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王輕嘆一聲道:“本王雖然很想成全你,但本王也是無能爲力。你真以爲是本王困住你的女兒而不放嗎?其實你錯了,這絕非本王之本意。本王也是奉命而爲,所以,還望你就此離開,以免事態繼續惡化下去。”

囚禁九幽公主不是閻王本意?他也是奉命而爲?難道他的上面還有神靈驅使,可爲何要對一個小女孩兒如此狠心呢?

正在童言暗自思量之際,未曾想,只聽到“轟隆隆”的一聲巨響,緊接着,好好的一座山竟然……竟然裂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呢? 兩人走出了工廠,在找尋飯館的路上,沈飛這才知道,趙高俊今天上點的情況並不樂觀,因為就在剛剛,趙高俊所上的這點被退點了。

所謂的退點,也即是在去上點的公司組織這一方,因為種種原因,而不再允許像沈飛這種人員來公司內搞這種所謂的『社會實踐活動。雖然趙高俊被退了點,但沈飛並沒有從他的身上感受到受打擊的情緒,這不由也讓沈飛對他再次產生佩服的心理。不過從趙高俊的角度看下來,退點似乎是早已習以為常的事情了。

在公路兩旁的路邊攤隨意的解決了午飯的問題之後,沈飛不僅為著趙高俊擔憂:「趙哥,你被退點了,接下來準備怎麼辦呢?」其實沈飛也並未完全是為了趙高俊而擔憂的,他更擔心自己一旦也遇到這種情況應該怎麼辦。

不過趙高俊好像並不擔心這個問題,因為他十分氣定神閑的回答到:「其實一旦遇到退點這種情況,如果能不退就盡量不退,對方堅持非退不可,那也就沒辦法了,只得出來重新開始找點,不過好在,昨天周勇他們多找了幾個點的,所以我一會準備去他們談好的點去上點了。」

吃完飯,趙高俊囑咐沈飛如果遇上什麼不懂得問題,記得打電話給他之後,趙高俊便背著自己背包獨自離開了。

中午的時候,因為工廠的工人也休息,再加上之前沈飛讓那些來體驗過治療的人幫忙宣傳之後,中午再來體驗的人增加到了四五人。到下午的時候,工人們開始上班了,所以來體驗的人數又落回到了三兩個人。

下午五點,因為也沒有再來做體驗的人,所以沈飛收拾好了行李儀器之後便準備回公司了。

現在才是做儀器體驗的第一天,所以今天的任務,就只是給他們做服務就行了,最重要的其實是最後兩天,也就是轉換和出貨的日子,這兩天才是檢驗你這一周是不是白乾了的關鍵日子。

一共十個人,這是今天沈飛所做體驗的成績。十個人,在沈飛看來這不算多,也不算少,所以沈飛算是基本對今天自己的第一次還比較滿意的。

每次公司開會的流程都是那麼個模式,每人挨個給領導彙報了一天的成績,然後再集中講一些針對性的問題,最後在培訓一番醫學知識,以便上點之後的運用,這樣算下來,一場會議也就在一個半小時,到兩個小時之間了。所以,等會議完了之後,時間也已經在八點多了。

又是充實忙碌的一天,相比較於昨天,這一天下來沈飛感覺身體的勞累確實比昨天走了十幾公里輕鬆許多,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感覺自己好像有些悶悶不樂的。簡單的炒了兩個菜,吃過晚飯,沈飛忽然想起了和楚洛洛的約定,想到自己答應了要讓小白龍去見她的。這兩天時間,她沒有再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自己又差點險些忘記了。可沒忘記又能怎麼辦呢,自己每天要去上班,早上那麼早就要起床出門,自己顯然是沒有時間與精力化身成貓去見她的。

但沈飛是一個注重信諾的人,所以她答應了楚洛洛的事情,她一定會做的。沈飛思前想後,想來,到時候也只能在周末的時候,再去見見楚洛洛,完成自己與她的約定了。

上點的第二天,所做的事情,幾乎與第一天無異。也就是做好服務,讓他們多多體驗儀器,並且教會他們自己使用儀器,給他們樹立一種這個儀器操作很簡單,自己在家中就可以自己使用的概念。這麼做的目的也無非就是為了給明天角色轉換的時候做好鋪墊。

