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石頭彷彿聽見其的話語一般,居然猛的一顫抖,一道金色的光輝猛的從中涌出,即將徹底脫離石塊。

就在此刻,‘小金’動了!只見一霸道無比的右拳猛的揮出,那股駭人的氣勢,彷彿遠古兇獸一般,頃刻間,便把那生有靈性的金色光輝給鎮住。

那充滿野性力量的一拳,重重的轟擊在怪異石頭之上,頓時,那石頭化爲滿地的白色粉末,其中蘊含的金元素,已被那威猛的一拳吸入體內。

金毛猿猴看着充滿力道的雙手,不禁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雲端之上,那百萬丈高度,無數寒冷的激流在晃盪着,只見不遠處,一處聚集無數高空激流密集的浪潮之地。

如刀刮的罡風錚錚的散發着,一個傲然的身影,其身穿着青色長衣,腳步如飛,全身沒有絲毫源力的氣息。

眨眼間,便已經連續跨越數道罡風激流,那瞬息能將空氣凍結成冰的激流,卻對其沒有絲毫影響。

其腳步踏過之處,罡風激流盡成碎片,化作滾滾狂風,飄散於空氣之中。

忽然間,整個罡風所形成的激流地,化作宛如猛獅般得高壓霧體,原來,這罡風長期世間聚集,居然已經生出靈性。

只見其張牙舞爪,就向青衣男子撲去。

沒過片刻,那男子身上的衣角一處已經被罡風割裂,成爲飄散的散佈,如猛獅般撲來的靈性罡風,已經不到寸步之遙! 只見那青衣男子雙腿腳底出現一絲青芒,他猛的向前一躍,頃刻間躍出七八步遠。

猛獅般得罡風窮追不捨,所到之處,空氣猛的凍結,有被其全身的罡風割裂。

這罡風所化的猛獅確實威猛,寒芒陣陣的獅爪已經向青衣男子拍去,那罡風好比天降的駭浪,向其擠壓而至。

看不清面容的青衣男子淡然一笑,右腿不知何時出現一道道的小型青色風流,他突然猛的向上一踢,四周擠壓的那股罡風氣勢頓時遣散。

那種凍結空氣的寒流隨之破,整個罡風化作的猛獅直接被其一腿踢散,那猛獅駭人的頭顱與身軀分爲兩半,緩慢化爲氣流。

能將一腿將無形無狀的威猛‘罡風’踢碎,這就算是一般的四宿境界,血肉宿的高手都無法做到,而眼前這青衣男子,隨意一腿便將其踢散,他是怎麼做到的?

“乎!這罡風長年累月的積聚,生出靈性也不足爲奇,只不過,這也太生猛了!幸虧我反應過來,說不定,此刻就是我被這高速旋轉的罡風割裂了!”塗飛傲立於虛空之上,看着不遠處的滾滾罡風,不由的長聲感嘆。

