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元的臉色一片慘白,他已經走不動了,癱坐在黑黢黢的草地上,淚如雨水般,流個不停。

“他怎麼不來殺我,怎麼不來殺我啊……”金元低吼道。

趙虎也有些絕望了,他讓另一個同僚照看着金元,打算再去查查桃源縣有哪些地方設置有玻璃的。

玻璃是近些年才從樓月國引進的,非常珍貴,造價也很高,不是一般的人家能用得起的。像珍寶齋的樓道口,就安置了一塊。引進玻璃也有一定的途徑,趙虎打算找珍寶齋的掌櫃聊一聊,說不定他知道哪個地方,哪戶人家家裏有玻璃這種東西。

就在趙虎準備上馬離開的時候,有同僚傳來消息,前任仙居府府尹大人死了。

在昨晚的黃昏時分被殺害,與他一道被殺的,還有一個小妾,那還是他致仕後新納的呢。

趙虎很平靜的點點頭,鬼腳七在信中就說了,辰郎君救不了周府尹,他的死,沒有什麼意外。

倒是金元聽了,淚水流得更兇了。

該死的人都死了,偏偏他活着,卻讓瓔珞替了他如此受罪。

金元心想,若是瓔珞有什麼三長兩短,他也就跟着去了。

而那廂,辰逸雪和辰語瞳從毛老先生處出來的時候,心情也是沉甸甸的。

大佬拯救計劃 與辰語瞳的推測沒有什麼出入,毛老先生也斷定,明日的陽光在辰時到巳時這個時間段,若是照射於密閉的玻璃物事上,其溫度完全能將白磷引燃。

辰逸雪的眼眶微微泛紅,看着天邊露出雲層的那一絲魚肚白,他的心一陣刺痛。

腳下一頓,那刺痛感襲來,如海浪般層層疊加逼近,刺得他鼻子痠軟,眼前一陣迷濛。

辰語瞳的心裏也很焦慮,她在神思緊張或者集中精神想事情的時候,便會咬手指。她下意識地咬了幾下,不經意間咬重了,疼得她齜牙咧嘴,激靈一下緩過神來,拍了一下手掌道:“大哥哥,咱們漏了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辰逸雪心頭微怔,轉向她問道。

“聚榮樓,聚榮樓服務的都是非富即貴之人。連珍寶齋都有本事引進玻璃鏡,何況是聚榮樓?裏頭不是有舞曲這一項娛樂麼?聽說聚榮樓那裏的舞娘,都是對着玻璃鏡練舞的,務求身姿婀娜,體態誘人,所以當時聚榮樓花了好大一筆銀子,從樓月國運了一批玻璃製品……”辰語瞳急急道。

辰逸雪眼睛一亮,拉着辰語瞳的手道:“咱們立即趕去聚榮樓!”

辰語瞳嗯了一聲,二人上了馬車,命長樂飛奔去聚榮樓。

此刻,聚榮樓就如同一隻沉睡的巨獸。尚不到開門營業的時間,周圍的門窗緊閉,門前的燈盞似乎也因爲蠟燭燃盡而覆滅,只燈下的碧綠垂珠在風中拍打相擊,發出清脆的響聲。

辰逸雪命長樂上去敲門,不過敲擊了半天后,聚榮樓內都無人前來開門。

就在辰語瞳打算召暗衛破門而入的時候,街上傳來了嗒嗒的馬蹄聲。

二人循聲望去,正看到趙虎騎着高頭大馬從遠處趕來。

“趙捕頭!”辰語瞳喊道。

趙虎眼睛閃着犀利的光芒,一個利落的翻身,從馬背上下來,拱手對辰逸雪和辰語瞳道:“辰郎君和辰娘子可是查到了聚榮樓有玻璃物事?”

“正是,趙捕頭也查到了麼?”辰語瞳問道。

“是,找到了珍寶齋的掌櫃,他說聚榮樓也有引進樓月國的玻璃製品!”趙虎說完,眼睛瞟向聚榮樓緊閉的大門,揮手對身後的捕快道:“來不及了,將門給撬了吧!”

