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啓深:“……你不是和尚嗎?怎麼會這些道家算卦的?”

明夕靦腆地笑了:“貧僧自幼翻看各派經文,略懂略懂。”

所以說你想表達你說的是真的?鄭啓深越看這神經病的和尚越不順眼,乾脆不理會他,只讓陳君儀扶着自己走。他救陳君儀的時候受了重傷,現在整個肺臟中都是難以忍受的疼痛,只不過一直忍着沒有說。對他來說,只要不死,一切事情都是小事。

見他們倆又勾搭上了,明夕乾着急沒有辦法,想阻止陳君儀又不理他,他惆悵的眉毛都蓋到了眼睛。

“施主,施主請放開貧僧的媳婦,施主?鄭施主?施主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俗話說朋友之妻不可欺,和尚之妻也不可欺,施主還請不要把你的手放在貧僧媳婦的腰上,施主……”

鄭啓深推了推缺少了半隻的金絲眼鏡,扭頭:“你打算跟着我們到什麼時候?大師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就走吧,我們根本不認識你。”

梟雄無聊地看着他們,懶洋洋扭頭爪子抓起一顆石子砸上一個喪屍的腦袋,看着它惱火卻不敢靠近,咧開大嘴巴露出一排猥瑣的大牙。

和尚望着他,他盯着和尚,和尚還是望着他,開口了:“先放開貧僧的媳婦。”

陳君儀見他們兩個聊天聊得歡快,忍不住插話:“什麼是媳婦?”

明夕指着她:“你。”

“我?”她驚訝了,“我是媳婦?”她不是陳君儀嗎?什麼時候成了媳婦?

“狗子狗子。”陳君儀在心中呼喚那個什麼什麼智能。很快就得到了迴應。

替嫁謀愛 【尊敬的主人您好,智能系統狗子爲您服務】

“什麼是媳婦?”

電子機械音吐出一長串的回答【媳婦地球漢語拼音爲xífù,有四種解釋。1。兒子的老婆2。配偶中的女性3。泛指已婚婦女4。指年輕女子,地球英文翻譯sonswife;daughter—in—law……】

聽他還說繼續說下去舉出大堆例子的趨勢,陳君儀立即打斷:“說重點。”

【已經說了】

?說了嗎?那麼多哪一個是重點?她覺得這個智能玩意老是愛忽悠她,“對面那個禿子是誰?”

【明夕】

“你認識?”她吃驚:“我認識嗎?”

【我們都認識】

“可是我沒有記憶,我怎麼不知道我認識他?”

【你成爲喪屍之後屬於人類的記憶隨着軀體的死亡一併死亡,現在的意識是身爲喪屍後重新誕生的意識,和之前沒有任何關聯】

也就是說,曾經她也是一個人類,不知道怎麼着掛了就成了這個樣子?想到自己以前或許是個強者,陳君儀流口水,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瞅瞅自己冰涼的胳膊,搖搖頭,一定不好吃。

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鄭啓深被明夕唸叨的口吐白沫,饒是他這般定力強大的人也有點吃不消。

推了推眼鏡,露出一個溫和有禮的笑容:“大師,或許你說的都有道理,不過很抱歉,她不認識你,你所有的話相當於白費。如果你再跟着我們,我就要不客氣了。”

他清楚的看到了陳君儀咬下去之時的猶豫,那時候他沒由來的惶恐,她要是真的想起什麼,會不會就不再需要他了?

遊戲,這只不過是一場遊戲,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遊戲有點變味道的感覺?他不再緊緊把陳君儀當成遊戲中的一個棋子,他開始一點點增加對她的關注,就像溫水煮青蛙,最後淪落的卻是他的意志。

他告訴陳君儀要學着愛他,並且盡心盡力配合她所謂的愛,但是怎麼她還沒有上鉤他就先下去了?他這個無數次被人說成無情的人,好像真的栽了,對方是一個不但無情還無心的,喪屍。

真是一個可怕的世界。

“我記得他。”兩人正談話的時候,陳君儀開口,在小和尚期待的目光中仔細打量他:“你叫明夕。”

