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瑟,錦瑟……今兒可是一個好日子啊!”一個梳着飛天髮髻的小丫頭俏皮的說着,她臉上浮現着微微的笑意,手裏拿着一個花籃。

我朝着裏面一瞅,各種各樣的鮮花花瓣。紅色的玫瑰,黃色的鬱金香,紫紅色的風信子……各種花香的味道撲鼻迎來,沁人心脾。

不過,我倒是納悶了,這個小丫頭爲什麼說今天是個好日子呢?莫非,一會的時候將會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旁邊那個叫做錦瑟的丫頭梳着同樣的飛天髮髻,一襲淺粉色薄紗裹胸長裙,手裏拿着的倒不是花籃了,卻是一個酒壺,她看了看原來那個丫頭,嘴角上揚,“暗香,今兒當然是個好日子啦!我們的帝軒大人就要親選自己的美嬌娘,不知道誰會這麼幸運呢?”

話剛說完,錦瑟便發出了一陣嘆息。

那我現在豈不就是在看着帝軒、遙依以及澤雅之前的往事嗎?上古的神,原來也有七情六慾啊?

帝軒喜歡的恐怕是遙依吧,之前的種種我就知道了。所以這一次的選擇他肯定會選擇遙依啊,想都不用想了,根本就是板上釘釘毫無懸念的事情。

我這個局外人,看着眼前的這兩個小丫頭繼續在這裏談論着。

“這還用說嗎?肯定是澤雅上仙啊,她和帝軒大人整天在一起,而且每一次帝軒大人看到她的時候,臉上都戴着盈盈的笑意。肯定是喜歡她的……”暗香笑了笑,纖細的手指不時的摩挲着花籃之中的花瓣,好像這香氣都沾染在了她的手指上一般。

“我看未必吧,我倒是覺得帝軒大人和我們的遙依仙子很是般配啊!男才女貌,就是一對璧人啊!而且你不知道,在澤雅仙子的雅緻閣中當差的小姐妹說,澤雅仙子臭罵了遙依仙子一頓,說什麼她勾引她的男人……恐怕就是帝軒大人了。反正又沒有成親,況且沒準我們帝軒大人和遙依仙子纔是真愛呢!”錦瑟往暗香的身邊靠了靠,在她的耳側說着。

說的時候眼睛還不時的四處看看,彷彿害怕自己所說的這些碎碎語會被某些有心人聽到,想來那樣就不好了。

不管是在人界也好,還是仙界也罷,都要格外的當心隔牆有耳啊!

“啊!天吶,錦瑟你說的這都是真的嗎?可是……如果帝軒大人真的和遙依仙子在一起了,澤雅仙子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吧!她那麼驕傲的女人,而且平時我們犯錯了,都會對我們好凶好凶的,還會重刑伺候……我真不知道要真那樣,天兒會不會塌下來啊?況且,澤雅是天帝的侄女,恐怕這下我們遙依仙子有苦頭吃了……”暗香說完,便跟着錦瑟一同離開了。

她們衣裙飛揚,右臂輕輕一伸,竟然在空中飛了起來。

“我們快點去吧,要是晚了,也會挨罰的……”兩個小仙娥說完便飛到空中,漸漸的沒了身影。

我怎麼辦?我又不會飛,我該去哪裏呢?

頃刻之間,我的身子漸漸的由一個虛幻的靈體變爲了實在的靈體。而我的衣服、髮飾在一瞬間也全部發生了改變。

“天吶,怎麼會這樣?”我看着自己猛然之間的變化,着實有點難以接受。

遙依不是說過了嗎,我是用一個局外人的身份來看待這一切,可是怎麼我卻變成了這當中的一個人呢?

