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彌夜臉‘色’一變。

潘錦繡一臉好奇的看着佳沫兒:“佳沫兒,南宮叡說的妖力是什麼東西?”

佳沫兒立刻狠狠的瞪了南宮叡一眼。

“是一款卡牌遊戲。”釋彌夜趕緊扯了一個謊,“不是很好玩,因爲南宮叡喜歡玩,所以經常推薦我們去玩。”

“這樣啊!”潘錦繡恍然大悟,立刻又一臉的興趣,“告訴我吧,說不定我會喜歡玩呢!”

“這個遊戲要十七八個人一起玩纔好玩的。”釋彌夜嘴角‘抽’了‘抽’,她忘了她這個表姐對一切新奇的東西都很好奇。

“我可以找人!”潘錦繡立刻想到了她超好的人員關係。

釋彌夜對着南宮叡聳聳肩,意思是剩下的自己解決。

南宮叡苦着臉:“那個,潘錦繡,這個遊戲是我自己發明的,規則還沒完善,只是想找幾個人試玩。等我‘弄’好了,一定叫你玩。”

潘錦繡立刻點頭:“好,到時候一定要叫我。”

佳沫兒咳了一聲:“走吧,我們回教室。”

見三個‘女’生自顧自的走了,南宮叡不由得焉了。

難道要他真的去開發一款卡片遊戲?

下午一上課,趙世川就帶着南宮叡進來了,簡單的說了幾句這個同學轉到二十四班,就又匆匆離開了,畢竟這節課不是他的。

南宮叡嬉皮笑臉的站在陽臺上打了個招呼,然後立刻就竄到最後一排,隔着一條過道的坐到了白魅旁邊。

釋彌夜對南宮叡的印象並不是很好。在釋彌夜看來,南宮叡是一個嘴碎嘴快的男生,有點嬉皮笑臉,對白魅又是一副狗‘腿’子的樣子。

釋彌夜絕對不是因爲南宮叡總叫她大嫂她才討厭她的,絕對不是。

一下課,南宮叡立刻就一臉諂媚的把椅子拉到了白魅身邊:“大哥,要喝水嗎?我去給你買!”

“不用了。”

“大哥,那你要吃零食嗎?”

“不用了。”

釋彌夜聽着就覺得耳朵疼。

下午四節課,就在釋彌夜的鬱悶中度過了。

拉着佳沫兒和潘錦繡,釋彌夜慢慢的往食堂走去。

最近甲乙高中的鬼真是越來越多了,釋彌夜看着眼前飄過的一個一個魂和靈,不禁皺起了眉。

“釋彌夜,你怎麼了?”佳沫兒發現了釋彌夜不好看的臉‘色’。

釋彌夜瞥了潘錦繡一眼,附到了佳沫兒的耳邊:“甲乙高中的鬼越來越多了。”

佳沫兒一怔,也壓低了聲音:“你看得到?”

“看的到。”釋彌夜皺了皺眉,“你往這邊走點,你旁邊有個靈。”

佳沫兒立刻嫌惡的往釋彌夜身邊靠了靠。

還沒走到食堂,釋彌夜遠遠的就看到了食堂‘門’口的遮雨棚上蹲着一個惡鬼。

那個惡鬼正在‘舔’自己的手指,身上還有一些粘液滴下來,融進了雨棚上面的積水裏。

釋彌夜頓時一點吃飯的胃口都沒有了。

惡鬼是能觸碰到實物的,但是惡鬼的鬼力也可以讓自己變成虛體。所以釋彌夜最討厭的就是惡鬼,因爲惡鬼不僅相貌可憎,而且多是一些‘淫’邪之徒。就好像以前碰到的那個食香鬼一樣,它就是惡鬼的一種,‘性’‘淫’而食香。

剛剛走到雨棚下,那個惡鬼猛地趴在了透明的雨棚上,對着釋彌夜就桀桀的怪笑起來。

釋彌夜一陣反胃。

自從上次從夜晝裏補充到了被白魅吸走的靈氣,釋彌夜就感覺自己似乎越來越受這些鬼怪的青睞了——不然張家瑩也不會被她吸引過來。

不過這些鬼怪並不敢對釋彌夜做什麼,且不說甲乙高中是白魅的地盤它們不敢輕舉妄動,就算是釋彌夜自己,身上也有各種各樣的防身武器。

防狼噴霧劑應該會有用的吧!

