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被踩得一臉是血,猛地化成一隻更大些的狐狸,想要掙扎,可根本逃不出瘋癲人的腳!

咔嚓,咔嚓,咔!

瘋癲人的腳直接踩爆了大狐狸的腦袋。死!

可那瘋癲人根本不停,還一腳緊似一腳地踐踏着。

“大叔,大叔!”我喊道,“燒你鞋子的在那兒呢!”

我喊了幾聲根本沒用,但一提燒鞋的人,這瘋癲人立馬停手,迅速奔過來,問道:“誰燒的?”

“他!”

我和大牙、黃眉不約而同地指向塗山傾城。只見這瘋癲人嘴角一勾,獰笑道:“找死!”

接着衝向塗山傾城。

“趙二十先生,你這朋友,也太殘暴了,竟把活生生的頂尖兇鬼水平的傢伙,活活踩爆了腦袋!”

“趙子,這人的實力——”

我明白大牙的意思,這瘋癲人的實力還在不斷攀升。似乎那一包鞋子被燒,深深刺激到了他。

“我擦,老頭,你想幹啥?!”塗山傾城突然驚慌了。八成他也感應到了,瘋癲人恐怖的實力。

這種威壓,很像那個墓淨司的巡夜使阮豹,不及誇,比多傑差得多。

但儘管如此,確是真真實實的惡鬼實力!

這瘋癲邋遢的大叔,竟然這麼強!

“幹啥?老子要活劈了你!”瘋癲人的語氣冰冷,透着兇猛的殺氣,那一刻,彷彿就是從地獄中走出來的惡魔!

“你,你敢?我可是青丘城大長老的二孫子!”塗山傾城竟然搬出了家世,看來是真怕了。

也對,他一個修爲不過兇鬼的傢伙,面對實力強大的瘋癲人,只剩下惶恐。

就算那所謂的九天明火厲害,但以他的實力催使,在瘋癲人面前根本不夠看。

轟,轟。

兩道火光落下,卻都被瘋癲人輕鬆避開。此時,距離那塗山傾城只有三五步。

“你,你別過來!”塗山傾城一把扯過黑妞擋在身前,左右掃視一眼,就要往外撤。

“傾城,你,你瘋了,快放開我!”黑妞驚慌失措。

“閉嘴,臭娘們!”塗山傾城猙獰道。

“死!”瘋癲人猛然出手。

啊!

發出慘呼的正是被塗山傾城一把扔出來的黑妞。她在瘋癲人的一擊之下,當即頭骨碎裂而亡。

血肉幾乎濺到了急退的塗山傾城臉上。

“他麼的,老瘋子,你就不怕我爺爺殺你嗎?”

“老子怕你爺爺?笑話!你敢燒我的鞋,我就敢殺了你。你爺爺若是敢來,連他一起殺!”

隨即,那瘋癲人又要出手。這時,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老二,你這個慫樣,還真給咱們塗山家丟人啊。”

這話雖然帶着譏諷,但我卻瞥見,那塗山傾城驚恐的臉突然不自然地笑了一下。 “你又是誰?”那瘋癲人收起拳頭。

“塗山俊我!”那人影彷彿是飄進來的,面對瘋癲人,淡然說道。

“什麼俊我,俊你的,沒聽過!今天我非殺這小子不可,誰攔着也不行!”

“你要殺這廢物,我沒意見。只是這事見我撞見了,那怎麼也得管一管。”

是塗山俊我!沒想到竟然能遇到他!

我和大牙對視一眼,暗暗點頭。

“說話自相矛盾,我看你也瘋的不輕!”瘋癲人冷笑道,“不過,你既然要管,那老子連你一塊揍!”

“哼,瘋癲之人真是滿嘴瘋話,也罷,我跟你一個瘋子較什麼真!”

話落。劍起。

那長劍之上,盡是殺氣!

當初只一面之緣,可我卻揣摩出塗山俊我的脾氣。這個人傲慢,行事多爲維護九尾一族,殺伐果斷。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的實力。竟然不是兇鬼一級,而是他孃的惡鬼!

可是那次在九戶村,我明明看到那個只有頂尖兇鬼實力的古月從他眼皮子下逃走。難道說,他那一切都是裝的?

我擦,這些狐狸還真是精。

“大哥,殺了這羣人,他們想去青丘之城——”

“閉嘴,蠢貨!”

塗山俊我狠狠訓斥一句,那塗山傾城登時閉嘴不語。

轟!最後一道天火消逝,那飯店頂棚之上的口子也倏然間閉合。整個飯店已經狼藉一片,僅剩下幾個漂亮小妞活下來,其餘全部慘死。

此時,仙人居雖然恢復了平靜,但已經滿目瘡痍。

“嗯?又是你!”那塗山俊我略微吃驚,“之前勸你不要妄想,看來你根本沒放在心上。如此冥頑不靈,哼!”