一襲白色的繡花紗裙,腳上穿着一雙綢緞繡花鞋,髮絲微微做了一個髮髻,額頭的兩側垂下了兩小撮的頭髮,我摸了摸頭髮……

有個東西扎的我手生疼,我拿下來一看,竟然是那桃花形狀的髮飾。

我戴上這個東西來到了這裏……難道……

“路遙,我本想讓你以旁觀者的身份看着這一切,可是既然我想讓你徹底的覺醒,那麼我改變了主意。再次讓你親身經歷你我曾經經歷這一切,也許你就什麼都明白了……好了,從這一刻開始,你就徹底的變成遙依了……”遙依的話剛落下,我本想還問些什麼的,可是她已經漸漸的沒了音。

“遙依……你……”

“對了,我要徹底離開了……不,準確的來說,我們兩個真正的合二爲一了。不要擔心,我雖然離開了,可是我又一直都在……不要忘記,路遙,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遙依既是我,又是你……”

這一段話結束,遙依這才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哎,我心裏自然還是不明白……可是既然這一切等着我去探究,那我就去接受這命運的安排好了。

“哎呀,遙依仙子,你怎麼還在這裏?快點去換衣服啊,人家澤雅仙子早就打扮的美美的過去了,我們也得快點啊。”不知道哪裏又出來一個小仙娥,同樣的飛天髮髻,看來只要是有着這樣髮型的都是丫鬟級別的小仙娥。

而這小仙娥竟然喊我爲遙依……看來,遙依說的沒錯,我……已經變成遙依了。

“好,我們走……”反正我一個人還不知道往哪裏去呢,這小仙娥來的正是時候,我可以隨着她一起去啊。

“恩,仙子,我們得快點,不晚誤了點可不好。”小仙娥說完,身子便輕盈的騰飛,在空中飛了起來。

我愣了愣,尼瑪我是人啊,我又不是神,怎麼會像她們這般腳一伸胳膊一伸的就飛了起來?

會不會我的身份就暴露了?這個時候暴露身份不好吧,豈不是我想知道的那些事都無法知道了?

所以,乾脆死馬當活馬醫好了。我嘗試着剛纔那些小仙娥的樣子,有模有樣的動了動我的身子,天吶,奇蹟就這般的發生了!

我竟然也飛起來了!而且還是那般的嫺熟,彷彿我一直會這麼飛一樣……

“哈哈,哈哈,真有意思!”第一次在空中飛着,感覺特別的奇妙,自己就像是一隻自由自在的鳥兒一般,可以隨心所欲的享受着天空。

曾經的時候,我就好希望自己可以變爲一隻鳥兒,現在不也算是我夢想成真了嗎?

“仙子,你怎麼了?”小仙娥見我一個人在這裏傻笑,肯定覺得奇怪啊。

“沒……沒什麼。對了,你叫做什麼名字?”剛說完,我便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我說錯什麼話了。

這個小仙娥應該和遙依的關係十分親密,想來應該是遙依身邊類似於丫鬟的一個存在。我剛纔竟然問了那麼白癡的問題,這不是在暴露自己的身份嗎?

“仙子,你是怎麼了?我是引素啊,今兒你怎麼變得這麼奇怪啊!”叫做引素的小丫頭一臉茫然的看着我。

“呵呵……沒,沒事啊!我就是……和你鬧着玩呢,嘿嘿。”我吐了吐舌頭,傻傻的笑了笑。

幸好引素這丫頭也有點二有點傻,也沒有仔細的追問。這事也便這麼過去了……

“仙子,我覺得你還是穿這一件翠綠煙紗碧羅裙好看,再戴着這個珍珠碧玉搖,肯定沒有哪家的仙子有我們家仙子好看,就連澤雅仙子肯定也不及我們遙依仙子呢!”引素已經翻箱倒櫃的開始幫我找衣服。

反正,有關這九天玄宮的仙人們的喜好,我實在是不懂啊!敢情就全部聽引素這丫頭的吧……

可是,當那華麗的衣服被引素拿出來的時候,我看了看,這未免太華麗了吧?好像很不符合我的風格啊……

“引素,你確定我真的要這麼穿?”再次的問了問引素。

“恩,因爲這是帝軒大人特意交代的……”引素說完,我徹底愣傻在那裏。

“帝軒”“錦軒”……“遙依”“路遙”……我把我們四個的名字對照在一起,都只是差別了一個字,會不會這就是命中註定?或許我們之間真的有着什麼宿世糾纏的緣分吧……

然而,這一切也許等到見到帝軒的那一刻便全部會明白了吧。 引素那丫頭把我打扮的和我平時完全是兩個模樣,怎麼我印象之中的遙依也不是這個樣子呢?

