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甲巨人華西虹給高翔的印象本來就是膽小怕事,從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如今哪怕已經得到十倍戰力,卻依然毀滅他們的戰艦,不給他們留下任何逃跑的機會。

斬草除根,殺人誅心!

眾人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不禁悲從心來,如今最後的陣地被毀,戰艦消失無蹤,戰友最後的慘叫聲彷彿還在耳邊,王剛悲憤的看著深坑,雙拳死死攥緊,他差一點被葬身在爆炸之中,他的胸腔中,只剩下無邊的怒火,這股怒火與周圍戰友的怒火匯聚在一起,化成滾滾岩漿!

「還想走?」

高翔突然扭頭,暴喝出聲,只見他的眼睛如同兩個血紅的燈籠,眾人順著他的眼光望去,卻什麼也沒看到。

高翔瞬間暴起,彈射而出,百米距離,眨眼而至,人在空中,一記鞭腿狠狠劈下。

只聽「嘭」一聲,虛空中有什麼東西被擊中,一個人影被擊飛,高翔冷眼看著那人影,吼道:「殺了他」

眾人看去,只見那人影從虛空中出現,一身白色盔甲,只是在肩膀的位置有些破敗,漏出了裡面的淡藍色衣服,那人影踉踉蹌蹌,顯然受傷不輕。

眾人的怒火找到了發泄口,一個個圍攻而上,各種武器狠狠的轟擊在那人身上!

高翔血紅的雙眼掃射四周,用窺探之眼尋找是否還有隱藏起來的敵人,他看向陳柏,只見陳柏周圍的虛空如同煮沸的開水,布滿了銳利的刀氣,陳柏的大頭有些微微泛紅,顯然他也很憤怒。

啊——

「是金平」

「怎麼可能」

圍毆的人群突然爆發一聲驚呼,周圍人一陣慌亂,有些不敢置信。

高翔越過眾人,只見那身穿白色盔甲的人早已斷氣,周身被轟砸的稀巴爛,只有頭部還勉強保持完整,那是因為王遠在其中攛掇想看看這人到底是誰!

高翔也是不敢置信,因為這人眾人都見過,是上次跟在金甲等人身後的,他們一直以為是金甲的人。

「報,報告老師」

突然一個身影從人群中竄出,那人慌亂取下頭盔,緊張的說道:「高老師,我是金平,這個人不是我」。

眾人看著他,又看看地上躺著的金平,又再看看他,再看看地上已經涼透的金平!

「像,真的像」

「何止像,簡直一模一樣」

眾人七嘴八舌。

高翔腦海中有什麼念頭一閃而過,等他反應過來想抓住卻又不知道剛才那一瞬間想了什麼!

高翔走上前,安慰有些驚疑不定的金平道:「放心吧,大傢伙相信你」

「就是,大家相信你,誰不知道你戰力最低」

人群中傳來一聲,金平瞬間臉紅,不知道是急的還是羞得,雖然他很想反駁,但他在機械班的確是戰力最低的那個,和葫蘆在戰士班的排名不相上下,好在眾人並不關心這些,大家只關心戰艦是否還能生還。

「高老師,戰艦呢?蓮醫師她們還在艦中」

王遠等人走到巨坑邊,探頭向里看去,黑咕隆咚的,就連他這千里眼的實力,盡然啥也看不到。

高翔聞言道:「有神之界在,他們不會有事的,各位,準備戰鬥吧」

眾人神情激憤,趕忙調整狀態跟上高翔向陳柏走去。

遠處,陳柏如定海神針般屹立在崖坡山頂,此時的他,早已調整好狀態。

「來了」

突然,他睜開眼睛,目光如刀,射向前方。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一個參天黑影映入眼帘,那黑影從塵土中走來,慢慢從虛到實,從黑到紅,如同冉冉升起的太陽,隨著他的到來,大地劇烈震動,彷彿承受不住壓力,隨時有化為齏粉的可能。

「嘶——」

陳柏有些吃驚,這股磅礴氣勢,勝過從前的金甲巨人不知凡幾!

