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另一個人,則是使出了真正的黃階戰技,此戰技一出,那恐怖的威懾力,直接從葉天的背後散發開來,讓他脊背冒汗!

“四面受敵,而且腹背皆有強敵,看來這次不好對付!”

葉天精神高度集中,雖然面對着巨大的壓力,但十分冷靜。那兩個高等戰技,他是可以承受的,但那黃階下品戰技長刀貫天,以及挑星、蓋月、滅日的三連招,則是他無法承受的,必須要躲過去!

所以第一時間,葉天就毫不猶豫的飛身而起,躍向了身體左側。這一側要面臨的攻擊,是普通高等戰技——碎滅長河的攻擊!

碎滅長河,由長刀施展,能夠將真氣化作刀氣,形成一片星光一般的氣流!作爲普通高等戰技,這一招也有着不錯的威力。

而葉天,竟然絲毫沒有采取抵抗措施,直接用自己的左臂,迎向了那一片星光!

“哼,敢小看我,受死!”

那施展碎滅長河的武者,冷哼一聲,用出了全力去施展這一招。

而葉天的左臂,在觸到那些星光一般的真氣時,瞬間就被刺穿,破碎的千瘡百孔!

劇烈的疼痛,侵襲着他的神經,他的整條左臂,算是廢掉了! 劇烈的疼痛,侵襲着葉天的神經,也讓他的整條左臂幾乎廢掉。但饒是付出了一條手臂的代價,葉天還是沒有完全就躲過另外三人的夾擊。尤其是那一前一後兩大攻擊,只是稍稍被錯開了而已,依舊可以吞沒他的右半邊身子!

一個是三連招,挑星、蓋月、滅日!另一個是黃階下品戰技,長刀貫天!

這樣的攻擊,足以將葉天的半邊身體,都完全轟碎,就算葉天有生命之草護體,但若是半邊身子都沒了的話,恐怕也難以活命。

只見葉天在半空中,一邊承受着左臂的疼痛,一邊強行扭轉身體。他向着自己右側,一刀劈出——霸刀訣!

霸道的力量,襲向身體右側,剛好與另一名武者的破滅斬,對撞在一起。

霸刀訣乃是普通高等戰技,而那破滅斬,同樣如此。兩刀相撞之下,幾乎是勢均力敵,不過由於葉天的刀本身具有恐怖的重量,所以佔到了不小的優勢。

這一擊,將對方震飛出去,同時葉天也沒有控制自己的身體,而是任由那反震的力道,將自己也向後震退。藉着這股震退的力量,他又施展了身法戰技無影步,儘可能的向後退去!

如此,在一瞬之間,葉天便退出去了好幾米。而這瞬息之間退出去的幾米距離,恰恰成了葉天的救命之匙。那一前一後兩大攻擊,總算被他成功躲了過去!

“呼,還真是險啊,我倒要感謝那個施展破滅斬的傢伙,要不是他的力量夠大,我還真躲不過去。”

葉天藉着勢頭,在地上翻滾了兩下,站住了身形。不過他不敢有片刻的停息,因爲此時他的位置,正處在先前攻擊他左側的人身旁。那個傢伙見他沒死,已經再度攻上來了。

“一個人攻擊我,真是找死!”

葉天冷喝一聲,右手揮着黑色重刀,迎了上去。

霸刀訣,三連斬!

一連三刀,幾乎是在瞬間就揮了出去。這三刀,就像是用錘子砸木樁一般,砸在了對方的頭頂,對方雖然用刀擋着,但根本承受不了這巨大的力量!

三刀過後,對方的腿已經被砸進地面半截,只剩下膝蓋以上的部分在上面。而在這巨大的力道之下,對方早已經口吐鮮血,失去了戰鬥力。

葉天喘着粗氣,左臂上一片血肉模糊,已經沒有手臂的形狀了。看他這樣子,整條左臂顯然已經廢了,根本無法恢復。

“哼,這樣都被你躲過去了,你小子真是走運!不過你已經廢掉了一條胳膊,怎麼可能是我們三個的對手?勸你趕緊投降,還可以饒你一命!”

“我的字典裏,沒有投降兩個字。更何況對付你們三個,我用一條手臂,就已經足夠了。”

葉天輕描淡寫的說着,嘴角竟然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看到他這笑容,對方三人,心中有些膽怯——這傢伙,難道還有什麼底牌嗎?

只見葉天,不退反進,向着對面等三人主動衝了過去,而對面三人都沒動,警惕的注意着葉天的動作。

“去!”

葉天突然一聲暴喝,右臂抖了出去。


與此同時,十多個暗紅色的光點,也飛了出去,如流光一般射向了對面的三人!這十多個暗紅色的光點,正是葉天昨晚製作的取火符!

取火符一被甩出,就立刻開始釋放出恐怖的力量,暗紅色的火焰,從符籙中呼嘯而出,迅速蔓延。

這每一張取火符,都有媲美力武境九重武者一擊的力量,十多張取火符同時釋放,其力量可想而知有多麼恐怖!

