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團長道:";你是在問我?";

何壯點點頭,陳團長道:";沒有什麼太明確的方法,不過讓我奇怪的是他們爲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動手?";

何壯道:";他們在等。";

陳團長道:";你是說時間還沒有到?";

何壯點點頭。陳團長想了一會兒道:";也不是沒有可能,反正不管咋樣最近大家還是小心點的好,從小王反饋回來的消息看,估計他們也快了。";

馬天行道:";小王反饋了什麼消息?";

陳團長道:";什麼都沒有調查到。";

馬天行道:";那我們也沒必要這麼緊張吧。";

陳團長道:";對方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罪犯,他們帶着目的來到這裏卻什麼都不做這本身就很可疑,所以我們現在必須做好一切防備,以防他們發難。"; 邪神的貢品

吃過飯,陳團長一個人先走了,何壯道:";團長有麻煩。";

馬天行道:";我也是這麼想,而且這些天我們一直住在他那裏,今天突然讓我們各自回家,我總覺得這裏面有問題,是不是他有意讓我們避開這件事情?";

我道:";應該是這樣,從團長剛纔說的那件事情來看,我想第四個人可能……可能是他的爺爺,那麼這件事情與他這個家族肯定就有關係了。";

何壯看着我們道:";你們什麼意思?";

馬天行道:";那還用說,他有麻煩我們能不管嗎,再說就咱們四個人什麼場面沒見過,怕他區區幾個小鬼?";

何壯點點頭道:";羅子別去。";

和他相處時間長了就知道與他如何交流,何壯的意思是怕我身手不行,最後吃虧;不過我是肯定不會答應的,畢竟出生入死好幾年了,陳團長身上既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自然也不能置身於外,於是我道:";你們都去,我肯定也要去,我們四個本來就是在一起的。";

說完這句話,何壯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們去找團長。";

我們打了輛車向陳團長家趕去,但是到了後我們發現他房子黑着,上去敲門也沒人開,馬天行道:";壞了,今天這頓是分手飯,原來是有意的。";

我道:";那我們應該去哪裏找團長呢?";

馬天行道:";既然他派了小王去暖心畫室

重生後,你爲女來我爲男txt下載

做臥底,那麼肯定是那裏有問題了,我敢說團長十有八九去了那兒,反正也沒地兒找了,去看看再說。";

我們剛一轉身準備下樓梯,猛然發現陳團長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我們身後,說實話着實嚇了我一大跳,只見他表情詭異地看着我們,也不說話。

他的房子屬於比較老舊的小區,樓體裏的燈早就壞了,我們藉着微弱的月光看着";他";發青的面色,心裏一陣陣發寒,就這麼對望了很久。陳團長從我們身邊擠過,拿出鑰匙開門。我們始終沒有交流,開了門進去,我們正要開燈,卻聽他道:";別開燈。";聲音似乎也不對勁,我們心裏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只見他進了屋後每個房間挨個走了一圈,然後道:";家裏面老人的遺照呢?";

聽了這話我們立刻明白了一切,我剛張嘴要說話,忽然何壯將我拖到他的身後道:";你不是都燒了嗎?";

";陳團長";眉頭一皺道:";還有這事,我爲什麼要燒?";

何壯道:";你說不能讓修煉鬼符的那幾個發現啊。";

";陳團長";長長嘆了口氣道:";你還知道什麼?";

何壯道:";鬼符其實是地書中的一篇,記載的是修煉成神的方術,不過這個神卻是煞神,我想這點也許你們都不知道。";

我第一次聽何壯說這麼長的話,比見鬼還要吃驚,不過看他說的這些似乎比陳團長懂得還要多,難道、難道何壯也修煉過鬼符? 第3823章

「沒人見過,雲族內部我們的人進不去,只是隱約聽聞當日雲族老祖宗被雲亦涵氣的直接閉關了,但是真假未知!」銀色說道。

雲亦涵忽然成為雲族族長,這個消息是在是太突然了!

雖然現在雲族沒有對外宣布,但是他們翡翠樓的人,卻早就知道了!

「去把陸明翰給我喊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是,主子。」銀色聞言說道。

很快,銀色帶著陸明翰來到墨九狸面前,此刻墨九狸已經恢復了之前墨主的模樣了!

陸明翰看到墨九狸的時候眼神一亮,他這輩子都沒服過誰,唯獨墨九狸這個墨主,讓他打心眼裡佩服,就連哪個傲嬌的雲亦涵都栽在對方手裡!

被對方當眾羞辱打敗,這樣想著陸明翰覺得自己多還翡翠樓幾年錢都不算什麼了!