陳柏的眼中,金甲的身影越來越高大,他看到的不是真的金甲,而是強者自身的能量場!

忽然,陳柏愣了一下,他眼中的金甲瞬間縮小一大截!

「怎麼會?」

此時的金甲巨人已經完全出現在他的視線里了,他的戰力超神,目力比王遠宋智貴等還要強大很多,他看到,金甲巨人盡然全身被熔岩覆蓋,像是剛從地底走出的熔岩巨獸。

嘭——

金甲又一步落下,這一步跨越近千米,大地突然被震出無數裂縫,陳柏的眼角再次跳了跳,因為他發現隨著金甲的走動,金甲的身上盡然落下無數塊火雨,火雨落地久久不息,然後他身上又再次被熔岩填滿,那岩漿盡然是從他的身體里硬生生噴出來的!

滾滾岩漿不斷噴薄,將金甲巨人的金石盔甲擠的爆裂,澆築成琉璃紋。岩漿成了他的血液,讓他沸騰,讓他看起來更加恐怖,爆炸,彷彿一頭熔岩巨獸! 「巴布,讓你久等了!」

葉擎和鐵塔兩人出現在巴布的別苑之中,倒是把巴布嚇了一跳……

「主人,鐵塔,你們不是去建立神國了嗎?是出現什麼意外了嗎?」巴布緊張道。

葉擎和鐵塔離開至今也不到十天時間,實在是太短了!

神國的建立不是那麼簡單,倘若是從無到有,一步步的建立,起碼需要十年左右的時間。

鐵塔建立神國的打算,巴布是知道的,已經提前準備好了一個破損神國,在破損神國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改造,可以大幅度降低建造神國的難度,但估計也需要年余時間才行,可這才不到十天,他自然不會想到巴布已經把神國給搞定了……

「大哥,你仔細看看我!」鐵塔興奮道。

雖說偽神和真神是處於同一個級別,但是在建造完神國,成為真神之後,個人實力上還是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鐵塔現在的氣機,可比幾日前強太多了。

巴布聞言一愣,隨後對著鐵塔仔細打量一番,最後驚詫道:「你……你成真神了?你建立神國了?這怎麼可能,這才多久?」

巴布長大了嘴巴,不到十天的時間,就完成了神國的建造?

這也太過於天方夜譚了吧?

「哈哈,大哥,這都是運氣使然啊,主人帶我進入空間夾層,本來我們要去尋找之前預定的破碎神國,可結果居然在中途遇到了一群弒神者……」

當下,鐵塔將獲得神國的經歷說了一遍……

「黑心老魔那個傢伙?你還真是夠幸運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死掉的那個火蜥蜴真神,應該是四千年前,被大日宗重創的岩火城城主,岩火真神!」

「這岩火真神也真是夠倒霉的,當年雖然逃過了大日宗的追殺,卻最終還是死在了弒神者的手中!」巴布搖頭苦笑道。

天水郡內有一道岩火山脈,生活著火蜥蜴一族,族長岩火在成為真神后,建立了岩火城,大日宗在天水郡內肆意擴張,岩火城自然不能倖免,被大日宗打的重傷潰敗,不知所蹤,火蜥蜴一族部分被殺,部分成了大日宗圈養的信徒,甚至是當成了牲畜,被端上了餐桌,下場凄慘……

「應該就是那岩火城主,我繼承了對方的神國,幾乎沒有耗費太多的力氣,然後就成為真神了!」 回到大宋做生意 鐵塔點頭道。

「恭喜啊,萬年期待,總算是成就真神了!」巴布拱手道。

「是值得恭喜,不過這都是主人的賜予,還要感謝主人!」鐵塔狠狠的點頭道。

「感謝的話,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沒必要一直重複,巴布,地圖到手了嗎?」葉擎問道。