相比較於第一天,幾天來體驗的除了昨天已經來過的『老客戶』,也出現了兩三成的新面孔,這顯然也是自己昨天做服務而形成的良性循環,所以在這一天早上,沈飛就已經做了五個人的儀器體驗工作了。

在臨近中午的時候,沈飛便又給那位老婦人張程英做起了儀器的體驗治療。在治療的空擋,兩人閑來無事,便聊起了天來。

「小沈醫生,你中午的時候都是出去到外面去吃的飯嗎?」因為現在已經快到十二點了,正是飯點的時間,所以兩人的話題自然圍繞著這個展開了。

沈飛心裡一陣無語,心想,自己不是在外面去吃,那難道在哪裡吃飯呢。

「是啊!畢竟我家在農村的,那麼遠肯定不可能回去吃嘛。」沈飛心中雖然無語,但還是禮貌的微笑回答,隨便還賣了一個慘。

張程英沉默了一會,又接著說道:「這樣啊!不過外面吃飯挺貴的吧,而且外面吃的東西也讓人不放心,前面不是有個什麼地溝油事件么,外面的東西最好少吃,不怎麼衛生安全。」

「……」

沈飛心中更加的無語了,這人怎麼回事哦,我在外面吃飯還招惹到了你了嗎?貴不貴,衛不衛生又和你有什麼關係嘛!再說了,自己不在外面吃,能在那吃啊,難道在你這裡吃?搞笑哦!

沈飛雖然在心中鬱悶到了極點,不過他還是禮貌的對這位愛多管閑事的老婦人微笑回應道:「貴也沒辦法呀,總不能一天就這樣餓著肚子吧。」

張程英點了點頭,說道:「也對,不吃飯對身體不好的。」就在沈飛準備繼續在心裡發牢騷的時候,張程英又繼續說道:「那你要不中午,就在我這裡吃算了,不過我吃的比較簡單,就怕你吃不慣的。」

老婦人的話,讓沈飛喜出望外,心中的那一絲不爽鬱悶也瞬間煙消雲散了,他倒是沒想到,這老婦人還真是準備邀請自己吃飯的。雖說在外面吃飯一頓十塊錢左右,算不上貴,也算不上便宜,但天下間有免費的午餐吃,幹嘛不吃呢?對吧!

沈飛雖然在心中暗自高興,不過他也不能表現的太過了,於是他用上中國式的客套話:「這個,這個,不太好吧!」

但其實這句話真正的涵義其實是:「好!好!好!太好了!不用花錢吃飯,傻子才不幹呢。」

「這有什麼不好的呢,你來給我們做了兩天免費的體檢了,請你吃個飯是應該的。」

「那,那好吧!」沈飛一副盛情難卻的樣子,但心底卻是一副爽翻了的摸樣。

見沈飛同意了,老婦人也露出了開心的神色,不過她似乎還是有些擔心:「因為我是北方人,我不知道你吃我們的食物吃不吃得習慣的。」

沈飛不以為然,既然是食物還有什麼吃不習慣的,再說了,自己也不是非得圖吃好的,只要能吃飽,不就ok啦。

於是沈飛信心滿滿的說道:「沒事的。」

又過了幾分鐘,儀器設定時間到了,沈飛為她取下了治療的貼片,然後那老婦人就開始去弄午飯吃了。沈飛便坐在辦公司內等待著她請自己吃的午飯了。 先是天地變色,現在竟又山崩地裂,看來這聖水觀怎樣都無法安寧了。

可是這好端端的,這山體怎麼就裂開了呢?

只見聖水觀的院落之中先是劇烈震顫,緊接着出現了條條裂縫,在這些裂縫之中,其中一條迅速擴大,並整個的貫穿了整個山頂,從山頂的一側一直延伸到另一側,裂縫的寬度足有三米開外,長度更是達到了數百米。若是從高處看下,這裂縫就好比被斧頭劈出的一般,不僅令人驚歎,更是觸目驚心。

這巨大裂縫的出現,將三清殿和文昌殿連同後院整個的與前院分離。就好像三清殿和文昌殿故意與十殿閻羅和九幽之地的幾個老鬼劃清界限一般,彷彿在說,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管,我們管不着也不想管似的。

可童言卻驚奇的發現,這條裂縫竟然一直延伸進入了水一道士的房中,而九幽公主現在就被困於那房中的地下。

這條裂縫的突然出現,會不會與九幽公主有關呢?

