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穿好衣服,在眾人的注意力都在方宇他們身上時,悄悄的離開了蒼雲宗,來到了鎮子上的一戶大人家前,敲了敲門。

「誰?」

「血月臨,血魔現。」

「吱呀。」

門打開了,一個老頭探出頭來,四處看了看,沒有發現人後,說道:「進來吧。」

「是。」

「說吧,怎麼了?」老者問道。

「我看到蒼雲宗有許多弟子跑出了宗門,不知去了哪裏。」

「是嗎?難道是黑……,行了,你先回去吧,我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老者說道。

「是。」等到那名弟子離開后,老者的眼中閃過一模靈光,說道:「你們幾個去黑熊嶺看看。」

「是,長老。」

刷刷的幾道黑影從牆角飛出,向著天邊離開。

「不知道我猜的準不準,可惜現在的我還不能出手,不然會被他們察覺出來的。」老者喃喃道。

「血老頭,小少爺餓了,快去找人幫他做飯。」旁邊有聲音說道。

「吃吃吃,吃死你算了,長的跟肥豬似的。」老者低聲暗罵了一聲,接着回應道:「是,我明白了。」

老者轉身離開,整個院子恢復了平靜。

方宇跟隨着眾人疾馳著,花了兩個多時辰,趕到了黑熊嶺。

「停,我們將坐騎都放在這裏,後面步行。」林逸擺手說道。

「是,二師兄。」

眾人紛紛下了自己的坐騎,將它們牽掛在樹旁。

「小心一點兒,這裏可能有他們的警戒守衛。」林逸道。

「是,二師兄。」

就在他們踏入黑熊嶺的那一刻,黑熊寨里一間放置著鈴鐺的房間,突然有鈴鐺響起。

「居然還敢來,真是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二當家冷冷的說道。

「妖精,你快去吧,我等會兒就過來。」旁邊的劉天赤裸著上身說道。

「好的,大人。」二當家嫵媚的說道。

二當家出了房間,讓人拉響了警報。黑熊寨不管是在吃飯還是在上廁所的,都急急忙忙的趕到了廣場上。

「兄弟們,有人偷偷摸摸來了我們黑熊寨,現在都給我去埋伏他們,我要讓他們有來無回。」二當家冷冷的說道。

「是,二當家。」

黑熊寨眾人四散開,去拿自己的武器,然後沿着密道走了出去。

方宇等人還在黑熊寨山底下,他們此時還不知道自己被發現了。

「我們上。」林逸道。

雖然這些人有些看不起黑熊寨上的人,但還是明白小心為上,很是小心的往山上走去。他們都是武者,雖說不能完全看清夜色里的情況,但還是能看清一些,不至於被石頭那些絆倒。

眾人摸索著來到了半山腰,突然一名弟子踩到了一個陷阱,被一個烏黑的夾子夾中了大腿,鮮血瞬間就飆了出來。

被夾中的弟子慘叫一聲,瞬間無數支箭向他們襲來。那名弟子嚇得呆愣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就在箭距離他的臉只有幾厘米的距離時,突然停住了。一看,原來是大長老出手了。大長老手一揮,所有的箭矢通通掉在地上。

「全都快叫。」林逸說了一聲。

其他人不明所以,方宇則是迅速叫了起來。其餘人也跟着叫了起來。

「快逃,山上有埋伏。」方宇故意喊道。

林逸驚訝的看了眼方宇,沒想到這人居然如此懂他。林逸認為方宇不錯,後面回去了收方宇當小弟。

山上的匪徒們一聽,連忙朝方宇他們沖了下來。

「殺啊。」 隨着那東西的輪廓逐漸清晰,眾人的呼吸心跳也加速到了極致。

一時間所有人肩頭的火光都變成了暗綠,光線很暗,只能看清那東西的輪廓,輪廓之下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具體的樣子。那好像是個人,體型很大,四腳着地,和眾人一樣爬伏在地上,四肢很長,看起來又好像一隻蜘蛛。它的腦袋也很細長,像一個立起來的橢圓,許多絲狀的東西自上而下垂掛,披頭散髮的,一直拖到很遠很遠。

所有人呆若木雞,既是動不了,也是不敢動,這時那東西也忽然停止了動作,定在墓道的盡頭,就如同一座雕像一般。

時間在靜止中流逝,冷汗浸透了全身,所有人都把槍舉了起來,但誰也不敢貿然開槍。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那東西好像死了,既沒有衝過來,也沒有離開。鄭筱楓以幾乎聽不見的聲音罵道:「媽的,它怎麼會在我們後邊?……」

