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爍寒光的鋒利龍爪,相互在對方身上留下刺目驚心的痕跡,不過都是帝龍之魂,鬥得不分上下,平分秋色,沒有出現太過傾斜的情況。

玉衡跟雲飛翔,一劍一刀已經戰地不可開交,三方面交戰啊!掌控的自然力量爭鬥,龍魂相爭,還有本尊的實力之爭!

一心三用!

紫光寶劍,劍氣縱橫,劃破蒼穹,數百米劍氣,橫掃一片天空,所到之處,全部在劍氣的霸道摧毀下,直接蒸發。扔反狀技。

玉衡手持寶劍,衣袂飄飄,動作輕柔又極其霸道,極具仙女的仙氣,還有將對戰當成製造藝術品一樣的認真。

我……我服她,她本身氣質就跟仙女一樣的,戰鬥能夠當成藝術一樣認真的,我也服她,我服她的強迫症,我可沒忘記在摸河市擺屍體玩的事情!

相比雲飛翔就直接了很多,並且金光鬼頭刀,本身就是大開大合的武器,手持金光鬼頭刀,一刀一刀的砍,比紫光寶劍簡單粗暴多了。

紫色劍氣沖天,金光刺目,一刀下去,紫色劍氣消散,又一道紫色劍氣破空而來。

看似簡單,卻讓我感覺到兇險萬分,那恐怖的劍氣,奪目的金色刀影,兩人也打得不可開交,看着趨勢估計打個十天半個月都打不完!

恐怖氣息壓制得我喘不過氣來了,我依然擰着眉頭,咬着牙堅持下來,這一刀一劍,看似簡單,卻充滿無窮奧義,紫色帝龍之爭又充滿龍魂威壓,在高度壓迫的情況下,我很多無法想通透的東西,竟然都想得通透了!

啊!

嗷!

我陡然爆發一聲慘叫,身邊炸出了一團血霧,樣子要多悽慘就有多悽慘。

隨着我一聲怒吼般的慘叫響起,一聲震攝天地的龍吟聲響起,不,不是一聲,而是九道龍吟聲合爲一聲了!

九條金色五爪金龍從我體內破體而出,沖天而起!

我……類個日!

這就九龍破空了?

不是說好六龍之後,得先有龍魂纔有金龍的嗎?這是逆天了?

我忽然明白了,這是雲飛翔說的,重要,過程? 九條五爪金龍,在一朝一夕之間完成了!

簡直跟做夢一樣,剛纔還在想着怎麼從玉衡手裏拿到隱龍之魂,凝聚第七條金龍,現在已經成了!

這時候我對剩下三條龍魂沒有什麼奢望了。隱龍之魂玉衡都不想給我,更別提金龍跟帝龍了,不過話說那紫光帝龍,真心想得到啊,媽蛋,光那氣勢就能夠鎮壓一切了,更別說出手之間驚天動地的威能了。

轟!扔反來圾。

噗!

尼瑪!

又一口血噴了出去,這恐怖的威壓比剛纔更加要強,而且還有戰鬥的餘波直接波及到我的身上。

玉衡,雲飛翔,劉小芳早已經跑得幾千米開外了,而我,卻被困在原地一動不動!

隨着九龍成型,雙方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兩人拼盡全力,轟然爆發狂暴的氣息,狠狠的轟擊在一起。

恐怖的力量餘波下,雷雲消散,水柱破碎,形成漫天雨水落下,海水直接被震開。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坑。

兩條帝龍之魂雙雙潰散。

刺目的紅光與金光消散過後,兩個重傷狼狽的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雲飛翔身上掛布條一樣,渾身是血,臉色慘白。玉衡衣衫完好,但是臉色面如金紙,嘴角滿是鮮血,握住寶劍的手已經徹底炸沒了。

而玉衡的紫光寶劍,居然被一直在旁觀的唐小雷給拿了。

異變突生,唐小雷手持紫光寶劍,速度飆升,九境開天初期氣息暴露無遺,瞬息之間衝到人皇雲飛翔面前,一劍落下,直接將雲飛翔砍成了兩半。直接從空中掉落下來,伴隨着一陣血雨。

日了狗了,人皇就這麼掛了?