我所見到的遙依,是溫婉的,就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樣。噢,對了,人家本來就是神。

可是,現在的我……竟然有點華麗,還有點性感,酥胸微微露着,我實在是想象不到帝軒見到我這樣子會怎麼樣。

來到了九天玄宮的仙台之上,等我到了的時候那裏都已經人山人海了。各路的神仙仙娥的都已經各顧各的在一邊閒聊了。

“哎呀,你看……遙依仙子來了啊?真是不要臉啊……聽說爲了讓帝軒大人這一次選她,昨晚的時候……你們懂的。”一個長得倒是一般的神說着。

怎麼這神也和世俗之中的人一般,都喜歡在背後嚼舌根嗎?

“哎呀,她來了……來了……我們別說了。”聽到這裏,我就覺得有點可氣。既然這麼害怕我知道,怎麼還這麼大張旗鼓的說呢?

聲音那麼大,大老遠的都聽到了,好吧?

“幾位姐姐好啊……今兒天氣不錯啊!”我給了她們一記白眼,便轉身離開了。在人間的時候,我最討厭的便是這種人,而且對付這種人,我從來不會給他們什麼好臉色。

“這……遙依仙子……好,天氣是好,呵呵……”那幾個神的臉上微微露出了一點不悅的神色,一種十分尷尬的樣子看着我。

想必她們也已經猜出,我剛纔的時候就聽到了她們之間的對話。

“好啊,帝軒大人選妃開始……”一個仙童喊了一句,所有神的目光便全部聚焦在了仙台之上。

一個白衣飄飄的男人站在上面,劍星眉目,黑色如漆的頭髮垂了下來,就這樣披散着,髮絲微微揚起來,他的脣瓣很好看,帶着一種足以誘惑的魔力。

和錦軒一模一樣的一張臉,雖然我知道他是帝軒,準確的來說他不是我所愛的錦軒,可是見到他的時候,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把他當做是我所愛的那個男人。

“錦軒……是你嗎?我們的兒子有難,去救他好嗎?”想到錦軒,想到熙久,我的眼睛裏面便全部都是淚水。

帝軒溫柔的看了我一眼,對我笑了笑……他其實和錦軒真的不一樣,錦軒給我的感覺是總是帶着一種霸道,而帝軒給我更多的感覺是像是顧之寒對我一般,那樣的溫暖……

就算他對我再好,就算他和錦軒長着一張一模一樣的臉,甚至或許他和錦軒之間有着一種特別的緣分……可是我愛的那個人是錦軒,而不是帝軒。

同樣的道理放在帝軒的身上,也許他愛的不過是我的這一張臉,因爲我和遙依長得一模一樣……帝軒愛遙依,就像我愛着錦軒一樣。

“怎麼,你還有臉來嗎?哼……”來人輕聲的哼了一聲,我瞭解到其實這九天玄宮裏面的神也是有等級之分的。

在這九天玄宮地位最高的神是澤雅的叔父,也便是九天玄宮的天帝。不過這麼多年來,他都一直沒幾次管過這九天之中的事,倒是帝軒作爲他的左膀右臂,有着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一直在幫着天帝。

九天中的神都知道,下一屆的天帝,肯定是帝軒的……所以,老天帝也有意把他唯一的侄女澤雅許配給帝軒,很多神都看好了這一事,認爲這都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肯定也不會有多麼大的改變了。