沒人敢搭話,生怕驚動那東西,但等了一下之後發現它還是沒有反應,程如雪才以更小的聲音回答:「可能……它是從別的岔路繞過來的吧……」

鄭筱楓又問:「它是不是睡著了……」

程如雪道:「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這時徐青雲在後邊提醒:「小子,別慌,穩住,說不定這個地形對它也有限制,所以它才沒有直接動手。」

鄭筱楓不敢回頭和他對話,只能用手指頭在耳邊畫了個問號,意思是:「現在該怎麼辦?」

徐青雲考量了一下就道:「長痛不如短痛,咱們不可能一直跟它耗在這兒,你們用身體擋住我,我先往後退幾步試試。」

鄭筱楓點頭,三個人便微微動了動身子,像個三頭六臂的哪吒似的把徐青雲擋得嚴嚴實實的,徐青雲隨即躺下了身子,一點一點地往後邊蹭,那東西不知道是真沒發現還是壓根沒想管,徐青雲退了大概十幾米,它還是沒有任何動作。

鄭筱楓勉強鬆了口氣,槍口長時間舉著,胳膊都有些顫抖了,徐青雲又道:「董缺得,你也過來。」

董缺得聽罷也如法炮製,後背着地開始蠕動起來,但他有些笨,身體協調性不是很好,蹭了半天也沒蹭出多遠,反倒磨出不少嘩啦啦的響聲來。鄭筱楓都想罵他了,那響聲明明不大,但卻無比刺耳,徐青雲看不下去了,伸手抓住董缺得的后領子,直接把他拉了過去。

「程如雪——」徐青雲又叫道。

程如雪深吸了一口氣,對鄭筱楓說:「小心。」然後也開始往後退,好在她身形苗條,鄭筱楓一個人也能擋住她。不一會兒三個人就都撤到了十幾米遠的位置,只留下鄭筱楓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那邊和那東西對峙。

「穩住,別慌。」徐青雲又提醒了一遍道,「你有槍,你就是老大,深呼吸,放慢動作,先退一步試試。」

鄭筱楓眨了眨眼睛,抖落了眼皮上的冷汗,按照徐青雲的指示深吸了兩口氣。「但願你真睡著了,先讓我們離開這兒再說。」鄭筱楓心道,他輕輕蜷起雙腿,單手撐地,一支,屁股挪動了幾十公分。

然而,就是這一下,只是這一下,那東西突然像受了什麼刺激一樣,猛然啟動了身子,四肢同時開動,貼地飛行一般地朝着鄭筱楓沖了過來!

「草!」鄭筱楓當場吼出了聲。那東西速度快得令人髮指,鄭筱楓只覺得是一輛人形跑車朝自己撞過來了,再加上它那長度比例極不協調的四肢,簡直是張牙舞爪,駭人心神!只是一秒鐘,兩邊的距離就縮短了將近一半,鄭筱楓眼睛看着,大腦卻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程如雪急忙大喊:「快開槍!」

鄭筱楓壓根沒聽見程如雪喊了什麼,但這一喊還是把他喊醒了,他本能地扣動了扳機,數發子彈應聲打了出去。

「砰!砰砰!」子彈打在那東西的身上,明顯把它打得一頓,徐青雲在後邊也幫着開了幾槍,越過三個人的腦袋,在縫隙中命中了那東西的臉,這些人里也就他有這個膽量和本事能這麼開槍了。「嗚嗚嗚!」那東西發出了陣陣類似哀嚎的尖叫,身體在強大火力的壓制下被接連打退了好幾步。

「別愣著!快撤過來!」徐青雲大喊,鄭筱楓這回徹底緩過勁來了,一邊開槍一邊往後邊挪,那東西的動作不斷被子彈打斷,就好像卡幀了一樣,兩邊一直維持着相對安全的距離。程如雪迎過來,奮力地把鄭筱楓往過拉,那東西的追擊更猛烈了,一下一下彈射著往這邊撲。鄭筱楓隱約看見了那東西的臉,像是一張畸形女人的臉,無比蒼白,沒有血色,甚至連眼睛都是白色的,嘴邊沾滿了鮮血,顯然剛剛還撕咬過活人。是石凡嗎?是白千羽嗎?還是星神的人?不知道,但至少現在不能讓它撕咬到自己的身上。