「已經到手了整個荒神域的地圖,別說是天蠍神將了,就算是北風天神也是沒有的,就算是雲州地圖,也只有一個大概的略縮圖,詳細部分也只有北雲府,其餘的府只有簡略介紹!」

巴布說著,遞了一枚玉簡給葉擎。

葉擎結果玉簡,以神識讀取其中內容,不一會兒功夫,將玉簡收了起來道:「這個未免也太簡單了吧,地圖這麼難得嗎?」

果然如同巴布所說,只有大致的簡略圖,除了北雲府比較詳細之外,其他地域大多一片空白,這裡面甚至連雲州境內,有多少個府都沒說清楚……

「恐怕只有到了雲州城,才能找到比較詳細的地圖,神界實在是太大了,據天蠍神將所言,真正的神域詳細地圖,恐怕就算是那些神庭、聖地,不朽道統手裡都不一定有……」巴佈道。

所謂神庭,聖地,不朽道統,無上大教等等,所指的都是內部有神君強者坐鎮的超凡勢力。

因為成為神靈之後,即便是不遭受意外,也有可能因為活的太久了,導致心魔產生,自我懷疑,最後陷入自我毀滅,唯有達到神君級強者以後,才能擺脫這些,所以神君級強者還有一個別稱,大能級強者。

有神君級強者坐鎮的勢力,只要神君不發生意外,就意味著是個勢力將會永久的傳承下去,不死不滅,也就有了以上那些特別的稱呼。

當然神庭,聖地,不朽道統,無上大教這些,自然也不可能都一樣,有神君坐鎮和有神王坐鎮自然是完全不同的,甚至神王之上還有神尊……

「算了,現在找到神界地圖也沒用,等勢力到了,一切都會變得簡單起來!」葉擎搖頭道。

其實,如果單單是地圖的話,老祖宗留給他的傳承光球之中就有,不過這也是一個大概地圖,在葉擎看來並不詳細,畢竟,老祖宗和葉擎所處的位置不一樣。

現在的葉擎只是一個真神,有天神級強者坐鎮的勢力,都需要他去注意,而對於老祖宗來說,絕大部分神庭聖地,對他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自然也不會勞心去記。

況且,老祖宗已經隕落了不知道多少萬年,滄海桑田的變化之下,誰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一個什麼情況。

當然,最頂尖的那些勢力,應該不會發生什麼變化,老祖宗留下的地圖,對他來說,還是有不小的參考作用。

從北風神城出發,一路前往雲州城。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葉擎和巴布,鐵塔三人,還特地兜了個圈子,繞過了天水郡的勢力範圍。

畢竟,之前剛剛打敗了炎日真神,就這麼大大咧咧的走天水郡,那才是真正的不知死活。

現在天才戰可還沒開啟呢,只有等天才戰開啟之後,作為參賽者,才能擁有被保護的權利。

北雲府的情況,鐵塔和巴布兩人還算熟悉,什麼郡縣有那些有名的強者,甚至這些強者有什麼忌諱,也都略知一二。

葉擎現在想先趕往北雲府成,並不想節外生枝,在遇到那些強者的地盤之後,都是遠遠繞開,直奔府城。

之所以去府城,倒不是說想從府城出發前往石州,而是想進入府城內,乘坐破空舟前往雲州城,然後再從雲州城轉道去石州。

之所以推翻了原本直接去雲州城的計劃,是因為,直接過去,要穿過七八十個府城,他們對這些府城中的勢力並不了解,三個真神想要平安穿越,難度不小,還是乘坐破空舟安全一些。 有巴布和鐵塔兩人帶路,進入北雲府城還是比較順利的。