“小心!”

“快逃!”

三人驚慌的大叫着,四散而逃。可是他們逃跑的速度,哪裏比得上火焰蔓延的速度?

取火符在離開葉天的手後,迅速的爆炸開來,形成了蔓延的火焰。一瞬間,三人的身上都沾染了火焰,而且取火符雖然不是攻擊性的符籙,但還是有一定爆炸力的,那爆炸的力量,波及到三人身上,直接將他們炸飛出去!

伴隨着三人的慘叫,以及一團滔天的火焰,整個演武場隨即陷入了安靜。

絕對的寂靜!

所有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看着那一片火海,以及那火海之後,靜靜站着的少年。此時這少年,渾身是血,左臂上血肉模糊,處於重傷狀態。可就是這樣一個重傷的少年,卻依舊能夠以一敵三,擊敗三個力武境九重武者。

他一個人,幾乎是打敗了一個小組的人!

良久,演武場上的寂靜才被打破,所有人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立刻從安靜變爲騷動。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那一片火焰,還有那些個引爆火焰的光點,到底是什麼東西?”

“葉天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逆天了啊! 羅軍丁涵林倩倩宋妍兒 ,卻都敗了!”

“放屁,他怎麼可能是力武境八重,他肯定是隱藏了實力,實際的境界,估計已經超過真武境了吧。”

……

衆說紛紜,所有人都在猜測着葉天的實力,以及他最後同時擊敗三個對手的那些暗紅色光點,到底是什麼東西。

對於符籙,大家普遍還是很陌生的,根本就沒有接觸過這種高端的東西。

符籙的價值極爲驚人,就算是最低級的符籙,也是一般人家難以承受的,從最基本的取火符,就蘊含着力武境九重武者一擊的威力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來。如此厲害的東西,肯定不會便宜!

所以衆人雖然看到了葉天甩出來的光點,但也都沒有想到那會是符籙,只當是葉天用了什麼祕法,發出的厲害攻擊。

對於葉天,現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充滿了驚訝,尊敬,甚至是恐懼!

強者,永遠都能得到尊敬,這纔是神武大陸的規則。

此時的葉天,氣喘吁吁的站在那裏,身形搖晃。鮮血不斷從他的左臂上,滴落下來,沾溼了地面。他整個人,就如一片單薄的樹葉,彷彿風一吹就會倒下。

可以看得出,此時的葉天十分虛弱,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沒有多少戰鬥力了。

可是那剩下的幾個第七組的組員,卻都沒有動,沒有人還有膽量,敢繼續挑戰葉天。

誰知道這傢伙,還會不會有其他底牌?他今天給大家的驚訝,已經太多了!

而那三個被取火符炸飛的傢伙,此時都已經狼狽的滾倒在地,渾身焦黑,口中進的氣多,出的氣少,就算是能夠活命,也至少得養傷一陣子了。

“還有人想要跟我打嗎?”

葉天掃視四周,目光落在了剩餘的第七組組員身上。

剩下的幾個人,面面相覷了片刻,紛紛搖頭,而後全都圍了過來:“我等見過領隊,從今以後,願聽從葉領隊吩咐!”

“都散了吧!”

葉天隨意的揮了揮手,心中也是一鬆。今日的事情,總算過去了,還莫名其妙的弄了個領隊來當,勉強算是意外收穫。說起來,也多虧自己昨夜沒有偷懶,製作了這些取火符,沒想到今天就用到了。

至於左臂的傷勢,雖然看起來嚴重,但葉天並不擔心,有生命之草武魂的幫助,像這樣的傷勢,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

這時,鳳凰快步走了過來,小心的扶住了葉天。 女總裁的透視高手 ,滿是心疼的目光。

“公子,你怎麼樣?你的手臂傷成了這樣,該怎麼辦啊!”鳳凰焦急的說着,聲音中已經帶着哭腔了。

葉天隨手摸了摸鳳凰的秀髮,笑道:“哈哈,這算什麼,一點小傷而已。放心,我很快就會恢復過來的。”

聽到葉天說自己很快就會恢復,鳳凰才放心了一點,她接着說道:“公子,以後不要這樣了好不好,看到你受這麼重的傷,我會心疼的,下一次這樣的情況,還是讓我來出手吧。”

葉天搖搖頭:“我是男人,男人就應該戰鬥,哪能總讓女人來保護?放心吧,我很快就會變強,到時候還是我保護你。”

對於葉天的話,鳳凰從來都不會反對,只能乖巧的點點頭,同時心中有一股暖意升起。葉天說會保護她,這讓鳳凰感到甜蜜。

兩人說話之際,葉瀟瀟和葉進,也都從各自的小組中走了出來,來到葉天身邊。

葉瀟瀟對於葉天的傷勢,倒是不怎麼擔心,畢竟之前葉天受過的傷,可比這嚴重多了,不也都恢復過來了。現在的葉天在她眼裏,幾乎是不死的存在,根本不用擔心。她開口說道:“葉天哥哥,你現在是領隊了,要不我們兩個,以後也到你小組裏來吧?”