「我特么跟你拼了!」鄭筱楓怒吼著,可他話音剛落,「咔咔」兩聲,子彈居然在這個時候打光了。

「靠!」

鄭筱楓大罵,那鬼東西沒了阻力,當即衝到了鄭筱楓的身前,雙手抓住鄭筱楓的腿就要往它的嘴邊送。鄭筱楓拚命一蹬,直接踩在了那鬼東西的臉上,軟綿綿的,就像踩到了一坨膿包。程如雪更加用力地拉拽他,但力氣根本不夠,索性也抬起槍,繞過鄭筱楓的肩膀,照着那東西的腦門就是兩槍。

「嗚!」那東西當即鬆開了手,但子彈好像直接被它包裹進去了,連一個彈孔都沒留下,鄭筱楓趁此機會換上了彈夾,又開始邊打邊退,可這回那東西的臉就一直貼在他的腳邊,根本拉不開距離了!

「啊啊啊啊啊!」鄭筱楓狂叫着,就好像子彈打到了他自己身上一樣,他知道,一旦子彈再一次打光,它會在一瞬間撲到自己身上來!

「快想辦法!」

程如雪急得不行,可這種情況下又能想出什麼辦法!這時徐青雲活動了一下肩膀,道:「媽的,董缺得抓住我!你們都抓住身後的人!老子帶你們飛!」

幾個人沒聽懂帶他們飛是什麼意思,但還是立刻照做了,大家一個抱住一個的腿,串成了一隻蜈蚣,徐青雲一回身,四肢着地,像一隻迅捷的壁虎一樣「唰」地一下竄了出去。

「哎卧槽!」鄭筱楓條件反射地大罵,屁股後背和地面劇烈地摩擦,火辣辣的疼。徐青雲的動作非常快,四肢倒騰得像車輪一樣,看動作居然還和那鬼東西有幾分相似,哪怕拖着三個人看起來也沒有給他增加任何的負擔。所有人就被他這麼一路帶着走,衣服很快都劃破了,背上全是血條。

兩邊再次拉開了距離,可好景持續不長,徐青雲忽然停止了動作,齜牙咧嘴地捂著右肩膀,鄭筱楓心說不妙,看來他肩頭的舊傷又複發了,當時在鄱茲古國對抗巨人的時候他就複發了一次,這麼短的時間恐怕根本沒有養好。恰巧這時候子彈再一次打光了,那鬼東西「嗚嗚」怪叫了兩聲,瞬間又追了過來。

「加把勁!前面的路好像好起來了!」徐青雲喊著,咬牙伸出胳膊,不管不顧地拚命往前邊爬。十幾米的距離,前面終於豁然開朗,不但高度恢復了正常,寬度也能容得下好幾個人了,董缺得和程如雪相繼翻了出來,鄭筱楓眼瞧半個身子都探出來了,可與此同時那鬼東西也趕上來了。

「快點!」程如雪伸出手,急忙把鄭筱楓往出拖,那鬼東西慘白的臉湊了過來,一口咬住了鄭筱楓的褲腿,一股強大的力量又想把他給拖回去。

「來幫忙!」程如雪吃不住力,緊忙大喊,鄭筱楓瘋狂踢腿,半條褲腿忽然嘶啦一聲裂了,那鬼東西還不肯罷休,雙手又抓住了鄭筱楓的雙腿,那手絲毫沒有溫度,鄭筱楓幾乎覺得腿一下子涼透了。徐青雲和董缺得也全拉住了鄭筱楓的肩膀,盡全力和那股力量對峙著。鄭筱楓終於換好了彈夾,可剛把槍口舉起來那東西的頭髮就纏了上來,整條胳膊都被它拉得沒法動彈了。

兩邊僵持了好半天,那東西怨毒地看向徐青雲等人,明顯在抱怨他們為什麼要妨礙自己。徐青雲跟它對視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就來氣了,質問道:「你瞅啥?!」

那東西的眼神頓時更加怨毒了,本就慘白的眼仁變得更加沒有血色,好像是在說:「瞅你咋地?!」

徐青雲是個暴脾氣,直接也亮出了槍,眼瞧又一縷頭髮纏了上來,徐青雲壓根沒躲,另一手直接迎了上去,拉住頭髮,扯着它的頭皮,像潑婦打架一樣拉着它的腦袋扯來扯去。那東西徹底怒了,血口一張就要咬徐青雲,徐青雲順勢把槍口塞進了它的嘴巴,「轟」的一聲悶響,它終於是受了點傷害,身子一仰,把鄭筱楓鬆開了。