“就是冥頑不靈,你能怎地?”大牙吼道。

“混賬,一隻變異狗妖竟敢跟我叫板,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擦,老子就叫板了,你來咬我啊!”

“找死!”

那塗山俊我的長劍一抖,渾身殺意凜然。

而我和大牙各自屏氣凝神,身體繃直。那好不容易硬氣一會的黃眉乾脆扶住了一旁散架的桌子,這才勉強站得住。

我瞥了一眼黃眉,低聲道:“怕了?”

黃眉聞言,身體一顫,隨即嘴硬道:“哪個怕了,我可是濱州城的黃眉老祖!”說完,這傢伙還故意往上挺了挺腰,可惜怎麼也直不起來!

“行了,別硬撐了,那塗山俊我可是惡鬼實力,你就算逃走也不丟人。”我嚴肅道,“我放你走,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李桂花家的小兒子與你的恩怨就算了吧!”

“嘿嘿,趙先生,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老頭我還能不識趣?放心吧,我與那李家的娃娃所有恩怨一筆勾銷!”

“行了,事不宜遲,趕快找個機會溜走吧。”我盯着那已經起勢的長劍,催促道。

黃眉微微點頭,慢慢後退。

就在這時,那塗山俊我冷哼道:“你覺得你走得了?”

那黃眉頓時停下腳步,顯然,這一切都在塗山俊我的注視之下。看來他是不打算放過任何一人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拼命了。

想到拼命,我不由多看一眼瘋癲人。這瘋癲人也被那塗山俊我的傲氣激怒,狂笑不止,“嘎嘎嘎,真是有趣,你這小子口氣大過天,小心牛皮吹破了!老子就在這等着,我倒要看看,怎麼個走不了?”

“瘋子,看招!”

那塗山俊我,終於動了,恍然間,化作一匹白練,衝到瘋癲人面前。

那長劍劃破空氣,打着響哨出去。

瘋癲之人喊了句好劍。隨即也不知從哪掏出一根不算太長、兩頭尖銳的鐵棒子。

那東西隱約看着有些眼熟。

鐵棒子與長劍相磕,發出一聲轟鳴,隨即一股有若實質的力量波及開來。

我與大牙帶着那已經呆木一般的黃眉迅速後退,這才勉強避開。同時撤退的還有那個塗山傾城。

“趙子,幹不了那個大的,先拿下這個小的。我就不信,他倆兄弟就真的一點顧及沒有?”大牙盯着塗山傾城不錯眼珠,對我悄聲道。

我明白大牙的意思,他想叫塗山俊我投鼠忌器,雖說這個辦法未必奏效,但也只有一試了。那塗山俊我不是狂妄嗎,我就不信,有瘋癲人纏住他,他還真有能耐和心思對付我們幾個?

思來想去,我點頭同意。

頓時,我與大牙快速衝出。

我腿上所綁的甲馬符還剩下一小半,足夠拿下這塗山傾城了。

我們這邊一動,那塗山傾城便驚呼起來,對着塗山俊我嚷起來,“大哥,他們先殺了我!”

那塗山俊我語氣不帶一點色彩,說道:“蠢貨,管你是死是活。”

“他孃的,還真是絕情絕義啊!”大牙大嘴一咧,露出鋒利的獠牙。

塗山傾城露出絕望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憎恨,只是那一抹憎恨很快壓下,轉而便成瘋狂。

“老子跟你們拼了!”邊嘶吼,邊化爲一頭雪白狐狸,九尾晃動,瞬間筆直衝出。

那長矛一樣的九條尾巴,分別對付我和大牙。

大牙低吠一聲,一個照面就差點抓掉塗山傾城的一條尾巴。只見那大狐狸兩隻眼睛似乎冒火似的瞪着大牙,張開大嘴,說道:“若不是我先頭受傷,能叫你近我的身?”

“少說屁話。”大牙不囉嗦,雙腳一按,整個身子猛然竄起,如同一支飛射而出的羽箭。

而他的目標,正是面前這碩大狐狸的眉心。

我也利用刑天盾擋住尾巴的攻擊,剛要衝上去。就聽大牙衝我喊:“趙子,你留下。看我對付他!”