“我的三方鬼帝果然是你做的,我一直以爲是白骨!”玉衡懸浮虛空。冷冰冰的看着唐小雷。

剛纔跑開的白骨衝了回來,神情複雜的看了一眼玉衡,將人皇雲飛翔劈成兩半的屍體給抓住,抱着人皇的屍體直接飛速離開了,唐小雷也沒有去追。

至於馮赤天跟魏強,徹底沒了影子。

“是我,剛纔你們都說了,是要改朝換代了,你們不都是知道了嗎?你們不分伯仲,一旦打起來就是雙雙重傷垂死的情況,誰也無法奈何誰,這不正是我的機會?我已經九境開天初期,已經有資格稱皇了,冥皇府,人皇殿,都將是我的。”唐小雷手持紫光寶劍,臉上帶着一如既往的微笑,以前感覺還是個暖男,現在看來,簡直特麼是個殺人不眨眼的笑面虎啊!

媽滴!!

之前我一直以爲,冥皇五方鬼帝,人皇三大人王,勢均力敵,只是因爲白骨的倒戈相向,導致這一場戰鬥變成了不是平分秋色。

可是後來我發現莫雷王壓根就沒參與這兩皇大戰,到現在,我終於知道真相了,這白骨倒戈不倒戈的,壓根不關他的事情,而且他的倒戈對整體戰局來說,壓根就沒影響。

更讓我震驚的是,見都沒有見過的三個鬼帝,愣是已經讓這唐小雷在兩皇開戰之前就幹掉了,怪不得兩皇必須要戰,特麼五個牛逼手下沒了三個,不拼命纔有鬼!

而劉小芳,正好被擊殺的三個鬼帝之列……以至於混得這麼悽慘。

“人皇和冥皇的輪迴,可不是你能夠決定的,這不是朝代更迭,你,控制不了冥皇府跟人皇殿。”玉衡慘然一笑,身形開始慢慢消散,聲音卻緩緩再度傳來:“鬼父要將臨了,我們的時代終結,你的時代,也要隨着終結了。”

一聽到鬼父兩個字,唐小雷臉色陡然大變:“鬼父將臨?不!這不可能!鬼父又如何!在帝龍之魂面前,他只會是成就我無上皇者的踏腳石!”

唐小雷反應過來,玉衡已經是飛退數千米之外了,身形時隱時現的,速度極其快速:“怎麼可能!你居然偷偷控制的隱龍之魂!”

畫面到這裏結束了。

看完之後,我久久不能平靜,最讓我感覺到意外的是,鬼父?玉衡提到的鬼父,卻不是千古陽胎紅伊,而且聽唐小雷話語裏面的不甘心味道,好似我是他最大的威脅?

媽蛋,不是紅伊嗎?怎麼是我?這一路上全部都是要對紅伊下手,我這是順路被帶上一起遭殃,被迫變強,然後到處被虐的存在啊!

畫面結束,玉衡解釋了後來的事情,剛纔死掉的,是人皇本尊,人皇不喜歡凝聚分身,唯獨凝聚了兩個分身,一個就是在天洞現在這個分身,實力最強,跟現在唐小雷的實力相近,另外一道分身則是張德卿這個分身,簡直是人皇凝聚分身的失敗作品,所以乾脆扔去太陰司,大隱隱於市,體會人生樂趣,我很想說,這太惡趣味了啊,不過估計人皇他當得也太無聊了。

縱情少年 玉衡本尊雖然逃了,但是卻也活不長了,剛纔那一戰,都是拼盡全力要對方的性命,唐小雷不出手,他們要不多久都要死,按照他們話說就是順應時勢,按照我的話說,特麼就傻逼!

玉衡本尊逃離,有一尊分身在冥皇府坐鎮,也就是地洞核心位置,另外一道分身就是在天洞,在剛纔危機一發的時候,天洞的分身奪得了隱龍之魂,之前帝龍消散,奪取隱龍之魂也合乎情理。

本尊逃亡,最後在逃亡的路上凝聚之前來茅山幫我的那一道分身,本尊消亡。

兩皇相繼隕落,只能夠依靠分身存在世間。

得知鬼父將臨的事情,這件事情後,唐小雷安靜了,白骨回到九華山帝孤峯,馮赤天,魏強等人也各自繼續自己的事情,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至於下面的閻王和區域巡查使,根本就無法知道這件事情。

看似華夏還有人皇和冥皇坐鎮,結果除了唐小雷之外,巔峯強者已經沒有了。

我暗自吃驚啊,真特麼危險啊,要是那時候其他國度的強者要是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真特麼是萬劫不復啊!