幾名捕快應聲上前,刷拉一聲,抽出佩刀,幾下就將楠木門給劈開了。

辰逸雪的心撲通撲通跳着,斂眸疾步走了進去。

聚榮樓很大,衆人分開尋找。

而金子在沉睡了許久許久之後,終於幽幽醒了過來。

睜開眼的時候,正看到了透明的玻璃罩頂,通過罩頂,還能看到透着盈亮光芒的蒼穹。她扭了扭脖子,只覺得後勁一陣麻痛,再轉頭,則有些驚訝的發現自己此刻似乎躺在一個花房裏,周圍都是鬱鬱蔥蔥,奼紫嫣紅的花草。

金子驚呼一聲,想要起身,卻被身上的繩索緊緊束縛着,動彈不得。

她莆一掙扎,這才發現自己的衣袍上竟有白磷粉,混沌的思緒陡然被這一刻的驚訝激醒。

金子意識到,她此刻的環境,非常的危險。

花房裏溫度在漸漸變高,一旦抵達燃點,她身上的白磷便會自燃,到時候,她就要被活活地燒死了……

金子白皙的額頭因爲緊張而冒出了汗珠,她努力掙扎了幾下,麻繩收得有些緊,勒得她的手臂刺痛,可她卻不渾不在意,依然扭着身子企圖將麻繩掙鬆一些。相比起一會兒自燃必死的後果,此刻受點皮肉傷又算得裏了什麼?R1152 第2753章

「一旦確認了對方之後,那麼再把人抓來祭天,到那時我們就能突破九重天的桎梏,大家不僅可以晉級,還能延長壽元……」

「真的只要一個女子祭天就可以嗎?我們九重天這麼久以來從未聽說過的!」下面一個白髮老翁聞言,看向九重天宮的九重帝說道。

雖然這整個九重天以九重天宮為首,九重帝的命令眾人也都願意聽從,但是九重帝的實力,和下面很多人的實力差不多!

只不過其餘人沒什麼太大的野心,也可以說是很多實力跟九重帝差不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壽元所剩多少,不在意那麼多罷了!

雖然他們的實力和九重帝差不多,但是他們突破的比九重帝早,九重帝是九重天宮一直血脈傳承下來的,整個九重天宮的強者不少!

所以眾人才會沒有什麼造反的心思,反正越是實力強悍的人,知道了自己能活多久之後,很多強者早就自己帶著族人,找一個地方避世了!

其餘有野心的人,有的是一直就是九重天宮的附屬,有的不過是因為野心,喜歡這樣權利在手的感覺,甘願效忠九重帝!

「帝后在夢中,所見的是我們九重天宮的先祖,應該是錯不了的,而且帝后還因此身體無故虛弱,服下丹藥后都沒有馬上好,可見夢中所見確實是真的,否則怎麼可能耗費里力量呢!」九重帝聞言看著眾人淡淡的說道。

眾人聞言覺得似乎也有道理,雖然其中有幾個人覺得不太可能,倒是也沒有說什麼!

九重帝見狀,揮手數道光芒打入眾人的手裡說道:「這是那名女子的氣息,你們回去安排查找吧!」

「是!」眾人聞言說著,然後紛紛退了出去!

九重帝也轉身離開大殿,來到後面寢殿的書房,摘下臉上的面具,露出一張和帝溟寒一模一樣的臉,除了氣質不同外,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九重帝站在床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主子,八重天的暗棋家族感覺到了一些氣息波動,已經派人出去查了!」白衣男子身邊浮現出一個黑衣人說道。

「恩,寧可錯殺一千也不能放過一個,神女的氣息經過這麼多年,早就已經變淡,甚至有些微微的改變了,所以哪怕是她如今不可能來到九重天,也要小心行事!」九重帝聞言眼神一冷的說道。

「屬下明白,可是之前一重天到七重天並沒有出現神女的氣息,這八重天的應該也不可能是真的!」黑衣人聞言說道。

「話雖然如此,但是神女轉世到底變化了多少我們並不知道,當初在八重天安排的暗棋家族中,留下的可是神女本人的氣息,為的就是擔心她轉世回來,不知不覺回來九重天找我們報仇!

八重天暗棋家族手中的氣息,比我們手裡的氣息還要濃郁,既然有反應了,那麼就算不是神女,也一定是曾經接觸過神女的人!

