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市?”一旁的陳昌義露出疑惑之色。

白小鳳微微一笑,也沒解釋,便是大步流星的朝那黑色漩渦走去……

羣裏經常有老鐵讓我推薦幾本書看,今天推一下哈。

推薦大神紫夢幽龍的新書《茅山鬼王》,茅山和鬼王聯繫在一起,值得入坑。

另一本是玥九的《大聖要還俗》,看名字看名字,666.

兩本書都不錯,各位看看吧,看完後記得回頭把票投給一個帥哥作者酸菜炒肉的新書《花都之無敵鬼王》哈。 嗡!

彷彿踏進水裏一般,黑光漣漪盪漾在身上,涼嗖嗖的。

視線隨着漩渦扭曲。

僅僅持續了一秒鐘,整個視線就咻然大變。

白小鳳就看到自己正站在一條昏暗的街道上,有些像是古代的街道。隔很長一段距離,便是有一根燈柱懸掛着一串白燈籠,綻放着暗黃的火光,淡淡的陰氣飄動着籠罩着燈籠,更是讓火光變得暗淡無比。

一眼望去,這街道兩旁並沒有商鋪建築,而是一個個身披黑袍,用兜帽遮住臉龐的人盤坐在地上,在他們的面前鋪着一張毯子,上邊擺着各種物件。

街道中間,一個個身披黑袍兜帽遮臉的人靜靜地行走着,時不時地有看中的東西,便會蹲下與賣家商議,但發出的聲音卻低的若不可聞。

整條街道,明明人很多,卻處在一種極其詭異的安靜氛圍中。

“還真和陰市差不多,就是不知道物件有沒有陰市那麼好了。”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有些好奇起來。

這時,陳老六他們跟了進來。

正好聽到白小鳳的話,陳老六好奇問道:“恩公,陰市是什麼?”

“和這差不多。”白小鳳指了指面前的昏暗街道,“不過陰市是以鬼魂妖邪爲主,不像黑市這樣以人居多。”

鬼魂妖邪的集市?!

陳老六三人同時露出愕然之色。

旋即,他們三個看白小鳳的目光就越發的敬畏了。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逛個市場都比咱們摸金校尉的高檔!

忽然,一道低笑聲傳來。

“喲!這不是摸金六爺嗎?好多年沒看到您了。”

白小鳳循聲看去,就看到幾個黑袍人走來,當頭的一個約莫只有一米六幾身高,說話的也是他。

“土行孫,老子可算活過來了,麻溜滴,搞幾套袍子來讓我們穿上。”陳老六掏了一把褲襠便是笑着迎了上去。

“屍毒解了?”這矮小的黑袍人驚咦了一聲,然後笑着道:“快拿黑袍來。”

很快,他身後的一個黑袍人就捧了四套黑袍來。

白小鳳拿了一件,披在了身上,又用連在衣服上的兜帽把臉遮住。

其實黑市有這規矩,他也明白,無非就是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或人不想引人矚目罷了。

且,都是黑市了,難免會有些仇人碰上,大家都穿着黑袍遮着臉,誰也不認識誰,能減輕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指不定兩個生死仇人穿着黑袍碰一起了,還能玩一把“合作愉快”呢。

一旁的陳老六和陳昌義陳清河也很快就穿好了黑袍。

緊跟着,矮小的黑袍人又低聲道:“六爺,黑市的規矩你是懂的,記得叮囑你這幾位同伴一下,進了黑市就別露臉,不然惹到麻煩了,我們可概不負責。”

“明白,明白。”陳老六笑呵呵的說道,然後又指了指陳清河拉着的行李箱:“土行孫,其實額這次來是衝着拍賣會來的,這裏有些物件,能不能幫額趕個趟,今晚就給拍賣出去。”

聞言,白小鳳摸着鼻子笑看着矮小黑袍人,娘希匹的,總算說到重點了。

瞎嗶嗶半天,本大爺不就奔着把這些垃圾法寶符籙出手變現成軟妹幣嗎?

然而。

這矮小黑袍人卻嗤笑了一聲,道:“六爺,你怕是不知道我們黑市的規矩吧?拍賣物品早在三天前就已經定好了,現在距離拍賣會就幾個小時了,你突然拿一堆東西來讓拍賣,我就是再幫你趕趟,也趕不了啊。”

頓了頓,這黑袍人又道:“況且,能入拍賣會的可都是天師的符籙法器法寶和一些珍貴物件呢,你這次大病初癒,難不成從誰家的祖墳裏刨除了了不得的寶貝了?”