不得不說,北雲府的府城比起北風神城來要大的多,不過北雲府成並非是建立在半空中的,而是之間建立在地面,同樣在四方還有四個差不多如同北風神城大小的衛星城護衛四方。

府城的規矩和北風神城頗為相似,進出之人的實力最低要求為元丹境界,低於元丹境界的普通人,除非是有強者帶領,否則是不允許靠近府城的。

同樣,比起北風神城來,這裡要更加的繁華,修士如雲,強者如雨。

元丹和洞天修士,在這裡不過是最下等的修士,只能充當強者的奴僕,元神境和陣列境修士才是整個神城的主流,聖級和大聖級也是隨處可見。

甚至於,在北風神城很少見到的神靈,在這裡也不稀罕,一路走來,葉擎已經見到了不下於上百名半神和數十名偽神。

至於真神境以上,倒是還算稀少。

「主人,這裡是整個北雲府最為繁華的地方,我們都沒有去過州城,不知道那裡的情況,但是在這裡,只要你有信仰晶石,幾乎什麼都能買到,在三百年前的拍賣會上,甚至還出現過神葯和一件極品神器,引得數十名古神強者爭相搶奪!」巴布感慨道。

那應該是他這輩子,見過強者最多的一次!

古神,在神界已經是大人物了,即便是在神庭聖地之中,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可以擔任長老,甚至某些神主,聖主,在神君強者退到幕後之後,也是由古神強者擔任的。

「拍賣會?多久舉行一次?」葉擎問道。

居然有神葯出現,這倒是出乎葉擎的預料之外。

畢竟,神葯這種東西,生長條件實在是苛刻,人為培養的神葯,都需要建立養神池的,而建立養神池,消耗實在是太大,看萬獸神君就知道了,才不過建立了一個百餘平方左右的池子……

而野外生長的神葯,幾乎沒有,只有某些特定的情況下,才有神葯誕生,比如某些神靈的屍體上,再比如強大的荒獸老巢之中,偶爾也能見到……

事實上,為了得到神葯,但又沒有資本建立養神池,就有人會認為製造出類似的歡迎,以神靈屍身為養分,培養神葯,這也是神靈屍體價值的一部分……

「府城拍賣會,普通的拍賣百年就有一次,大型拍賣會,千年才有一次,三百年前那一次,就是大型拍賣會,所以出現了神葯,已經上品神器!」巴佈道。

「千年一次,怪不得……反正我們現在也沒什麼錢,就算是有拍賣會,也只能幹瞪眼,巴布,你先去打聽一下,下一趟去雲州城的破空舟什麼時候出發,鐵塔,你跟我一起逛逛,嗯,去找個靠譜點的商鋪,把之前身上那些用不到的零零碎碎給賣了,換點信仰結晶。」

「最後,我們在哪集合?」葉擎看向巴佈道。

「主人,就去北雲商盟吧,那裡是北雲府城最好的住宿之所,北雲府主開設的,最是安全不過,雖然價格很貴,但是裡面也有主人擅長的賭天石遊戲,相信,我們一定不會賠的!」巴布嬉笑道。

「好,就去那裡!」葉擎點頭道。

貴不怕,反正自己能賺回來……

巴布去打聽下一趟飛雲州城的破空舟時間,鐵塔和葉擎則是來到了北雲商盟之內……

北雲商盟,是北雲府內十餘家大勢力共同創建的商號,也是北雲府內規模最大,信譽最好的商盟。

「歡迎光臨北雲商盟,兩位前輩六樓請!」

一名管事,在看到葉擎和鐵塔兩人之後,頓時眼前一亮,急忙跑過來招呼道。

「主人,北雲商盟的三層以下招待陣列境以下修士,四樓招待聖級以及大聖級修士,五樓招待半神以及偽神,六樓只有真神級以上才有資格進入!」鐵塔在一旁解釋道。

「呵呵,這裡還有七樓嗎?」葉擎笑道。

「當然有,不過只有天神級以上強者能夠入內,當然……如果前輩展示足夠的實力,或是有大宗生意要談的話,也可以通融以下……」引路的管事笑道。

「展示實力?多少實力有資格進入七樓?」葉擎好奇道。

「百方信仰結晶!」那管事道。

「好吧,我們去六樓即可……」

葉擎聞言瞬間敗退……

百方信仰結晶,開什麼玩笑,他現在可是窮的叮噹響……

「這個門檻設置的也太高了吧,普通真神,誰拿的出百方信仰結晶啊……」鐵塔無語道。

建立一個簡陋的神國,也就花費十方左右,百方,都夠建立是個神國了!

