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還能有其它的辦法嗎?龍靈宮被滅,想暗中建造一股地下勢力,又因爲你受傷而耽擱了,既然老族長想放棄我,我又怎麼能不早做打算了,本宮現在是一國之母,利用這個職權,一樣能做很多事情,把暗中的勢力都移出來,擺在明面上,本宮要明目張膽的創建一個屬於自己的勢力。”

“瑤兒,你想怎麼做,我這幾天身體已經好了很多了,可以走動了。”

“那更好!你帶着我們的人,在皓月國的各個地方,以逍遙宮爲名,創建一個讓人看得見,摸不着的勢力,剩下的巫師和長老都是我們的人,你去讓他們僞裝在皓月國各地,煉製極樂丹,我們開青樓和丹藥鋪,明面上我們比不過雲城和明月山莊,那我們就做黑市。”

庚桑瑤心想,豁出去了,想要活着,她必須有後路可退,她也不會把自己寄託在君臨天的身上,男人,永遠都是靠不住的。

一聽是極樂丹,水倍巫師有些慌了神了。

“瑤兒,極樂丹可是禁丹,要是被查出來……!”

“那你就不會動動腦子嗎?只要減少藥材的成分,一般普通的男子服用以後,一樣的會醉生夢死,把丹藥改名爲逍遙丹,我們在皓月國還有很多家商鋪,把生意不好的店鋪全部重新裝潢,改名逍遙樓。” “瑤兒,你這個辦法很好,總比暗中進行得好,在暗中建造勢力,總是束手束腳的,這樣一來,我們的勢力會壯大得很快。”

水倍巫師微微思索了一會說道。

心裏卻不斷的嘆氣,這個世界,有美好的,有黑暗的。

而她,一輩子躲在黑暗裏生活,不過得償所願的是,瑤兒健健康康的長大了,只是她一路走來,有太多的坎坷,不過這些都沒有關係,因爲種下的種子,總有一天會開花結果的。

“那就去做吧!本宮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等着君臨天回來了。”

說完,庚桑瑤倒向軟榻,閉眼假寐。

水倍巫師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紅城,紫雲閣裏,經過一天的部署,蘇齊終於把店鋪的事情搞定了。

現在就缺上丹藥了,丹藥這東西,不管在哪裏都會很受歡迎,蘇齊喜歡煉丹,不是因爲它能掙錢,更多的是因爲丹藥能救人。

蘇齊把自己僅存的一百多種丹藥全部都拿了出來,足足有上千顆,蘇齊數了數,精緻的小臉上一片笑意,夠賣一陣子了。

這是,葛墨他們也回來了。

“公子。”

葛墨帶着十一人,齊齊的喊道。

“太好了,葛墨大哥,你們回來了。”

“小公子,鋪子裏都打掃乾淨了,明日就可以上丹藥銷售了,葛墨已經去城主府拿到了批文了。”

“太好了,葛墨大哥,這些丹藥瓶上都有名字和丹藥的功效,啊九,暮風,凌月,三位大哥對丹藥也頗爲熟悉,由你們三個負責買丹藥,其他的人葛墨大哥做一下分工,大家各有優勢,分工合作,一定要把紫雲閣打理好!”

經過兩天時間的相處,蘇齊看得出來,他們十二人非常的齊心合力,做事也非常的有效力,而這正是蘇齊想要的。

“是,小公子,我們十二人一定不會辜負小公子的信任的。”

十二人齊齊的應道。

“喲!小小年紀,滿有氣勢的嘛!”

大廳裏,突然傳來一身嬌媚的聲音。

一臉笑容的蘇齊突然的一驚!

微微探知,一股強大的聖玄期六階的修爲,蘇齊皺了皺眉頭。

而葛墨他們,都緊張的看着蘇齊。

“小公子!”

葛墨有些急了,這個聲音,他聽着有些熟悉。

“噓!”

蘇齊對着他們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你們保護好自己,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沒有我的允許,你們都不能走出大廳去。”

“小公子,可是……!”