「墨主,你找我啊!」陸明翰開心的看著墨九狸道。

「雲亦涵成為雲族族長的事情怎麼回事?」墨九狸直接看著陸明翰問道。

陸明翰聞言一愣,沒想到墨九狸問的這麼直接,猶豫著說不說的時候,轉念一想自己爹爹最近的愁容,一咬牙看著墨九狸問道:「墨主,我可以告訴你雲族的事情,但是能不能請你救救我們陸家老祖宗啊?」

「恩?陸家老祖宗?上次我見到的時候,不是好好的么?」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還不都是因為雲亦涵弄的……」陸明翰氣憤道。

「到底怎麼回事?」墨九狸看著陸明翰問道。

「雲亦涵當日被雲族老祖宗打暈了之後帶回雲族,雲族老祖宗十分生氣,把雲亦涵給關了禁閉,結果雲亦涵卻逃了出來,這還不止,雲亦涵用丹藥控制了自己的父親,還有雲族老祖宗……」陸明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一遍。

墨九狸這才知道明白,為什麼雲亦涵成為了雲族的少主,原來是身上有一種可以控制強者的丹藥,按照陸明翰說的,雲亦涵先是控制了自己的父親,雲族族長,然後又利用雲族的族長控制了雲族老祖宗!

利用雲族老祖宗和雲族族長兩個人,控制了整個雲族的高層,陸家老祖宗之所以會受傷,就是因為雲族老祖宗被控制以後,找到了陸家老祖,蘇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幾個人!

然後雲族老祖宗因為跟蘇家老祖親近,所以第一找的就是蘇家老祖,在給對方下藥后成功控制了蘇家老祖之後,兩個人才一起找到了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兩個人!

四個人大打出手,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因為沒有防備,失了先機,被雲族老祖和蘇家老祖打成重傷,如果不說高家老祖犧牲了自己的一隻契約獸地獄龍自爆,高家老祖和陸家老祖可能現在都死了!

「從老祖宗受傷回來,我和我爹就找了無數人救治老祖宗,但是卻到現在都沒起色,據說高家老祖也是如此,如果不是高家老祖和我們陸家老祖,給我們兩家的人下了死命令,閉門謝客不得去雲族和蘇家報仇,我早就去找雲亦涵算賬了……」陸明翰怒道。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陳團長";卻問出了我的心聲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何壯道:";想知道嗎?想知道把陳團長放回來,我和你們走。";

馬天行道:";壯子,你可別用這種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法子,有事可以談判嘛。";

大家都沒有理會他,";陳團長";沉思良久道:";你到底是誰,說開了不是更好?";

何壯道:";我姓何,是何家人,如果你知道地書就應該知道我們這個家族。";

";陳團長";慘白的臉似乎吃了一驚道:";你居然是何家的人,你們不是都完蛋了嗎?";

何壯道:";你修方術的應該知道大家最後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只不過是時候未到而已。";

聽了這句話,對方也是良久無語,最後嘆了口氣道:";那也不一定,如果我修成了……";

何壯笑道:";如果你都能修成,那麼你身後的那人早就能上天了,你想想看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陳團長";面色霎時大變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何壯道:";沒什麼意思,自己騙自己是沒有任何意思的。鬼符修煉四位一體,缺一不可,陳團長的爺爺早就已經過世了,你以爲抓他就有用?那簡直太可笑了。";

";陳團長";忽地一下從椅子裏站了起來,道:";你真的懂這些?";

何壯道:";那麼你認爲呢,地書最後一頁的內容你應該知

另類王爺吧

道吧。";

忽然陳團長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忽然間屋子裏亮起了動人心魄的白光,就像閃電那樣,不過一會兒一切就都平復如初,不過";陳團長";是不見了。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馬天行道:";大壯,我們該怎麼辦?";

何壯道:";去畫室。";

上了車子馬天行道:";大壯,你和那個說的這麼玄乎到底是什麼意思,能告訴我們嗎?";

何壯想了想道:";不是我想隱瞞,你們相信我知道這個不好。";

夜風將何壯的頭髮吹得很散,也不知道爲什麼和他在一起處了六七年,直到這個夜晚我才發現何壯的頭皮上似乎刻滿了一些奇怪的符號,而他的耳朵背面也刻了一個很細小的圖像,我坐在他身邊真爲今天的發現感到奇怪,何壯道:";是不是覺得奇怪?";

馬天行回頭道:";你說什麼奇怪?";

我道:";確實,因爲我從來沒有見過誰在頭皮和耳朵後面文身的。";

何壯道:";這不是文身。";

馬天行看看我又看看何壯,不過最後還是沒有開口,之後大家一路默默地來到暖心畫室前,下了車我們立刻衝進了教室,只見空落落的教室裏只有校長一個人呆呆地坐在那裏,滿臉是驚懼的表情。這時候的人是絕對不能輕易去打攪的,搞不好就會嚇死他,於是我們都靜靜地站在他身邊,不知過了多久,胖子長長喘了口氣,";啪嗒";一聲癱倒在地上。 第3824章

「你們老祖宗就是不想你去雲族送死,報仇不得,還被對方控制,到時候才是大禍臨頭……」墨九狸看了眼陸明翰說道。

「墨主,你能不能救救我們家老祖宗,只要你能治好我們家老祖宗,我陸明翰一輩子都願意聽你調遣,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就算殺了我都行!」陸明翰看著墨九狸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說道。

墨九狸往邊上一閃,看著陸明翰道:「起來吧,我跟你去看看就是了,不過雲亦涵用什麼葯控制的蘇家老祖等人,你知道嗎?」

「我不清楚,雲博天和蘇欣渝也都被雲亦涵控制了好像,以前博天從來不會跟著雲亦涵的,現在卻像是雲亦涵的奴僕一般,跟在雲亦涵身邊……」陸明翰想到之前看到好友的模樣,心裡就十分難過的說道。

