉製完畢了嗎?」楊柏沖著郎嘯雲抱了抱拳,簡單介紹一下宋端武。郎家跟武當山畢竟有關係,也曾經聽說過內門天驕宋端武,頓時大吃一驚。

「拜見,宋隊長!」郎嘯雲趕緊領著眾人拜了下去,嚇得宋端武一跳,這可是楊柏的師哥家族,就楊柏這個二愣子脾氣,尤其剛才爆發那麼恐怖殺氣,宋端武只是酷酷的晃了晃手。

「小祖,他是男的?」郎青義這個公子哥,看到宋端武那一刻,都要迷醉了,要不是聽到宋端武的聲音,郎青義都要追求。

「廢話!」楊柏瞪了郎青義一眼,郎正等人趕緊領著宋端武進入莊園當中。郎正已經準備血凝丹,郎家已經準備密室,只要宋端武每隔一個小時服用一枚,連續十二枚,明天這個時候,宋端武就會徹底消除血煞之氣。

宋端武進入密室,大堂之內,郎嘯雲和楊柏坐在上手,郎正領著郎清風和郎青義兩人,也都正襟危坐。

楊柏的心思不在這裡,依舊想著雲麒麟的事情,好半天,整個大堂寂靜無比。

「師弟,你有什麼心事?」郎嘯雲臉色一沉,本來有話跟楊柏說,可是看著楊柏這個樣子,還是關心問一下。

「下個月,我要去京城,生態園那邊,幫我照顧一下。」楊柏輕聲說著,畢竟要去京城處理一些事情。

「啊?」郎嘯雲就是一愣,郎正等人也都互相看了看,望著楊柏苦笑無比。

「師弟,我們也要去京城。」郎嘯雲的話,楊柏也是一愣,這才看向眾人。郎嘯雲望著楊柏,趕緊解釋道。

「師弟,當初我被師傅安排逼出京城,原來古醫這一脈。可你也看到了,在你的保護下,郎家已經發展起來了,慢慢恢復一品世家的勢力。」

郎嘯雲說的沒錯,依靠楊柏這個修真者,郎家發展迅速,就憑著靈米的銷售,郎家拓展無數的人脈,早就已經超過三品世家。

「你們要返回京城?」楊柏還以為郎家要搬回京城,可是郎正卻沉聲說道:「師叔,不是這個意思,我們不想返回京城。只是要想成為古醫一品世家,我們必須得到古醫協會的認可,而且我們要在古醫大會,得到一些人的支持。如果能夠得到一屆醫王的稱號,那就更好了。」

「古醫大會?」楊柏更是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最近的事情怎麼這麼多,京城要召開古醫大會。

全國各地的古醫世家,每年都會齊聚京城。這些古醫匯聚在一起,除了探討古方和病情,也在研究新的方子和疾病,古醫大會得到華國的支持,從古醫當中而出的人,那可都是古醫的精華。