“沒有可是,你們必須聽從我的命令行事。”

說完,蘇齊小小的身影瞬間掠出窗外。

院內,一名黑衣女子帶着十個黑衣人落在院中,修爲都非常的驚人。

蘇齊飛身落在花壇上。

冷冷的看着他們,暮色的天空下,蘇齊的身影更顯得氣勢凌人。

“你們是什麼人?”

蘇齊冷聲問道。

“殺你的人。”

女子蒙着面紗,一雙眼眸卻及其嫵媚。

“好大的口氣,你知道嗎?每個想殺小爺的人,最後都是自己死了。”

蘇齊語氣非常的狂傲。 “哼!小小年紀,口氣到時不小。”

孤星眯眼看着蘇齊,心知他雖然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卻非常的難對付。

“我孃親說過,帶着手套的貓是抓不住老鼠的。”

“是嗎?那蜘蛛一起織網,也是能困住獅子的。”

孤星嬌媚的一笑。

“古話說的好啊!空桶總是最想的。”

蘇齊蠕動了一下脣角,這幾天,暗中盯着他的人很多。

而且並不是一路人,看來,他手中的生死魔圖挺搶手的。

正廳裏,葛墨等十二個人站在窗戶邊看外邊的情況。

暮風看了一眼葛墨。

“大哥,你是不是見過那個女人?”

“見過一次,她是天地神宮的人,可是看她的樣子,並不是衝着我們來的,而是衝着小公子來的。”

葛墨觀察了一會說道。

“大哥,我們出去幫助小公子吧!”

暮風急急的說道,生怕蘇齊出事。

“暮風,稍安勿躁,你忘了小公子剛纔說的話了嗎?沒有他的命令,我們不能出去,再等等看。”

葛墨語氣嚴肅的說道。

“蘇齊,把生死魔圖交出來,否則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孤星突然厲聲吼道!

“哼!”

蘇齊冷哼一聲,“是嗎?挖洞的人,總是自己掉到洞裏去。”

蘇齊好看的脣角噬着冷笑,不錯啊!果然是爲了生死魔圖而來的,總是,她們看起來並不像巫族的人。

“你們不是巫族的人?”

蘇齊冷聲道。

一聽,孤星猛的人驚,甚至連身子都止不住的輕顫,這蘇齊好敏銳的觀察力。

“你不用管我們是什麼人,你只要交出生死魔圖就可以了。”

看着對方剛剛的神色,蘇齊在此肯定,她們不是巫族的人。

“有本事就自己過來拿!”

蘇齊聲音出奇的冷。

“用你們的蜘蛛網來試一試,到底能不能困得住獅子。”

蘇齊全是處於警惕狀態,這些人,來一次,他就讓她們死一次,要不然總是不長記性。

“殺了他,把生死魔圖搶過來。”

孤星一聲令下,十個黑衣人手中亮出了銀劍,落日的餘暉下,映出橙光閃爍着。

蘇齊知道對方的實力,最難對付的便是那名女子。

“火靈,火銀,出來戰鬥。”

睡着蘇齊的聲音一落,火銀和火靈瞬間出現在蘇齊的兩邊,而且不斷的變大。

“啊!”

看到火靈和火銀,不僅是孤星她們,就是葛墨他們都被下了一跳。

想要衝上來殺蘇齊的黑衣女人也瞬間停下了腳步。

“大哥,這小公子居然有兩隻魔獸。”

暮風一臉羨慕的看着蘇齊,整個人都激動起來。

“這位小公子不同尋常,就連他的身世也是非比尋常的。”

葛墨笑了笑說道。

“齊兒,很久沒有吃人肉了,今晚正好可以吃個飽。”

火銀吐了吐粉紅色的信子,很久沒有出來活動了。

“那就去吃個夠吧!”