釋彌夜卻越來越懷疑了。

草草的吃過晚飯,釋彌夜又拉着佳沫兒它們回教室。那個惡鬼竟然從雨棚上跳了下來,不緊不慢的跟在了釋彌夜的後面。

釋彌夜皺了皺眉。

她以前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白原市的各種鬼怪多如牛‘毛’,可是她自己卻從來沒有被鬼怪找上過。想到這裏,釋彌夜就越發的對白魅恨得牙癢癢。

那個惡鬼不遠不近的跟着釋彌夜,也不知道是打的什麼主意。

只不過剛剛拐進教學樓,釋彌夜就發現那個惡鬼不見了。她這才鬆了口氣,畢竟先不說那惡鬼會有多麼厲害,光是它的樣子就讓釋彌夜噁心的夠嗆。

坐回座位上,釋彌夜看着無聊的翻看着數學書的白魅,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開口了:“白魅,這甲乙高中的結界,你不打算再‘弄’了?”

“嗯?又有什麼事嗎?”白魅頭也不擡。

“你不覺得甲乙高中最近的鬼怪越來越多了嗎?”

“還好,多點才熱鬧!”

“你……”釋彌夜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放心,他們可不敢在甲乙高中‘亂’來。”

釋彌夜重重的哼了一聲:“剛剛還有一個惡鬼在跟着我呢!”

“怎麼,釋大班‘花’是想說你天生麗質,連惡鬼都能吸引到嗎?”

“白魅!”釋彌夜氣的大吼了一聲。

白魅掏了掏耳朵:“它大概只是覺得你比較可口吧!”

“就是這樣的才麻煩好不好!”釋彌夜咬牙切齒,“麻煩你能不讓我看起來像個蛋糕嗎?若不是上次你……我會變成這樣嗎?”

“靈氣這種東西,需要你自己去收斂的,如果你辦不到,我也沒辦法。”白魅聳聳肩,“而且我相信,身負三種妖力的你,應該不至於被一個惡鬼嚇到吧!”

釋彌夜憤恨的瞪了白魅一眼,轉過頭不再去理他。

下了晚自習,釋彌夜照樣是三人結伴回宿舍。

更多了,甲乙高中的鬼怪更多了。釋彌夜看着樹冠上、路燈上、‘花’壇邊蹲着站着的那些各種鬼怪,心裏更加的不舒服。 甲乙高中還是一個學校嗎?這裏都快變成鬼怪的樂園了!

潘錦繡挽着釋彌夜的左手:“小夜,你聽說了嗎?”

“什麼?”釋彌夜茫然。

“聽說高三學部在鬧鬼呢!”潘錦繡一臉的神祕,“好多學生都說晚自習的時候看到了窗戶外面飄着的鬼影呢!”

釋彌夜的嘴角‘抽’了‘抽’。

又是哪幾個吃飽了撐的沒事幹的鬼‘浪’費鬼力去做在人前現身的事情?

“看到了?”佳沫兒一怔,“怎麼可能看得到呢?”

“我怎麼知道。”潘錦繡嘴一撇,“反正我是不想看到這些東西的!”

她雖然這樣說着,可是正好這個時候一隻看不清是男是‘女’的魂跟她撞在一起,然後相穿而過。

釋彌夜立刻嘴角‘抽’搐。

剛剛走到‘女’生宿舍‘門’口,釋彌夜的臉就又黑了。‘女’生宿舍的外牆上是一個‘花’壇,長長的沿着外牆一圈。 三生三世之花非花霧非霧 可是現在這‘花’壇的沿上,密密麻麻的蹲着各種各樣的鬼怪,各種的都有,幾乎可以去開一個鬼怪博覽會了。

它們到底是怎麼和平相處的?釋彌夜一眼瞟過去就覺得傷眼,立刻把頭扭到了一邊。

一扭頭,就看到了佳沫兒不是很好看的臉‘色’。

“怎麼了?”

佳沫兒壓低了聲音:“‘花’壇那裏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釋彌夜一震,然後立刻扭頭詢問潘錦繡:“錦繡,你看‘花’壇那裏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潘錦繡扭頭去看了半天,才一聲驚叫:“那不是隔壁宿舍周小紅的內衣嗎?怎麼掉到‘花’壇上了?”