正在衆人大驚失色之際,竟從這裂縫之下傳出了“啊”的一聲慘叫。這慘叫聲雖然刺耳,可童言還是聽出了此聲爲何人口中所出。不是旁人,正是那九幽公主發出的。

難道……難道她遭遇了什麼不測?

九幽之主一聽此聲,臉上立刻露出焦急之色,身形一動,竟然就要跳入這裂縫之中。

十殿閻羅的六殿下眼疾如電,一看九幽之主要去搭救自己的女兒,當即衝到跟前,橫劍攔了下來。

“九幽老鬼,你想幹什麼?本王已經說了,要麼速速返回九幽之地,要麼就死在這裏。想救出你的女兒,先過本王這一關!”

九幽之主急在心中,立刻憤怒的大吼道:“惡賊,你給我滾開。我女兒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蕩平你地府,將你們全部殺光!”

六殿下聽此,不屑一笑道:“蕩平地府?就憑你?今天就讓你領教領教本王的本領!”

說着,未等九幽之主出手,他竟手握長劍,率先一劍斬了過去。

六殿下的突然動手,讓閻羅王頓時瞪大雙眼,他顯然並不想真的與九幽之地開戰。身爲冥界之主,沒有什麼比冥界太平更加重要了。而但凡開戰,無論勝負,都免不了要生靈塗炭。

可現在,這六殿下竟然不管不顧的突然出手,這樣一來,事態將大有惡化之兆。

九幽之主從一開始其實就在忍讓,可這六殿下卻一直在咄咄逼人。現在更是徹底把九幽之主逼到了絕境之中,既然已經無路可退了,那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拼死一戰了。

眼見六殿下的法劍斬來,他沒有後退半步,而是虛空一抓亮出了自己的法刀,一式橫擋,法刀立刻迎向法劍。

只聽到“當”的一聲響,好傢伙,九幽之主原地未動分毫,那囂張跋扈的六殿下卻被震退了三步之外。

雖然這只是第一回合,可孰強孰弱其實已經立見分曉了。

童言在不遠處饒有興趣的看着,心中卻是對這六殿下嘲笑不已。這傢伙始終高高在上,總覺得自己有多麼了得,現在好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實在可笑至極。

很顯然,六殿下他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爲了挽回臉面,他不敢耽擱,一個縱身便高高躍起,就看他身形在半空中連續閃爍,竟在這眨眼之間化爲了數道黑影和劍影,接着鋪天蓋地的向九幽之主壓了下來。

九幽之主冷眼看着,低喝一聲後,猛地將手中的大刀橫在頭頂。他這一橫刀在頭頂之上,青色的光芒頓時從大刀之中涌出,竟化爲一面巨型盾牌。

六殿下使出的萬千劍影立刻如雨滴落在鐵桶上一般“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而在這輪番不休的擊打之下,盾牌始終未破分毫,可九幽之主卻艱難的彎下了腰。

能成爲十殿閻羅之一,這六殿下多少還是有些實力的,此次施展神通,倒是讓人眼前一亮,可他無法突破盾牌,又豈能傷到九幽之主呢?

九幽之主就這樣硬扛了幾分鐘,終於不再一味的防守,而是猛地發出一聲怒吼,硬生生的直起了腰板。

“九幽烈焰,焚地破天!給我去死!”

隨着他這一聲咆哮,只見那青色的盾牌之上頓時火光一現,緊接着,灼熱的九幽烈焰立刻從盾牌之中涌現而出,猶如一條張開大嘴的火龍一般,兇猛的向上咬了過去。

九幽烈焰的厲害童言當然知道,這九幽之主能夠使出九幽烈焰倒也是情理之中,可能夠運用的如此自如,這一點青冥和他相比實在差距太大。不僅如此,似乎這九幽之主使出的九幽烈焰更加的灼熱,那恐怖的力量竟讓童言離得如此之遠,都心中莫名的有些恐懼。

青色的火光向上一躥,眼看着就要吞滅上面的人影和劍影。

閻羅王看在眼裏,不敢懈怠,趕忙一掌拍了出去。黑色的掌印從閻羅王的手中拍出,立刻迅速變大,最後直接拍在了那青色的火光之上。

就聽到“呼”的一聲,九幽之主使出的九幽烈焰被閻羅王一掌拍成火星,而身陷九幽烈焰之中的六殿下也趁此機會逃過此劫。

六殿下迅速退開,直接在閻羅王的身旁落定。雖然保住了性命,可他現在全身被燒的焦黑,看上去就像是剛從煤堆裏爬出來似的,實在令人可笑。

九幽之主散去火光,然後向六殿下狠狠地道:“你還要攔我嗎?”