事情的大概,前因後果都已經差不多清楚了,但是對於紅伊,對於我這個鬼父,還是有許多未解之謎。

玉衡神情複雜的看了我一眼,甩手將一道隱龍之魂交給了我,身形迅速消散了,劉小芳也迅速離開了。

“哎……我不用了啊,你!”我話還沒說完,隱龍之魂已經進入了我的體內,想阻止都來不及了,玉衡的分身迅速消散了,就是說,除了坐鎮冥皇府的分身之外,再完蛋,這縱橫冥界千年的冥皇就真的徹底煙消雲散了。

嗷!

體內第七條金龍附帶上了龍魂,雲飛翔見狀,同樣將一條金色龍魂甩到了我體內,第八條金龍獲得了龍魂。

九條五爪金龍,僅僅差帝龍,就獲得九條金龍,九條龍魂了,真正的九龍破天啊。

忽然,我看的雲飛翔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得模糊起來。

我猛然驚醒:“臥槽!忘記了,這是你最後一道分身了吧?別特麼告訴我,你要掛了?”

雲飛翔身上的氣息開始迅速下降,從九境開天中期瘋狂下降,一路暴跌到了七鏡沖天中期,然後慢慢的停止了下來,身影模糊卻依然還在。

呼!

媽蛋,之前玉衡出手就想阻止了,結果這兩皇還真是性格差不多,說給就給,完全不顧自己,可這沒關係,畢竟人家想給不是?

問題是雲飛翔是我兄弟啊,雖然是他的一道分身,要是真的這麼煙消雲散了,我得哭啊!

“我沒事,跟莫雷王差不多,有龍魂天洞金龍魂的幫助,我以這狀態存活在這裏,但是再也出不去了,不過,我早就無法出去了。”雲飛翔淡淡的笑了笑,不以爲意的說道。

“那,那我到時候九條龍魂得到,那我是不是直接擔當冥皇跟人皇了?”我萬分期盼的看着雲飛翔。

媽蛋,冥皇,人皇都是我的!誰還敢欺負紅伊?誰還敢欺負我的兄弟和親人!臥槽,我終於要牛逼閃閃了!

“噗,你想多了,我送你去人皇殿吧,有什麼不明白的問晨夕去吧。”說完雲飛翔迅速消散,任憑我大喊都沒有用。

草!九大龍魂還不能當人皇或者冥皇?我還想多了!

日,對了,晨夕特麼又是哪位? “去人皇殿吧……唉。”

雲飛翔淡淡的一聲嘆息,我已經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了,人皇殿嗎?

我出現在一個宮殿中,柱子高聳入雲,看不到宮殿的頂端。柱子起碼有十人合抱大小,密密麻麻的,一條條支撐天空的天柱一樣,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看不到盡頭,我處於一條綿延不斷的臺階上,臺階一路往上,是一道雕龍的玉門,足有百米高。

充滿宮殿的威嚴,又古香古色的,給我的感覺就是大,真他媽大!

不知道是我變小了,還是這裏真的很大,周圍的建築。只能夠看到窗戶一下的情形,再往上就是被雲層給遮掩住了,給我的感覺就是,我站在這人皇殿,就好比站在地球的某個點上,而人皇殿,則是整個地球一樣龐大。

不用腦補都感覺得出。從高空俯視人皇殿,將會是怎麼樣的龐大與震撼!

我以爲所有的問題都會在雲飛翔這裏得到答案,我這個鬼父,包括我的寶貝女兒紅伊,不管如何。都是爲了這未來人皇冥皇的接班人而進行的一場計劃,顯然,現在已經走到終點了。

卻特麼要讓我去找那晨夕找答案,我鬼知道晨夕是誰啊!

不管我再怎麼呼喊,雲飛翔都沒了聲息,這龐大無比的宮殿中,就剩下我一個人了,一個活人!

人是羣居動物,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忽然被甩到一個死寂,毫無生命的地方。只有自己孤身一人,那種恐懼是不言而喻的,跟實力沒關係,只是本能的害怕。驚慌!

看着臺階盡頭的宮殿大門,我咬了咬牙,麼的!拼了!

