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工的這一天,一大早陳菲德就帶著大量的資料跟各種土特產來找夏熏溪了!

正自然而然的過來找夏熏溪的蕭閻雲喜滋滋的走到夏熏溪門口的時候,正好看到陳菲德拿出鑰匙開門的樣子!

原本輕快的腳步突然一頓,隨即露出了一絲苦笑!自欺欺人的日子總於還是到了啊!

有些不舍的看了那棟別墅一眼,還是轉身往自己的家走去!也是該收拾東西迎接新的一年了!

這一年。有著太多的計劃要進行了!一定會過得很有意思吧!即使……

沒有那個有趣的人!

這一年的新年我過得很開心!謝謝你這個有趣的人!

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上下屬的關係了!

聽到開門聲的時候,夏熏溪欣喜的扒拉著拖鞋從卧室裡面跑了出來。特意打扮了一番的她,今天穿著粉色的針織連衣裙,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長款呢子大衣,簡單卻不失大氣!

倒是跟她平時過於嚴肅的樣子多了幾分俏皮,反而更加的漂亮了!

夏熏溪興沖沖的從房間裡面出來看著從門口進來的身影,一時間有些懵!

只見到陳菲德正艱難的大包小包的從門外搬東西。聽著腳步聲,對著後面的夏熏溪說到:「愣著幹什麼呢?還不過來搬……」

那是誰?

還是以前的夏熏溪嗎?

看著穿著如此粉嫩的夏熏溪。不要說是讓她搬東西了。好像大聲的對著她說話都是一種很過份的事情一樣!

夏熏溪忍不住探頭往門口的方向看了看,有些不滿的問到:「就你一個?」

「不然你以為還有誰?」陳菲德同樣好奇的往門外望了望,有些不解回到!

悄悄的掩藏了起來自己那滿眼的驚艷跟狂喜。故作淡定的看著夏熏溪說到:「你今天這一身穿的……不會是知道我給你帶了很多的好吃的!想要以身相許吧!」

「相許你個頭!」夏熏溪沒好氣的瞪了陳菲德一眼!

平時他都是這個時候過來的。都沒有遲到過,今天這是……

視線落在陳菲德的身上才恍然大悟!

「啊……明天就是開工的日子了是吧!我這苦命的哦!還沒有享受幾天呢!」

「你還要怎樣享受!」陳菲德沒好氣的瞪了夏熏溪一眼。不耐煩的說到:「趕緊的。下來拿東西呢!」

「我說你啊……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我回去過年走親戚串門那可是頭一件讓我頭痛的事情,你都不用這種頭痛的事情,還在這裡跟我抱怨!你找抽是吧!」 「等一下,林媽!」喬語一把拉住林媽,羞澀道:「我想親自告訴景銳這個消息!」

林媽拍拍自己的額頭,笑道:「你看我這個老糊塗,應該的,那我就去告訴老夫人!」

說完,兩人立即出了醫院,回了家!

在路上,林媽就給梁母打了個電話,一聽喬語懷孕了,梁母立即叫著訂機票,馬上回來好好照顧喬語!

晚上,梁景銳回到家裡,一進門就覺得不對勁,家裡好像有種興奮的氣氛,林媽竟然輕輕哼起了京劇,喬語滿臉笑容地坐在花園裡,臉色柔和,一手輕輕地撫著小腹!

「怎麼了,小語?」梁景銳將喬語擁在懷裡,笑著問道,「你們看起來很開心?」

喬語輕輕推了下他,道:「坐過去,不要擠我,小心寶寶不高興的!」

「誰不高興?誰是寶寶啊?」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梁景銳奇怪地看著周圍,這裡還有第三個人嗎?

喬語看著他那獃獃的樣子,好笑地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高興道:「呆瓜,寶寶在這裡,你要做爸爸了!」

梁景銳眼神一瞪,手輕輕地顫抖了起來,立即從椅子里下來,蹲在喬語的腿邊,摸著那還平坦的小腹,顫聲道:「真的有了?」

上一個孩子的離開,是他們兩人永遠的痛,梁景銳盼著能再有一個孩子,可以撫平兩人的傷口!