嬰兒純的眼中爆開璀璨的光芒,他小雞啄米似的用力點頭:“貧僧法號明夕。”

鄭啓深震驚,她真的想起來了?沒聽說過喪屍還能想起屬於人類記憶的。不,她是特殊的,就像她的身體能夠自動進化的和人類一模一樣,而別的喪屍都不能。這麼說她想起來似乎也情有可原。

“你認識他?”鄭啓深試探地詢問。

陳君儀點頭,“他是明夕。”

仔仔細細觀察她的神態,發現即便她說出了和尚的明夕,眼中依舊茫然,說明她並沒有想起其他的東西。他鬆了一口氣。

明夕激動的熱血沸騰,果然是大愛無疆,你看媳婦都記起他來了:“貧僧尋你已半年有餘,今日總算是修成正果。”他歡喜的眸子落到不滿的梟雄身上,補充到:“還有小豹,我們都甚是想念你。”

“嗷嗚——”梟雄吼了一聲,陳君儀你還認識我嗎?怎麼變了喪屍看上去傻不拉唧的。目光落在她的正前方,哦,胸大了。

計劃還沒有完成,他們並沒有多聊。鬱悶的鄭啓深看着陳君儀熱情地把外來的野和尚請進家中。

“你們終於回來了嗚嗚嗚嗚!”鄭啓深一出去整棟大樓只剩下周芳芳一個人,她沒有異能力,就怕一不小心那個喪屍衝進來將她撕吃了,這麼久一直提心吊膽,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他們盼回來了。

“咦,這個和尚是誰?”周芳芳要被美色晃瞎了眼睛,天底下還有長得這麼好看的和尚,這種姿容放在末世前那就是頂尖的模特和演員,只要臉一出,那就是無敵大殺招!

太美了,美的聖潔空靈讓人起不了一絲褻瀆之心,你看着他就像凝望一尊聖潔寬容的佛,他看着你就像回視溫柔的湖。

“阿彌陀佛,施主有禮了。”美和尚雙手合十朝着她點頭。

被驚醒的周芳芳立即手足無措地跟着雙手合十:“大師有禮了。”

鄭啓深不說話,就那麼看着和尚刷臉。

陳君儀也不說話,無視了那隻低等級的豹子,直勾勾盯着他口水氾濫。既然是熟人,咬一口沒關係……吧? 鄭啓深傷的很重,陳君儀向來受傷都是等待身體自我癒合,她是六級異能者恢復能力驚人,再加上身體中永生之神的自我修復和狗子智能系統的幫助,三管齊下恢復的很快。

這次被六級喪屍打出的內傷纔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自我修復的七七八八了。

鄭啓深不一樣,他是個標標準準的人類,要想恢復除了依靠自身的能力外還需要外界的幫助,例如藥物,例如醫生。

“你現在這裏休息。”陳君儀安慰道,對周芳芳和明夕說道:“你們照顧他。”

“媳婦兒你要去何方?”明夕看了眼沙發上半死不活的鄭啓深,沒感覺。他好不容易找到媳婦,怎麼能這麼快又離開。

“我要去人類駐紮地那邊。”六級喪屍之間的戰爭想必也結束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最後的人類怎麼樣了。她必須去看看結果,萬一有一隻喪屍逃跑就不好玩了,那傢伙肯定會找她報仇。

“你小心。”鄭啓深虛弱吐出一口氣。

陳君儀點點頭。交代完之後她走出大樓,才走了兩步子就感覺到身後吊着一條小尾巴。扭頭,對上和尚無辜的臉。

君少傾城神帝 “你待在這裏,我自己去。”她堅定道,那是六級喪屍不是玩耍的,他去了不但沒有用處反而會妨礙到她。

明夕委屈地看着她,“貧僧很有用處。”

“有沒有用處我說了算。”隨着記憶一點點恢復,女王的霸道氣場又出來了,一個斜開的眼刀過去,身後某隻小媳婦立即老實了,“貧僧等你回來。”

“對對對,她很快就會回來的,你和我一起照顧鄭啓深。”周芳芳雙手加雙腳贊同。鄭啓深受傷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打得過喪屍,萬一有喪屍來了她可怎麼辦?

