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暴露了他失去力量的事實?!

代冰若是知道這點,還會好心的帶他升級?絕對是一邊笑的合不攏嘴一邊把他給幹掉。

至於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

拜託,人家忠心是因爲喬羽強大、可以帶他們裝逼帶他們飛。你這會兒都變弱雞了、還能指望人家繼續忠心耿耿?!怕不是要立刻劈腿轉投了代冰的懷抱!

所以喬羽必須瞞着這件事,無法向任何人求助。

這也是喬羽面若死灰的真正原因。

“一定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喬羽喃喃自語着,瘋魔一般在遊戲商城裏翻找着,期望能找到解決他難題的東西。

不多時,喬羽的動作停了下來,目光定格在商城中的一件商品上:

【魔兵傀儡改造包】利用包中工具可將玩家改造成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BT型戰鬥傀儡(完成超過50個主線任務的玩家可以使用)

喬羽沉默着。

他之所以留意到這個東西,是因爲他在某個副本黎見過所謂的“BT型戰鬥傀儡”,還和它打了一架,結果是喬羽落荒而逃。

這種戰鬥傀儡的實力毋庸置疑,只是……“傀儡”這個詞讓喬羽很在意。

傀儡是什麼?

傀儡一詞原指的是提線木偶,後來,用於形容受人操縱、沒有自主權的東西。

BT型戰鬥傀儡有些類似於改造人,那爲什麼不叫“BT型改造人”而非要叫“BT型戰鬥傀儡”呢?

總不能是系統隨便起的名字吧!這些名字一定有其含義吧!

如果成爲戰鬥傀儡之後真的要受什麼人操縱,會是誰呢?那個看不見的遊戲系統?

喬羽不是優柔寡斷的人,他思考了幾分鐘後,便果斷的買下了這個魔兵傀儡改造包。

雖然他很不喜歡受人驅使,但受人驅使總比小命玩完要強得多吧!

只要能活下來,一切皆有可能!暫時的屈辱算得了什麼?!

從一個新手玩家成長爲帝皇級玩家,一路走來,他經歷的屈辱還少嗎?那些給過他屈辱的人,最後不都死在了他的手裏?

一切都會好的!

喬羽打開了改造包,裏面有三樣東西。

一份契約書、一塊指甲蓋大小的三角形黑色水晶薄片,一管藍色的針劑。

喬羽一點兒也沒意外看到一份契約書,或者說賣身契,他點開契約書,仔細的看了起來……

……

黎曉曉並不知道喬羽的慘狀,如果知道的話,他一定會再放幾個大煙花慶祝慶祝。

他正獨自坐在桌前,圍着餐巾、手握刀叉、品嚐着盤子裏的美食——一坨細小的黑色絨毛組成的東東,有點兒像是棉花糖。

沒錯兒,這正是黎曉曉用那根黑色羽毛做成的美食!

黎曉曉問了一圈兒,也沒問出來那個墮落天使的殘魂究竟有什麼用處,最後,本着不能浪費了好東西的原則,黎曉曉就把它給燉了……

品嚐了一口之後,黎曉曉更是覺得自己的決定簡直英明神武!

太特麼好吃了!

絨毛柔軟而順滑,水潤潤的,帶着絲絲涼氣。含在嘴裏,就好像是含住了一片雲朵般,那種觸感,難以言喻!

雖然輕柔,但這絨毛卻不會入口即化,反而有着恰到好處的韌性,Q彈勁道,就像是最頂級的麪點師做出的麪條。

醉花傾顏 只是,這麪條的味道卻濃郁芬芳,而且每嚼一口,味道都會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黎曉曉承認,他這輩子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真不愧是地獄之王。”黎曉曉舔了舔嘴脣,又叉了一口放進嘴裏,一臉銷魂的表情。

再好的東西也有吃完的時候,黎曉曉已經儘量放慢了進食速度,但十分鐘後,這份幹撈魔王還是被他給吃完了。

十分的意猶未盡,恨不得再來百十盤!

但黎曉曉也明白,這次殺死路西法純屬僥倖,爲了殺死他,識海里那坨神祕的能量也被他給用完了,想要再獲得這樣頂級的食材,不知道是多久之後……

叮!

遊戲裏系統信息提示拉回了黎曉曉的注意力。

他打開手機疑惑的看了一眼,“副本結算已經發過了啊,系統怎麼又發信息了?”

