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色火焰遇到那些烏黑手爪之後,竟然不起作用了。

葉楓立刻陷入了困境之中.。。

“楓哥小心,左邊!”

“右邊,右邊,葉楓,快躲開!”

重生:將門毒女 手爪不斷地攻向葉楓,無計可施的葉楓只有躲避的份,而崔美美一夥人只能在下面給他加油助威。

“龍哥,這葉楓的青色火焰似乎可以傷害靈體,但是爲什麼對着烏黑的手爪沒有作用呢?”星兒問道。

小寶凝重道:“不是沒有作用,你仔細看,在青色的火焰下,其實那些手爪上的黑色金屬膜實在慢慢融化的。”

星兒望去,果然發現絲絲縷縷的黑霧在青色火焰的燃燒下慢慢慢升騰着,然而那種速度是太慢了。

而且隨着時間的過去,葉楓躲避的速度越來越慢,而那些手爪相互交錯之間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張大網兜頭向着葉楓罩了下來。

“楓哥,小心!”崔美美一聲驚呼。

葉楓仰天長嘯一聲,再次化爲不死火鳳,想要衝破“大網”。

然而還沒等他飛起,一隻手爪抓住他的腳踝,猛然向下一扯。

葉楓身體瞬間下落,狠狠地摔在地上,數不清的手爪緊緊地握住自己的拳頭,從四面八方飛來,齊齊向着葉楓飛去。 幾分鐘后,陸天魁從房間走了出來,神情中,還帶著几絲驚恐。

他心裡很清楚,那個人的實力很強大,只要他一句話,足夠滅了陸家。

再次回到會議室,姜志國焦急萬分。

「陸家主,你終於回來了,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姜志國著急問道。

陸天魁目光看向股市走向,此刻姜陸兩家盤上的七百億資金,正在被秦穆然快速吞併。

「立刻撤資,將損失降到最低。」

陸天魁言道。

姜志國神情一愣,有些詫異。

「陸家主,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姜志國問道。

「沒什麼意思,姜家主,實在抱歉了。」

陸天魁言罷,徑直走到陸家幾名操盤手身後,再次下達了撤資的命令。

就目前股市盤上的情況來看,此刻撤資,最多損失三百億。

這個損失,還在自己掌控範圍之內,如果再多的話,那個人一定會要了整個陸家的命。

……

此刻,在李氏集團辦公室內,周志清帶領的幾名李家操盤手,正在快速收割盤上資金。

「穆然,姜陸兩家,想要撤資了,哈哈……」

李洪天開懷笑道。

「想撤資?呵呵……恐怕他們是撤不走了。」

秦穆然輕聲說道。

蜘蛛在監控陸家的區域網內,發現了陸家操盤手違法炒作金融市場的證據,現在這個時候,洋城執法會,恐怕已經趕到了陸家。

然而這些事情,李家人並不知道。

李洪天眉頭一皺,神情有些詫異。

「穆然,目前距離封盤,只有兩個多小時了,姜陸兩家在盤上,有七百億的資金,咱們不可能吞掉的這麼大一筆資金的。」

李洪天說道。

在李洪天看來,即便秦穆然在股份佔比上有著很大優勢,但是想要吞掉對手七百億資金,也絕非是一件簡單事情。

「李老爺子,我說能,就一定能。」

秦穆然言罷,嘴角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秦先生,陸家已經開始大規模套現撤資了,按照目前股市走向預算,姜陸兩家在盤上的七百億,咱們最多只能吞掉一半。」

周志清言道。

李家人臉上,都露出一絲興奮。

這一場金融戰,李家人本來並不抱有太多希望,至於秦穆然說的要歸還李家三百億,他們更是不信。

但是目前來看,這一切並非沒有可能。

「哼哼……你們就老老實實操盤就可以,相信我,盤上的七百億,姜陸兩家一分錢也撤不走。」

秦穆然自信滿滿。

「秦先生,這怎麼可能?」

「姜陸兩家七百億,這簡直就是一筆天文數字,兩小時內,我們根本吃不下這麼多的錢,除非有奇迹發生,譬如,陸家的操盤手集體罷工了!」

周志清開玩笑說道。

顯然,在周志清看來,陸家的操盤手集體罷工,這種事情發生的概率幾乎為零。

「或許,陸家的操盤手,真的可能會集體罷工!」

秦穆然笑道。

「秦先生,你是在開玩笑嗎?」

周志清言道。

「怎麼?你不信?」

秦穆然說道。

「不敢。」

周志清畢恭畢敬。

如果這話換成是別人說的,周志清一百個不信,哪家操盤手會在關鍵時刻集體罷工?