除了帝軒,再下面就是澤雅和遙依了,她們算是同門師姐師妹,都是天帝親授的弟子。只不過,澤雅還和天帝有了另外一層更加親密的關係罷了。

神中,她們最怕的便是澤雅……從這些神對我和澤雅不同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了,對澤雅便是好一番的阿諛奉承。而對我,我實在是都不好意思說出口了,在我背後說我壞話這事我本就沒太放在我心上,然而他們卻無恥的剛纔想要把我給絆倒……

對此,我只能“呵呵”一笑,未免把我想的那麼不堪一擊了吧。往往她們的詭計不僅沒有得逞,相反我還用法術將他們摔倒在地,和九天玄宮的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好了,大家安靜一下……我有件十分重要的事要告訴大家。”仙台上的帝軒話剛開口,便有一種絕對的信服力。這倒是和錦軒挺像的,彷彿在他們的身上天生就有着這樣一種獨特的魅力。

而我,卻深深淪陷在這樣的魅力之中,無法自拔。

帝軒的話剛落,下面早已經安靜下來了。澤雅的臉上永遠帶着一副驕傲又自信的微笑,難道一會要說的事會和澤雅有關嗎?

遙依想要讓我看的,不就是曾經所發生過的那些事嗎?難道會有變故?帝軒真的會選擇澤雅,而不是遙依?

“遙依,帝軒愛的一直是我……”澤雅慢慢的趴到我的耳邊,告訴我這麼一句。

我的心咯噔一下,爲什麼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會心疼?

“呵呵……那麼我們等着瞧吧。”這句話我壓根就是隨口而出。

澤雅輕蔑的笑了笑,她還是那麼的自信,因爲她認爲帝軒是他的,是任何人都搶不走的。

然而,太過於自信的後果得到的就是失望。

“我要選擇成爲我的女人的神是遙依……”帝軒話語剛落,下面的神中便已經炸開了鍋。

竊竊私語的神有很多,“怎麼會這樣?怎麼是遙依?不應該是澤雅仙子嗎……”各種各樣的言論開始鋪天蓋地的襲來……

我似乎成爲了這衆矢之的,而澤雅的臉變得異常的難看。

她不再是像之前的時候那般自信滿滿,她的臉上有着一種特別恐怖的樣子,她惡狠狠的看着我,似乎想要把我吃掉一般。

“遙依……你願意永遠和我在一起嗎?”帝軒飛了下來,將我抱起,到了仙台之中。一雙雙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讓我覺得十分的不好意思。

我的臉早已經羞紅了一片,似乎在這一刻,我明白了……

我就是遙依,因爲我能感受到她的感受,感受到她的悸動,感受到她對帝軒的愛。

帝軒的吻落在我的脣上的時候,我的臉會發燙,而我的心臟也在劇烈的跳動。

“路遙,你清醒一點啊! 都市超級天帝 你……”我努力的試圖讓自己清醒,怎麼在突然之間又會分不清楚錦軒和帝軒他們兩個了呢?

“我願意……”依舊是無法控制自己,話都已經脫口而出了。

“好,我宣佈……從今天開始,遙依仙子便是我帝軒的女人,生生世世永不分離……”那一刻,我和帝軒不約而同的笑了。

神之中也漸漸的開始出現喝彩的聲音,一些虛僞的聲音此起彼伏的……

……

回到宮殿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不曾知道原來在九天玄宮的神界,竟然也會有黑夜,竟然也能看到月亮和星星……

倒是和人界的時候不同,在這裏看到的月亮很大很大,就好像用手可以觸摸到一樣。而星星俏皮的眨着眼睛,我總是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想要去抓它們。

“遙依,你以爲你搶走了帝軒,我就會這般看着什麼也不做嗎?你做夢!帝軒早晚是我的……他不過一時間被你這小狐狸猸子給勾了心智,等到他清醒過來的時候,就知道了,只有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配的上他的女人。”聲音在我的身邊發出,可是我看了一圈,也沒有在我身邊找到澤雅的影子。