打開信息:

“玩家黎曉曉,恭喜你D級資料庫查詢資格。” “玩家黎曉曉,恭喜你D級資料庫查詢資格。”

就這麼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卻讓黎曉曉欣喜若狂!

黎曉曉早就不是一開始那個啥都不知道就知道夏吉巴整的粉嫩新人了,這資料庫查詢資格他也是知曉的。

遊戲裏存在一個資料庫,資料庫裏存儲的東西五花八門,有玩家資料、副本資料、甚至每個副本開放的次數以及每次開放時候的詳細數據——就是說如果你權限夠高,你可以輕易的查到某個時間某個副本進過哪些玩家。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東西,擁有權限的玩家就可以查詢這些資料,資格越高,能查詢的數據就越多,玩家的查詢資格最低爲D級,最高不知道。

順便一說,能獲得D級資料庫查詢資格,就說明玩家已經進入了高手玩家的行列。

據黎曉曉所知,王瀟南也只是D級資格而已,也就是說,他已經和王瀟南是一個層次的玩家了?

黎曉曉美滋滋的想着。

既然拿到了資格,當然是立刻用啦!

黎曉曉打開新出現在登陸房間的資料庫——一個檔案櫃,在查詢框裏輸入了“玩家無面”的字樣,點擊查詢。

“對不起,您沒有查詢該玩家的權限。”系統對黎曉曉說。

這也是意料之中,黎曉曉立刻又輸入“玩家喬羽”點查詢。

“對不起,您沒有查詢該玩家的權限。”系統又對黎曉曉說。

高齡巨星 好吧,帝皇級玩家不能查……

想了一下,黎曉曉輸入“《康斯坦丁》電影世界”點查詢。

“對不起,您沒有查詢該電影世界的權限。”系統又又對黎曉曉說。

黎曉曉:……

無語了一下,黎曉曉又輸入了“玩家慕夏”查詢。

“對不起……”

黎曉曉暴怒,高高舉起手機……不過下一秒想想,爲了和這個破系統置氣砸了自己的手機真是個愚蠢的行爲,還是算了吧……

“破系統啥也查不了!你說你給我這權限有毛線用?!”黎曉曉一邊吐槽着,一邊直接打開資料庫中他權限能看的資料列表,使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快速瀏覽了起來。

畢竟他現在可是擁有亨尼斯牧師的能力,不經常用用豈不是浪費了那本封印之書?!

其實D級資格能查的資料還是蠻多的,雖然這些資料對黎曉曉來說並沒有什麼卵用……

如果沒有這個特殊能力,他才懶得看這些垃圾資料一眼呢!

黎曉曉瀏覽的飛快,十五分鐘之後,他已經瀏覽完了所有的資料,雖然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資料,但黎曉曉還是陷入了沉思。

因爲他發現了一件有點詭譎的事情。

這些資料裏面,包含了很多低級電影世界玩家BOSS戰的資料,並不是影像資料,而是文字資料,就是類似“某某某使用黑虎掏心擊中某某某的胸口,造成多少多少傷害”這樣的東西。

有些玩家被BOSS幹掉了,有些玩家幹掉了BOSS通關了副本。

而這些成功的玩家裏面又分爲兩類,一類是憑實力通關,另一類是憑運氣通關。

憑運氣通關是什麼意思呢?就是黎曉曉殺路西法那樣,都是玩家剛好有一個能剋制BOSS的物品或者技能、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絕地反殺、通關了副本。

你說一個人兩個人這樣也就罷了,但這種事兒在電影世界裏可是發生了不止一兩次,數量不多,但也絕對不少。

如果說這是巧合,那是自欺欺人。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擁有主角光環的人?!

黎曉曉不由得又仔細回憶了一遍自己對戰路西法的經過,嘗試與路西法一戰——發現完全不是對手,被路西法的能量侵入了識海眼看着就要GG——然後發現那灰色能量可以剋制路西法——消耗完所有的灰色能量幹掉了路西法。

看起來沒毛病,是一個正常主角該有的待遇。

但,黎曉曉是一個正常的主角嗎? 惹火燃愛:老公,慢慢寵 這貨可是個非酋之皇啊……運氣這麼好,就會覺得哪裏不太對勁……

“難道,這一切都是系統刻意安排的?”喜歡陰謀論的黎曉曉腦洞大開,開始聯想,“因爲我的級別不可能在正常副本中抽中《康斯坦丁》這個電影世界,所以就故意讓我抽中了獎勵副本,給我一身神裝讓我去打路西法?”