一路晚上衝,一路狂奔,越走越是心驚,這宮殿門前的臺階不簡單啊,越是走到後面壓力就越大,走到三分之二的地方,已經感覺從奔跑狀態變成了走路了。

壓力倍增,雙腳如千斤重,擡起來都極其的艱難,體內的九條金龍從體內自動衝了出來,環繞在我周圍,除了一條沒有龍魂的金龍顯得羸弱之外,其他八條金龍都虎虎生威,龍騰虎躍的,充滿了強者的霸氣,各顯神通,身上的壓力減少了不少,雖然還是走得艱難,但至少我走得順暢了許多。

真不知道玉衡跟雲飛翔,當初是怎麼走進人皇殿的!

人皇殿,絕對是紫光帝龍之魂待的地方,而想要得到帝龍之魂,那麼必須走到這條臺階的盡頭。

呼!

十萬里長徵還艱難,但總算是走到了臺階的盡頭,我重重的呼了一口氣,調整了呼吸,邁入了大殿之中。

結果剛走進去,砰的一聲,我直接摔在了地上。

臥槽!

我還沒死呢!搞這麼多雕像在這裏幹什麼?

完全懵逼了啊!

寬闊的大殿中,龍椅高臺之下,一共八個雕塑,一邊四個,並排排在高臺之下,整?無比,而這八個雕塑,居然全部都是我的模樣,更要命的是,那些雕塑轉過頭,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透視小保安 特麼的,搞得我背後一陣陣發寒,想象一下啊,八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那是什麼感覺?簡直是活見鬼了,啊不,就是見鬼了!

我擦!

我仔細一看,這好像不是雕塑,那八個‘我’看了我一眼之後,重新擺正了身體,直直的戰成兩排,不說話。

我嚥了咽口水,一路走到這些跟我一樣的人面前,忽然看到他們腳下踩的一個蓮花臺,上面清楚的寫着:臥龍魂龍位,騰龍魂龍位……

一路看下來,八條龍魂的龍位都在這裏。

這下我懂了,就是說,只要是獲得了其中的龍魂,那麼在人皇殿就會出現那個人的影像,佔據着屬於他的龍魂龍位,我得到了八條龍魂,所以不巧,這龍位上,全特麼是我的影像……

“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整個人皇殿,都讓你給徹底佔據了。”笑呵呵的和煦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裏。

心如炸雷,媽蛋!這裏有人啊!

我一擡頭,愕然,懵逼,唐小雷?

這傢伙坐在紫金龍椅上,他得到了帝龍之魂?

我看了一下高臺,高臺上有兩把紫金龍椅,其中一把是空着的,另外一把是唐小雷現在坐着。

紫金龍椅後面,龍飛鳳舞的寫了幾個大字:帝龍之魂龍位!

這唐小雷也是牛逼得不行了,人皇,冥皇都被打落神壇,扔到高臺之下的金龍跟隱龍上了,唐小雷反而居高臨下的俯視一切。

“很意外?感覺玉衡跟雲飛翔應該呆在這裏?呵呵,要不是爲了順從他們兩人的計劃,成功的讓你到這裏來,別說隱龍和金龍!整個人皇殿跟冥皇府都不會有他們的立足之地!”唐小雷呵呵一笑,猛然站起來,身上霸氣側漏,龍威並現,身上紫龍袍無風之動,霸道無比的盯着我。

我湊,擁有八條龍魂的我,居然在他的威壓下,感覺到無比的震撼,帝龍之威,居然恐怖成這麼逆天的程度!

“意外是挺意外的,可你既然順着他們的計劃,卻這麼的胸有成竹?你知道我現在九龍凝聚成功,更是有着八大龍魂在身,實力已經是九境開天巔峯,你九境開天中期,就算是接近後期又怎麼樣?你是我的對手?”

我傲然一笑,麻痹的,牛逼一次老不容易了,身上的恐怖威壓展露出來,九條金龍相互環繞在我身體周圍,九境開天巔峯層次的狂暴氣息展露無遺!

強勢!霸道!龍威渾厚!

唯獨就少了一份帝皇之氣,算起來沒有帝龍,只能夠稱王而不能稱皇啊!

“你說得很對,沒錯。我現在的確不是你的對手,所以,有什麼問題都問我吧,基本我可以給你解答清楚,不過我感覺啊,你還是挺可憐的。”唐小雷不知道被我的氣勢給嚇怕了還是怎麼滴,居然忽然收斂了身上的氣息,坐在了紫金龍椅上。

“我可憐?”這傢伙想幹什麼?硬拼不成想挑撥離間?