六殿下剛想回擊,可想了想後,卻冷哼一聲別過頭去。這個臉他已經丟盡了,如果再沒有自知之明,與那譁衆取寵的小丑怕是沒有半點兒分別呢?

九幽之主看了一眼閻羅王,不再多言,就要跳入裂縫之中。

而就在這時,只聽到“嗷”的一聲獸吼,接着,一頭全身漆黑如墨,雙眼滿是紅光的巨型異獸竟從這裂縫之中躥了出來。

衆人凝神看去,一下子都愣在了當場。

這異獸體積龐大,絕不在大象之下,全身如墨還長着鱗片,一張大嘴滿是利齒,頭上長有兩根尖角,背上長着一行骨刃,有四肢和尾巴,一看就非尋常之獸。

異獸並沒有直接飛離此地,而是在半空中停下身形,低頭俯視衆人,就好像睥睨天下一般。

閻羅王擡頭看了一眼,接着聲音略顯凝重的道:“這畜生怎麼會在人間?它不是早就被滅了嗎?”

大殿下聞此,臉色鐵青的道:“會不會與泰山陰曹有關?難道是什麼人讓它重生了?”

童言與這十殿閻羅距離不遠,所以他們的對話他基本都聽在了耳中。

他們竟然提到了泰山陰曹,難道此獸真的是從泰山陰曹逃出來的?可是……可是此獸到底是什麼呢?

“咦?真是奇怪,爲何我會對此獸生出一絲熟悉之感呢?” 「卧槽!午飯就是這個?」當時沈飛看見那位老奶奶端進來的食物時,沈飛甚至都有些驚呆了。

原因也無它,在沈飛的想象中,雖然照這位老奶奶的話說,她吃得很簡單。可沈飛的想法應該也就是,菜品簡單,或者一些冷盤冷飯,對於這些情況,沈飛倒是完全能夠接受的。畢竟沈飛對吃的要求也不算高的,能夠吃飽填住餓著的肚子就好了。但當這位老奶奶將簡單的飯菜端進來的時候,沈飛還是低估了他說的這個簡單二字的程度。

兩個饅頭,或者說饃,一碗她說的叫什麼冷麵來者的東西。

看著這樣的午餐,沈飛還真想評論一番,確實真的簡單啊!

沈飛之前還想,老奶奶所說的簡單應該也就像中國式的客套話那般,比如你去某親戚家吃飯,在開飯的時候,作為主人家,端上了滿滿一桌豐盛的菜肴,但她口中還是會說道:「菜弄得很簡單的,都沒什麼吃的,你們慢慢的。」實際上呢,菜肴不僅不簡單,而且色香味都很正。所以沈飛大概也是受這種影響,所以當這為老奶奶真的端上這麼一份簡單的午飯的時候,沈飛真的是有些失落到了。

「你吃吧,這個本來是我準備中午吃的。你先吃吧,我的我待會再弄。」

拿起面前的一個饅頭,有些硬,看來應該是放了一段時間的。如此寡淡的食物,沈飛忽然有些後悔吃這免費的午餐了,吃這饅頭還不如在外面小攤隨便去吃碗小面啊!

艱難的咽下了整個饅頭,沈飛還未來得及緩一口氣,站在一旁默默地關注著沈飛的老奶奶又說話了:「你吃一下我們這個繪的冷麵呢,你看看你吃的習慣不。」

沈飛的眼神飄向旁邊那一碗盛放得滿滿當當的繪冷麵,幾乎不用嘗,沈飛就能夠知道結果了,肯定吃不習慣!