聽說這個美和尚十分強大,留下來正好保護他們。

梟雄趴在地板上翻了個身繼續睡覺。不是它這個當寵物的沒良心,你想想嘮叨和尚那樣等級的都不夠看,它去了不是送死嗎。聰明的豹子纔不會那麼笨。

打開窗戶一躍從二十層高樓上跳了下去,超強的彈跳能力以及雙腳膝蓋的緩衝能力讓她平安無事落地,強大的異能力覆蓋腳下的大地,呈現一張巨大的網朝四面八方覆蓋。

無形無影的網絡覆蓋到了六級喪屍和人類們那邊之後,明顯感受到一股超出她的能量正散發出劇烈的波動。

六級喪屍只剩下一隻了!

她眼睛一亮,感受那股波動並沒有前面追趕她時候那般強大,也就是說這個傢伙雖然殺了對方,它自己也沒有撈到什麼好處。

她必須現在就過去,人類太狡詐了,以防別處的人類玩什麼花招。

仰天嘶吼一聲,浩浩蕩蕩的喪屍隊伍齊刷刷跟着仰天長吼,疊加的聲音效果震天撼地。它們一批緊接着一批在陳君儀的號令控制之下朝六級喪屍附近敢去。

要是一般的喪屍一定號令不動,畢竟對方可是六級,光是威壓就能讓這些小喪屍們嚇得不能動彈。不過陳君儀是專門控制的精神系異能力,她玩的就是操縱。

將異能力凝聚到腳上,她擡腳開始飛快奔跑起來,腳尖的聚焦點助使她用力蹬地一躍飛出百米遠,就這樣一跳一跳速度奇快。

分佈在死城各個角落的電子屏幕後的人們就見遠遠的一個小黑點不斷閃爍放大,沒有幾秒鐘的功夫就放大成一個人影,接着是清晰的臉和身體,再接着已經超出這個監控的範圍出現在另一個屏幕中。

太快了!

用飛的也不過如此,現在的人類——等等,這不是長官刻意交代的那隻長相和人類一樣的喪屍嗎?

“快去報告長官!她來了!”

“是!”

一陣驚慌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人們沒想到狡猾的女喪屍會反過來算計他們,關鍵是還成功了,更沒有想到她一隻五級的喪屍有能力把兩隻六級喪屍引到他們的地盤上,接着六級喪屍的手摧毀他們的駐紮地。

她簡直精明的可怕。

此處只是某個勢力團的一個駐紮地分佈,但是因爲今天他們打算算計陳君儀,故而聯合起來的各方勢力都派兵過來埋伏,哪想到這裏就是他們最後的墳地,這批人統統死在了六級喪屍手中,一個活口都沒有。

陳君儀趕過來的時候,整個駐紮地了無人煙,他們全軍覆沒。

也是,兩隻六級喪屍光是戰鬥的一點餘波都就夠他們受的了,何況陳君儀在把第二隻六級喪屍引過來的時候,把第一隻六級喪屍的攻擊對象轉移給了他們。

要不是他們這麼多人,也攔不住六級喪屍的腳步,撐不到陳君儀帶着第二隻過來。

今天 “報告長官,她去了聯盟駐紮地。”

“六級喪屍之間的戰鬥怎麼樣了?”

“其中一隻死了,晶核被另外一隻吃掉了。”

“也就說還有一隻活着?”

“是的長官。”

指揮官凝眉,奇怪,既然還有一隻活着她去不是找死嗎?除非……除非她有足夠的把握殺死那隻喪屍!想他們辛辛苦苦聯盟那麼多高級戰士,結果全是爲她做了嫁裳,這隻該死的喪屍!

“她一定是想殺了那隻受傷的六級喪屍得到最後的利益。”指揮官眉峯揚起狠辣:“立馬再次聯合衆勢力團,告訴他們這隻女喪屍的動作,要他們派兵過去埋伏,在她殺了六級喪屍之後再動手。”

“是!”

