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等她把話說完,上官娜娜早就那些那件連衣裙直接進了試衣間。

從試衣間出來的上官娜娜,大放光彩,渾身散發著公主高貴的氣質。

很明顯,她在試衣間里補妝了。

照了照鏡子,上官娜娜的嘴角處不自覺的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似乎對鏡子里的自己很是滿意。

「以諾姐,怎麼樣?」上官娜娜美美的轉了轉身。

「嗯,很適合你。」趙以諾笑了笑。

「服務員,把這個給我抱起來,還有這個,這個,對了,那個,那個也要!」上官娜娜指著旁邊的幾套連衣裙。

網游之西游道圣 瞬間,趙以諾愣了。這個女人是瘋了么?

她買這麼多衣服做什麼?

「以諾姐,走,我們去看鞋子。」說著,上官娜娜直接拉著趙以諾走進一家名牌鞋店。

看到專柜上的價格,趙以諾不自覺的張大了嘴巴。

這裡邊的一雙鞋子,價格都快趕上一個普通白領兩個月的工資了。

「服務員,幫我拿左邊的那雙鞋子,我試試。」上官娜娜大聲喊道。

上官娜娜是她們的老顧客,自然服務員少不了熱情,一邊去幫她拿著鞋子,一邊誇她有眼光。

「上官小姐,您看,這雙鞋子真的很適合你呢,很襯你的膚色,又高貴,還優雅……」服務員笑著誇張的讚美她。

此時的上官娜娜似乎很是滿意服務員的誇讚,直接甩了甩手,示意包起來。

「服務員,還有這雙鞋子,那排的高跟鞋,我全要了!」上官娜娜大手一揮,服務員立即行動起來。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上官娜娜,有些不可思議。

難道這就是她發泄的方法?

這也太奢侈了吧?這一下子,幾萬塊錢兒,應該沒了吧?不,應該是幾十萬都沒了。

「娜娜,你買這麼多,穿的過來么?」趙以諾緊緊地抓著女人的胳膊,提醒道。

不穿也要買!

上官娜娜玩味的笑了笑。

她要把沈珏給她的卡刷爆!

「怕什麼,反正花的又不是我的錢兒!」上官娜娜輕輕拍了拍趙以諾的肩膀。

難道是……

瞬間,趙以諾明白了。

那就隨便吧,男人賺的錢兒,不就是給女人花的嘛!

辦公室里,沈珏正翻閱著文件。

突然,手機的簡訊鈴聲一陣接著一陣。

沈珏好奇,到底是什麼業務這麼無聊總是給他發簡訊,可是當他看到簡訊的時候,他驚呆了。 看著手機上的一條條消費簡訊,沈珏的嘴角處勾起一抹危險。

這個女人,就是這麼淘氣,每次一生氣就想刷爆他的卡。不過,他倒是很樂意上官娜娜花他的錢兒。

「咚!」

凌辰突然推開辦公室里的門,氣喘吁吁的出現在沈珏面前。

「怎麼了?」沈珏擔心的看著面前的凌辰。

凌辰一向做事情都很冷靜淡定,這次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慌張,連門都沒有敲就直接闖了進來,這可不像是他的風格。

「哎,沈珏,你今天都做什麼了?」凌辰趕忙問道。

沈珏狐疑的看著凌辰,有些不明所以。

他什麼時候關心起自己每天都做什麼了?

「我今天就是在這裡上班啊,看文件啊。」沈珏聳了聳肩,淡淡的回答。

僅此而已?不是吧?

凌辰緩緩走到沈珏面前,死死地盯著他,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樣。

「哎哎哎,有話就說,你這是什麼表情?」沈珏撇了他一眼。

「好,那我就直說了啊,那個上官娜娜說什麼你有別人了,不要她了,還說你找了其他的女人。」凌辰低聲說道。

這個上官娜娜,她什麼時候看見了?

瞬間,沈珏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昨天晚上她夜不歸宿,還不接聽他的電話,他還沒找她算賬呢,現在倒好,倒打一耙!

女人真是一種不可理喻的生物!