作為一個地道的廣慶人,辣椒是完全融入了沈飛的生活中的,無論做什麼菜,沈飛總是會將菜裡面放上一點辣椒,或者放上一點豆瓣醬,如果不放的話,沈飛就會覺得這個菜總是缺少了一點什麼,不好吃。所以……,當沈飛看見面前這一碗同樣寡淡,一點鮮艷顏色都沒有的繪冷麵時,沈飛已經對它沒有了食慾。再一個,沈飛也不知道這冷麵到底是放了多久了的了,因為它們全部粘連在了一起,像是一碗面粥一般,看起來就十分的噁心,更別說是吃了。

然而在張程英注視的目光下,沈飛覺得要是自己不吃上那麼一口,那也就太不給對方面子了,畢竟別人好歹請你吃午飯了。

不過這樣的思想,在沈飛忍著難吃的吃了大半碗的繪冷麵時,徹底的發生了變化:「這老傢伙,莫不是猜到了我是銷售人員假冒學生,然後故意這麼整自己的吧!!!」

沈飛實在是再也吃不下去了,先不說這個什麼繪冷麵,光看外表就不好看,更別說,也不知道這老人是不是喜歡清淡的口味,沈飛吃著這面啊!就感覺什麼作料都沒有的,就好比吃一碗白水煮麵,一點東西都不放,這要是能好吃,沈飛就敢把那煮麵用的鐵鍋吃下去。

最終,沈飛在忍著嘴裡一點味道的沒有的情況下,再吃了一個饅頭,關於那剩下的那半碗繪冷麵,沈飛是打死都不準備吃了。

「你還沒吃完啊?那你把那碗里的面吃完了,把碗給我吧。」張程英再次回到沈飛的面前,發現他還沒吃完,於是說道。

「這……」沈飛有些語塞,原本別人是好心給你弄東西吃,可是如果別人好心好意的給你弄的東西,你沒有吃完,給他留有半碗在那裡,而且別人還說,這是對方的午飯,因為給你了,自己還沒有吃,結果你還沒吃完,最後只能倒掉。沈飛不知道如果自己說不好吃,或者給他一個這面不好吃的感覺,他會怎麼樣。但同樣的,要是讓沈飛繼續將剩下的半碗面吃完,沈飛也是打死都不願意了。

「這……,這個,我覺得吧,我可能還是吃不太慣你們那邊的食物……。」沈飛盡量用著委婉一點的語氣說話。

「你不吃了?」張程英看著還剩下的那半碗面,也不知是沈飛的錯覺還是本來就是如此,沈飛感覺她的語氣神情,都變得有些暗中惱怒起來。

「嗯……,我吃了兩個饅頭,也差不多吃飽了。」沈飛毫無底氣的說道。

張程英端起來沈飛面前的碗,然後轉身直接將碗中身下的面倒進了辦公室的垃圾桶中,頭也不回的就走出了辦公室了。

「這……」該不會真讓她生氣了吧,可就算真生氣了沈飛也沒有辦法了,所以只有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下午的時候,沈飛再次給工廠中的工人,做著儀器的體驗,一下午的時間做了差不多也有七八個的樣子,合著今天一天下來,沈飛做了大概有十五個人的樣子。總的來說,今天的成績還是可以的,除了因為今天中午午飯的時間,而弄出來的尷尬事情。沈飛和那位老婦人,雖然一直都在辦公室的,但兩人的交談卻變得幾乎為零了,這讓沈飛十分的尷尬。

好不容易熬到了可以回去的時間點,於是沈飛火速的收拾好了行李,背著自己的東西就離開了。走出了這個工廠的大門,再次回看著那邊二樓的辦公室,在明天,自己在那裡便即將進行轉換了,自己明天就要從一個高校學生為工人免費做義診的人設,轉變成一個只是為了向他們賣儀器事實。

「當他們知道了一切,自己會不會被當做騙子給趕出來啊!」沈飛預想到明天情形,心理一陣不安。

如果僅僅是做義診,幫他們測測血壓,檢查一下頸椎,身體,或是做做儀器理療,沈飛是問心無愧的,因為這麼做自己是不含目的,純粹的為公益事業做奉獻,在別人的眼裡,這樣的人是一個可以用來歌頌與讚揚的存在。但是,沈飛的目的就是賣儀器,之所以給她們免費的測量檢查治療,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他們能夠買儀器,這是一個有目的性的義診。如果自己明天對他們全部的人轉換了,那自己瞬間就會從一個被讚揚的人,變為一個在暗地中被人小聲唾棄的存在,這種巨大的落差,使得沈飛十分的抗拒。但這又有什麼法呢,你要想賣產品,你就得拋棄你好看的設定,現實,永遠是殘酷的! 童言現在的感覺實在很怪,這停留在半空中的異獸不可謂不兇猛駭人,但對於這樣的一頭異獸,他竟然生出了一絲熟悉之感。

這種感覺絕非似曾相識那麼簡單,就彷彿彼此十分熟絡一般。但他又極其肯定,他確實從來沒有見過這異獸。那這種莫名的熟悉感又到底是從何而來呢?