這話意思很明顯了,拍賣會賣的都是高級貨,別說趕趟加塞了,光是陳老六的東西有沒有進入拍賣會的資格都得兩說。

白小鳳皺了皺眉,看向了陳老六,既然是陳老六帶他來的,那這傢伙肯定是有辦法讓東西進入拍賣會的。

被矮小黑袍人擠兌了一句,陳老六的身軀明顯顫抖了一下,但兜帽遮着臉也看不清神情。

不過,他的手卻狠狠地在褲襠上揉搓了一把,顯然是有些生氣了。

“呵呵!”

緊跟着,陳老六冷笑了一聲,“土行孫,話別說太滿,實話告訴你,額今天是陪着額恩公來的,拍賣的東西也是額恩公滴,這箱子裏的東西雖說在額恩公眼裏是垃圾,但你要是看了,絕對閃瞎你的鈦合金狗眼。”

陳老六當然知道拍賣會的規矩,他以前縱橫摸金界的時候可是這黑市的老熟客了。

要不然,剛纔這矮小黑袍人也不會立馬認出了他,上來打招呼。

也正是因爲如此,他有十足的自信,別說是距離拍賣會幾個小時了,即便是距離拍賣會十分鐘,只要白小鳳這堆物件一亮相,絕對能成功流入拍賣會!

“垃圾?恩公?”

話音剛落,矮小黑袍人登時冷笑了起來:“陳六爺多年不見,口氣倒是不小了啊,你這恩公是哪位?站出來讓我看看,我今天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三頭六臂,拿着一堆垃圾就想加塞進我們黑市拍賣會?開什麼國際玩笑!”

“你……”陳老六登時急了,我特麼就是想告訴你這堆東西有多重要,你特麼怎麼就聽不懂人話啊?

恩公眼裏的垃圾,在額們這些人眼裏,那就是稀世珍寶啊!

沒看到額家家主爲了這一堆垃圾,都把自個兒子打成豬頭了麼?

然而,沒等他話說完呢。

矮小黑袍人就強行打斷:“陳老六,你們摸金陳家確實厲害,但想帶着什麼狗屁恩公來砸我們黑市的場子,你還不夠斤兩。”

“……”白小鳳。

“……”陳老六。

“……”陳昌義和陳清河。

這傢伙小時侯的語文課,怕是數學老師掄着槓鈴教的吧?

好歹看一眼箱子裏的“垃圾”再說吧?

陳老六氣的渾身直哆嗦,想到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幫白小鳳把這堆東西拿來拍賣呢。

現在倒好,被這死矮子啪啪打臉了啊!

他狠狠地掏在褲襠上,氣呼呼的厲喝道:“土行孫,你說話放尊重點,好歹額們摸金陳家在盜墓界也是有牌面的人,在這濱海更是說一不二,今天這拍賣會的塞,你撂一句話,加還是不加?”

這矮小黑袍人一揮手:“陳老六,別以爲摸金陳家很了不起,你也不打聽打聽,在濱海,誰敢砸我們黑市的場子?”

啪!

耳光聲清脆響亮。

這矮小黑袍人登時就倒飛了出去,砰的砸在了地上。

白小鳳甩了甩右手,一步走到陳老六身邊,冷冷道:“不服就幹,打一頓就好了。”

說完,他扭頭看向摔在地上的矮小黑袍人:“本大爺剛纔趁你囂張的時候給你算了一卦,你是,五行欠揍呢!” 突然的一幕,所有人都懵了。

完全沒料到一直悶聲不吭的白小鳳會突然出手。

聽到白小鳳的話,陳老六登時反應過來,激動地掏了一把褲襠,媽個雞,有恩公在這,老子還跟他嗶嗶個卵啊?

“混蛋,你,你特麼敢打我?”

地上的矮小黑袍人不敢置信地咆哮起來。

而站在他身後的四個黑袍人,此時也握緊了拳頭,大有矮小黑袍人一聲令下,立馬就撲上來的架勢。

白小鳳看向地上的矮小黑袍人,嗤笑道:“你不相信?那本大爺就讓你確信一下。”

說着,他一個箭步衝到了矮小黑袍人面前,快到其餘四個黑袍人都還沒反應過來。

腳起,腳落。

砰!

一腳踹在了這矮小黑袍人的肚子上。

“啊!”

這矮小黑袍人登時捂着肚子一聲殺豬式的慘叫,蜷縮在地上成了一個人形大蝦米。

白小鳳也不停頓,擡起右腳,又是三腳踹在了這矮小黑袍人的身上。

開玩笑!

當本大爺沒脾氣的嗎?

要不是想着多賺點泡妞經費,誰願意跑這來?

你個看門狗還在本大爺面前叫囂,純粹就是五行欠揍呢!

砰砰砰!