「你覺得呢?」沈珏看著面前的凌辰。

「我覺得不可能啊,你怎麼可能會?」凌辰故意說道。

男人這種生物,還真說不準,尤其是自己心愛的女人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

凌辰盯著沈珏,觀察著他臉上的表情。

沈珏的反應告訴凌辰,他並沒有,這其中,肯定會有什麼誤會。

「行了,別鬧了,我很忙,還得看文件。」沈珏擺了擺手。

「好,那我先走了。」凌辰笑了笑。

「哎,你等一下。」沈珏突然叫住了凌辰。

又怎麼了?凌辰轉過身子,狐疑的看著不遠處的男人。

「那個,你告訴上官娜娜,卡要是不夠她刷的,就給我打電話,我再給她幾張。」說著,沈珏又扔給他兩張卡。

凌辰一下子像是被雷給劈了一樣,愣在原地。

這樣的男人,到哪裡找去!

軍少住隔壁:丫頭,晚安 卡,隨便刷!上官娜娜這個臭女人,還不知道好好珍惜!

「沈總,我也想刷你的卡。」凌辰故作撒嬌的說道。

「去你的,趕緊忙你的去吧。」沈珏直接拒絕著。

真是一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凌辰直接離去。

不過,他倒是有個主意。

「喂,趙以諾,你們現在在哪兒?」凌辰低聲問道。

「在商場。」趙以諾的聲音,有氣無力。

「哦,這樣啊,你把地址發來,我過去找你們。」

「你來幹嘛?」趙以諾謹慎的問道。

「還能幹嘛,沈珏怕上官娜娜手裡的卡不夠用,讓我再給你們送去兩張。」凌辰回答。

趙以諾突然待在原地,身體像是僵硬了似的,一動也不動。

「哎,以諾姐,你幹嘛吶,快點兒!」上官娜娜催促著。

「啊?哦。」趙以諾立馬掛了電話,給凌辰發了條簡訊。

「以諾姐,你是不是有事兒啊?」上官娜娜不捨得看著面前的女人。

好不容易和趙以諾一起逛個街,她當然很興奮。

「沒有,一會兒凌辰過來。」趙以諾低聲說道。

「他來幹嘛?」上官娜娜沒好氣的問道。

凌辰是沈珏的兄弟,自然上官娜娜也對他瞬間沒有了好印象。

「額,來幫你提包啊。」趙以諾輕輕拍了拍上官娜娜的肩膀。

上官娜娜看著面前的不少包包,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很快,凌辰出現在兩個女人面前。

「哎,凌辰,你幫我那些東西。」上官娜娜故意說道。

凌辰不滿的看著上官娜娜,撇了撇嘴。

一來就讓他拎包拿東西,這女人也太現實了吧?

那兩張卡還想不想要了?

「咳,那個,我來之前呢,沈珏給我兩張卡,說是隨便刷,任意耍。」凌辰故意說道。

這句話,可被上官娜娜給聽到了。

「凌辰辛苦了啊,你先休息休息。」上官娜娜笑道。

凌辰偷偷笑了一會兒。果然,還是錢兒重要。

不多會兒,上官娜娜又跑到凌辰面前,一副乖巧討好的模樣。

「凌辰啊,我的卡刷爆了,你那兩張卡,給我唄。」上官娜娜輕聲說道。

呦呵,現在想起他了,不讓他拎包了?

「哎,上官娜娜,你說,我給你帶來兩張卡,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凌辰故意說道。

這個臭男人,又在想什麼?

上官娜娜隱忍心中的情緒,裝作花痴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當然了,凌辰,你想要什麼,隨便買,姐給你刷卡!」上官娜娜大聲說道。

這個凌辰,不就是想圖點兒便宜么?那就讓他刷,讓他買!到時候要是兩張卡也被刷爆了,就直接來讓他承擔責任。

這最好不過了。

「好,這可是你說的啊,走,刷卡去!」凌辰直接跑進奢侈品店。

「老闆,我要這個,還有這個。」

「對,那個我也要!」

面前的兩個人,像瘋了似的買買買,刷刷刷,趙以諾都開始懷疑,到底是凌辰陪上官娜娜逛街,還是上官娜娜在陪凌辰逛街,而且,凌辰刷沈珏的卡,好像真的是輕鬆無壓力!