釋彌夜一頭黑線。

“你是怎麼認出別人的內衣的啊?”釋彌夜忍不住吐槽,然後又疑‘惑’的看向了佳沫兒。

“回宿舍說吧!”佳沫兒扯着釋彌夜,急衝衝的就往樓上跑。

一回到307,佳沫兒直接就把釋彌夜拉到了廁所。

“你看到了什麼?”釋彌夜一關上隔間的們,立刻就轉身詢問。

“影子,很淡的影子,但是的確是存在的!”佳沫兒的眉頭緊鎖,“白影,飄飄忽忽的,整個‘花’壇沿上,一圈都是。”

釋彌夜驚訝的張大了嘴:“佳沫兒,雖然你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那‘花’壇沿上的確是蹲了一圈的鬼。”

或許佳沫兒也覺醒了第二道妖力?釋彌夜有些不確定的想着。

佳沫兒卻沒有半點高興的樣子:“那些東西,噁心嗎?”

“如果是魂、靈或者虛魅的話還好一點,魑祟也還算看得過去。最噁心的是惡鬼和羅剎。”釋彌夜又想到了白原市的出租車上的那個惡趣味的鬼,“不過有些魂或者靈相當讓人鬱悶,他們也喜歡保持自己死的時候那種悽慘噁心的樣子。不過這種鬼並不多。”

佳沫兒立刻白了臉:“所以我寧願看不到。”

洗漱完了,釋彌夜躺在‘牀’上,一想到這甲乙高中裏到處都是鬼怪她就覺得不能安寢。

最讓她鬱悶的是,耳邊隨時都能傳來淒厲的各種鬼叫聲,讓她更加的睡不着了。

如果是在白原市,她可以躲進自己的夜晝裏。可是在學校宿舍,他纔不敢。

所以第二天釋彌夜出現在教室裏的時候,兩個眼圈黑的跟大熊貓一樣。

“白魅,你誠心整我的對不對。”釋彌夜鬱悶的看着白魅,“明明知道我能看見能聽見,還讓這麼多鬼在‘女’生宿舍下呆着——昨晚我聽它們的鬼叫聽了一晚上。”

白魅嘴角翹了翹,不可置否。

“這就算了,我大不了白天在教室裏睡。”釋彌夜瞥了一眼不知道在跟南宮叡聊什麼的龍錚,“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那些鬼又找上了龍錚怎麼辦?”

“關我什麼事?”白魅漫不經心的回答,“他只是一個人,我管他那麼多幹什麼。”

釋彌夜氣結:“可是他都管你叫大哥了!”

“那他管你叫大嫂了,你怎麼不去保護他?”白魅冷眼。

“我……”釋彌夜氣結。

“你放心好了,在這棟教學樓裏,龍錚是不會出什麼事的。”白魅打了個呵欠,“在宿舍裏就更不會了。沒人告訴你,我和龍錚一個宿舍嗎?”

釋彌夜這才放下心裏的大石頭。畢竟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後,龍錚自己也不敢再離白魅太遠。

南宮叡叫了一聲唐海桐,三個男人就躲到一邊去嘰嘰咕咕去了。

釋彌夜懶得去關心這些男生們都說了些什麼,打了個呵欠,就趴下去睡着了。

大概是因爲有白魅在身邊,釋彌夜睡得格外安穩。白魅自己也說過,這棟教學樓裏是不會出什麼事的,所以應該不會有哪個不長眼的鬼跑到這邊來鬼哭狼嚎。

不過釋彌夜很快就醒了,‘弄’醒她的不是別人,正是趙世川。

“釋彌夜,前兩天我看你認認真真的上課,還以爲你把我的話聽進心裏去了。”趙世川一臉的嚴肅,“怎麼今天一大早的,就又開始睡覺了。”

教室裏發出了一陣若有若無的竊笑。那些‘女’生是很樂意看釋彌夜出醜的。

釋彌夜一個沒忍住,打了個呵欠,才一臉歉疚的看着趙世川:“對不起趙老師,我昨晚熬夜做卷子了。”

趙世川看了看她的兩個黑眼圈,嘴‘脣’動了動,到底還是沒有再訓斥她,只是叫她妥善的安排作息時間,才又晃悠悠的繞到了另外一邊去了。

“看不出來,你還真的很會撒謊。”

釋彌夜白了白魅一眼:“我沒有說謊,我昨晚的確是熬夜做了一晚上的卷子。開學的時候發的那些用於課外練習的卷子試題,我昨晚做了一大半了。”

“既然都靜得下心去做卷子,爲什麼又睡不着呢?”白魅聳聳肩,“說不定是你本來就失眠,卻又賴在了我的頭上。”

釋彌夜的臉黑了黑:“我敢睡嗎?我還害怕哪個嘴饞了的鬼跑上來把我給吃了呢!”

