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峯溫柔挑眉,眼底笑意絕絕:“可惜還是沒能把你給慣壞,不是嗎?”他當着整個帝都的人對她好,只在乎她一個人,她依然不會對他所求太多,不管做什麼,都是他自願爲她而做,她依然不喜歡欠別人人情。

“邵峯,有你真好!”簡陌說完,抿脣一笑,低頭,含羞帶笑的吃着碗中的東西。

邵峯,有你真好,這句話,對於邵峯來說,是震撼心靈的。

Www ▪t t k a n ▪c○

有的時候,浩瀚星海里,堅持一種夢,夢想真的能成真。

“陌陌,我有你,更好!”他的聲線輕緩溫柔,目光深情的凝視着她。

簡陌擡頭,笑得一臉幸福,“呵呵,傻瓜!”

她伸手,輕輕的捏了捏他棱角分明俊逸的臉頰。

“快吃吧,這可是你精心爲我準備百花宴,我要吃很多。”

“嗯!”邵峯笑着點了點頭,臉上還餘留着她的餘溫,漸漸的融入了他的血脈之中,融入了他的靈魂深處,留在了他的心田裏。

“簡小姐真幸福,能得太子殿下如此擡愛,專門爲簡小姐準備了豐盛的百花宴,真是令人羨慕。”一聲揶揄的聲音傳來,打斷了這溫馨的一幕。

八角亭外邊,站着一羣女子,個個絕色。

出聲說話的便是關晴雪。

簡陌擡頭,目光冷淡的看着她們。

這幾個女人和楚若華玩得很好,和楚若華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邵峯眼眸清淡,神色冷了幾分,卻也沒有出聲。

“關小姐,你這是羨慕還是嫉妒呀?依本王看,你應該是嫉妒纔對。”顏少卿雙手環胸,懶洋洋的靠在一旁的樹幹上看着眼前的一羣女人,這幾個女人經常找簡陌的麻煩,他暗中都不知道做過多少手腳了。

關晴雪臉上突然一陣青一陣白,這卿王一向嘴巴毒,說話絲毫不留情面!

她依然保持着得體的笑意:“卿王說笑了,能得太子殿下如此擡愛,自然是令人羨慕又嫉妒的,任何一個女人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關小姐真坦白,不過,殿下和簡小姐正在用膳,幾位是不是該移步了。”有這個楚若華在的地方,絕對沒好事,這幾個女人就是她的走狗。

幾個女人臉色各異,特別是楚若華。

她目光微眯着看着了顏少卿一眼,這顏少卿總是跑出來破壞她的好事。

幾個女人看着邵峯冷冽的神色,只能轉身不甘心的離開。

顏少卿回頭,對着邵峯得意一笑,轉身離開。

脫離了邵峯的視線,楚若華瞬間停下腳步來。

笑看着顏少卿,笑容得體的問道:“卿王也思慕簡陌嗎?”

顏少卿一聽,眼底的笑意漸冷,語氣揶揄道:“楚小姐,不是每一個人的心思都和你一樣的骯髒的。” 楚若華一聽,就像有無數的針刺入她們皮膚一樣,痛得她窒息。

“卿王嘴巴還是一向的毒辣,可若是不喜歡簡陌,卿王這暗中護住簡陌,又是何苦呢?”

她想不通這卿王護住簡陌的理由。

她很恨簡陌,從小到大,自己樣樣比她強,明明是她才更有資格站在太子殿下的身邊,可是,太子殿下眼裏就只有簡陌一個女人。

絲毫容不下其他的女人!