某處荒山峽谷,這裏到處皆是一片狼藉的碎石,彷彿遭受過無數戰火的洗禮。

峽谷寬十米,長二十米,周身無盡的荒山碎石隱蔽着許許多多黯然的身影,一絲絲靈氣從中流散着。

只見峽谷中心站立着一個身穿金色貼身衣的青年男子,男子留着一頭漆黑的短髮,那俊俏的臉龐,正是趙騰。

冰冷的眼眸,令尋常人有種窒息感的氣勢,彷彿即將出鞘的寒劍,鋒芒的劍意從其漆黑的瞳孔深處傳來。

忽然間,兩邊的荒山之中,數不清的位置射出一道道白色寒芒,照耀漆黑的峽谷。

足足百道靈氣所化的寒針衝着趙騰身體各處射去,前赴後繼,密密麻麻,而且極爲銳利,寒光閃爍,可趙騰依舊沒動,只是他忽然猛的閉上雙眼。

就在此刻,他右手不知何時已經遙指天際,頃刻間,近百道指芒從其身軀四周散去,一種磅礴銳利的氣勢從其體內涌出,那道道金色源力所化的指芒彷彿早已醞釀好一般。

對準四周疾馳而來的靈氣寒針,鏗鏘之聲,連響不停,指芒與靈氣所化寒針互相抵制,其中的威力瞬息消散,成爲一道普普通通的氣旋。

此刻,四周潛藏與山石之後,射出靈氣所化的寒針

隨後,只見趙騰臉上呈現出一幅半喜半憂的情緒,他喃喃自語道。

“終於能夠利用空氣的流動而精準的計算這些寒針運行的軌跡了!雖然我‘指意’成功領悟,而且也朦朦朧朧的捕捉到了‘武道’的一些規律與痕跡,但離奪鳩他們還是差了一些啊!而且瞬息三千指芒,我也只能百道而已,修煉這條路,還長着呢!”隨後,其嘆息一聲,看着夜空之上即將落下的明月,不禁陷入了沉思。

明日,便是一月一度的武技切磋,恐怕,也是他們最後的比武切磋了!

武道修煉,異常艱苦,無論是煉體,還是修煉武道功法,就算是修煉‘劍道’也必須將雙手雙臂,以及身法修煉到位才行。

劍技雖然高超,出神入化,但也必須人身體的配合才行。

這不是那些修道者,靈器千百米能取人首,也不是奇門術士,法杖一揮,移山填海…

這十七年來,他們交手次數也有接近兩百次,每一次都是傷痕累累,最後分出的勝負結果也是不同。敗的人會更加努力修煉,超越勝的人,那勝利的人也不敢怠慢,就這樣,以着一種前赴後繼,超越別人的心態,刻苦修煉着。

他們的實戰經驗,正以着一種可怕的速度增長着。

時間過的非常倉促,轉眼間,便以到第二日清晨。

弱水湖畔,朝陽的光線緩慢的照射在黑漆漆的湖面之上,岸邊某處,那被吸乾水分的幾截木杆散落留有泥土芬芳的石板道上,此刻,那兒多了一個人影。

奪鳩蹲下身軀,擁有右手觸碰了一下乾巴巴的木頭,摸索着那整潔的平面,不禁陷入了思索。

“這是爪痕無疑,記得張耀武好像一直在這邊修煉來着,想必,這是他所留下的吧!沒想他進步真快,而且,還隱隱約約的控制住了心魔,這也是他的機遇啊!”想到這些,奪鳩不禁露出一個笑容。

自己的摯友實力提高,他心中定然也是極爲愉快,雖說,今天的決鬥會艱難許多,但奪鳩卻並非爭強好勝之徒,他之所以熱切的想要勝利,只是爲了證明自己的實力而已。

此刻,弱水湖畔之上依稀有着的薄霧已經徹底散去。

奪鳩不禁起身,活動了幾下全身筋骨後,亦然踩踏在黑漆漆的湖面之上。

那般隨意,如此自然,彷彿腳下踩着的不是充滿猛烈吸引之力的弱水,而是鬆軟的泥土一般。

“這吸力對我而言,就算不刻意抵抗,也沒有任何阻礙力量了!”奪鳩緩緩將雙手舉起,他眼神淡然的看着佈滿紋路的手指,不禁露出一絲笑容。

他步伐緩慢,一個腳步帶着一片氾濫的漣漪波紋,片刻功夫,離湖水中心不到十米遠。

此刻,那兒已經依稀站立着幾個身影。

奪鳩臉上的笑意顯得更加濃厚,那漆黑冰冷的眼眸也隨之一緩。

不過,還未片刻,當其看見那雪白的朦朧身影時,那笑容硬是被其收了回去,那眼神百感交集的淡淡將其掃過。

弱水湖畔中心隨着湖面漂泊而立的那些人,正是一個月來未曾相見的王雙等人,那雪白朦朧的身影,正是因爲奪鳩的緣故,而性情大變的周瑩蘭。

奪鳩幾步邁了過去,離王雙等人只有幾步之遠,此刻的他,可以清晰感應到周身具有的那幾股無形氣勢。

“你們進步很快呀!真讓我望塵莫及!”奪鳩對着他們笑着說道。

“奪兄實力也提高很多,令小弟我有些慚愧呀!”塗飛面露笑容,搖首說道。

趙騰聽他兩人這麼客氣來客氣去,頓時翻了個白眼,不耐煩說道。

“你們倆在這樣說下去,都到中午了!”