“畢竟林直一他們的任務只是殺死加百列而已,至於路西法,提都沒提!可選任務都沒有!也就是說,路西法這玩意原本根本不是讓玩家去打的。那麼爲什麼我的獎勵副本里會有幹掉路西法這個任務?只是因爲獎勵副本和普通副本不同?”

“那麼,系統爲什麼要這樣做呢?爲了讓我變得更強?爲了讓它養的“豬”更加肥壯?”

思索了片刻,黎曉曉否定了這個結論,也不說完全否定吧!資料裏那些玩家可能真的是這種情況,系統看他們升級太慢捉急,所以給他們一個飆升的機會,畢竟玩家變強了,既得利益者還是系統。

黎曉曉的升級速度已經夠快了,按道理說系統不會給他這種機會,又不是親兒子,憑什麼給你優待?!

“那麼……”黎曉曉想到了那團灰色的能量,“是爲了讓我把那團能量用掉?系統不想我繼續研究那玩意?”

是了!一定是這樣!這麼一來,所有的事情就解釋的通了!

不過得出這個結論後,黎曉曉卻是渾身發涼。

因爲他偷取這團能量的時候,厲鬼將映電影世界和系統的聯繫已經被切斷了,按道理說,系統不應該知道他乾的好事,但它後面又是如何知道的?

無面?

黎曉曉搖了搖頭,無面作爲一個人類玩家,應該不會當“人奸”站在系統那邊,況且無面到的時候他已經出來了,無面估計也不知道這事兒。

那麼……就是根據邏輯、推理演算出來的結果嘍?

就好像是,有兩間倉庫AB,你在倉庫B,你知道今天會有一箱子榴蓮從倉庫A通過自動傳送帶送到倉庫B,可是你等了很久之後都沒等到這箱子榴蓮,於是你調了監控,發現倉庫A的監控在那段時間壞了,什麼都沒有拍到。

但是在監控壞掉之前,拍到了一些畫面:倉庫的工作人員全都下班了,只有一個員工甲留在了倉庫附近。

那麼,犯人就是員工甲嘍!

黎曉曉就是那個員工甲……

想到這一點,黎曉曉無語了半晌,冒出一句,“MMP!” 工程的進度很快。

週末黎曉曉去大楓山基地“視察”的時候,用於試驗四維立方體的建築主體已經全部完工、開始佈置管道線路了。

這也是黎曉曉的要求,其他的東西可以暫緩,但這個地方必須第一時間建立起來。

“還有多久可以投入使用?”黎曉曉問。

“半個月吧!”言千殤笑着回答,“我都沒想到會這麼順利,半個月後我就會投入對四維立方體的第一次試驗。”

黎曉曉點點頭,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老言啊,你說,如果有一個高維生物來到我們的三維世界,會以一個什麼狀態存在呢?”

言千殤愣了一下,“這個很難說,就說如果一個大活人能進入二維世界,那麼理論上他會變成一個‘紙片人’,但實際我們並不能證明這個理論的正確性,他有可能只是一個黑色的影子,或者其他什麼狀態,但無論是什麼狀態,我認爲都會是變成二維世界的生物能夠理解的存在。”

黎曉曉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如果一個高維生物真的來到地球,我們看到它的話不會產生‘這特麼什麼玩意?肯定是個外星人!’的想法,因爲它的形態肯定是我們所能認知的形態,比如說……一隻蟲子,對吧!”

“是這個意思。”言千殤笑道,“不過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而已,並不是什麼權威理論。”

“你問這個幹什麼?”言千殤有些好奇。

黎曉曉笑笑,“沒什麼。”

又轉了一圈,黎曉曉看大家都在忙,他便無所事事的溜達到河邊洗了把臉,剛剛站起來轉身,立刻驚叫一聲,一個沒站穩噗通往後仰倒一頭栽河裏去了……

無面站在距離黎曉曉幾步遠的地方,無語的看着他狼狽的從河裏爬出來。

黎曉曉擰了擰溼淋淋的T恤,用幽怨的小眼神瞪着無面,“你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出場麼?非要整的跟恐怖片的BOSS出場似的麼?很嚇人啊大哥!”

這時候,王瀟南剛好走到樹林邊緣打算去找黎曉曉的,剛巧看到黎曉曉從河裏爬出來走到無面面前,便停住了腳步,靜靜的看着。

距離有點遠,雖然能看清楚那倆人,但王瀟南並不能聽到他們在說什麼——王瀟南也沒有偷聽的打算,他暫時沒有能力去招惹無面。

無面打量了一下黎曉曉,“一段時間沒見,你又變強了不少,進步很快啊!”