顏少卿眯着眼睛,出聲警告道:“這就不是郡主該管得事情了,還有,不要把本王和簡陌的關係顯得如你人一樣的骯髒,她是這個世間獨一無二的存在,你們連她的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楚若華,在讓本王知道你暗中對她動手腳,你會死得很難看。”

顏少卿警告完,頎長清冷的身影轉身離開,他攤開手掌,一株鮮紅的迷迭之翼在他手心裏散發出淡淡的幽香,他眼底閃過一絲溫軟的笑意。

他和孃親的精元是一樣的,也是迷迭之翼,可惜他的是藍色的。

楚若華站在原地,心就如被人活生生的撕裂了一個大口子。

眼底的怒意,就波濤洶涌的海浪,兇猛的在眼底翻滾,綻放出陣陣殺意。

楚若華臉色蒼白如雪,眉眼之間戾氣盡顯。

他說,她連簡陌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她修爲比簡陌好,人比簡陌漂亮,家世比簡陌好,相反的,簡陌什麼都不如她?

“啊!”楚若華將眼前的一排花架上的牡丹全部推到地上,以此來發泄心裏的怒火。

她身後的幾個女人被她的舉動嚇了一大跳。

關晴雪一看地上盛開得非常漂亮的牡丹,被泥土淹沒。

她目光驚了驚!眼底閃過一絲懼意!

吞了一口口唾沫,她才尖銳着聲音開口:“郡主,怎麼辦,你剛纔推到的這些牡丹,是丞相今年要送進宮裏的牡丹呀!”

“什麼?”楚若華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

她看着地上的牡丹花,每年丞相府都會選幾盆送到皇宮裏逗皇上開心,可是這些牡丹現在被她毀了,夜丞相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怎麼辦?”楚若華看着一地的狼藉,眼底閃過一絲懼意。

回頭,突然看見簡陌一個人往這邊走了過來。

她四處看了看,殿下沒有和她一起,太好了。

她冷聲喊道:“簡陌,你過來。”

簡陌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邵峯有事,讓她在這裏等他,這幾個女人怎麼還在這裏。

“你有什麼事就說吧!我聽得到。”簡陌站在原地回答道。

楚若華凜然的蹙眉,趾高氣揚地說道:“簡陌,本郡主與你說話,你那是什麼態度,以下犯上,本郡主隨時可以殺了你。”

簡陌微微蹙眉,爲了不引起太大的轟動,她還是往楚若華走去。

看到楚若華身旁一地狼藉,那高貴漂亮的牡丹被踐踏在地,她心裏居然泛起了一股憐惜,這麼漂亮的花就這樣毀了。

簡陌剛剛走到楚若華身旁,就聽到身後有談笑風生的聲音傳來。

楚若華一聽,是夜丞相的聲音。 楚若華勾脣一笑,眼底閃過一絲詭異的光芒:“簡陌,你真是放肆,即使有太子殿下護着你,你也不能這樣爲所欲爲吧,居然把丞相大人要送進宮的牡丹花給推倒了,你當真以爲,天底下沒人能治得了你嗎?”楚若華的聲音很大,在她們身後的一羣人都清晰的聽到了楚若華的聲音。

簡陌目光淡漠地掃了一眼楚若華,眼底鋒芒畢露。

這女人把她叫到這裏來,原來是打這樣的主意。

只是,她休想得逞。

“怎麼回事?”不遠處傳來震怒的聲音。

簡陌擡頭望去,不遠處的爲首的中年華袍男子,氣宇不凡,一雙橫掃天下的劍眉下,一雙犀利的眼眸看着她們這邊。

她知道此人,夜丞相。

他身後跟着一大羣世家小姐和公子們。

簡汐凌樂瑤在人羣中擔憂地看着她。

楚若華回頭,笑看着夜丞相,說道:“夜丞相,簡陌實在太不像話了,剛剛她與若華起了一些爭執,一怒之下,毀了了幾盆牡丹,若華一看,這些都是丞相大人要送進宮的牡丹,可簡陌無所畏懼,說她是太子殿下的人,沒有誰敢動她。”