所以,寧可錯殺,」 金子所在的花房在聚榮樓的最頂層。

頭頂和四周都是巧奪天工的玻璃牆堆砌而成,斗拱相接,接縫細密。

極目可遠眺山巒疊翠,仰首可望蒼穹碧霄,俯視可見西湖美景,正所謂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縱觀全景。

這是聚榮樓才新建好沒幾日的琉璃花房,還沒有正式對外開放。

不過眼下金子沒有任何的心情去欣賞美景,花房裏的溫度像熱浪一般,她拿不準現在室內的溫度有多高,只知道再耽誤下去,她便要自燃起來了。

金子的身子左右擺動着,試圖將繩索掙鬆一些,再掙鬆一些。白皙的額角冷汗淋漓,手臂處的衣料已經被麻繩蹭糙,布帛隱隱有裂開的趨勢。就在金子忍着疼痛再次扭動身子時,一個香囊從袖袋裏跌落出來。

金子低頭,看到香囊的那一剎那,眼睛一亮。

她努力伸出被束縛住的手,用盡全力抓住跌落在腹部處的香囊,摸索着將手指探入香囊內,取出裏頭包裹着的蠟丸。

懷孕的人,似乎第六感都會變得非常敏感。此前身邊有暗衛保護着,他們雖然沒有現身過,但金子已經能感受到他們的存在,就在自己身邊的不遠處。可今天一整天,金子卻似沒能察覺到他們的氣息,在出莊子等待辰逸雪下工的時候,竟鬼使神差的將這枚裝着蠟丸的香囊放進袖袋裏。

金子以爲自己永遠都不可能用到龍廷軒贈送給她的這枚蠟丸,沒想到這一刻,她或許要借這枚蠟丸發送求救信息,只是不知道英武和錦書這兩名昔日的逍遙王暗衛,能否看得見?

來不及細想,金子將握在掌心的蠟丸捏開。利用腕部的力量,向一側的玻璃牆拋去。

咻的一聲,一道藍色的眩光在玻璃牆面上劃開一道唯美的弧線。

而此刻。正在聚榮樓對面,西湖大畫舫上一艘艘搜尋金子下落的錦書。敏銳的察覺到了那抹來自鷹組暗衛傳遞信息的信號彈。

從他和英武脫離鷹組之後,便不曾再接到少主密令的任何訊息,但多年鷹組暗衛生涯,他斷不可能會認錯。

錦書來不及細思,身體先大腦一步,在船舷上一個旋身,腳尖一點,飛身掠向堤岸。往信號彈發出的位置趕去。

聚榮樓佔地面積非常廣,且有四層樓高,辰逸雪和趙虎一行人分散開來,一面喊着金娘子,一面在迷宮一般繞暈腦袋的各個樓層間尋找金子的下落。

強烈的噪響終於吵醒了後堂裏頭睡夢酣甜的人,有兩名管事模樣的男子,衣衫不整的跑出來,揉着惺忪的睡眼驚呼道:“你們是誰,闖進來聚榮樓,要幹什麼?”

辰逸雪冷冽如冰的眸子掃向他們。緊抿着的薄脣開啓,沉聲問道:“聚榮樓裏,什麼地方設置有玻璃物事的?”

那兩名男子似乎被辰逸雪的森冷氣勢所迫。哆嗦着說不出話來。

辰語瞳從另一條樓道口趕過來,一看那二人愣怔的模樣,二話不說,抽出一名捕快的佩刀,架在其中一名管事的脖子上,厲聲道:“快說!”

那人的身子瞬間軟成了一團泥,雙腿間似乎有溫熱的東西順着褲管淌下,辰語瞳扶了扶額,暗罵了聲沒用的東西。

倒是另一名管事穩住心神。目光掠過辰逸雪和辰語瞳,落在二人身後穿着衙門公服的捕快身上。吸了吸氣後方說道:“三樓有個演舞廳,還有頂層有個剛剛建好的花房。都有您二位所說的玻璃物事。”

辰逸雪和辰語瞳彼此看了對方一眼,而後辰語瞳推了推剛剛說話的那名男子,道:“前面帶路!”

那名男子不敢不從,只好攏緊衣服,快步在前頭引路。

就在辰逸雪和辰語瞳將要抵達頂層的時候,錦書的身影,也將將從天而降,落在玻璃牆外面。

隔着鬱鬱蔥蔥、奼紫嫣紅的花叢,隱約可見角落的長榻上,平躺着一個纖瘦的身體,那身影掩藏在花叢後面,看不大清楚。

錦書一臉驚訝,幾乎能確定那裏頭的人,便是金子無疑,正琢磨着怎麼進花房時,身後傳來了辰語瞳清亮的聲音。

“錦書,你也找到這兒了,好樣的!”