就在他暗自思量之際,十殿閻羅又再次小聲的議論起來。

“閻王殿下,那咱們現在怎麼辦?是就此打道回府,還是聯手對付這頭異獸?”

大殿下話聲剛落,三殿下便直接否定道:“大殿下,此獸有多厲害,你我心知肚明。犯得着管這種閒事嗎?我們是冥界的十殿閻羅,這人間之事還是交給他們人間自己處置吧。如果越俎代庖,對我等而言,絕無半點好處。況且九幽之地的幾個老鬼在此,萬一他們趁機做出什麼來,這個罪名,咱們可擔待不起。”

大殿下聽此,趕忙解釋道:“本王只是提個建議,並沒有動手之意。一切還是交由閻王殿下來定奪吧!”

其他幾殿閻羅聽此,同時將目光看向了閻羅王。

閻羅王擡頭看了一眼,隨即轉身看向童言。

童言被閻羅王這麼一注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看樣子這十殿閻羅是真的不打算管這異獸了,而是要把這個燙手山芋扔給他。

“軍師,你如何看?”

童言聽此,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答覆。如果說對付異獸,恐怕正中這十殿閻羅的下懷,如果說放任不管,倘若這異獸在人間肆意妄爲、濫殺無辜,他身爲天行者更是不能袖手旁觀。

閻羅王這一招真是厲害,一下子就把這苦差事拋給了旁人。

正在這時,未曾想那九幽之主突然擡頭高聲怒喝道:“孽障,你把我女兒怎麼了?她現在在哪兒?”

此言一出,衆人都覺得九幽之主明顯的話中有話。難道……難道這異獸對九幽公主做了什麼?

異獸聞此,低頭盯着九幽之主看了看,接着口出人言道:“她已經被我吞進肚子裏了,放心吧,我只是要她的力量。等我吸收了她的陰靈之力後,自會放了她。”

這異獸倒也實在,沒有任何隱瞞直接說出了實情。可如此一來,九幽之主又豈能輕易饒過它?

“大膽孽障,你竟敢生吞吾兒,今天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話聲剛落,深受刺激的九幽之主頓時全身迸射出刺眼的青光來。這是打算使出全力,與那異獸殊死一戰了。

異獸見此,立刻提醒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妄動,你的女兒就在我的腹中,倘若你重傷於我,你女兒也討不到半點兒好處。如我命喪你手,她也必死無疑。你若真想救她,就等個七七四十九日吧。到那時,我保證她平安無恙。”

九幽之主聽此,終究沒有喪失理智的貿然出手,因爲跟復仇相比,他更在乎自己女兒的安危。

“我如何能夠信你?如果你違背諾言,害死了我的女兒,到時我又要到哪兒找你報仇?”

異獸聞此,呵呵大笑道:“我若真的心存惡意,又何須留在此地?就憑你,恐怕還抓不到我。我之所以不曾遠走,就是要告訴你,你的女兒現在很安全。和被困於封印之中相比,在我的肚子裏更加安全。好了,我已經說出了一切。現在我得離開了,記住,七七四十九日,只要時辰一到,你們父女就能團圓。告辭!”

說到這裏,這異獸又刻意的扭頭看了一眼童言。童言雖不知道它的眼神包涵何意,但應該不是惡意。

異獸未作停留,當即四肢齊用,就在這半空中奔騰起來,不過一會兒工夫,就消失在衆人視線的盡頭。

九幽之主在原地愣了一會兒,接着竟掩面痛哭起來。“女兒,是爹對不起你。你放心,爹一定會救你,爹一定會救你。就算是拼了我這條老命,我也絕不會再讓人害你分毫。等着爹,你一定要等着爹。咳咳……”

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不僅十殿閻羅沒有想到,更是大大出乎了童言的預料。

本來只是想爲陳瞎子洗脫冤屈,沒想到竟牽扯出這麼多事情來。十殿閻羅爲了掌控九幽之地,不惜將九幽公主封印在人間以做要挾。爾後九幽之地的幾隻老鬼前來,眼看着就要父女團聚,竟又被一頭異獸搶了個先。這可真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只不過在這場角逐中,九幽之主纔是最可憐的那個。