古醫大會,這一年的古醫大會,是古醫秦家舉辦。郎家離開京城這麼多年,要想晉陞一品世家,就要參加古醫大會。

郎家已經很多年沒有參加古醫大會了,或許已經有很多人忘記古醫郎家。

「師弟,其實我還想讓你陪老夫去,畢竟有你在身邊,這屆的醫王都沒跑。」郎嘯雲好笑的看著楊柏,楊柏正好下個月去京城。

「好吧,一起來吧。」楊柏拍了拍腦門,京城炎黃組大會,周家之宴,加上這個古醫大會,楊柏這趟京城的事情太多了。

「太好了,有師弟在,我們一定成為一品世家!」郎正等人已經開始興奮起來,能夠成為一品世家,那可是郎家的榮耀。

楊柏的金瞳看向密室,密室當中的宋端武已經盤膝修鍊,一道道煞氣破體而出,消融在靈水當中。

靈水是楊柏準備的,用靈霧稀釋而成。這一晚,楊柏也要留在郎家。可就在楊柏返回房間的時候,郎青義偷偷摸摸的走了進來。

「楊柏,你可來了,你要不來,我還準備去找你呢。」

「郎少爺,我現在可沒心情陪你玩,事情太忙了。」楊柏揚天長嘆,郎青義要玩只能夠讓李剛烈等人陪著,楊柏是沒功夫。

「什麼玩?我是告訴你關於石靈兒的消息。」郎青義的話,楊柏就是一愣,不知道石靈兒又出了什麼事。

「石家前陣子來省城了,就住在郊外智慧城那邊。據說石家請來一個玄修,石靈兒要修鍊。」

「什麼跟什麼?」楊柏頓時就愣住了,石家請來一個修真者,石靈兒要修真?這樣的消息,楊柏的確不知道。

「楊柏,別怪我沒提醒你,人家石靈兒對你不錯,一直等待你。我可聽說,石家這次花費很大的代價,傾全家之資,請來這個強者。今晚上,就是石靈兒的拜師宴,你難道不想去看看?」

「你確定是玄修?不是騙子?」楊柏瞳孔一縮,石靈兒到底要拜的什麼師傅,如果想要修真,楊柏手中還有《玉女心經》。

「我上哪知道,我讓紅衣衛打聽,聽說這個老道很囂張的,不是善茬,可是石家請神容易,送神難,已經花費那麼大的代價,只能夠受著。」

郎青義也是好心,畢竟跟石靈兒是朋友,不想看到石靈兒受委屈。

「走,我們去石家,我倒要看看,哪裡的玄修,有什麼資格當靈兒的師傅。」楊柏本來心情就不好,要說心中沒有石靈兒吧,那是不可能的。兩人經歷一些事情,楊柏當然能夠感受到石靈兒的感情。

「哈哈,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有辦法。」郎青義是無恐天下不亂,反正楊柏戰力無雙,郎青義明顯要看好戲。 省城,智慧城高檔小區。這裡已經是石家投資的房產,十二座高樓林立,遠處就是省城萬水河畔。

石家依託楊柏,這一年發展很快。尤其最近半年,誰不知道D市有楊大師。而且隨著楊柏的實力越強,石家已經徹底問鼎D市。

小區的聯排別墅當中,依舊燈火通明,別墅前方是新世界會所,石家在這裡平時招待一些省城貴賓。

今日會所不對外營業,會所上下,全部都被石家重新布置。

紅毯從金色的大門而出,一路延伸到會所之外的馬路之上。每隔三米,就有專業的侍應生恭敬站立,目不斜視。

侍應生三十六男,三十六女,這是石家貴客特意交代的。男女都不得超過二十,屬豬、龍、羊必須迴避。

大廳當中,石浩然有點舉棋不定,手中拿著的茶壺都在顫抖。石家其他人並沒有出現在大廳,這一次來到省城,完全是石浩然拉著石靈兒過來。

石靈兒一身白衣,乾淨利落無比,秀麗的容顏,看著四周的布置,相當的不滿。

「爺爺,他的要求太多了,我們根本無法達到,你為什麼?」石靈兒臉頰有些清瘦了,平時工作繁重,這些天石靈兒的心中一直都是陰雲。

「為了你,靈兒,爺爺知道你看上楊大師。」石浩然長嘆一聲,D市和省城,誰不知道楊大師。石浩然也更明白,孫女石靈兒這麼痛苦,那就是因為喜歡上楊柏。

「爺爺!」石靈兒頓時低下頭來,滿臉的痛苦。石靈兒無法爭辯,石浩然都能夠看出石靈兒的想法,石靈兒還能夠說什麼。

「人中之龍,老夫這麼多年,依舊無法看懂現在的楊大師。」石浩然長嘆一聲,石家因為楊柏而崛起,也因為楊柏承受一些磨難,可總體來說,石家的聲望和實力漸漸提升,已經徹底綁在楊柏的勢力當中。

何況,石家還有石靈兒,石靈兒是石家的希望,石浩然當然能夠知道,石靈兒跟楊柏一些事情。

「靈兒,爺爺知道你痛苦什麼,楊柏這樣的強者,身邊的女子太多了,我們無法用世俗的目光來看待楊大師。」

「以前,我們是武者,可是如今的楊柏,還是武者嗎?」石浩然不懂修真的事情,只是隱約間從跟郎嘯雲的聊天當中,發現一絲線索。

「他不是武者?異能者?」石靈兒依舊低著頭,眼眸閃爍無比,其實石靈兒這段時間,一直都在想楊柏,可是楊柏太忙了,甚至生態園旅遊公司成立之後,石靈兒發現楊柏身邊的女人更多了。