「這個,還是有的……畢竟,七層本就是為了天神級以上強者設立的,如果不顯示出足夠的財力,去了七層,也沒用啊,那裡的東西太珍貴了……」那管事笑著解釋道。

轉眼間,幾人來到六樓,那管事立即退了下去,另有一名半神級強者朝著兩人走了過來。

「兩位道友,這邊請!」

兩人跟著那半神來到了一間雅閣之內,隨即有侍女在一旁泡茶,瑩瑩靈氣,直接在杯口處浮空,呈現出真龍的形狀……

「兩位道友請,這天龍茶的滋味,還是挺不錯的!」那半神說著,率先拿起了一杯,深深一吸,杯口上方漂浮的真龍瞬間被吸走,而後輕輕押了一口,臉上浮現出無比舒服的神色。

「你們倒是大方,這茶,竟然也免費,只是一口茶,怕不是可以讓陣列境修士,都能瞬間提升一檔修為了……」

葉擎端起茶杯,學著那半神的動作喝茶,不過與對方不同的是,葉擎直接一口將其給悶了……

不得不說,這茶的味道確實極好,堪稱葉擎喝過最好的茶,靈氣十足!

「哈哈,還行吧,這些茶,本就是聖級茶樹之上採摘下來的,對於神靈強者來說,倒也算不上什麼,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啟光,北雲商盟六層管事,兩位前來北雲商盟,不知需要點什麼?」啟光笑道。 「需求,暫時沒有,不過倒是有些東西,想要賣給貴閣!」葉擎道。

「出售東西?自然也可以,不過我們這裡的價格,只有市價的七成!」啟光管事聞言一愣,隨後道。

這種事情,他也遇到過不少次了,自然是輕車熟路。

「規矩我懂,還是先來看看,這些東西都值什麼價吧!」

葉擎說著,隨手一揮,桌子上多了一堆東西……

「寒殞神鐵?可惜,只有這麼小一塊,嗯,三十塊信仰晶石,火炎晶五塊,價值一千五百塊信仰晶石,烈火銅,四百塊信仰結晶,荒獸之骨,可惜只是真神境荒獸,一千三百塊信仰晶石,……」

「你這裡一共是一百一十七件東西,一共價值十一萬四千八百七十塊信仰晶石,我給你湊個整,十一萬五千百塊信仰晶石,如何?」

那啟光管事很是利索的為葉擎手中的每一樣的東西做出了估價,最後給出了一個價格……

這些東西,有的是葉擎從天石里切出來的,還有的則是從那幾個劫道者神靈身上搜刮過來的,還有那倒霉火蜥蜴的畢生收藏……

尤其是那倒霉的火蜥蜴,畢竟是一族的王者,又當過城主,手中的財富的確不少。

當然,那些劫道者的身上自然不可能只有這點東西,這些只是葉擎挑選的一小部分,試試價格罷了……

「嗯,還行,你再看看這些……」

說著,葉擎將桌上的東西挪了個位置,又放出了一部分……

「這麼多東西,你怕不是打劫了某個真神吧?」

啟光管事愣了楞,隨後搖頭,開始鑒別東西……

「這一堆價值相對高一些,約莫有二十三萬八千塊信仰晶石!」啟光管事道。

「嗯,還有這兩件神器,你也給估個價吧……」葉擎說著,丟出了兩件神器出來……

這兩件神器,有一件是源自於倒霉的火蜥蜴,另外一件則是那黑心老魔貢獻出來的。

「還有神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