閻羅王沉思了一會兒,接着開口向九幽之主說道:“九幽王,事已至此,一切都是命中註定。我地府絕不再阻止你們父女團圓,也算是把你九幽與我地府數千來的恩怨做個了結。方纔那兇獸已經說了,七七四十九日後就會放出你女兒。你就等着父女團聚吧,我等絕不會再橫加阻撓,你好自爲之吧。”

九幽之主,也就是九幽王。他聽過之後,不由得苦笑起來。“閻王殿下,你說的真是輕巧。你也知道那是兇獸,還是無惡不作的吞天犼,它的話真的可信嗎?若是它不放過我女兒,到時候我又怎麼與女兒團聚?你給我聽着,七七四十九日後,如果我女兒平安無事便罷,倘若不然,我一定親率九幽大軍蕩平你地府。咱們走着瞧!”話聲剛落,他身形一閃,就這樣化爲青光落入地面之中。其他幾個九幽老鬼也未做停留,直接離開此地。

他們走後,六殿下立刻高聲喝道:“九幽老鬼,你囂張什麼?我十殿閻羅等着你,到時候誰滅了誰還不一定呢。”

人都走了,他現在來裝x了。童言對於這樣的滑稽小丑,實在有些無語。

閻羅王輕嘆一聲,再次轉身看向童言道:“軍師,此事關係我地府聲名,還望你可以替本王保守這個祕密。作爲補償,你現在就可以將那陳姓鬼魂交給本王了,本王一定會對他妥善安排,是在我地府當個鬼差,還是輪迴轉世,一切都由他自己做主。你看如何?”

正所謂君無戲言,閻羅王都這麼說了,童言當然相信。

他深呼了一口氣,然後點頭應道:“閻王殿下,你請放心,今日之事,我絕不會再對第二個人提及。至於我這位朋友,就多謝你了。”說着,他直接把陳瞎子附身的詭符取出,裏面的陳瞎子當即現出身來。

“陳兄,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咱們兄弟就此別過吧。能否再見,就看你我的緣分了!”

陳瞎子聽此,向童言深深的鞠了一躬,滿是感激的道:“童言老弟,爲兄謝過。你對我的恩情,我永世不會忘記。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就這樣,在童言的不懈努力之下,陳瞎子總算是洗脫了冤屈,並獲得了成爲鬼差或者直接輪迴轉世的機會。這對陳瞎子而言,應該是最好的結局了。

但事情真的到此就結束了嗎?如果這麼認爲,那可就大錯特錯了。被獵殺的火虺,突然喪失理智的老觀主,貼滿牆的惡符,還有這突然現身的吞天犼,這一切的一切背後,還隱藏着另一個驚天的陰謀! 星期四,對於很多人來說,只不過是一周中再普通不過的一天了。但是對於沈飛來說,今天確是特殊的日子,因為就在今天,沈飛要開始轉換了,他要開始向自己銷售的對象露出自己真實的面目了。

沈飛今天早早的就來到了自己上點的那個工廠,可他在門口徘徊了兩分鐘,卻還是沒有進去,可是不進去可能嗎?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深吸了一口氣,沈飛最終還是邁進了這個工廠的大門。

今天已經是沈飛來這裡上點的第三天了,經過前面兩天的鋪墊,今天則到了可以轉換的時間了,也就是在今天,沈飛要開始給那些來體驗的人讓他們買自己的這個儀器了。

來到了辦公室,將一切安排就緒,很快就有一個四五十歲的阿姨過來做治療了,沈飛對她是有印象的,因為這個阿姨,每次都來得很積極,基本上前面兩天,都是她第一個來做體驗的。同時,在沈飛的印象中,這個阿姨對他賣銷售的儀器是抱有好感的,甚至之前還問過沈飛這個儀器可不可以賣的。

她顯然是沈飛的一個潛在客戶,於是這次沈飛再次給她貼好了貼片之後,因為沈飛曾教過她儀器的使用方法,所以她自己就開始調試機器,然後坐在凳子上,接受著儀器的治療。

面前的阿姨是一臉的享受,可此時沈飛的心中卻是心如擂鼓,因為他即將既要進行一個大轉折。他需要向這個阿姨推銷這個儀器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