兩人一聽,只是笑而不言。

頓時,趙騰氣的吹鬍子瞪眼,他眼神之中充滿狂熱,衝着奪鳩喊道。

“奪鳩!你可要準備好!上次敗在你手中,我心中可是萬萬個不服啊!如今刻苦修煉了一番,到時候我可是要報仇雪恨一番,下手重了些,可別怪我沒說哈!”|

“行!你要手下留情,我跟你沒完!”奪鳩聽後,心中的戰意也是宛如無盡的浪濤,綿綿不絕的涌在心頭,當即臉色露出正經之色,淡然道。

這時,王雙笑着插話了。

“師父們,怎麼還沒來?”

“該不會還在睡覺吧!”塗飛臉色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接道。

頓時,幾人的笑聲,傳遍整個弱水湖畔,就連一直沉默的張耀武,面露冰冷之色的周瑩蘭,以及金毛猿猴,‘小金’也是露出憨厚的笑容。

“誰在說我們壞話來着!”這真是說曹操,曹操便到,人還未至,天霸那粗獷的聲音便已經傳入衆人耳中。

頓時,塗飛臉上露出一條條的黑線,他當場就想先行後退,但其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身影,一隻精壯有力的右手,已經拍在他肩膀之上。

其當即冷汗直流,不禁回頭看去,頓時看見那身穿黑袍的身軀,以及那張彼爲陰沉的俏臉,此人正是天陰。

塗飛不禁嚥了下口水,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說道。

“天陰師父好!”

天陰那陰冷到可以將人凍結的眼神漠然掃了一眼,隨後點了點頭,只見其抓着塗飛肩膀的右手,忽然力道加重了一些。

頓時,只聞塗飛傳來一陣殺豬般得嚎叫!

“師父啊…我的師父啊!快來救救我呀!"

“是誰,欺負我的徒兒呀!”天速忽然閃現,站立於塗飛面前,眼神漠然的掃過,彷彿沒有注意到神情痛楚的塗飛一般。

“師父…嗚嗚,我在這兒!”塗飛欲哭無淚,他當然知道天速是故意這樣無視自己的。

聽聞到塗飛痛苦的嚎叫,天速臉上掛着邪邪的笑容,雙手插在腰間,稍微彎下身軀,他的俏臉離塗飛的不到十釐米距離。

“以後還會不會偷偷說我們的壞話!”天速滿臉賊笑的問道。

“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塗飛臉上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委屈求饒道。

“如果以後再犯,可就不僅僅是這樣簡簡單單的舒筋活骨,我可就要罰…”說到這裏,天速不禁一愣,隨後彷彿想到什麼,繼續說道。“罰你面壁思過,十年時間!”

“啊!不要啊!我知錯了!下次真的不會了!”塗飛一聽,頓時大感頭痛,若是別人的懲罰,他倒也是不畏懼,可要是罰他面對那沒有生命的石頭,而且還限制其的人生自由,那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

天陰聽完他這番話語後,頓時將緊抓其肩膀的右手放開,淡然的朝着張耀武走去,只見其的面容之上,露出一種名爲欣慰的笑容。

“你們實力又提高了不少嘛!”這時,天霸等人忽然出現,站立於離衆人僅僅幾米距離的弱水之上,只見其臉上雖然露出一副十足的痞子笑容,但眼神之中也充滿了欣慰與感慨。 十七年的時間,眨眼便就過去,可天霸等人知道,這些年來,奪鳩等人付出的努力有多麼讓人驚愕。