「嗯,他就在這裡,醫生說已經有兩個多月了!」喬語將手覆上樑景銳的手上,兩人靜靜地感受著新生命的到來!

喬語懷孕,梁家如臨大敵,梁景銳更是按時上下班,而且還黏在喬語身邊,總是要到拖不下去了才依依不捨地去公司!

沒有幾天,梁母也從國外回來,梁景銳去接母親,可是,當他看到梁母並不是一個人回來的時候,疑惑地看了看母親!

「媽,這是?」梁景銳淡淡地打量了母親身邊的少女,只見她面容清秀,利落的短髮,但是眼神漂移,梁景銳直覺地不喜歡!

梁母拉過身邊的姑娘,笑道:「這是橙子,我剛到國外的第一天,老毛病突然犯了,當時身邊沒有人,幸好橙子路過,救了我,這姑娘孤身一人在國外,靠給別人畫畫,打工養活自己,我看她可憐,所以就想著帶回來,給我做個伴,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女兒,我想收橙子做乾女兒!」說完,拉過身邊的姑娘,笑道:「橙子,別怕,這是你銳哥哥,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橙子怯怯地躲在梁母的身後,聲如蚊蠅地叫道:「銳哥哥!」

梁景銳眉頭皺了皺,他不反對母親找一個喜歡的女孩陪在身邊,可是這個姑娘看起來眼神不正,必定心思不純,但是現在也不是惹母親生氣的時候,先回家再說吧!

於是淡淡地點了點頭,就接過母親手裡的行李,低聲道:「媽,我們先回家吧,小語還在家裡等著呢!」

提到喬語,梁母立即興奮起來,拉著梁景銳問東問西,梁景銳都耐心地回答了!

坐在梁母身邊的橙子這時才大膽地抬起頭,驚訝地看著前面開車的男人,從后側面看起來,他的五官立體,是美學中最完美的比例,最重要的是眼神深邃,彷彿一個黑色漩渦,可以將人吸進去,渾身氣勢驚人,一看就是家世良好,長期身居高位的人!

她從沒有見過這樣的男人,應該說是這樣優秀的男人,橙子黯然地低下頭,可惜,他的世界離自己是那麼遠!

一行人很快就到家了,遠遠的就可以看到喬語站在大廳門口等著,看到車來了,立即走下台階!

梁景銳將車停下,責怪道:「你怎麼出來了,醫生說不能久站的!」

「這才站了一會兒,你不要大驚小怪了!」喬語笑著拉開車門,將梁母從裡面扶了出來!

當她發現車裡還有一個人時,愣了楞,但也沒有說什麼,她知道晚上樑景銳會告訴她一切的,她笑著對梁母道:「媽,您累了嗎?要不要先休息一會再吃飯?」

梁母立即拉著喬語,擔憂地從頭看到腳,連聲道:「我很好,你不用擔心,現在你還是操心好你自己吧!」

說著,拉著喬語,吩咐起了懷孕的注意事項,而梁景銳就將車開進了車庫,一時間,竟然將下車的橙子給忘了!

橙子驚嘆地看著眼前的別墅,她也是華國人,知道在帝都的房子有多麼貴,可是眼前的別墅彷彿土地不值錢似的,大的驚人,各種休閑娛樂設施應有盡有,這不僅僅就是有錢了,還得有勢!

兩眼正在不停的打量著眼前的建築,倒是沒發現大家都走了,就留了她一人!

還是走在前面的喬語突然想了起來,拉著梁母停了下來,轉身道:「媽,這是?」

梁母這才想起來,轉身喊道:「橙子,快來!」

橙子聞言,立即走上前,害怕地低下頭,不敢說話。

梁母拉過她,笑道:「這是橙子,我準備收為義女,具體的我剛剛已經給景銳說了,你待會問他!」轉頭又對橙子道:「橙子,這是你銳哥哥的妻子,你叫嫂子!」

「嫂子!」橙子輕輕道。

喬語笑了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溫和些,道:「橙子,既然媽媽收你當義女了,那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你有什麼事就說,我和你銳哥哥會幫你的!」

橙子感激地點了點頭!