“什麼?”夜丞相幾步走過來,看到地上那些他精心呵護了一年之久的牡丹就這樣沒了,他滿臉陰鷙,剛毅的臉上寒光籠罩。

“簡陌,你找死!”夜丞相憤怒的看着簡陌。

簡陌杏眼微眯,無懼的迎視上夜丞相那雙陰鷙的黑眸。

“夜丞相,不是簡陌做的。”她語氣清冽堅定,目光坦然。

“簡陌,我們這麼多人都看見了,你還想狡辯?”楚若華尖銳這出聲吼道。

今天這罪名,她頂定了,這牡丹花是夜丞相精心挑選出來,精心養殖之後要送入宮裏的,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哼!”簡陌冷哼了一聲,目光冰冷的看着楚若華。

她一步一步走到楚若華的身旁,目光深幽狡黠,靈動而涼薄,這樣的簡陌,讓人看着有一絲恍惚。

楚若華看着這樣的簡陌,心底漸漸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預感。

清冽的聲音,如同寒冬臘月:“楚若華,你想讓我給你背黑鍋,你似乎是找錯人了,在誣陷人的時候,先看看自己在說。”

楚若華凝眉,冷聲道:“簡陌,你也太放肆了,你當真以爲,有太子殿下的庇護,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

楚若華知道,這樣的話最容易將夜丞相激怒,夜丞相倨傲無比,哪容一個女子因爲太子殿下的光環而壓制着他。

“哼,今日的事情,就是有太子殿下護着,本相也要殺了這簡陌。”夜丞相被楚若華口中的太子殿下瞬間激怒,他知道也知道這簡陌是太子殿下的人。

可這牡丹花沒有了,要的也是他的命。

“夜丞相,這件事情真的不是民女做的……”

“閉嘴!這麼多人看見了,你還想狡辯。”夜丞相怒吼道。

楚若華微微揚脣,簡陌,我看你這一次怎麼脫身?

“爹,不要衝動,陌陌不一個做錯事情而不敢承認的人,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夜千璽走過來說道。

動了陌陌,殿下可以瞬間翻臉不認人,無情涼薄到讓人絕望。 “夜世子,能有什麼誤會?我們都是看見是簡陌推到的。”楚若華冷聲道。

這夜世子和簡陌可是一個鼻孔出去的。

必須在太子殿下來之前,將簡陌的罪定了下來才行。

“你們都看見了,是真的看見了,還是把這件事情嫁禍給陌陌。”夜千璽冷冷的看着楚若華。

“夜世子,講話是需要證據的。”楚若華冷冷一笑。

“證據……”

“千璽,謝謝你相信我!”簡陌快速地出聲打斷夜千璽的話,衝着他緩緩一笑。

她目光冰冷的冷凝着楚若華,這個楚若華一向當她好欺負嗎?

“楚若華,你說,是我跟你起了爭執,一怒之下我才把這些牡丹推到地上的,那麼,你說說看,我和你有何爭執呢?”

“你……”楚若華沒想到她會反擊。

平時的簡陌闖禍,都是太子殿下幫她解決掉,她從來不用出聲辯解。

楚若華緩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譏諷地說道:“是你在我們面前炫耀,說太子給你準備了百花宴,你如此狂妄,本郡主難道還不能說幾句嗎?”

簡陌依然冷冷地一笑:“邵峯給我準備的任何事情,都是清清楚楚的出現在大家面前的,我用得着炫耀嗎?”

簡陌看了看楚若華的手,這樣一個自滿的人,也會有很大意的時候,不是嗎?