地心炎火中煉體,山頂寒冰封體…那稀奇古怪的煉體方式,他們都用過,訓練靈敏,對危險的嗅覺等等,他們都嘗試過。

而且,每距離一個月,便是幾乎是生死之間的搏鬥,這對於修煉武道的他們,也是一種無副作用的催長劑。

拳腿掌爪指,這五種‘武意’,他們已經按照各自身體部位的天賦,而領悟修煉,甚至王雙等人,都將其修煉到一種出神入化的地步,這就是專精的好處。

而至於奪鳩與周瑩蘭,雖然用的是同樣的時間,教授心得的也是同樣的師父,就連努力也相差不少,但,礙於他們分心修煉,爲了讓這身體協調,所以力量成長,某些攻擊手段等不會有偏強。

他們修煉的五種‘武意’僅僅只是將其領悟而已,並不敢有太多的跨越,因爲一個搞不好,可能就會讓經歷十多年,身軀各部協調上的修爲,前功盡棄。


很快,天納等人退後老遠,留下了很大的空間,做好衆人決鬥前的準備。

“這次的比武規矩,與前幾次的規矩,沒什麼太大的改變,但這次,卻是你們之間,可能來說,是最後的比武切磋,所以我不得不要再次重複一遍。”天霸用他那大嗓子沉重的喊道。

“共分六場,王雙境界最高,所以前三場選拔不用參加戰鬥,前三場戰鬥勝利後的人再加入王雙,就是四人,分兩場戰鬥。最後一場,便就是是真正的勝者追逐戰,定在明天,至於場地,我們定。”說完這些,天霸看了一眼衆人,繼續說道。

“至於對手,你們自己選定好!出場決鬥順序,按照第一個挑選到對手的人,那麼現在,開始!”話音剛落,天霸便消失於原位,站立於天納等人身旁,準備靜靜的觀看這幾場決鬥。

伴隨着天霸退場的還有奪鳩與趙騰,那兩人充滿戰意與挑釁的眼神交流,他們不約而同,在第一時間踏出一步。周圍感應到這種漫天戰意的王雙等人,也不禁會晤退場,趕到不遠處靜靜觀看,給兩人留下寬闊的戰鬥場地。

微風緩緩吹過,兩人身下所站立的弱水不禁驚起層層漣漪,波紋一圈圈的晃動着,一股大戰即將開發的**味顯得異常濃厚。

突然,毫無任何預兆,兩人飛速邁出幾步,宛如離弦的箭,引起陣陣罡風。

只聞着滾滾罡風之中忽然傳來一聲虎吼,只見奪鳩雙手不知何時已經化作虎爪,一記黑虎掏心,生生逆轉滾滾罡風,猛的朝宛如金色神芒,疾馳而來的趙騰抓去。

虎威浩瀚,盡顯其爪,就連對自己‘爪功’充滿傲然信心的張耀武也是不由得輕聲嘆息,感慨其這一爪的霸道。

瞬息間,趙騰已經嗅到這其中蘊含的危險,當即,止住身形,縱身猛的躍起,在離湖面幾米的空中翻了一個跟頭,以着詭異的身姿躲避開周圍氣流中所佈滿的殺意。同時,他也定身於奪鳩身後,只見其不假思索,雙腳不動,暗中運源力,金色的光芒將其籠罩,他腳底弱水佈滿流動的波紋,其的身軀已經飛速向後方劃去。

一道銳利的金芒已經從其右手指尖飛出,宛如耀眼的神劍,帶着穿破萬物的氣勢,衝着奪鳩後背一處穴道鑽去。

金芒未知,其帶動的風勁好比浪濤,朝奪鳩整體撲去。

其實,奪鳩早已在趙騰飛退時,感應到身後空氣中,靈氣組織的變化,當即雙腳踩踏一種奇異步伐,身軀傾斜,躲避這致命一擊。饒是如此,他那黑色的長袍也被刺穿一個小洞。

雖然躲避已經躲避這招,但接下來的戰鬥卻更加艱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