此時梁景銳也走了過來,看到喬語和母親還在外面站著,立即道:「媽,小語,我們進去說吧!」

橙子眼神瑟縮了一下,她直覺得梁景銳不喜歡自己,他看起來有點不高興!

幾人終於可以坐下來了,喬語看梁母有點累了,就對她道:「媽,您還是休息一會兒,等飯好了我叫您,至於橙子的房間,我讓林媽去收拾一間客房,待會看橙子有什麼需要的,就直接告訴我,我去準備!」

梁母剛要說什麼,梁景銳立即不悅道:「讓林媽去看著收拾,你剛開始的幾個月要特別小心!」

「對對對!」梁母連聲道,「頭幾個月要特別注意,家裡的事有林媽,你就不要管了,安心地養胎就可以了!橙子就讓她住在我隔壁,也好有個照應!」

喬語心下一驚,梁母的隔壁不就是~

喬語抬眼看了眼梁景銳,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

梁景銳淡淡道:「媽,您隔壁是我父親的書房,當時您說要留下來做個念想,現在做橙子的房間有點不合適!」

梁母想了想,確實有點不合適,可是整個三樓就這有這兩個房間,橙子不和她住在一起,那隻能住在二樓了!

梁母想到這裡,立即抬頭要說話,梁景銳一看就知道她要說什麼,立即道:「媽,二樓是我和喬語的房間和書房,現在還要改裝一個嬰兒室,一個孩子的活動室!」梁景銳提醒道。

「那這~」梁母頭疼地道。

突然,三人聽到旁邊傳來一陣低泣聲,只見橙子兩眼含淚,委屈地咬著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儘力不讓自己哭出來!

梁景銳眼神閃過一絲不悅,轉頭果斷道:「就讓橙子住在一樓,反正都在家裡,也可以照顧您的!我先和小語回房了,等會叫您吃飯!」又回頭對著廚房喊道:「林媽,你先給橙子收拾一間房,讓她好好休息一會!」

說完,就扶著喬語直接上了二樓!

熟悉自己兒子脾氣的梁母怎麼會不知道景銳是不高興了,也是,他一直就不喜歡外人住在家裡,當年和蘇婷婷那麼好,都沒讓她在家裡住過!

安慰地拍了拍橙子的手,勸慰道:「橙子,不要放在心上,你銳哥哥就是這樣的人,在他的眼裡,只有你嫂子,對其他人都是這樣的,時間長了你就知道了!」

橙子望向兩人的背影,對喬語充滿了羨慕,如果,我也可以得到他這樣的溫柔相待,也不枉此生了!

梁景銳扶著喬語回到房間,一進門,他就說了母親告訴他的關於橙子的事。

喬語沉吟了下,道:「其他的不說,就沖著她救了媽,我們也應該好好待人家,你也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梁景銳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觀察告訴了喬語,道:「我不喜歡這個人,看起來心思不正,我就擔心她一個女人在複雜的環境里待久了,失去了本性,心眼也比別人多!」

喬語嘆了口氣,道:「算了,媽喜歡就行了,大不了我讓約翰在國外查查她,如果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就留著吧,反正我們小心些就是了!」

梁景銳沉默著不說話,有些事他也不願意喬語知道,如果是以前,梁景銳當然不會將一個小姑娘放在眼裡,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小語懷著孩子,現在家裡多了個陌生人,那就是多了一絲危險!

想到這裡,梁景銳鄭重地叮囑道:「小語,不管她是善是惡,總之你離她遠點!」

喬語看著他如臨大敵的樣子,好笑道:「好了,我知道了!」 「開玩笑!你敢說你回去沒有框你們親戚的零花錢!真是的……你說你能不能不要那麼摳!」

夏熏溪毫不留情的拆穿了這個沒事就在朋友圈裡面塞今天手氣多好多好的傢伙!

