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才是真正的人生贏家啊。

「秦部長!」

秦穆然走到前方,銷售部里一個與秦穆然相熟的人員立刻走上前來,招呼道。

「你好啊,好久沒見了,你的胸又變大了啊!」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討厭!秦部長你又占人家便宜!」

那名美女嬌羞了一聲,道。

「哈哈哈,我就說說,又沒有摸!」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那你來摸一下啊!你摸了以後不就知道咯。」

沒想到那個銷售部的美女更加的大膽,直接調戲道。

「那還是算了吧!哥是有婦之夫,我要找我的輕舞妹妹呢!她人呢?」

秦穆然看了看四周問道。

「莫部長她去洗手間了,你可以等等。」

「剛好我也有點尿急了,我也去下洗手間吧!」

秦穆然突然感覺有些尿急,便是轉身向著洗手間的方向走了過去。

卻是看到莫輕舞正在洗手池那邊,擦著臉,頓時問道:「輕舞妹妹,好久不見啊!」 “加油!小寶,還差一點!就可以救出星兒了!”

“這小寶不愧是星兒姐姐和龍哥的兒子,果然潛能無限啊!”

李正義和諸葛第一看到小寶的殘影接近星兒,大聲的叫喊着。

一旁的蘭天沒有說話,而是注視着天空中的紅毛巨爪,微微皺起了眉頭。

“小寶確實強悍,只不過真的這麼容易就可以將星兒救下來麼?要知道對方可是傳說中的科學狂人柯雲泣啊!”

正當蘭天這麼想的時候,在星兒身前的拿出空間陡然震顫起來!

蘭天臉色大變,喊道:“停下來,不要再往前了!”

同時察覺到異常的還有星兒,星兒也大聲喊道:“停下,小寶,快點停下!”

“不!我一定要救麻麻出來,誰也不可阻攔我!”小寶還沒有察覺到危險,大聲的迴應道。

蘭天看到小寶沒有停下來,嘆息道:“完蛋了!”

衆人聽到蘭天的嘆息聲,臉上露出了不解,但很快便明白蘭天爲什麼要這麼都說了!

咻咻咻!

一條條符文鎖鏈從空間中驟然竄出,不斷地在空中交織着形成一張大網,兜頭向着小寶籠罩而去。

小寶眼中寒光一閃,故技重施,前方的大網在他的利爪下崩裂成無數的星光,消散在空中。

然而大網並不只有一張,第二張隨即出現,緊接着是第三張,第四張..

直至不知道多少張之後,小寶的揮出利爪的速度跟不上大網出現的速度後,那些符文鎖鏈構成的大網密密麻麻的將小寶的身體覆蓋住,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蠶蛹。

原本討論的衆人都沉默下來,望着天空中被捆綁的小寶和星兒,彷彿預見了他們的下場。

“呵呵!遊戲到此結束吧!”

柯雲泣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嘲諷和冷冽。

隨着他話音剛落,紅色巨爪猛然張開,一條條符文鎖鏈索從巨爪的指縫間竄出,從四面八方向着衆人射來。

衆人大驚,想要阻擋,但是卻發現自己體內的力量彷彿完全消失了一般。

“不好,空間中的封印之力變強了,禁錮了我們的力量!”蘭天大叫道。

衆人臉色煞白,但卻只能看着那些鎖鏈向着自己飛來。

“莫非今天就要葬身此處麼?”所有人心中絕望地想到。

就在這時,人羣中忽然飛起一道身影,向着滿天的鎖鏈衝去,隨即在空中向前打出一掌。

大風起兮雲飛揚,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一掌打出,風雷交加,電閃雷鳴,巨大的風聲在空中嗚嗚作響,一條條鎖鏈強行改變了方向,而原本震顫的空間更是隨着那一掌的打出,停止了震顫。

“趙小川!居然是他? 總裁的33日孕妻 他居然還有力量對抗柯雲泣?而且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諸葛第一震驚的叫道。

蘭天,李正義更是長大了嘴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實!

沈菲兒捂着心口,嘴角留着一絲血跡,咒罵道:“該死的趙小川,醒來了居然連一聲招呼都不打,還傷害了老孃,一會兒就讓你好看!”

雖然是咒罵,但卻有股小女兒家埋怨的口氣在裏面,顯然沈菲兒並沒有真的生氣,只是在發泄着自己的不滿。

“喝!”

趙小川輕喝一聲,接連向着四周打出幾掌!

