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要怎麼辦,我現在並不知道那些警察都是誰啊?”江雨煙又問。

“很簡單,讓他們自己來找你就好了!”藍海辰說着將自己的計劃說出,江雨煙聽後連連稱是。

“你總是這麼狡猾,那些傢伙又要被你玩弄於鼓掌之中了。”江雨煙聽後笑到。

“這樣才能獲得勝利嘛,咱們一路不都是這麼過來的?”藍海辰陰險的一笑說。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便打算開始將計劃實施,誰知就在這時,他們的手機突然同時震動起來。

藍海辰打開手機查看,發現竟是那個殺人遊戲應用有了新消息。

“是今晚的地圖到了,咱們快看看路線。”江雨煙看着手機說,原來是第二晚的地圖更新。

藍海辰點點頭開始查看,但剛看了一眼,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藍海辰說。 不能怪藍海辰大驚小怪,只因爲眼前的地圖太令人費解。

這張地圖面積十分狹小,至少比起第一晚的地圖要小得多,大約只有其三分之一大小。

這個面積放在以往的遊戲中依然不小,但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夠看起來。

“這麼小?”江雨煙也很奇怪的說。

“就算這次的行動時間有所減少,也不能直接降到這種程度呀?”藍海辰也說。

第一晚的時候他們從中午十二點後就開始出發,而這次這要等到下午六點。雖然時間上少了6個小時,但區域面積也沒有理由縮小至如此。

“裏面肯定有問題!”藍海辰眉說着又仔細觀察,發現屏幕的右上角新出現了一個小按鈕,似乎有什麼新功能。

藍海辰輕觸那個地方,手機屏幕上立刻出現一個三維模型。這模型一看就是一片叢林,周圍植被茂密,連下腳都十分困難。

模型的旁邊有一行小字,寫着“遊戲區域概況”。看來這就是這片區域的一個縮影,第二晚他們就要在這種環境下進行遊戲。

“這也太茂密了,這種路到底要怎麼走,恐怕得拿刀一點點開闢出新路。”藍海辰忍不住開口說。

其實早在第一晚的後半段路,這種趨勢就已經十分明顯,只是現在更加極端而已。

“走這種路速度會大大降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片區域的面積就可以理解了,遊戲這是想通過增加行進難度,來制約我們的速度。”江雨煙則說。

“應該不止如此,往往這環境一改變,遊戲的形式也會自然發生變化。這麼難走的路,恐怕一個人都很難走下來,只有藉助團隊纔有可能按時到達目的地。”藍海辰說。

很多人都以爲在野外行進會像平常一樣輕鬆,這其實是一種很嚴重的錯誤。

在這種原始的環境下,人哪怕行進一小段路都是十分困難的。如此一來這片其餘就顯得十分龐大,要完成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況且,藍海辰還注意到一個其他細節。

那就是在後半段,整個地圖突然急劇收窄,到最後只給玩家留下一塊極小的區域通行,就像一個瓶口一般。

更誇張的事,這個瓶口還伴隨着河流。一條河正巧從這塊區域通過,幾乎讓整個區域都佈滿流水。

“這是想要去我的老命啊。”藍海辰評價說。

這種區域到底要如何行進?遊戲的模式又會變成什麼樣子?藍海辰和江雨煙心裏都隱約擔心起來,看來這一晚必定不會好過。

就在這時兩人的手機居然又響了起來,藍海辰見狀忍不住罵出聲。這還有完沒完,怎麼驚嚇一個接着一個?

這次手機收到的是信息,而且是由玩家發出的。更奇怪的是,這個玩家連身份都沒有隱瞞,是小蘿莉。

“各位,我有一個對付殺手的辦法需要大家一起配合。請大家到走廊上來,咱們一起商議。”