「哎,那個,別太過分了。」趙以諾提醒著,指了指後邊的大包小包。

「哎呀趙以諾,你要是羨慕就找你們家顧忘啊,沒事兒,沈珏有的是錢兒,是吧,娜娜?」凌辰輕輕拍了拍上官娜娜的肩膀。

「是是是,沒事兒,以諾姐,他不差這點兒錢兒。」說著,又和凌辰去刷卡了。

趙以諾突然很想逃離他們的世界。

其實顧忘也給了趙以諾不少卡,只是趙以諾不覺得自己有缺過什麼,所以很少消費。

「以諾姐,你在哪兒呢,快來啊!」上官娜娜大聲喊著。

「趙以諾,快,來給我拎包!」凌辰喊著。

趙以諾突然有種想掐死凌辰的衝動,這個臭男人,他竟然指使自己幹活!「趙以諾,你快點兒啊,磨嘰什麼?」 逛了一天的街,終於結束了。此時的趙以諾,上氣不接下氣,而上官娜娜和凌辰,則是一副很開心的模樣。

「叮叮叮……」

趙以諾看了看手機屏幕上的跳動的兩個字,鬆了口氣。

「你怎麼了,怎麼這麼喘?」顧忘擔心的問道。

一天了,沒有這個女人的消息,顧忘突然很想趙以諾。可是他並不知道此時的趙以諾正在經歷著什麼。

如果可以,她寧願選擇這輩子從來沒有遇見過上官娜娜和凌辰。

「我在逛街啊。」趙以諾的聲音有些憔悴,有些疲憊。

這可把顧忘給樂壞了。她終於知道逛街了,終於知道刷他的卡了。

「買了什麼啊,卡夠不夠?」 情聖總裁的緋聞情人 顧忘著急地問道。

「我什麼都沒有買,凈跟著他們倆給他們拎包了。」趙以諾低聲回答。

許久,顧忘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馬上掛掉電話,給凌辰撥了過去。

直死魔瞳 「凌辰,你還是男人么你,你讓一個女人給你拎包,還是我的女人!」顧忘大聲喊道。

心愛的女人伺候別人,他當然自己不爽,即使他們都是好朋友。

被罵的凌辰突然反應過來原來他們的背後還有一個女人。

「啊,那個,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誤,我的失誤。」凌辰趕忙道歉。

顧忘覺得不解氣,又說了幾句,便狠狠地掛掉了電話。

這次是完了,徹底的玩完了,凌辰看著後邊的趙以諾,有些尷尬。

原本他還打算都宰宰那個顧忘,現在好了,惹上事兒了。

「趙小姐,你辛苦了,你休息休息,我來拎包。」凌辰討好的說著。

看著面前的男人突然變得如此好心,趙以諾心生警惕,總覺得這個凌辰不懷好意。他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要求她啊?趙以諾狐疑的看著凌辰。

「那個,大小姐,我和你商量件事兒唄。」凌辰故意推了推女人的胳膊。

「什麼事兒?」趙以諾撇了他一眼。

「一會兒你回家的時候,和顧忘解釋解釋,我們沒有虐待你啊對不,你看我買了這麼多東西,裡邊還有你們家顧忘的份兒。」凌辰不捨得看著前邊的大包小包。

哪裡有什麼顧忘的份兒,他全是給自己買的,只是他得討好一下顧忘。

趙以諾看了看不遠處的東西,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沒問題。」女人痛快的回答。

免費的禮物,誰不要啊!趙以諾笑了笑。

看來,還是顧忘的電話好使。她早就知道顧忘會給凌辰打電話,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凌辰竟然變得這麼快。

孺子可教也!果然,回到家后,趙以諾沒有向顧忘提起這件事情。

「我看看,怎麼樣了,是不是很累?」顧忘前後左右打量著趙以諾。

張雲的古代生活 「沒事兒,放心吧,就是走的路有點兒多。」趙以諾微微笑了一下。

此時的她,只是感覺很幸福,因為有人疼有人愛。

「傻瓜。」顧忘緊緊地攬著女人的腰部。

而上官娜娜很成功的刷爆了沈珏的三張卡,卻一點兒愧疚感都沒有。

「好了,到家了。」凌辰低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