……

侍衛官恭敬地彎腰進來,慚愧到:“統領大人,打探不到陳君儀的下落,天龍基地的高層都不知道她的去向。”

他的面前坐着一名男子,純手工的咖啡色真皮沙發襯托出他雪白的肌膚如玉。

“就算知道他們也不會告訴我們。”趙景泰冰白的瞳孔沒有絲毫波動,彷彿一點也不爲這樣的消息感到驚訝,他早就預料到後果了。

這幾天傳來的消息上說陳君儀變成的喪屍等級特別高,他們沒有抓住她的能力,所以讓她給跑了。還打探到了消息,全世界異能者變成喪屍的案例只有她一個。所以說,要是那些人知道她的下落,自己藏着掖着研究還來不及,哪會告訴別人。

“統領大人,我們怎麼辦?”

趙景泰他凝視着雪白的牆壁,道:“陸地上的世界這麼大,我們人魚族的族人又不在陸地上,加上我們什麼地方都不認識,不可能找到她。”

和牆壁一個眼色的雪白睫毛下移,視線落到那條變型成人類的人魚身上:“不急,想必有很多地方的人都在找她,我們只要開出足夠的籌碼,沒有得不到的。”

這個世界上最有資格說話的就是利益,利益夠了就算是仇家也會熱情擁抱。他開出的條件,絕對沒有人能夠比較,所以他有十足的信心。就讓人類幫助他一起尋找吧。

“下去。”

“是。”

趙景泰安靜坐在沙發上,雙手交疊,像一尊冷酷的冰雕。陳君儀,你說你不但叛出人魚帝國,還花費了我這麼大的時間和精力尋找,我該怎麼處置你呢?

……

六級喪屍只剩下一隻了,陳君儀趕到的時候它正在狂暴地對着周圍的喪屍們大開殺戒。那瘋狂的模樣還有周遭轟烈的威壓讓人心驚膽顫。

“吼吼——”注意到陳君儀的到來,六級喪屍死死盯着她,它認識出來這隻喪屍就是挑釁它的那一隻,殺死另一隻六級喪屍的狂怒還沒有消散,這會兒它正在狂暴中。

陳君儀不甘示弱地同樣嘶吼,釋放出自己的六級威壓。她已經看穿了眼前的傢伙不過是在壯大聲勢,它早就在戰鬥中受傷了,鹿死誰手不一定。

異常巔峯大戰開始了。

六級喪屍手上一個動作天空中開始降落紛紛繁繁的雨點,不同的是這些雨點都是火雨,帶着炙熱的溫度融化地表。

精神力屏障展開將自己包圍的密不透風,陳君儀召喚出強大的黑洞異能力,連接宇宙空間。漂浮在空中的黑洞裏傳來強烈的吸引力,以黑洞爲中心直徑二十米範圍內的火雨都被吸了進去,就連六級喪屍也腳下不穩當。

黑洞的能力它見識過,它的一條手臂就是被這個黑洞撕裂的,心有餘悸和憤怒交織讓它使用更大規模的火系攻擊。

火焰從地面上遊動的長蛇一樣一羣羣撲了過去,將這個水泥地面燃燒起來,中途撞上屍體或者是汽車之類的東西爆炸氣熊熊烈火,滾滾黑煙沖天而起,烤的空氣都能看到扭曲的波動。

它的攻擊範圍太大,陳君儀就算跳也必須先找一個落腳點,而附近的樓房都蔓延上了火焰,根本沒有落腳的地方,眼看火焰就要燒到她的腳底下。

對面的六級喪屍得意地再次發出一道道火焰長龍,搖頭甩尾砸了過來。

陳君儀冷笑一聲,拳頭捏緊,“倒。”被精神力拉扯的高樓轟然倒塌,她踩着地面高高跳起,飛快在空中閃過濺開的水泥塊,安全降落在某個巨大水泥上。

盤旋的黑洞移動着將火焰龍吞吃,黑乎乎的洞口看不到裏面的東西,從中飄揚出的恐怖氣息蔓延開來。

安靜、詭祕、強大,吞噬萬物。

見自己的招式被她輕易化解,六級喪屍不甘心地扔出一個個火球,在陳君儀閃避火球的時候,學着她的辦法把火焰凝聚成一面面牆壁,從八個方位將她牢牢困死,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天地間盡是燃燒的烈焰,人們從千米之外的遠程高空俯視攝像頭中能清晰看到那驚心動魄的場面。整片世界都籠罩在火海之中,沒有任何生物能夠逃脫這場瘋狂的屠殺,就連死了的也要炙烤成灰塵,然後在火焰中化成水蒸氣蒸發。