“這個小姑娘腦袋裏又有什麼鬼主意?”藍海辰雖然心煩但卻不能不去,小蘿莉都這麼鄭重其事的開口了,必須要重視起來。

所以藍海辰便跟江雨煙分開,然後各自前往二樓走廊。

藍海辰來到走廊裏,發現不少人已經到達。大家聚在一起議論紛紛,不少人還在圍着小蘿莉詢問。

“當然有辦法,只不過這個辦法不只是我想出來的,還有其他人。

是誰?不能告訴姐姐你哦,這樣小露露會不被信任的!”小蘿莉看似天真的回答着大家的問題。

“這個小傢伙,還在裝嫩嗎?”藍海辰看後嘴角一抽,感覺不忍直視。

沒過多久衆人都來齊了,小蘿莉這才一蹦一蹦的來到走廊中央,面對着衆人開口。

“各位大哥哥大姐姐們,小露露跟其他小夥伴一起想到了一個好辦法哦,能讓大家一起免於被殺手攻擊。”小蘿莉開口說。

“哼,這種方法從我一開始遊戲就不斷出現,到現在還沒有一個靠譜的。”女特工聽後小聲嘟囔了一句,藍海辰聽後啞然失笑。

女特工說的對,至今爲止藍海辰遇到的所有計劃,甚至是自己的計劃,其實都有被破解的可能。

從這方面來說,或許根本就沒有完美的計劃。但大家依然樂此不疲,希望可以通過這種手段一次性解決問題。

“這個遊戲根本不會允許你這麼做,到頭來一定會讓你們鬥個你死我活。”藍海辰心想。

小蘿莉聽到女特工的話也不生氣,而是繼續解釋。

“當然,沒有完美的計劃。但大家不能否認,好的計劃可以幫助我們獲得勝利,這就足夠了。

而現在,我這裏就有一個絕對的好計劃!”小蘿莉說。

“什麼計劃呀,說來聽聽。”冰塊臉冷漠的問,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

“嘖嘖嘖,可惜我對蘿莉沒興趣。”污妖王還在注意別的事情。

“其實這個計劃很簡單啦,就是利用咱們大家的手機!”小蘿莉說着拿出自己的手機。

“昨晚宋欣瑩的做法提醒了我,其實我們可以聯合起來共同應對的。

雖然宋欣瑩的計劃最後失敗了,但那是她自己作死,誰也救不了她。不過這並不能證明這類方法不好。”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別浪費我時間!”野狼開口催促。

“不要急嘛,其實我就是想在大家的手機裏安裝一個軟件,讓我能夠定位到大家的手機位置。

這樣所有人的行動就被完全掌握了,大家也就可以安心的遊戲了!”小蘿莉興奮的說,樣子十分可愛。

“你是說,通過掌握所有人行蹤,同時限制殺手的行爲?”白髮思考了片刻後問。

“對啊對啊,就是這個意思,只要大家的行蹤一被掌握,殺手就不敢亂動了不是嗎?

到時候大家只要拉開一定的距離,就誰也不會被殺了!”小蘿莉不住點頭。

“這樣確實可以很大程度上限制殺手,但相對的,其他人的行動也同樣會被限制。

就比如警察,這樣他們就無法驗人了不是嗎?還有,你打算讓誰來掌握大家的位置?這個人能可靠嗎?”女特工又問到。 大家聽完女特工的話紛紛點頭,這確實是個問題,而且必須解決。

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就等於廢掉殺手的同時也廢掉了警察。如此一來查出殺手的速度勢必要降低,而且很可能會不斷出現誤殺,讓平民無故損失。

綜上所述,小蘿莉的這個計劃有不少漏洞,還需要進行完善。

“是啊,況且聽你的意思,似乎是想自己掌握那些信息?實話說我們並不能完全信任你,萬一你是殺手呢?

重生后我成了自己的替身 這樣我們的行蹤不就都被你掌握了,到時候要殺誰還不是輕而易舉。”冰塊臉又板起臉說。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裏面有完善的可能,不是不能考慮。”這時病號突然說,他似乎覺得這個計劃可行。

“完善的可能?你是說這些問題都能解決?”女特工奇道。

“應該可以,大家都是聰明人,我想如果不把這個解決的話,你應該也不會提出這個建議的。”病號說着又看向小蘿莉。

小蘿莉聽後哈哈一笑,掐着腰很得意的看着衆人。

“當然,要是不把這些問題解決,小露露怎麼會把大家召集起來呢?

其實這些問題的核心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沒有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嘛。只要我們把這個問題解決,大家自然就沒有顧慮了不是嗎?”

小蘿莉說完突然看向一旁的小鬍子。小鬍子見狀微微一笑,然後快步走到小蘿莉身邊。

“這個傢伙是……”

“他想幹嘛?”

大家議論紛紛,不明白小鬍子出來的用意。

“現在我就向大家介紹一個可以信賴的人!”小蘿莉指着小鬍子說,“這位叔叔昨晚可是受到警察攻擊了哦,而且他有一些想法,可以幫助我們證明一些人的清白。”

衆人聽後都很吃驚,藍海辰更是心中一凜,似乎預感到了什麼。他看向蜜蛇,發現蜜蛇的表情也有些微妙,看樣子兩人有同樣的想法。

要知道昨晚他們陷害的人就是小鬍子,野狼更是在大家剛出發時,就將小鬍子弄傷,讓他始終掉在隊伍的最後面。

現在小鬍子在這種時候站出來,難保不會有什麼事發生。

只見小鬍子又是微微一笑,轉身將所有人都掃視了一遍。

“昨天晚上真是驚險啊,要不是我拼上名往前趕,就真的要遲到了。各位殺手,還真是多虧了你們呀!”小鬍子冷冷的開口說。

“不過也正因爲如此,我逐漸想明白了一些事,爲什麼你們昨晚要襲擊我,又爲什麼在休息時,地面上會出現那麼多洗衣液!”