白魅嘴角又一翹,不說話了。

下了早自習,釋彌夜立刻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白魅卻站起來,悠閒的走出了教室。

南宮叡討好的跟在白魅身後:“大哥,你要吃什麼跟我說,我去買就好了。”

“我想自己走走。”

“那大哥想要去哪裏?我陪你去?”

“廁所。”

南宮叡嘿嘿一笑:“大哥不吃飯?”

“你去廁所吃飯?”白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哎呀,不是。我是說如果大哥要吃飯的話,我給你帶點上來。”

“不用了。離我遠點。”

南宮叡囧了。

佳沫兒昨晚也睡的不是很好,但是好歹她睡着,所以雖然早上沒有什麼‘精’神,但是被潘錦繡拖着去吃早飯了。

一上午就在釋彌夜的昏昏‘欲’睡中過去了,只可惜中午的時候,釋彌夜又悲催的開始做卷子了。

下午吃飯,釋彌夜又癱在桌子上了。潘錦繡無奈,只得拖着佳沫兒去吃晚飯。

把佳沫兒按在座位上佔座,潘錦繡捏着飯卡一溜煙就去排隊了。

南宮叡卻一屁股坐到了佳沫兒對面:“佳沫兒,今晚有沒有空?”

“幹嘛?”

“我跟龍錚說好了,晚自習下課了去高三學部探祕去!”南宮叡的眼睛閃閃發光,“聽說在那裏能看見鬼誒!”

“不去。”佳沫兒斷然拒絕。

“唐海桐也要去哦!我們都去,你怎麼能不去呢!”南宮叡一臉的“你不厚道”的表情。

提到了唐海桐,佳沫兒的耳朵動了動:“你把唐海桐叫上幹什麼?而且你應該也知道龍錚的體質,去那種地方不是找死嗎?”

“所以我纔要叫上唐海桐啊!”南宮叡的眼睛更亮了,“我們都沒有見過鬼長什麼樣子的,所以很好奇啊!我怕我一個人去了,那鬼不現身怎麼辦?可是龍錚去了,就一定能把鬼引出來的!到時候唐海桐再用他的妖力,然後就可以拖着我們跑掉……”

佳沫兒的臉勃然變‘色’,她猛地一拍桌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整個食堂有一瞬間的安靜,然後又再次喧鬧了起來。

“什麼代價?”南宮叡茫然了。

“唐海桐的妖力每天只能用一次,每次只能十分鐘,不然他的身體會受不了!”佳沫兒的臉‘色’很‘陰’沉,“最重要的是!他每使用多長時間,他的壽命就會相應的縮短多長時間!”

南宮叡怔了怔,然後‘摸’了‘摸’頭皮:“可是唐海桐沒有跟我說這些啊!我今天問他的時候,他雖然很猶豫,可是還是答應了啊!”

佳沫兒不由得在心裏暗罵了一聲“笨蛋”。

唐海桐是一個不太懂得拒絕別人的人,所以一般朋友找他辦事他幾乎都會答應。

“而且我們也不見得一定會用到唐海桐的妖力的啊!”南宮叡一攤手,“只要那個鬼一現身,我們看到了,龍錚和唐海桐就可以立刻逃走,然後我隱身在一邊搗‘亂’吸引那個鬼,最後再隱身逃走就可以了啊!佳沫兒,難道你對鬼長什麼樣子就不好奇嗎?”

“一點都不好奇!”佳沫兒冷冷的看着他,“這件事如果被白魅知道了,你知道後果是什麼嗎?你不是很崇拜白魅嗎?他不會同意你這樣胡來的。”

“我沒有胡來啊!我有周詳的計劃的啊!”南宮叡一臉委屈的樣子,“如果加上你的話,我們的計劃就萬無一失了。不過現在也沒什麼關係啦! 賴上鬼魅冷殿下 其實一開始我也考慮過大嫂的。唐海桐說大嫂的妖力是懸空,對我們幫助不大,但是我想大嫂作爲空軍戰鬥力的話,也能給哪個鬼造成很大的困擾的……可是我不敢去跟大姐說啦!她如果告訴大哥我就死定了……”

佳沫兒真是懶得理他。釋彌夜自己就能看到鬼,又怎麼會對高三學部那隻鬼感興趣。而且以釋彌夜的‘性’格,若是讓她知道南宮叡的胡作非爲,肯定是要阻止他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