小寶,星兒,諸葛第一身上的鎖鏈紛紛斷裂,並且化作光點消散在空中,同時周圍原本密佈的符文鎖鏈構成的大網也消失不見了。

“哈哈哈,趙小川,你果然沒讓我失望!竟然這麼快就悟通了詛咒之力和輪迴之力的運用的方法!當真不愧是第十世輪迴者!”

柯雲泣的笑聲向着四周擴散開來,似乎因爲趙小川的醒來而感到非常的高興。

“哼!柯雲泣,廢話少說,快點交出若曦她們,否則.。”趙小川喝道。

“否則什麼?”柯雲泣打斷了趙小川,笑道:“否則想要殺了我不成!”

紅毛巨爪掌心處的眼珠露出一絲好笑地神情,但很快那絲神情變轉爲了冷冽。

“趙小川,你的眼睛怎麼回事?”柯雲泣大喝道,語氣中充滿了憤怒。

Wωω⊕ttκΛ n⊕¢ ○

趙小川心中暗歎一聲,雖然他悟通了怎麼利用輪迴之力和詛咒之力,但是眼睛卻因爲之前黃泉水和天眼石的緣故算是徹底地嚇了。

不過趙小川自然不會將自己的真是情緒暴露出來,因爲牧童曾經說過,將自己的弱點暴露給敵人是戰鬥中最愚蠢的事情,能給敵人展現的只有自己的強大。

於是,趙小川當下冷哼道:“我的眼睛怎麼樣與你無關!”

隨即調動着自己體內的輪迴之力和詛咒之力,憑藉着剛纔的領悟,將他們融合在一起,灌入到自己凝聚成的靈體中。

“啊!和我沒關係!怎麼可能和我沒關係!你是我試驗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怎麼可以讓你受到一絲傷害呢?不可原諒!真是不可原諒!是誰?是誰傷了趙小川的眼睛?”

柯雲泣憤怒的吼聲聽的衆人目瞪口呆,甚至有幾人懷疑他是不是瘋了。

然而衆人立即又將目光投到了趙小川的身上,因爲此刻的趙小川身後逐漸黑煙滾滾,形成一個兩丈多高,和李若曦一模一樣的靈體。

只不過靈體身上佈滿了一股高冷的氣質,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不能辨認出那靈體和李若曦相似。

“那靈體我記得,似乎是趙小川在信仰境凝聚而成的!莫非他打算用信仰境凝凝聚成的靈體對付柯雲泣不成?”

星兒被趙小川大酒後,立刻帶着小寶逃離了戰場,然後看到場中的變化,不由驚聲叫道。

但是還沒等她說完,那靈體身體倏然一震,在她的腦後出現了六個巨大的黑洞不斷地盤旋起來。

“六道輪迴? 我靠做菜獨寵後宮 怎麼可能!這六道輪迴我可是苦練了二十幾年纔有了雛形,這趙小川之前就沒有顯露過輪迴之力,怎麼可能這麼快掌握六道輪迴呢?”

蘭天震驚地看着天空中的六個黑洞不斷地盤旋着,口中喃喃道:“假的,這六道輪迴肯定是假的!”

一旁的李正義聽到蘭天的話語,面色凝重!

若是平時,他肯定會嘲笑蘭天,可是現在的局勢卻讓他根本無暇開什麼玩笑,而是認真的觀察着天空中突然出現的六道輪迴。

忽然,他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指着那天空中的六個正在轉動的黑洞喝道:“不,不是六道輪迴,你們看那些不斷旋轉的黑洞中似乎有什麼東西?” 莫輕舞此時正在洗手池邊擦拭著臉頰,剛剛洗過臉的她也沒有想到一直都沒有出現在公司的秦穆然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頓時有些驚慌。

匆忙擦拭了下自己的臉蛋,急忙將手中的紙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秦大哥,你怎麼回來了?」

莫輕舞的臉上神色有些尷尬地問道。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這樣子,好奇地走了過來:「輕舞,你怎麼樣了?臉色這麼難看?」