錦書回頭,容色沉凜,拱手道:“辰郎君,辰娘子,金娘子就在裏面,屬下正要破開這玻璃,請你們先退後!”

那管事並不知道花房裏頭竟還有人,又聽那黑衣冷麪的男子要破開玻璃,忙擺手制止道:“別別別,我這兒有鑰匙!”

“快開門!”辰逸雪冷聲命令道。

那人瞥了辰逸雪一眼,縮了縮脖子,忙掏出腰帶處的鑰匙,三兩下打開了花房的玻璃門。

辰逸雪第一個衝了進去。

花房裏非常燥熱,迎面便有一股熱浪撲來。

金子能感受到空氣中漸漸傳遞而來的清冷幽香,側過腦袋,視線裏,他英挺軒昂的身姿款款而來,白皙英俊的面容蒼白若紙,金子看着他,目光停留在他那雙流溢着滿滿擔憂和劫後重生般失而復得的迷濛瞳孔上。

他嚇壞了吧?

金子扯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我知道你一定會找到我……”金子哽聲道。

頂級暖婚:戰少的神秘丑妻 “珞珞……”性感的脣瓣間吐出的這兩個字,彷彿沉若千鈞。

辰逸雪忍住心痛,大步上前,手即將要觸碰到金子身體的那一剎那,被辰語瞳制止住了。

“大哥哥,慢着!”

金子也反應過來了,她身上的衣料上被塗了白磷,不宜移動。且白磷不溶於水,若是用水洗滌,會將白磷衝得到處都是,水乾了,白磷還會燃燒,造成更加嚴重的火情。

“語兒……”辰逸雪對白磷的認識不及辰語瞳深刻,只能聽從她的意思。

“二氧化碳是最好的能是白磷失效的物體。”辰語瞳看着金子和辰逸雪,努力吸了一口氣,回頭吩咐聚榮樓的那名管事道:“去找冰塊過來,快去!”

那人諾諾的應聲一聲,忙下去冰庫取冰塊去了。

辰語瞳回頭吩咐錦書,讓他回去辰莊找樁媽媽取一套乾淨的襦裙送過來,一會兒金子纔可以更換。又讓辰逸雪找帕子包着手,將金子身上的麻繩解開,但儘量不要挪動,保持着原來的姿勢。

“我現在抓緊時間去提取二氧化碳,你們先等着我!”辰語瞳簡單說完,便快步出了花房。

她在現代是外科醫生,提取這些二氧化碳這些東西,在學生時代常常實驗,並難不倒她。

簡單的說,二氧化碳是因酵母菌分解糖份而產生的,副產品則是酒精。

辰語瞳在心中過濾了一遍操作流程,便帶着一名捕快隨行,徑直去了聚榮樓的後廚。

那裏有糖,有酵母,有熱水,能夠完成整套操作。

花房裏放置了冰塊,溫度被降低下來。

金子身上的繩索也已經解開了,只是依然保持着平躺的姿勢,不敢再隨意亂動。

辰逸雪在邊上跟她說着話,經過一夜的焦心和憂慮,他臉上難掩憔悴的神色,下巴隱約可見青綠色的胡茬冒了出來。

“珞珞,你可感覺哪裏不舒服?”辰逸雪用溫潤的指腹輕輕撫了撫她細滑的面容。

金子笑着應道:“沒有,我很好,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孩子,還好麼?”辰逸雪的目光落在她略顯懷的小腹上,想伸手去觸摸,卻又記着辰語瞳說過的話,神色有些矛盾。

“沒事,別擔心,他很乖!”金子微笑着安慰,心裏卻是有些後怕的。

她昨天傍晚,完全沒有料到那個假扮成農夫的老伯竟會是這次調查案件的兇手鬼腳七,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安危,卻不能不爲肚子裏的孩子考慮,所幸鬼腳七並沒有傷害她腹中的孩子,只是將她打昏,捆綁於此。還好來得及,若不是逸雪和語瞳他們及時趕到,或許她和孩子就要悲劇了。

金子下意識的伸手去撫摸自己肚子,手纔剛剛碰到腹部,便感覺到一陣奇妙的胎動。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覺到胎動,在她身陷危險的幾個時辰裏,腹中的孩子一直很安靜,沒有讓她感到一絲一毫的不適。

金子輕呼了一聲,嚇得辰逸雪忙緊張問道:“珞珞,可是哪裏難受?”