看樣子那隻女喪屍是出不來了,死了好,她早就應該死掉了。儘管惋惜少了一個這麼好的實驗對象,不過就算她不死他們也抓不到她,還不如讓她直接死了少一個禍害。

“這下可好,終於要死了。”

“對啊,爲了殺了她我們花費了多少精力呢。”

“太好了!”

人們正歡喜聊天的時候,高空遠程屏幕劇烈晃動了一番,便見滾滾烈焰中衝出一個人影,如同一柄的劍直插蒼穹。緊接着繚繞在她周圍的火焰被狠狠震開,一層疊加着一層像是滾動的浪潮又像是鋪開的紅布似的朝四周散去。

巨大的黑洞緩緩升起,百米大的口徑中依稀能看到幽幽轉動的軌跡。黑洞像個背景盤似的掛在她身後,陳君儀站在高空中的水泥塊上、站在黑洞前卻不受黑洞吸引的影響。她站的穩穩當當,頭髮絲都不凌亂。

黑洞張大了貪婪的嘴巴將火焰絲毫不落吸了進去,那般炙熱的高溫對它來說沒有一點作用。這一次陳君儀不在被它鉗制,先發制人地發動精神力針雨攻擊,無形無影的針雨流星一樣飛了過去。

電子屏幕中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是他們知道陳君儀一定不會藉着這個機會不用。

“她的精神力在攻擊。”

“肯定是!”

“這個傢伙變態的沒底線,這樣都死不了還完好無損。”

“她的精神力控制實在太厲害了,精神力屏障將所有的火焰都阻絕在外,這些火焰傷不到她。六級喪屍已經受傷了,火焰攻擊的威力大大下降,要不然不可能拖到現在。”

“就算它不受傷也不可能很快殺了她,你們難道沒有看出來她已經是六級了嗎?”

“不可能!這纔多久的時間!”

“五級喪屍是不會堅持這麼久的,她有足夠的把握殺了六級喪屍。”

精神力針太多,況且它們都是無形無影的東西普通的物理攻擊不到。但是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無視,比如說眼前這隻六級喪屍。

它清晰的感受到對面傳來的威脅和精神力波動,當即使用火焰對抗過去。火海強大到這般程度連無形的針都能融化了。

陳君儀不給它更多的時間反應,黑洞扔過去,自己則收斂存在感從它的後方悄悄潛過去。

“不好,她要偷襲!”

“六級喪屍被黑洞纏住了,沒有注意到她!”

屏幕前的人們着急的恨不得穿過屏幕去,只能捶桌子罵娘眼睜睜看着陳君儀鬼一樣跳過去,陡然從背後抽出一把長刀砍下。

但見幽藍色的光弧一閃,美的像是一波晃動的綠灘,帶着森森殺機將六級喪屍的腦袋切了下來。

隨着喪屍的死亡,空中的火焰都失去支撐掉了下來,像一場美麗的煙花雨。陳君儀招了招手,地上的頭顱“啪”地爆裂,晶核從中飛了出來掉到她手心。

她的目光落在喪屍的腹部,手指在空氣中做出一個切割的動作,地上喪屍的腹部頓時隨着她的動作開了一道口子,還沒有來得及消化的晶核暴露在陽光下。

“兩枚六級晶核都被她拿到了。”人們吐血。

“這一次算是前功盡棄。”

“長官,她根本沒有受傷,我們還要去嗎?現在的我們不是她的對手。”

指揮官沒有說話,盯着屏幕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陳君儀比他想象的更加強大,他本以爲和六級喪屍搏鬥她就算不死也會受傷,那樣他們就能趁着機會殺了她。哪想到她那麼快就解決了,自己還一點事情都沒有,連向來嚴謹的指揮官都忍不住心中罵她祖宗十八代。

“任務取消,所有待命戰士回到原位。”

“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