衆人聽後很是興奮,難帶這個小鬍子已經看破了洗衣液的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點說出來。”污妖王有些不耐煩的說。

於是小鬍子點點頭,將他的分析對衆人說出。

令人吃驚的是,小鬍子居然將昨晚殺手的計劃分析的頭頭是道,而且基本沒什麼偏差,就連洗衣液的事也不例外。

“想不到這個傢伙還蠻有兩下子的,僅憑這麼點線索就能分析到這種程度。”蜜蛇看着小鬍子,心中升起一陣危機感。野狼和丸子等人也很擔憂,這次的玩家確實要比之前整體素質高出不少。

“照你這麼說,昨天地上的洗衣液就是殺手在進行陷害,而且陷害的就是你?”大熊聽後問。

“是的,而我之所以會被襲擊,也是因爲殺手想要藉助我對付警察,讓他們暴露身份!”小鬍子點頭說。

“想不到這些傢伙竟然這麼陰險!”乖乖女握緊拳頭生氣的說。

“當然,警察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他們早就看破了殺手的計劃,所以乾脆順水推舟,反過來坑了殺手一把!”小鬍子說着再次掃視周圍。

“昨晚前半夜,應該有幾個人被追殺了吧?請你們站出來,我應該沒有說錯。”

衆人面面相覷,沒想到竟還有這麼回事。過了一會兒,棒球帽首先站了出來,承認自己曾經被追殺過。

有了開頭的一切便都簡單起來,陳老頭也很快站出來。最後江雨煙在徵得藍海辰的同意後,也站出來承認自己的遭遇。

“居然真的有啊,被襲擊的人!”大熊吃驚的看着站出來的人。

“是的,你們知道嗎?其實追殺你們的根本不是殺手,而是警察!”小鬍子點點頭,對江雨煙等人說。

於是在衆人詫異的注視下,小鬍子將警察反制的手段也說出,聽得衆人冷汗連連。

“居然是這樣,你們這些警察居然拿我們當擋箭牌!”江雨煙聽後氣憤的看着周圍大叫,裝的跟真的一樣,好像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沒錯,就是警察乾的。其實他們這麼做也無可厚非,畢竟這可以讓殺手露餡,而且你們也沒有死不是嗎?”小鬍子笑了笑。

“什麼叫無可厚非!”江雨煙氣憤的看着小鬍子,“你知不知道,昨晚我可是真的被殺手襲擊了,就在警察走後!殺手真的是想殺死我,我是運氣好才能躲過一劫的!”

江雨煙說完又指向藍海辰。

“你們知道昨晚我爲什麼要扶着這個傢伙嗎?是因爲他長得好看?告訴你們,我其實是在確認殺手的身份!

昨晚那個殺手在襲擊我的時候,退步已經被我用弓弩刺傷了!所以只要是那個地方受傷的人,都有可能是殺手!

而他,受傷的部位正是在那裏!所以我纔要確認真相,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殺手!”

衆人聽後恍然大悟,原來江雨煙那時候並不是愛心氾濫,而是另有所圖。

“那他是殺手嗎?”乖乖女忙問到。

“不是,這個傢伙的傷根本不是箭傷而是刀傷,所以不可能是殺手,造不了假的。”江雨煙搖搖頭,十分懊惱的看了藍海辰一眼,“真是白浪費我那麼多精力!”

藍海辰苦笑一聲,自己居然又被江雨煙“鄙視”了。

“那你就沒有別的線索了?”乖乖女覺得很可惜,依舊問道。

“沒有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往下查。”江雨煙聳聳肩表示,衆人聽後無不可惜。

但藍海辰聽完卻笑了,江雨煙的話裏可是另有深意! 藍海辰明白,江雨煙這是在間接給警察提醒,提醒警察她昨晚跟殺手接觸過。

如此一來便可以成功引起警察的注意,而且十分自然,沒有任何違和感,這也算是完成了接近警察的第一步。

“沒想到順便還能完成這個,也算是個意外之喜。”藍海辰看後心想。

小鬍子知道江雨煙很不高興,也不再說話免得刺激她,無奈小蘿莉只好再站出來打圓場。

“好啦好啦,聽小露露說一句。大家的目的都是爲了找出殺手,這點小過節就讓它過去吧。”小蘿莉擺擺手對江雨煙說。

“大家發現沒有,如此一來我們就有了刻意心信任的人,就是這位留着小鬍子的叔叔!”小蘿莉又興奮的指向小鬍子,小鬍子聽後嘴角一抽,不要老是強調叔叔這個身份啊!