“我不是跟你說了麼,我把路西法給幹掉了。”黎曉曉笑道,“然後我把路西法的殘魂給吃了,對了你上次說話說一半沒說完。”

黎曉曉雞賊的開始套無面的話,“你是想說即使帝皇級玩家穿一身神裝也不是路西法的對手吧!但我的的確確是把路西法給殺了,你後面也沒再聯繫我問我怎麼殺的路西法,是不是你知道那個能讓我這個等級的玩家殺死路西法的唯一方法?”

ωwш★ Tтkд n★ ¢ o

“哦。”無面說。

黎曉曉等了好幾秒,也沒等到‘哦’下面的後文,不由得鬱悶道,“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有什麼可說的?”無面毫無情緒。

黎曉曉:……

你咋就不按套路出牌呢?你這樣讓我很坐蠟啊……

“我今天來,是把這個給你的。”無面掏出淨化好的魂玉遞給了黎曉曉並提醒他,“淨化好了不代表今後不會被污染,你自己注意點,別作死,墮落的神族沒有什麼好下場。”

黎曉曉伸出的手又縮了回去,“你的意思是,帶着這玩意有風險?”

無面拋了拋手中的魂玉,“用這個東西,就像養狼,調教的好了,自然是很大的戰鬥助力,若是調教不好,轉頭一口把你給咬死也不是不可能。”

“那該如何調教呢?”黎曉曉問。

無面搖搖頭,“每一塊魂玉的性質都不相同,每個玩家的識海也不相同,所以這事兒我幫不了你,你只能自己琢磨去。”

黎曉曉嘴角抽了抽,心想小爺日理萬機,忙滴很,哪裏有工夫琢磨這玩意?

“無面。”黎曉曉看着無面手中的魂玉,說道,“我可以用這個東西跟你做個交易嗎?”

“那要看你想要的東西用魂玉付不付得起了。”無面沒有拒絕,淡然說道。

黎曉曉翻了個白眼,說,“我在之前的副本里無意中得到一團灰色的未知能量,我就是用那團能量殺死了路西法……我想知道那種能量的詳細信息,你一定知道的吧。”

“抱歉,我並不知道。”

出乎黎曉曉的意料,無面想也不想的便立刻回絕了他,但是無面卻沒有把魂玉還給黎曉曉,而是收了起來轉身離開,丟給黎曉曉一句話,“這東西現在對你來說的確用處不大,我便拿走了,你想到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再聯繫我,我這裏好東西並不少,神裝也是有的……”

無面消失在黎曉曉的視野中,黎曉曉撓撓頭,有點不明白無面這是唱的哪出。

他看得出,原本無面就是來還給他魂玉的,結果在他說出灰色能量之後,無面果斷拒絕了他的交易提議,卻不還給他魂玉,還要他換個交易的物品?

強買強賣啊這是!

魂玉對無面這種大佬來說應該不是什麼特別珍貴的東西吧,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黎曉曉滿腦門子問號。

而在樹林裏看到這一切的王瀟南,則是滿腦門子的歎號!!

就像是無面說的,每一塊魂玉的性質都不一樣,都有自己獨特的氣息,而王瀟南在看到那塊魂玉的一瞬間就確定,那正是原本屬於他的魂玉!上面的氣息,與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果然是無面嗎?但無面剛剛想把魂玉給黎曉曉是什麼意思?雖然黎曉曉拒絕了……

懷着滿心疑問,王瀟南走到正脫了上衣擰着的黎曉曉身邊,裝作隨意的問了一句,“曉曉,那個傢伙找你幹什麼?”

“他想跟我做個交易。”黎曉曉一邊擰一邊也隨意說着,“不過交易的東西沒談攏,不歡而散。”

“哦。”王瀟南點點頭,這樣的話,便是很合理了。

可惜王瀟南不知道,他理解的和黎曉曉說的的完全是兩個意思…… 喬羽躺在密室的地上,渾身溼淋淋的、一動不動,宛如剛剛從水裏撈出來的死狗一般。

半晌,他的眼皮子顫動了一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放空一般的盯着天花板又是半晌,喬羽才慢吞吞的從地上爬起來,動作極爲的僵硬不自然,就好像這具身體不是他的了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