秦穆然仔細打量著莫輕舞,莫輕舞的臉色毫無血色,甚至看起來有些虛弱。

「沒….沒事,可能最近加班比較多,累的吧!」

莫輕舞眼神躲閃,隨意逃避著秦穆然的目光,說道。

「是嗎?你忘了秦大哥是幹什麼的嗎?」

秦穆然目光如炬,見莫輕舞這個樣子,越是覺得有些怪異,逼近一步,卻是注意到了莫輕舞鼻子下方還有尚未擦拭掉的血跡。

「你流鼻血了?」

秦穆然問道。

「熬夜上火….喝點菊花茶就沒事了。」

莫輕舞說道。

「熬夜上火?可是我看你這樣子不像啊!」

顯然,秦穆然是不相信莫輕舞說的這話的,他的目光看向了剛才莫輕舞擦拭完扔在其中的紙巾,卻是看到上面不少的鮮血,鮮艷的有些可怕。

「輕舞,你是不是身體出什麼問題了?」

秦穆然的臉色有些凝重地看著莫輕舞問道。

「怎麼會呢!秦大哥,你就別多想了,我的身體能夠有什麼問題啊!我可健康了。」

莫輕舞笑了笑道。

「把手給我!」

錯上冷傲特工妻 突然,秦穆然陰沉著臉道。

莫輕舞聽到秦穆然這話,頓時感覺不妙。

秦穆然的醫術她是知道的,將手伸出去,這不就是要給秦穆然把脈嗎?

要是讓他把脈了,豈不是什麼都瞞不住了?

「秦大哥,我還很忙,你就不要鬧了好不好,晚上我請客,喊你吃飯。」

莫輕舞選擇岔開話題。

可是他這麼一說,卻是更加加深了秦穆然的懷疑。

「我不想吃飯!你忙什麼工作!今天我給你放假!」

末世第七城 秦穆然的聲音突然冷了起來,道。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堅定地目光讓莫輕舞不敢生起任何反駁的念頭。

愛情逃兵 「秦大哥,你就不要管我了,我真的沒事!」

莫輕舞看到秦穆然這樣子,直接忍不住了,眼眶在剎那紅了起來,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

秦穆然見莫輕舞這樣子,心臟猛地咯噔了一聲,果然,莫輕舞出什麼問題了!

「秦大哥,我們去辦公室說吧!」

莫輕舞看了看四周,這裡畢竟是洗手間的門口,不太適合討論這些東西,若是被其他的人聽到了,估計明天早上整個公司都要知道了。

莫輕舞不像其他的人知道。

若不是今天被秦穆然給遇到了,恐怕就算是秦穆然這個最親的人,她也不會告訴的。

「行!」

秦穆然看到莫輕舞這個樣子,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心裡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覺。

中醫講究的望聞問切,秦穆然光是從看,就感覺莫輕舞的身體很是虛弱,似乎是有什麼病了。

只不過,沒有診脈,哪怕是秦穆然都不敢判斷是什麼樣的病。

但是看陸傾城這個樣子,想必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問題,只是沒有告訴任何人而已。

就這樣,秦穆然和莫輕舞兩個人回到了辦公室里。

辦公室的隔音效果還是不錯的,秦穆然將門關上以後,便是坐在了莫輕舞的辦公桌對面。

秦穆然陰沉著臉,看著莫輕舞,氣氛有些壓抑。

莫輕舞看著秦穆然,也是知道,他應該是看出些什麼來了。

「秦大哥,你想知道什麼?」

莫輕舞長舒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

「你到底怎麼了?生什麼病了?」

秦穆然看著莫輕舞問道。

「我…..」

莫輕舞被秦穆然這麼問以後,再也綳不住了,直接哭了出來。

淚水順著臉頰滴落在地上,莫輕舞雙手捂著臉,哽咽著。

「到底怎麼了?」

秦穆然見莫輕舞這樣子,更加的擔心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莫輕舞一直是個很堅強的女孩子,即便是再盛康集團這樣高強度的壓力下也沒有說任何的困難。

但是現在,莫輕舞哭了,很崩潰的哭了,難道是……想到這裡,秦穆然瞪大了眼睛。

「不會是…..」

秦穆然聯想起來,似乎想到了一個病症。

「沒錯!是血癌!」

莫輕舞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

「怎麼會這樣!」

秦穆然有些驚訝。

之前看到莫輕舞的時候,他還是好好的,這才多久沒有見到啊,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莫輕舞竟然得了白血病!

血癌,就是白血病,這是一個相當棘手的病症,即便是現在醫學很是發達,也不敢保證能夠百分之百的治癒。

哪怕是秦穆然這樣的國醫聖手,能夠從閻王爺的手中搶人的人也不敢保證。

「我也不知道,就是之前一個月的時候,我開始發燒,我以為是感冒了,吃了點感冒藥就沒有注意。但是後來,就逐漸的流鼻血,而且一天還流好幾次……」

說到這裡,莫輕舞就沒有再繼續往下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