「靈兒,你如今就要踏上先天,你可是石家唯一的先天武者。以後石家的未來,都依靠你。這一次,爺爺動用所有的關係,終於請到一名玄修,只要你能夠拜入此人的門下,你就會拉短你跟楊柏的距離,未來你會成為他世界中的人,以後你就能夠陪在楊柏的身邊。」

「爺爺,你說的是真的嗎?」這幾天,石靈兒也在糾結,只是石浩然找的人,脾氣太怪了,甚至要求也太多,石家已經拿出很多的資源,可依舊無法徹底打動此人。

「靈兒,你懂什麼?這世上暗中隱藏許多勢力,我聽說,這些人都跟神仙一樣,那天你也看到了,憑空火焰而出,一個眼神,就讓你我無力,這簡直就是神人。」

「玄修?他說的是修真!」石靈兒慢慢抬起頭來,前幾天看到那個玄修之人,道骨仙風,的確相當的震撼。

「只是,他的要求,爺爺,我不想。」石靈兒又一次糾結起來,此人所要的太多了,就每年從石家獲得資源,那可是相當於石家一半的資金,石家根本無法供奉起此人。

「只要你能夠踏上玄修,整個石家搭上去也無妨。只要有你,石家也能夠重新崛起,你記住了,未來你跟楊柏的未來,爺爺跟石家能夠堅持下來。」

「爺爺!」石靈兒無法說話了,而就在此時,會所的前方,一輛勞斯萊斯幻影,慢慢的出現。

銀色的車身,在夜色當中,留下優美的匹練。而此時石浩然相當的肅然,今天是拜師宴,是專門為貴客準備的。

「紅塵門,你未來的師傅來了,靈兒,這一次,你一定要把握住機會。」石浩然趕緊囑咐一下,而此時勞斯萊斯幻影,已經停在紅毯之上。

石浩然趕緊來到車門之胖,恭敬的打開車門,朗聲說道:「徐老,老夫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一切都按照你的吩咐來的。」

石浩然出現在這個車門,石靈兒卻躬身出現在另一邊。車中,傳來淡淡的聲音,聲音飄渺無比,彷彿穿透整個會所。

「你們石家出來這麼多代價,本尊也得認真對待。這一次,不光本尊來了,本尊也特意請來靈寶道的天心長老而來!」

白色的道袍,上面都是蘇繡的雲紋,相當的精緻,內連升的布鞋,一塵不染。車內走出的老道,將近一米八,白髮鶴顏,出塵之氣鋪面而來。

老者的雙眸猶如閃電一樣,隨手之間,一股仙風而出,腳底彷彿升騰雲霧,那真是一片仙人之貌。

就光憑老者這樣的容貌,猶如神話呂洞賓一樣。石浩然看的更加激動,趕緊沖著石靈兒吩咐道:「靈兒,趕緊迎貴客,靈寶道的長老。」

石浩然不懂八山六道,不過此時的紅塵門的徐長興老道,卻笑眯眯看著石靈兒。

「靈兒,為師這一次,可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天心長老,必須你親自來迎。」徐長興沖著石靈兒點了點頭。

「請,天心長老!」石靈兒早就渾身發涼,車內散發一股強大的氣息,石靈兒體內剛剛覺醒的先天之氣,都要凍結。

「徐長興,沒有想到,在這裡,你能夠發現一名弟子。」漠視一切的聲音,從車中而出,一個身穿黑色馬褂的男子,慢慢走了下來。

四十多歲的樣子,中等身材,鷹鉤鼻子,雙眸也是陰鷲無比,只是望著石靈兒,一道神光而出。

石靈兒就感覺身上任何東西,彷彿都被審視,那種不自然,那種被人操控一起的感覺,石靈兒都要絕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