“他動了!”金子眼眶裏有瑩潤的水光,露出潔白整齊的貝齒,笑道:“逸雪,剛剛孩子像是在我肚子裏翻了個跟頭!”

“真的麼?”辰逸雪一臉的驚訝,他向前傾了傾身子,實在忍不住,便隔着手帕,將手輕輕的擱在金子的小腹上,用心感受着。

似乎爲了驗證剛剛的胎動不是錯覺,腹中的孩子興致勃勃的伸了伸小胳膊。

掌心隔着布帛,卻能清晰無比的感受到孩子存在,那有力的胎動,似乎在昭示着他的健康與活潑。

生命真的如此神奇!

辰逸雪清亮的眸子不知何時氤氳起了一層淡淡水霧,錯身在金子白皙的額角上落下一吻,柔柔的道了一聲:“真好!”(未完待續。。。) 第2754章

「所以,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你傳令到八重天的暗棋家族去,讓他們無論如何都要找到氣息的來源,不管是人是獸,不管生死,都要見到屍體,確定氣息到底來源何處才行!」九重帝冷聲說道。

「是,主子!」黑衣人聞言說道。

「八重天的陣法盟和丹盟也順便通知下去,讓他們留意最近新來的陣法師和煉丹師,只要是女子全部殺了!」九重帝想了想說道。

「是,我馬上下去安排!」黑衣人說道。

黑衣人退下后,九重帝看著窗外眯著眼睛低聲呢喃道:「墨九狸,不是我不放過你,而是你不能生,否則我就要死!

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會讓你留在我身邊,可惜,這是你的最後一世,看起來我們註定無緣了!」

九重帝想到之前見過的那一幕,眼神就是一冷,一直以來哪怕身邊有一個假的墨九狸,但是他卻從未忘記過真正的神女墨九狸。

本來他想等到真正的神女墨九狸轉世回到九重天宮之後,就將對方囚禁在身邊做禁臠的!畢竟真正的墨九狸已經沒有轉世了,這是墨九狸的最後一世了!

如果對方不答應他完全可以用殺了她來威脅對方,到時候只要對方臣服於自己,他就有大把的時間和信心讓墨九狸愛上自己!

等到墨九狸愛上自己之後,他完全可以殺了身邊假的墨九狸,然後跟自己心愛的女子,逍遙快活!

可是,這一切都在百年前破滅了!

除了他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百年前他在進入九重天宮秘府中修鍊的時候,無意中開啟了九重天宮的傳承之秘,原來之前他所得到的九重天帝的傳承,並非完整的!

最後一層九重帝的傳承,就隱藏在九重天宮歷代九重帝閉關修鍊的秘府中,只是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開啟過,他是如何開啟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在最後的傳承開啟,又被他完全融合之後,他才終於知道,整個九重帝的傳承之秘!

原來,九重天的第一位九重帝,就遇到了墨九狸,第一位九重帝第一次遇到墨九狸的時候,是在墨九狸受傷昏迷從天而降,落在了九重天宮后側的禁地之中,那時的九重天宮禁地還不是禁地,不過是九重帝修鍊和療傷的地方!

而當時第一位九重帝正是因為和魔族大戰而受傷了,正在陣法內療傷!

墨九狸從天而降,落在他的面前,第一眼他就對昏迷的墨九狸絕世容貌而吸引了,所謂一見鍾情就是如此,還沒等他碰墨九狸,墨九狸就醒來了,墨九狸看到身邊的九重帝,誤以為是對方救了自己。

因此在看到對方身上有傷的時候,拿出療傷丹藥贈送給對方,瞬間治癒了那名九重帝身上的傷勢!

當初的那名九重帝可不像自己這樣英俊年輕,那時的九重帝不過是一名年邁的老者!

對方為了得到墨九狸,也就故意的沒有跟墨九狸解釋,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辰語瞳就將二氧化碳提取出來了。

她用瓶子收納了滿滿一整瓶氣體,小心的抱在懷裏,趕來花房。

仲秋時節,她的額角竟佈滿了汗珠,臉頰因快速的跑動而紅撲撲的,就像是那枝頭紅透了的果實,透着成熟而迷人的光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