看著那大包小包的東西,自動顧慮了那些臘肉跟香腸,視線落在了一旁的小堅果上面,不由的露出一個笑容!

「就是這個……也不知道是什麼果子做得,就是跟買的味道不一樣!」

「當然是不一樣了,這可是我們自己家種的,絕對天然無公害!」

陳菲德淺淺一笑,拿過了一盒子乾果遞到夏熏溪的面前,看著她抱著之後才不耐煩的催促到:「趕緊讓開!我還忙著呢!」

「這是我家。你不要太囂張啊!」

夏熏溪瞪了陳菲德一眼。終究是沒有跟他過多的計較,象徵性的幫他提了一小袋子的零食往沙發上一坐,就無視了這個人的存在了!

陳菲德看著夏熏溪靠在沙發上吃零食的樣子,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早飯還沒有吃吧!不要吃太多的零食!等一下我帶你出去吃飯!」

「你請客啊!」夏熏溪不甚在意的反駁了一句,倒是很聽話的少吃了一點!

不過卻沒有聽到陳菲德的回答,也不怎麼在意,只是想了想,還是上樓去提包包去了!

陳菲德看著夏熏溪的背影,再看了一眼那滿滿當當的冰箱,不由的皺起了眉頭!

夏熏溪是一個自由隨性的人!這樣的人也有一點選擇困難戶的感覺!總是買不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是因為不知道怎麼選!

可是這一冰箱是怎麼回事?各種各樣的,都不帶重樣的!

這樣一想,陳菲德的視線就在這個房間裡面轉了一圈,發現那不再是纖塵不染的廚房的時候,手指下意識的握緊!

夏熏溪下來的時候,就看到他正對著冰箱發獃!想了想,就輕手輕腳的走到陳菲德的身後,沖著他的耳朵猛吼道:「嗨……」

原以為會看到他嚇一跳的樣子,卻不想只是看到他慢慢的轉過頭來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又淡定的關上冰箱門!

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解的看著陳菲德問到:「你沒事吧?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

「我沒事!」陳菲德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自然一點!

「對了!你這面都是一個人過的,平時在家很無聊的吧!一定又找了許多家的好吃的店,等一下我等著你帶我去享受一下呢!」

「我才沒有每天去外面吃呢!」夏熏溪有些得意的看著陳菲德,神秘的一笑說到:「你知道我這個年是跟誰一起過的嗎?簡直就像是做夢一樣!」

陳菲德壓下心中的苦澀,故作疑惑的看著夏熏溪問到:「是跟誰過的啊!我猜猜啊……該不會是老爺從老宅過來了吧,還是小雲沒有回家……」

「都不是!」夏熏溪神秘兮兮的看著陳菲德說到:「是跟我的男神蕭閻雲一起過的!」

也不能陳菲德反應的時間,夏熏溪已經自顧自的直起腰,臉上的笑容真的是掩都掩不住!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我特別的幸運!」

陳菲德板著臉,有些不耐煩的說到:「有什麼幸運的,跟自己的員工在一起,又沒有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感覺就像是在加班一樣!」

「你這人真沒情趣……這怎麼可能是像加班一樣呢!我跟自己的男神在一起呢!男神啊……」

夏熏溪看著蕭閻雲依舊木木的表情,有些無趣的揮了揮手,不耐煩的往外面走!

「不跟你這麼無趣的人討論這個問題!一點情趣都沒有!」

「我是沒有情趣了!」

陳菲德看了一眼那被丟得亂七八糟的購物袋輕諷的一笑!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結果都是一樣的啊!

不是早就已經看開了嗎?

「唉呀!還磨磨唧唧的,你到底走不走啊!我都餓死了!」

「走什麼走啊!」陳菲德隨意的在廚房裡面轉悠了一圈,看著那些食材的時候,淡定的說到:「你不是都已經準備好了嗎?就在家裡面吃吧!」

「啊?」夏熏溪有些難以接受陳菲德的突然轉變,看著他自顧自的脫掉外套開始整理食材的時候,不盡覺得有些尷尬!