葉進也附和道:“是啊天哥,咱們要是在一個組,以後不也方便些麼?”

葉天想了想,說道:“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們留在自己組中。畢竟如果一直跟着我,你們很難自己得到鍛鍊,這對你們日後的變強,並沒有好處。相反,在其他組裏,你們不斷接受挑戰與競爭,反倒能夠更快的變強。”

“嗯,我們明白了,那我們就留在自己組裏,接受挑戰與鍛鍊!”

葉天滿意的點點頭,而後四人一起,離開演武場,向住處的方向走去。雖然葉天現在是領隊了,但他的根本身份依舊是記名弟子,住處還是和大家在一起。

看到葉天一行人離開,演武場上的其他人,甚至包括那些其他組的組長,實力高強的高級弟子們,也都沒有說話,更是沒有人阻攔。

我的神魔世界 ,一道深邃的目光,向葉天等人的背後射來。這個人,正是這裏唯一的執事,張松濤。

原本,張松濤已經離開了,消失在了衆人視線裏,可不知什麼時候,他又反了回來,並躲在了人羣之中。對於剛剛葉天的表現,他全都看在眼裏。

“原本返回來,是想看看那個蒙面小丫頭的情況,沒想到,卻看到了這小子上演一出鬧劇,成了第七組的領隊。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小子最後使出來的,應該是一種符籙吧,能夠一下子用出十多張符籙,這小子還真是有錢的很!”

“哼哼,不知道這個小子,還有那蒙面小丫頭,到底是什麼來頭,他們的身上,似乎有不少祕密呢……”

張松濤躲在角落中,嘴角帶着古怪的笑容,低聲喃喃道。 葉天、鳳凰、葉進和葉瀟瀟四人離開了演武場,向住處走去。剛剛葉天經歷的那一戰,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尤其是左臂的傷勢,就算有生命之草武魂的幫助,恐怕也要十天半個月才能恢復。

不一會兒,四人就回到了竹屋前。

“葉天哥哥,這段時間你就在房中休息吧,先把傷養好最重要。”葉瀟瀟說道。

葉天點了點頭:“嗯,我也是這樣想的。本來還想着身份玉牌發下來後,去接點任務好賺取貢獻點呢,現在看來還要等一等才行了。”

“貢獻點的事情不急,我和葉進先去接任務,到時候換了貢獻點,你需要的話跟我們要就可以了呀。”

葉天一笑,對於葉瀟瀟的話,沒有做什麼迴應。不過心中卻是在苦笑:自己所需要的貢獻點數,又豈是瀟瀟和葉進能夠賺來的?自己要兌換的東西很多,包括高等級戰刀、蘊靈類的丹藥等等,每一種都是價值極高的存在,需要大量的貢獻點才行。

所以葉天如果接任務的話,也會去接一些比較難的任務,那樣賺取貢獻點比較快。

四人說話之際,一個大高個兒,風風火火的從遠處跑來,氣喘吁吁的,正是李巖。

“怎麼了石頭哥,那麼急着過來?”看到李巖,大家都很親切,這是他們來到千刀門後,除了甄馨之外最友好的一個人了。

李巖摸了摸腦袋,說道:“哦,我剛剛聽說,葉天在演武場上與人發生了戰鬥,而且受了重傷,所以就去了趟百寶閣,兌換了一些療傷藥過來。”

說着,他取出了一個玉瓶,遞向葉天:“吶,葉天你拿着吧,這種藥對外傷和筋骨的恢復都很有幫助,應該能幫你早點痊癒。”

葉天頓了頓,仔細的看了看那玉瓶,發現這是一種比較高等的藥物,應該是比較貴重的。自己與李巖認識不久,也算不上有什麼交情,而李巖能夠二話不說,拿這樣的丹藥給自己,這份情意算是很重的了。

而且葉天知道,李巖在千刀門一年了,也就存下四十多貢獻點,恐怕這一瓶藥,又要花去他不少貢獻點。

良久,葉天才將藥瓶接了過來:“那就多謝了,石頭。感謝的話我也不會說,不過這份情,我葉天記下了。”

葉天的話,並沒有多麼慷慨激昂,但十分真摯。

石頭撓撓頭笑道:“嘿嘿,一點藥而已,有什麼情不情的。好了,你還是早點休息,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着,李巖轉身就要離開,不過突然又想起了什麼,回過頭來,皺着眉頭說道:“對了葉天,我還聽說在演武場上,高級弟子李青篤死在了你手上?”

“算是吧。”葉天沒有否認,事實上李青篤是死在鳳凰手中,不過與死在自己手中,也沒太大差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