她恐怕是藉助了術法纔對我說了這樣的話吧,她應該不在我的身邊。

“好啊,那我等着你……”反正我也可以使用術法,那就把這話也帶給澤雅那女人吧。

心裏有事的時候便會睡不着……直到我成爲了遙依,我才明白了好多事情。原來神也有七情六慾,原來神也需要睡覺,原來神也會失眠……

帝軒的那句話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間揮之不去,“遙依仙子是我帝軒的女人,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爲什麼在想到這“生生世世永不分離”的時候,我的心會格外的疼,心中就像是有一個什麼東西在壓着似的,讓我覺得十分的難受。

“傻女人,你在想什麼?”帝軒步履異常輕盈,也許他是用了術法和修爲吧,悄悄的來到了我的身邊,將我從後面懷着抱在了懷中。

一種油然而生的幸福感充斥着我的全身。

“帝軒……如果有一天我離開了,你會怎麼辦?”我開始不加思考的問出某些事,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我把這全部歸結爲我現在因爲是遙依的緣故。

“你不在了,那麼我便去找尋你。不管你在什麼地方,我都要找到你。我帝軒既然說了要和你生生世世不分離,那麼我的諾言便會遵守,我答應你的事更會做到。遙依,你要相信我啊……”帝軒一副很是誠懇的樣子,使我不得不相信他。

他也的確有讓人相信的資本。

可是,我萬萬想不到就是這句話害得了帝軒落到了以後的地步。

原來在這一場愛情之中,遙依和帝軒都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和帝軒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裏面,恐怕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他對我很好,對我更是各種寵愛。對於錦軒,有的時候我會害怕,我生怕自己的一個不小心惹得他不高興了,而那殭屍會通過各種方法來虐我。

然而和帝軒在一起,壓根就不用擔心這樣的事情發生。不管什麼事,他都會依着我,會讓着我,有的時候我會耍小性子,最多的時候帝軒只是無奈的笑笑,搖了搖頭,一臉寵溺的看着我。

遙依,是幸福的吧。畢竟,她擁有帝軒全部的愛……

直到有一天,事情猛然之間發生了改變,是那般的讓我措手不及。

“遙依,不管澤雅找你做什麼,都不要理她……切記切記,最近我要就七重天一趟,我不在的這些日子裏面,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帝軒溫柔的在我的額頭輕輕一吻,輕輕撫摸了我的臉蛋,那般的親暱。

我微笑着告訴他,我知道了,讓帝軒自己一切小心,然後便就此分過。

而就是這一次的分別,早就了以後的種種因果……

那日,我正把玩着引素從月宮裏面折來的桂樹枝子,嘴裏哼着小曲兒,享受着我這肆意的做神的日子。

該不會遙依那丫頭想要一直把我困在這一副夢境之中吧?我都來了這麼久了,怎麼也沒發現這究竟和我、和錦軒有着個毛線關係啊!還告訴我,這裏能告訴我我想要知道的一切,我是不是太相信她了?

恐怕也只有我這樣一根弦的女人才會相信一個來臨不明的一縷魂魄的話吧。

“仙子,仙子……不好了,不好了,澤雅仙子找您過去呢!”引素那丫頭急急忙忙的過來找我,臉上一副驚恐的模樣。

我纔不害怕澤雅那丫頭呢,她總是一副虛張聲勢的樣子。

“引素,不要着急,我還以爲是什麼事呢,不就是澤雅仙子找我嗎? 異能農家女 好吧,我們過去看看便是了。”我已然在榻上站了起來,順勢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

想來,澤雅找我還是換一件衣服比較好。不知道怎麼的,我會忍不住想要和澤雅那女人比一比,總是不希望我會被她給比下去。

也許這都是因爲那個叫做帝軒的男人吧。

“不行啊,帝軒大人臨走的時候就說過了,不希望仙子去見澤雅仙子。而且還明明白白的告訴引素,讓我時時刻刻的看着仙子,害怕仙子會意氣用事。”引素一副石化的表情看着我。

“可是,我要是不去就會顯得我太小氣了……我想沒事的,可能是帝軒想的太多了吧。好了,這事就不要告訴帝軒大人了,省的到時候會責備你。”冥冥之中,早就有一個人爲我做出了選擇似的。

是啊,我現在是遙依,也許這都是遙依曾經走過的一條路吧。我既然不能改變,那麼就好好的這麼走下去吧。

“仙子,不過……”引素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我給阻止了。最終的時候,她也只能無奈答應了我的要求。

按着約定的地點,我早早的來到了麒麟宮殿,怎麼這九天玄宮之中,也有這麼恐怖的地方呢?