爭鬥中臨時改變主意,但我還是選擇相信大牙。於是停下腳步。

那塗山傾城冷笑一聲,狂妄小子,找死。

大牙並沒還嘴,可馬上,就有一道毒液噴出。這毒液是屬於相柳的。

相柳的毒,很毒。

那塗山傾城哪裏會想到大牙嘴裏能噴出相柳的毒。

他想不到,所以,他中了招。

那黑色的毒液一沾身,頓時腐蝕掉塗山傾城那濃密的白色皮毛。

隨即,身子慢慢變成黑色——

“倒!” 我家古井通武林 大牙砰地四爪落地,衝那驚慌的塗山傾城吼道。 那塗山傾城應聲倒下,躺在地上抽搐不止。

大牙很少用相柳的毒液,他跟我說過,一來這毒液太多歹毒,他不喜。二來這毒液不好積攢。

通過融合相柳殘魂,大牙一共多了兩個技能,一個黑色鱗甲,目前所知能避水避火,防禦力超強。二一個就是這毒液。

落地之後,大牙便告訴我,他只用了一丁點兒,生怕劑量太多,直接毒死這傢伙。

可饒是如此,我見那好端端的一張皮毛,頓時燒成了燻肉的模樣,不禁咋舌。

此時,那黃眉也已經趕來,看着不斷抽搐的塗山傾城,嚇得瞠目結舌。

“大,大牙兄弟,這是你幹得?”

“嗯。”大牙沒多說什麼。

“真是,真是——”

“又真是啥?”

“真是霸道!”

“哈哈!”

“行了,黃眉,就此別過!記住你的承諾!”我瞟了一眼塗山俊我,對黃眉說道。

“嗯。你就把心放肚子裏!趙先生,大牙兄弟,咱們有緣再見。告辭!”

說完,這黃眉貓下腰身,化成一隻黃毛大貓,瞬間溜出仙人居。

拐出門,便消失不見。

該死!

這時,那塗山俊我才罵了一句。也不知是因爲我們傷了他兄弟,還是因爲黃眉的逃走,反抽了他的臉。

“瘋子,你到底是誰!”那塗山俊我怒吼道。

“他麼的,你都喊我瘋子了,我知道自己是誰?”瘋癲人彷彿白了一眼。

“瘋子,領死!”

塗山俊我大喝一聲,迅速收回長劍交於左手,右手掏出一道黃表紙符咒,手一翻,便朝瘋癲人貼去。

“勒令五嶽尊祖真玄磐虛石敢當恆!”

鎮!

頓時,那瘋癲之人驚慌起來,這還是我認識他到現在,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

眨眼,他就被那一紙符咒死死壓住。身子再也動不了分毫,就好像被千萬斤巨石壓在身上。

瘋癲人不服,左挪右晃,甚至咬牙嘶吼,卻都無濟於事。

“大牙,事情不妙,你也離開吧!”

“趙子,別說了,準備戰鬥!”大牙低下身子,脖頸上的毫毛乍起,衝緩緩走來的塗山俊我呲牙咧嘴。

“嘖嘖,這不賴,沒想到你這個變異的傢伙,竟然有這麼歹毒的手段。可惜,我那蠢弟還剩下一口氣,你怎麼不上去補一刀呢。”

塗山俊我說起這話,雲淡風輕,彷彿那倒地抽搐的傢伙不是親人一樣。

“他可是你弟弟?”我還是要試一試。

“不用拿他來威脅我,他死活與我無關,或許,死了更好,那樣九尾一族的名聲就會更好些。”

“他孃的,你是個變態!”大牙破口大罵。

“錯了,我只是太執着!爲了九尾的聲譽和她——”

嗯?

我擰起眉毛,心裏頗多疑惑。

“大牙,趁此機會,快走。我來拖住他!”我用刑天盾擋住大牙,作起了掩護。

“不行。”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你沒看見那瘋癲大叔都被鎮壓住了嗎?”我瞪起了眼珠子,就差罵人了。

“那也不行!我不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危險的地方。”大牙拼命搖晃那碩大的腦袋,說,“就算死,咱們也死一塊,誰叫你是我兄弟。”

“呃——好!”我突如咧嘴傻笑,“好兄弟,那咱就一起殺出去!”

“嗯,****孃的!”

越走越近的塗山俊我,突然停下腳步,淡笑道:“決定好了?那我開始了!”

他所說的開始,便是殺戮的開始。

一道白色的流光在面前一晃,接着,那塗山俊我英俊的臉龐突然出現,隨即長劍直取我的眉心。

我連忙擡起刑天盾。砰地一聲,刑天盾招架不住,只一沾,就敗下陣來,我被瞬間轟出了二十幾米遠。行陰針裏的刑天剛疼地大喊大叫:“哎喲,疼死我了!我要報仇!咳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