“至於郡主想要的證據,把你的手伸出來,就知道,這些牡丹是被誰推到地上去的。”

楚若華的手,不由自主的握了握。

“怎麼,郡主不敢嗎?”簡陌說着,伸出自己白皙如玉的雙手。

上邊什麼都沒有,很乾淨。

楚若華身後的幾個女人,這時誰也不敢出聲。

特別是關晴雪,她知道郡主是親手推倒那些牡丹花盆的,她的手上一定會有泥土。

“郡主,把你的手伸出來吧。”夜千璽冷冷地看着楚若華。

楚若華眼底閃過一絲驚慌,她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小指甲輕輕的刮在皮膚上,微微有些刮皮膚,她眼眸瞬間深了深。

“不願意嗎?那本王來幫你。”顏少卿靈光迅速地一出,一條藍色的藤條瞬間將楚若華的手給拉了出來。

她的手掌上有很多紅色的泥土,小指甲是斷裂的。

此刻,不用多說,大家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這個女人才是推到牡丹花的人呀,還把這件事情陷害給別人。”

“是呀!真不要臉!”

後邊的一羣人議論紛紛,凌樂瑤和簡汐一聽,相視一笑,看到妹妹沒事,簡汐的心終於放下了。

“太子殿下來了。”

衆人一看一身白衣,風華絕代的顏邵峯,都紛紛下跪行禮。

邵峯一身清冷的氣息淡淡蔓延在周圍。

楚若華猛地回頭看着顏邵峯,看着他俊顏上冰冷嗜血的臉色,她眼底閃過一絲徹骨的寒意。

簡陌淡淡的看着他,他在人羣裏真的很出衆。

然而,她再也不應該活在他的光環之下了。

她必須學會自己保護自己。

邵峯直接走到簡陌身旁,目光關切地說道:“陌陌,可有傷害?” “邵峯,我沒事。”簡陌淡笑着搖了搖頭。

邵峯一看,總覺得她的笑容不同以往,邵峯心底閃過一絲徹骨的驚慌,她這樣的眼神和動作,他太熟悉不過了,他對陌陌的好,讓陌陌心裏有了壓力。

“陌陌……”

“邵峯,我真的沒什麼事?我什麼事都沒做?怎麼會被傷到呢?你不要擔心。”她微微退開了幾步,和邵峯拉開一些距離。

邵峯一看她的動作,臉色瞬間沉了沉。

他側目,目光冰冷的看着楚若華。

“楚若華,這樣的事情,你也敢在本宮面前嫁禍於陌陌,衛一,把這幾個女人的身份查清楚,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傷害陌陌,決不能輕饒。”邵峯怒吼道。

犀利冰冷的目光陰冷的看着楚若華,他只是剛剛走開一會,這女人就找上陌陌的麻煩了。

“是,殿下。”不遠處的一名衛一恭敬的應了一聲,衛一一身黑色輕鎧甲,闊步走過來。

楚若華身後的幾個女人一聽,快速的跪在地上。

“殿下饒命,不關我們的事。”

“殿下,我們絕對沒有要陷害簡陌的。”

“殿下,我們真的沒有對簡陌做什麼?”

話雖然這樣,但是,誰也不敢說是楚若華陷害的。

楚若華的身份在幾人當中,她們都不敢得罪。

可是顏邵峯不管她們有沒有做過,這些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顏少卿也注意到簡陌的神色。

他眼眸微微一沉,一股藍色的玄光瞬間擊到楚若華身上。

“啊!”楚若華吃痛,整個人瞬間狼狽的倒在地上。

“卿王,你……”楚若華不可置信的看着顏少卿,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簡陌也驚訝的看着顏少卿,他雖然也會幫助自己,但都是在暗中。

她沒有感覺到他對她有任何的想法,似乎就是在保護她。

邵峯看着他的舉動,也微微蹙眉。

顏少卿看着他紈絝地說道:“殿下,你對這個女人就是太客氣了,她纔會這麼明目張膽的欺負簡小姐,剛纔的事情本王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的,楚若華將牡丹花全部推倒在地,關晴雪提醒她,這是丞相大人要送進宮的牡丹花,正好聽到丞相他們往這邊過來,她這才把事情嫁禍給簡小姐的。”

“不,不是這樣的。”楚若華的聲音底氣不足,顏少卿會站出來替她作證,他說的證詞,又有誰敢反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