四處都是一種壓抑的黑色,讓人看了心裏就覺得十分的不舒服。甚至,周圍還散發着一種特殊的怪味,聞到這味道,我就有點噁心。

“這是哪裏?澤雅仙子把我帶來這裏做什麼?”心中已經開始惴惴不安了,彷彿一會的時候,將要有什麼大事發生。

“呵呵……遙依仙子這等高貴純潔的仙子自然沒有來過這等骯髒污穢之地啊!這裏是我們九天玄宮的禁地,但凡是來了這裏……就觸犯了神族規定,必將會受世代輪迴之苦。這樣以來,我倒是看你和帝軒怎麼生生世世永不分離!哈哈……哈哈……”敢情澤雅這是在整這麼一出啊,想要讓我來禁地破了神族的規定,然後……

不過,這丫頭未免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吧。她現在就把自己的計劃給說了出來,難道一點都不害怕我會逃跑?

異能小神農 既然是同門師姐師妹,恐怕術法靈力的差不多,而且引素說過,遙依的術法要比澤雅強大很多。所以,和澤雅交鋒,我倒是不怎麼擔心。

“那倒是想要看看澤雅仙子有多大本事了。”我已經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好在之前的時候我便開始漸漸的適應遙依這具身子。

而且遙依所會的那些術法就像是一瞬間全部加諸在我的腦袋之中一般,我運用起來的時候格外的自如……

“遙依,我知道你的術法和靈力在我之上。只不過,我澤雅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所以,我悄悄的買通了你身邊的小仙娥引素……她在你的身上下了禁咒之術,不信你現在試一試,你的術法能不能使出來?”澤雅得意洋洋的,臉上不時浮現着那詭異的笑。

我眉頭一皺,全身氣運丹田,果然全身的靈氣像是被禁錮了一般,竟然無法施展。看來澤雅說的是對的,引素那丫頭竟然敢背叛我!

“對不起,仙子……我也是被澤雅仙子給逼迫的,她抓走了我的孃親……如果我不這麼做,她就要讓我的孃親成爲墮仙,永遠的在神族擡不起頭來……所以,仙子,你原諒我好不好?”引素在一邊哭哭啼啼的。

怎麼覺得這事這麼好笑呢?她背叛了我還想要求得原諒,這怎麼聽都覺得好笑的很啊?雖然她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可是這也不能建立在想要把我害死的基礎上啊!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遙依,進了這裏面,就是神族的地獄啊!哈哈,哈哈……你就進去自行好好感受吧。等到一會的時候,天帝便會來了,到時候你就等着接受他的處置吧。”澤雅雙手靈動的施展着法術,我的身子已經自行的悠悠盪盪的漂浮在空中,緩緩的朝着那一扇門進去。

我進去之後,終於明白了爲什麼這裏會成爲神族的禁地。

看來,我是必死無疑了。這裏面關押的是那些曾經和天帝做過過的神,當初我們以爲他們逃之夭夭了,可是卻不曾想到他們壓根就沒有逃走,而是被天帝給關了起來,一直關押在這暗無天日的麒麟宮殿之中。

他們在這裏受盡了各種各樣的折磨,這本是神族之中不能說的祕密。也許只有天帝和澤雅知道吧,顯然澤雅把我引到這裏來,就是想要我看到這禁地之中不能說的祕密,到時候再讓天帝治罪於我。

“呵呵……”我無奈的笑了笑,看來帝軒之前所告訴我的,都不假。他的擔心更是有必要……是我不好,把自己弄的這步田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