“現在,信了不?”白小鳳冷笑着問道,籠罩在兜帽下的一雙眼睛眯了起來。

穿越之炮灰在九零年代 這時,街道上的一些人聽到動靜已經開了過來。

但這些黑袍人也僅僅是看看而已,旋即就低頭繼續忙活自己的事情了。

完全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信,信你麻痹啊!”矮小黑袍人淒厲的哀嚎道,感覺被白小鳳踢中的地方像是要炸開了一樣。

身爲黑市的看門人,他從來還沒遇到這麼囂張的傢伙。

他可是黑市的代表,打了他,那就是在砸黑市的場子了!

憤怒下,這矮小黑袍人扭頭大喊:“麻痹的,你們四個是傻的嗎?還不動手?給老子廢了他,丟出去!”

“且慢……”陳老六登時急了,一聲厲喝。

沒等他話說完呢,矮小黑袍人就強行打斷:“慢你麻痹,你們今天涼了!”

“格老子滴,等死吧你。”陳老六狠狠地一跺腳,老子分明是想提醒你們別惹恩公,你罵老子?

老子今天就看你怎麼作死的!

陳老六瞭解黑市,也知道黑市看門人的實力如何,都是一些實力不錯的練家子。

但,再強的練家子,還能比得上天師了?

“王八蛋,敢來黑市砸場子,你死吧!”

這時,其餘四個黑袍人也同時朝白小鳳撲了過來。

然而。

白小鳳卻紋絲不動,雙手背在身後,昂首挺胸。

眼見着四個黑袍人的拳頭即將到面前的時候。

突然,他意念一動,磅礴的陰力瘋狂洶涌向右腳,同時右腳擡起,悍然踩落向地面。

砰嚨!

一聲炸響,地面崩裂,碎石亂飛。

四個衝到近前的黑袍人戛然停了下來,拳頭懸空。

最怕空氣突然靜止啊!

這地板可是青石板鋪成的,硬的一匹,卻硬生生的被白小鳳一腳跺出了個腳印!

饒是矮小黑袍人和四個黑袍人都是練家子,但他們自問也踢不出這麼恐怖的一腳!

“嘶!”

下一秒,幾個黑袍人和陳老六他們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陳清河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的右腳,驚歎道:“天師強者,恐怖如斯!”

天師?!

聞言,衝到白小鳳近前的四個黑袍人同時一哆嗦。

好方!

好尷尬!

好想講一句mmp喲!

陳傢什麼時候和天師走這麼近了?

四個黑袍人雖然是練家子,但和真正的天師比起來,絕對不是對手。

此時他們四個右手握拳橫在空中,愣是慌了神,不知道到底該收手還是眼睛一閉索性打出這一拳。

地上的矮小黑袍人也是一聲驚呼:“天師?天師什麼時候有這麼剛猛的腿勁了?”

白小鳳擡手摸了摸鼻子,真當本大爺泡了十八年藥浴是在醃老臘肉嗎?

兩層樓都敢跳,更何況一腳跺穿青石板了!

旋即,他冷笑道:“你們幾個不夠本大爺打的,本大爺,要打一百個!”

矮小黑袍人呆住了。

四個黑袍人也呆住了。

陳老六三人也呆住了。

實力裝比!

真的沒法反駁呀!

死靜了半晌,地上的矮小中年人忽然笑了起來:“嘿嘿……是小的有眼無珠,怠慢了天師大人,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說着,他掙扎着站起來,一擡手,砸在了四個黑袍人轟出的拳頭上,將他們的手砸了回去,然後厲喝道:“一羣混賬東西,敢對天師出手,找死不成?”

“……”四個黑袍人。

然後,這矮小黑袍人重重地一巴掌抽在自己臉上,笑着對白小鳳說道:“天師恕罪,天師恕罪,您一開始亮明身份,小的鐵定給你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他是黑市的看門人,並不是因爲實力有多強,而是八面玲瓏見風使舵的本事厲害。

畢竟來黑市的人就沒幾個屁股是乾淨的,要是心眼轉的不夠快,早就被掛上東南枝了。

“哦?你是怪本大爺不提前亮身份咯?”白小鳳冷聲道。

“不,小的絕不是這個意思。”黑袍人忙擡手晃動起來,他們開黑市,最想結交的就是陰陽中路的天師,畢竟整個陰陽界,天師佔據了大多數。

且,黑市拍賣會上絕大多數都是天師的物件,天師可是他們黑市的財主呢。

以他的地位,絕對不敢招惹任何一個天師。

“小的立馬就開箱驗貨,若是寶物合適,立馬奏請上邊安排進拍賣會。”說着,矮小黑袍人轉身就想去接陳清河手裏的行李箱。

然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