但是經歷了剛才的事情,周志清對秦穆然的話,不敢不信。

「等著吧!相信我,用不了多久,陸家盤上的七百億資金,就會成為死錢。」

秦穆然說道。

此刻,在陸氏集團外,十幾輛洋城執法會的車直接將陸氏集團圍了起來。

車上,一名中年男人,身穿執法會工裝,身後跟著幾十號執法人員,朝陸氏辦公大樓走了進去。

在陸家會議室內,陸家的幾名操盤手,此刻手忙腳亂,正在忙著將盤上的七百億股份換現撤資。

陸天魁和姜志國,臉色鐵青。

尤其是姜志國,嘴唇都氣的瑟瑟發抖,短短兩天,姜家便要虧損上百億,姜陸兩家,可謂大傷元氣。

「姓秦的,等著,我們姜家跟你不共戴天!」

姜志國咬牙切齒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陸家下人,匆匆跑進了會議室內。

「陸家主,不好了。」

「出什麼事了,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陸天魁怒斥一聲。

邪王寵妻無下限:王牌特工妃 「陸家主,洋城執法會帶人闖進咱們公司了,他們馬上就要朝這裡來了!」

陸天魁眉頭一皺,有些驚愕。

洋城執法會這個時候來自己公司做什麼,而且還是直接闖進來的,可見來者不善。

很快,十幾名執法會人員,簇擁著一名文質彬彬的中年男人,走進了陸家的會議室內。

「陸董事長,打擾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王建忠,洋城新任執法會會長。」

王建忠說道。

陸天魁轉身打量一眼王建忠,高瘦的身材,長長的臉頰,戴著一副金絲眼鏡,顯得文質彬彬。

「王會長,這個時候,您興師動眾,帶這麼多人闖入我們陸氏集團,有何貴幹?」

陸天魁冷聲問道。

「我們剛剛接到上級命令,懷疑你們陸氏集團的幾名操盤手,曾經有過非法操盤的嫌疑,現在,我們要帶他們回去調查。」

王建忠說道。

陸天魁眉頭一皺,內心開始有些慌亂起來。

現在陸氏集團在盤上,還有七百億資金,這些錢,全靠幾名操盤手才能完成撤資,如果執法會現在帶走自己家的操盤手,這無異是要讓陸家虧死呀!

「不信,絕對不信!」

陸天魁暴怒道。

王建忠眉頭一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陸家主,你這是要公然抗法嗎?」

王建忠聲音冰冷,雖然陸家是洋城頭號世家,但王建忠身為洋城執法會的會長,代表著夏國地方政府權威,他絲毫沒有害怕陸家的地方。

「王會長,我們公司正在進行一場大規模金融戰,你現在要帶走我的操盤手,我這對我們陸家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

陸天魁神態失色回道。

「那是你們陸家自己的事情,損失與否,我並不關心,我現在正在執行公務,希望你們配合。」

王建忠鐵面無私,冷聲說道。

「不,不行……」

「陸家主,看來你是在逼我強行執行呀!」

王建忠言罷,一揮手,身後幾十名執法人員,立刻沖了上來,將陸家的幾名操盤手,全部銬了起來,當著陸天魁的面兒,強行帶出了陸氏集團。

「完了,這次徹底完了!」

陸天魁雙眼空洞,兩腿不禁一軟,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軍婚蜜令:晚安,顧先生 陸家操盤手在這個關鍵時刻,集體被抓,姜陸兩家在盤上的七百億,真的要血本無歸了。 轟轟轟轟轟!