蘇齊笑着說道,這一刻,他脣角邊的笑意,就像一個頑皮的小惡魔。

“齊兒,我還沒有開過葷呢,今天也想吃。”

火靈也興奮的說道。 “好啊!想吃就去自己殺!”

十個黑衣人一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在往前衝。

“哼!廢物,要是在敢往後退,我殺了你們。”

孤星一看她的人往後退,厲聲吼道。

“哼!”蘇齊一看,給火銀使了一個眼神。

火銀點了點頭,蛇尾猛的捲了起來。

“你小心點,不要把這裏的東西砸碎了,要很多銀子維修的。”

“齊兒,你是越來越小氣了。”

火銀說完,一回頭,血盆大口瞬間噴向黑衣人。

幾個黑衣人被嚇得坐到地上去。

“廢物。”

孤星一身怒吼!

瞬間釋放威壓,聖玄期六階的修爲,不是蘇齊能抵擋得住的。

蘇齊一看,給火靈使了一個眼色。

火靈和蘇齊合作無間,明白蘇齊的意思以後,它尾巴如閃電般朝着孤星掃去。

孤星的速度也算很快了,可是火靈的比她的更快。

孤星還來不及完全釋放威壓,就忙着躲避火靈的尾巴。

強勁的氣息讓孤星臉色驟變。

蘇齊看準的就是這個機會。

他小手中快速的幻化出大冶神弓,催動體內窺鏡和幻寂的力量。

兩隻短箭迅速的朝着孤星射去。

“任你修爲在高,也躲不過小爺的大冶神弓。”

蘇齊冷聲說道,只是他聲音剛落。

就聽到一聲悶哼!

孤星的胸口被兩隻短箭刺穿身體。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的兩個血洞。

沒想到他手中的弓箭會這麼厲害。

而正廳裏的葛墨和暮風他們十二人也震驚的看着他們。

一個人聖玄期六階的高手,敗在了一個聖玄期初階的孩子手中,而且還是一招之內,這樣的結果對於他們來說,無比的震撼。

而在看火銀和火靈,已經把十個黑衣人解決了,而且兩隻魔獸還每隻五人,吃得連渣都不剩一點。

就連葛墨都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這樣的場面,簡直太可怕了。

幾人看到這樣的場面,不由得想起他們遇到蘇齊的那天晚上,如果他們但是沒有被蘇齊說服,也是和這些黑衣人一樣的下場。

蘇齊冷冷的看着快站不穩的孤星,大大的眼眸裏,殺意滿滿的。

“現在還覺得所有的蜘蛛一起織網能困的住獅子嗎?”

孤星一聽,儘管心裏暴怒,卻也無力在和蘇齊戰鬥了。

“我今天殺不了你,明天一樣的會有人來殺了你的。”

蘇齊一聽,努了努嘴。

他孃的,不就是一個生死魔圖嗎?用得着趕盡殺絕嗎?

“沒事,他們來幾個,小爺殺你個,小爺正愁沒有對手呢?來着正好給小爺練練手。”

孤星一聽,臉色變了變,想逃,卻發現凝聚不起玄氣來。

她眉頭死死的擰在一起。

蘇齊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

“你不用白費力氣了,中了小爺的大冶神弓箭,你是不可能活着的,這可不是一般的箭。”

“你小小年紀,好狠毒的心。”

孤星一聽,面如死灰,蘇齊的話,讓她心裏所有的幻想在一瞬間完全破滅,她還不想死,她在天地神宮的地位剛剛穩定下來。 “你可真好意思說出口,你自己來送死,小爺只不過是成全你而已。”

蘇齊的話,更是氣的孤星瞬間吐血,有誰會傻到送上門去給別人殺嗎?一個孩子都這樣狠毒,長大以後,還不知道要狠毒成什樣子呢?

“嗯!”

孤星只覺得身體裏一陣陣劇痛。

剛纔沒有流血的傷口突然流出血來,她身子支撐不住的晚地上倒去。

火靈一看,“齊兒,別浪費了對於這樣的壞人就應該讓她們在也沒有機會殺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