衆人聽後都暗暗思索起來,目前站出來的人已經有小鬍子、棒球帽、陳老頭和江雨煙。

如果加上小蘿莉和她背後的人的話,人數已經遠遠超出了殺手人數。這樣一來就大大降低了危險,畢竟平民裏不太可能有人支持殺手,人數本身就是保障。

想通了這一點,大家心中的顧慮也都漸漸縮小,對於小蘿莉的計劃也沒有了那麼多顧慮。

“這樣大家就沒有顧慮了吧?如果不相信我,就讓所有人的位置掌握在小鬍子叔叔手中。這樣大家都放心,我也拿不到什麼。

如果解決了這個問題,剩下的問題也就不再是問題了,就比如警察如何驗人。

由於我們的監視,殺手已經不敢輕舉妄動。但警察卻不會有這個顧慮,因爲我們是同一陣營。

這樣到了下半夜,各位警察就可以安心傳送驗人。就算被小鬍子叔叔看到,他也不會說出去的。

如果還是擔心的話,大不了只派出一名警察就好,如此一來危險也不高,是不是很完美的解決方法?”小蘿莉仔細向衆人解釋,大家都覺得這個辦法可行。

“我還有一個問題。”藍海辰這時突然開口說,“剛纔的地圖大家也都看到了吧?這一路可不好走,我甚至懷疑一個人根本無法完成,尤其是對於一些女孩子。”

藍海辰說着拿玩味的眼神看了小蘿莉一眼,小蘿莉狠狠地瞪了回去。

“也就是說,咱們必須得組隊?”胖子立刻明白了藍海辰的意思。

“是的,這是今晚上最麻煩的地方,這次的路出奇難走。”藍海辰點頭說。

“這個問題我們自然也想到了,其實要解決也很簡單,大家兩人一組一起行動就好,跟之前的計劃也沒有什麼不一樣。”小蘿莉回答。

“那萬一兩個殺手成了一組怎麼辦?這樣他們就可以相互配合,指不定能找出什麼情況來。”大熊有些擔心的說。

“這是在讓大家自由組合的前提下,咱們現在抓鬮決定,總共20個人,殺手互相碰到的機率已經非常小了。

要是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讓他們碰到了一起,咱們也不用擔心。畢竟我們都處於被監視的狀態,而且我們也不會只看大家的位置,還會是不是的抽查!”小蘿莉淡定的解釋說。

抽查?

衆人聽後一愣,然後就明白了小蘿莉的意思。

“哼哼哼,不要以爲我們只會用那種單調的方法。小鬍子叔叔不但可以打電話,還可以用視頻,甚至還能讓大家錄下身邊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兩個殺手碰到一起,想要搞什麼鬼也十分困難。所以這方面的問題請不用擔心。”小蘿莉冷笑着解釋說,但更像是在對殺手進行威脅。

衆人都被小蘿莉說服,覺得這是個可以一試的方法。於是接下來,衆人開始抓鬮,隨機決定哪兩個人被分在一組。

令藍海辰有些意外的是,他居然跟廚娘分到了一起。由於昨晚上的關係,廚娘對藍海辰還有些恨意,站在藍海辰面前用仇視的眼神看着他。

藍海辰主動跟廚娘說了幾句話,廚娘都不理會,就只是那麼看着。最後藍海辰乾脆放棄,反正到了晚上對方依然會跟他配合。

“大家都瞭解自己的分組了吧?今天晚上就按這個行動,請不要隨意改變,否則將會被懷疑身份。”小蘿莉看着衆人提醒說。

“接下來就是爲大家的手機安裝軟件,由於這件事比較麻煩,所以咱們不用一起進行。

這樣吧,我和小鬍子叔叔會在房間裏等,大家就按照門牌號一次進來單獨安裝,這樣也不會佔用大家的時間。

所以請大家安心等待,到了誰我就會用手機通知,請接到通知後過來便可。”小蘿莉將一切都想的很周到,這點跟她的外貌完全不匹配。

但藍海辰卻從這些話裏,聽出了一些別的意思。他嘴角微微一翹,心裏已經有了一些打算。

接下來大家全部解散,藍海辰回到自己的房裏,拿着電話等待着。

果然沒過多久手中的電話就震動起來,果然是蜜蛇打來的。

“喂。”藍海辰立刻接起來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