天空中的的黑色手爪握成的拳頭眼花繚亂的砸向葉楓。

大地整裂,塵土飛揚,衆人震驚的望着眼前沖天的灰塵,臉上充滿了震驚。

“這,這麼密集的攻擊,葉楓他沒事吧?”凌影結結巴巴的說道。

“怎麼可能沒事?”凌楓握緊拳頭,赤紅眼睛道:“這每一拳上蘊含的鬼氣至少達到了生死境強者的全力一擊,而且那拳頭上面明顯包裹着剋制葉楓不知火的力量。”

“楓哥!”崔美美聽聽凌楓的話,悲呼一聲,一咬牙向着前方衝去。

凌楓抓住了崔美美。

“放開我,我要去救楓哥!”崔美美喝道。

凌楓堅定地搖搖頭,說道:“不要貿然靠近!”

“爲什麼?”

“你看星兒前輩和龍前輩!”凌風說道:“他們的眼睛一直目不轉睛的看着那團乾涸的泥漿,恐怕有什麼玄機。”

“玄機?我不管什麼玄機,我只要楓哥。”

“恩?那是什麼?”

正當崔美美想要衝上前去時,那團泥漿中慢慢地浮現出一隻眼睛。

沒有絲毫眼白,完全由黑暗充斥着,怨毒、憎惡、貪婪等等情緒在其中交織着,讓與這隻眼睛對視着的人感到一陣心寒。

而凌楓剛剛喊完,身旁的龍哥,也就是小寶瞬間衝了出去。

“吼!”

小寶人在空中,大喝一聲,渾身肌肉開始快速蠕動起來,之前的紅色毛髮遍佈了全身各處,整個人如同一隻發了情的金剛衝向那隻眼睛。

那隻眼睛光芒一閃,攻擊着葉楓幾十隻手爪微微一頓,在空中以極快的速度攻向小寶。

“龍哥,小心啊!”星兒緊握雙拳,擔憂地看着小寶。

只見小寶不閃不避,一隻手爪握拳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

他渾身一顫,嘴角溢出一絲血液,但眼中寒光大放,兩隻蒲團大小的手掌一掃,竟然將那些幾十條手爪抓在手中。

“喝!”

小寶大喝一聲,雙手一扯,那些手被撕裂成幾段。

然而就在小寶打斷繼續向前衝時,那些被撕裂的胳膊如同蚯蚓一般開始蠕動起來,並且連接在一起,將小寶捆綁了起來。

不僅如此,那些手爪的斷口處上面各自長出一張佈滿利齒的嘴巴,狠狠地咬在了小寶的身上。

“咔吧,咔吧。”

逍遙醫少在都市 隨着那手爪的纏繞,一陣清脆的骨裂聲響徹天空,小寶的身體更是扭曲的成非人的模樣。

衆人看樣眼前景象不由倒吸了涼氣,崔美美更是渾身蒼白,嘴脣打顫,剛纔如果是她衝上去,說不定她早就被這些手爪撕成碎片了。

“凌楓,葉楓,葉楓是不是已經死了?”崔美美顫聲道。

凌楓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放心吧,葉楓的不知火甚爲神奇,他應該是不會有事的!”

聽到凌楓的話,崔美美心中得到些安慰,目不轉睛地看着不遠處那漫天的煙塵。

而凌楓卻緊皺眉頭,顯然他所說的真的只是安慰之語,對於葉楓並不看好。

小寶的身體越發的扭曲,骨裂聲讓衆人心寒,但他本人卻面不該色,似乎這具身體並不是他自己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些手爪上面都蘊含有輪迴之力,而且剛好剋制了身體中的鬼氣,難怪葉楓會不是他們的對手了,不過我可不是葉楓!”

小寶看着那隻眼睛,心中冷笑一聲。

他的身體上的紅色毛髮漸漸脫落,慢慢的出現了一個個如同銅錢大小的黑亮的鱗片,並且一條尾巴慢慢地從他的尾椎骨開始凸顯出來。

頭部慢慢地變成了中古神話中的龍頭,兩根長鬚緩緩飄動着,而四肢也變得變長了不少,僞指甲更是變成了銳利的爪牙,閃爍着幽冷的寒光。

“這是什麼?怪物麼?”周圍人看到小寶的變化,臉上露出了驚容。

因爲此刻的小寶看起來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了。

“哼,一羣沒見識的御鬼士,什麼怪物?告訴你們,這叫做御鬼士的最高境界,靈肉合一!”星兒冷聲道。

“靈肉合一?”凌楓驚訝道:“是不是和束縛靈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