「那個……要不我們還是出去吃吧!讓你一個助理給我做吃的!總覺得有些奇怪!」

「奇什麼怪!」陳菲德沒好氣的瞪了夏熏溪一眼,指著那些已經被使用過的痕迹說到:「難道說這些都是你做的!你的男神都可以做,為什麼我不可以!」

說著又在後面默默的加上了一句:「我還是你助理呢!」

「……」

這話好像也沒錯!

夏熏溪張了張嘴,竟然無力反駁!最後只能淡淡的一笑,隨他去了!

所以當空著肚子聞著飯香的夏熏溪垂涎欲滴額看著陳菲德的時候,剛才所有的不滿全部都拋之腦後了!

夏熏溪笑眯眯的看著陳菲德。忍不住調侃到:「想不到啊!你還有這樣的本事!你說你以前是不是在偷懶啊!」

「你見我閑過?」陳菲德沒好氣的看了夏熏溪一眼,看著她毫不客氣的拿過碗筷舀了一碗粥了時候,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慢點!燙著呢!」

「我餓了嘛!」夏熏溪有些無辜的聲音響起,看著陳菲德簡單的將襯衣的袖子放下來的側臉,忍不住讚歎了一句!

「我現在才發現,你不只是能幹,你簡直就是太能幹了!而且還特別帥!」

「特別帥嗎?」陳菲德淺淺一笑,帶著幾分認真的表情看著夏熏溪說到:「那你會跟我在一起嗎?」

「在一起?」夏熏溪無辜的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陳菲德期待的目光,不由的嗤笑出聲!

「我發現你回去一趟不只是人變勤快了,就連人也變得幽默了啊!還在一起呢!也不知道以前是誰說的不會喜歡我來著!」

陳菲德有些糾結的看著夏熏溪那明艷的笑顏,努力的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說到:「可不是!我可不想一直為你收拾爛攤子!我啊……要找一個省心的人當女朋友!」 很快,帝都的幾大世家基本上都知道了梁家多了個義女,有人笑之,有人冷眼旁觀,當然還有人擔心!

顧老爺子將喬語約到顧家,美其名曰回娘家看看,梁景銳只好將喬語送到顧家,然後去公司上班了!

顧老爺看著喬語紅潤的臉色,笑了笑道:「看來婚後生活過得不錯!」

喬語大窘,她還沒有見過關心小輩婚姻生活的長輩,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只好道:「嗯,很好,我和景銳您就放心吧!」

顧老爺子點點頭,嘆了口氣,道:「如今,你母親又收了個義女,雖說這在大家族裡不算什麼,但是這義女也是和親生子女有一樣的權利,而且,來路不明,你和景銳要多加小心!」

喬語聞言心下一暖,但也笑道:「我不也是您的義女嗎?您怎麼就不擔心我呢?」

「哈哈哈,你呀,你這丫頭我從第一眼起就喜歡,我活了大半輩子,什麼樣的人也能看個大概,不會錯到哪去,你眼神清明,身帶正氣,是個心性好的,有你這樣的女兒是我的福氣啊!就是不知道林董是怎麼想的,有時候女人就是感情用事!」

喬語笑了笑,道:「義父,您也不用擔心,橫豎就是一個小姑娘罷了,還怕她怎麼了?」

顧老搖搖頭,笑著沒有說話,突然,又想起什麼,拿出一張明信片,道:「這是顧棣寄來的,也不知道為什麼寄到我這裡了,讓我轉交,這個臭小子!」

喬語心下一動,接過明信片,只見那是阿爾卑斯山的明信片,背面寫著:「致親愛的喬語,我們馬上就要登上這座山了,喜歡嗎?愛你的顧棣!」

喬語笑了笑,這明信片要是寄到家裡,首先就過不了景銳那一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