“九龍破天,威能天下,無人敢阻,但是呢,最後便宜了誰?哈哈。”唐小雷又猖狂的笑起來,我算明白了,這個傢伙壓根就不是怕我的實力,特麼把我當猴耍呢。

轟!臥龍之魂轟然朝唐小雷衝了過去。

“彆着急,你不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雲飛翔不說,玉衡不說,但是我可以說啊!”唐小雷一招手,不知道他做了什麼,臥龍之魂直接唯唯諾諾的回到了我身邊,草! 重生之開掛女法醫 有了帝龍之魂就是屌,帝龍出現,其他八條龍魂都相形見絀。

“好,晨夕是誰?”媽蛋我得搞清楚這個晨夕是誰,不會是唐小雷吧?如果是那樣就真媽蛋了。

唐小雷不說,我至少可以知道晨夕是誰,我要答案啊,答案啊!

“你不知道了?”唐小雷非常古怪的瞪着我,好像是我在拿他開刷一樣。

我無語的搖搖頭,知道我還問個雞雞!

“白骨。”

“臥槽!”我楞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白骨是晨夕?”

我……其實我以前一直以爲白骨名字應該是九峯啊,九華山帝孤峯啊,卻沒有想到,白骨居然是晨夕,擦了,人皇不說的事情白骨會說?

唐小雷不扯知否的點點頭,雙手交叉在一起,看着我:“還有什麼問題?比如魏強爲什麼想要娶紅伊?你鬼父代表着什麼?紅伊又是什麼?”

對!

媽蛋,現在我就特麼剩下這三個問題沒有搞明白了!魏強那個可知道可不知道,但是我跟紅伊的事情,我必須得知道啊!扔反土扛。

“這三個問題,基本算是一個問題,相互關聯,你被稱之爲鬼父,但是,你還有另外一個稱呼!” “另外一個稱呼就是兩皇之父!”

這下我又震驚了,震驚的不是這個答案,而是回答我的,不是唐小雷,而是另外一個人。還是熟人!

白骨!

一具銀光閃閃的骷髏加着一身黑色鎧甲,威武不凡,憑空的出現在人皇殿之中。

“白骨!啊不是,九峯!啊呸!晨夕,這是幾個情況?”我錯愕的看着白骨,這傢伙怎麼忽然冒出來的?剛纔一路上也沒有碰到他啊,按照這情況來看,他應該被奪了龍魂的啊,特麼的別告訴我另外一個紫金龍椅的位置是白骨的?

“晨夕?你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裏?九境開天初期!不可能!鬼帝無九境,哪怕換再強的龍魂都打不破這個限制!你們修煉功法受鬼氣壓制!沒有九境,絕對無法輕鬆出入人皇殿!”唐小雷看到白骨整個人都傻眼了。

忽然,看到白骨手裏握住的紫光寶劍,唐小雷終於明白了,原來是他封印在雨臺鎮的紫光寶劍。這兩個見面就掐的,居然聯手了!

“此地不宜久留,離開我跟你細說!”說完白骨不等我說話,直接帶着我,刺目的銀光閃爍,其中還有一道紫色的強光,眼前情形一陣模糊。我還能夠隱約聽到唐小雷憤怒無比地咆哮聲!

跑?他媽的爲什麼要跑?老子都九境開天巔峯了啊!

強光消散,我愕然的發現,白骨扯着我直接從人皇殿出現在了雨臺鎮的來福客棧中。

“我類個去……晨夕,算了,我還叫你白骨吧。白骨,你不要告訴我,我就是做了個夢,壓根就沒離開過來福客棧?”

我震驚了,瞬間從天洞人皇殿跑回來,這不可能啊!這是怎麼做到的?

“擁有帝龍之魂,手下擁有三道其他龍魂,可以從人皇殿瞬間出現在華夏任何一個想要出現的地方,但是,同時擁有五條龍魂也同樣可以做到,現在唐小雷沒有手下擁有龍魂。其他八大龍魂都被你掌控,這點完全可以做到。”

白骨將紫光寶劍都給了我,上面閃爍着紫色的光芒,讓我感覺到了一抹帝龍的威壓在裏面。

我還撿了個便宜不成?我可以瞬間從人皇殿回到雨臺鎮。但是這傢伙卻沒辦法直接過來,可是我想不明白爲什麼要跑啊!

“何沐!開啓九境滅皇陣!”白骨沒有理會我,直接朝何沐喊了一句,何沐點頭,迅速跟張梓健衝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