「媽的!」鄭筱楓長出了口氣,連滾帶爬地翻了出來,剛一起身,那張恐怖的臉也跟着撲了出來。

「快閃!」徐青雲反應巨快,第一時間推開了鄭筱楓,那東西撲了個空,徐青雲回身補了兩槍,全打在了它的屁股上。

「嗚嗚!」它一擰身子,又把攻擊目標轉向了徐青雲,徐青雲一揮手,示意其他人趕緊往前邊跑。

沒有猶豫的時間,董缺得一馬當先地溜了,程如雪雖然很想幫忙,但也知道以她的能力留下只能拖後腿,便也跟着跑了,那東西見狀想過去追,鄭筱楓和徐青雲數發子彈射了過來,封住了它的去路。

「丑逼,該算的賬就都在這兒算清吧,我倆不跑,你也別犯慫!」徐青雲左手手槍、右手匕首,盛氣凌人地說道。 徐賢俊睡了一覺,精力自然充沛,給女朋友準備了水果拼盤之後,開始幫着女朋友按摩,緩解她的疲勞。

享受着男朋友的殷勤,鄭秀晶的嘴角都翹了起來,插起水果塊遞到男朋友的嘴邊,這才道:「歐巴,今天教授給我打電話了,說我這個學期努力一下,學分不是問題。」

鄭秀晶也終於放下了一個大心事,她原本是打算休學的,沒想到竟然峰迴路轉,相信很快就能拿到畢業證了。

徐賢俊又吃過一塊女朋友的投食,心中感嘆這丫頭的純潔,要不是教授有求於你男朋友,你以為人家會出這麼大力幫忙嗎?

今天發生的事情,讓徐賢俊更加篤定了自己的猜測。他一直沒有明白導演的意思,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他突然明白過來,原來是想借用自己身上的保護層。

不過就算他知道了,那麼他也下不了賊船,現在下賊船就是兩頭不討好,已經得罪黑暗一方了,下船就是把黎明這一方也得罪了,而且人家的好處都已經給到自己女友身上了,自己難道會眼睜睜的等著未來的某一天,人家明確告訴自己的女朋友:「對不起,因為你男朋友的原因,你拿不到這個畢業證」,那到時候自己真的是愛情事業雙失敗。

只有硬撐著了,雖然說對方的打擊力度更大,但是程度又能怎麼樣呢?難道還能給他來個人道主義毀滅?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不要忘了他的保護層。斷了孤兒院的供給?呵呵,那不要他發話,黎明一方的人肯定會紛紛募捐。找茬香香他們幾人開的燒烤店?這個燒烤店不要太正規,而且一部分的盈利也會被捐贈出去,這個告示從初始就已經是貼在上了玻璃門上(這也是生意好的原因之一),要是真的敢無理找事兒,那他們的名聲真的要臭大街了。

那麼來吧。

徐賢俊現在有一股興奮感,迎接滔天巨浪的興奮感。

「親愛的,這可是一個好消息,要不咱們去慶祝一下吧。」徐賢俊的手不老實起來。

「不行。」鄭秀晶按住徐賢俊的手,轉頭一臉嚴肅的看着他,伸出一根食指:「一個星期一次,這段時間只能這樣。」

「那我要求這個星期從今天開始算起,今天就把這個星期的做了再說。」徐賢俊還有一隻手。

「不行。」鄭秀晶的另一隻手也立馬跟上,把徐賢俊的雙手都握住以後,才一臉嚴肅的道:「這個星期從昨天開始,你已經做過沒有次數了,所以你想要的話,得等到下個星期。」頓了頓,又一臉哀求的道:「歐巴,等你開始拍戲,不在做導演活計的時候,咱們再解開這個限制好不好?」

她是真的擔心男朋友的身體了,身體要不是疲憊不堪,怎麼可能會在游泳池裏睡着?

看着女朋友擔心的臉色,徐賢俊雖然可以強來,但是得到女朋友第一次就是以這樣的方式,他可不想讓女朋友回憶起那不堪的過去。所以只好收按捺住心中火焰,有點失望的收回手,繼續幫女朋友按著肩膀。

「親愛的,這次生日禮物你想要什麼?我給你買。」馬上要到女朋友的生日了,徐賢俊想要有的放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