「銀色,派人把雲博天給我抓來,帶去陸家!」墨九狸對著一邊的銀色說道。

「師父,我要跟著銀色去抓人!」墨九狸的話落下后,門外跑進來一個身影,看到墨九狸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一看來人,正是自己的小徒弟宮本千夏,微微挑眉道:「你確定想去?不會拖銀色的後腿?」

「放心吧師父,我絕對不會拖後腿的!」宮本千夏聞言一喜的說道。

「行吧,你跟銀色去吧,千落離呢?」墨九狸看著宮本千夏問道。

「他在修鍊!」宮本千夏說道。

「恩,銀色,你帶著千夏先去抓人,隨後到陸家找我!」墨九狸看著銀色道。

「是,主子!」銀色說道。

銀色和宮本千夏離開后,墨九狸看向有些呆愣的陸明翰問道:「你怎麼還不起來?」

「啊……沒什麼?墨主,剛才哪個你徒弟,怎麼變得有些不同了?」陸明翰下意識的問道。

「怎麼不一樣了?」墨九狸聞言詫異的問道。

宮本千夏的性子本來就活潑,她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同的,只是減肥后看著養眼了些,漂亮了些而已!

墨九狸再看向陸明翰依舊跪著看向宮本千夏離開的方向,瞬間滿頭的黑線落下,這個陸明翰,該不會看上自己徒弟了吧!

她覺得千落離似乎對自己徒弟有興趣的,但是陸明翰!

墨九狸無奈的搖了搖頭,她覺得陸明翰最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畢竟她感覺宮本千夏是不喜歡陸明翰這款公子哥的!

至於墨九狸怎麼知道的,自然是曾經偶然間聽到宮本千夏發春時候自言自語說出來的!

「還不起來,不想救你們陸家老祖了?」墨九狸看著陸明翰問道。

「啊……謝謝,我代表整個陸家謝謝墨主!」陸明翰回神恭敬的說道。

「先別謝那麼早,走吧!」墨九狸說道。

於是墨九狸隨著陸明翰離開了翡翠樓,去了陸家!

而墨九狸的出現,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這段時間雲亦涵的求娶,還有當初墨主在擂台上的風采,可是讓整個人雲城不少人都把墨九狸風味女神的啊!

一路上陸明翰看到那些人崇拜的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心裡也是感嘆不已啊! 第3825章

想他雲城最服用的陸家少主,也沒受到過這樣的待遇啊!

果然是人比人,不能比啊!

墨九狸以著墨主的容貌出現,就是故意的,雲亦涵的事情不解決,她也沒辦法安心飛升,既然如此,自然要速戰速決了!

一時間,翡翠樓墨主從藥王谷回來的消息,瞬間傳遍大街小巷,包括雲族也很快收到了消息!

陸家

陸明翰直接帶著墨九狸去見了陸家家主,此刻的陸家家主正在陸家老祖的院子內,臉色漆黑的看著院子裡面十幾個煉丹師,恨不得直接拍死他們!

「你們說什麼?老祖宗沒病?沒病會哪個樣子嗎?你們自己看看老祖宗都什麼樣子了?你們還說沒病?這話你們自己信嗎?」陸家家主憤怒的吼道。

「家主,我們確實看不出老祖宗的病症在那裡啊?老祖宗的身子我們檢查了幾百遍了,既沒有中毒,也都是輕傷,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一群等級不低的煉丹師,也是十分的無奈。

分明看著老祖宗就像是隨時會隕落,重傷不已的模樣,可是他們檢查后才發現,老祖宗身上只有部分輕傷,別說治療了,憑藉老祖宗的實力,就是不用服用丹藥都會很快好起來的!

可是這都過去好多天了,老祖宗不僅沒好,卻越來越嚴重了,但是他們又查不出問題來,他們自己也著急啊!

「廢物,都是廢物,你們都給我滾……」陸家家主聞言怒道。

一群煉丹師理虧的退了下去,是他們自己無能,老祖宗受傷,家主脾氣暴躁他們也習慣了,本來他們家主也不是個溫柔的人啊!

「老陸啊,你們老祖宗怎麼樣?有辦法嗎?」這時一道十分憔悴的聲音,站在牆頭上看著陸家主問道。

陸家主聞聲抬頭看了對方一眼:「還是沒有,你們高家老祖宗呢?」

「哎……都是一樣,我們來雲城其餘的煉丹師都找了,結果還是一樣,輕傷,沒中毒!」牆頭上的中年男子嘆息的說道,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高家的家主。

最近因為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的傷勢,兩個平時交集很少的家主,也因此關係近了不少!

「該死的雲亦涵!」陸家家主氣憤道。

「老陸,你別衝動,我們兩家老祖宗都弄成這樣,我們不能在這個時候去招惹他!」高家家主勸說道。

「我明白,我能忍著!」陸家主狠狠的說道。

「老高,你別總爬牆,給我下來!」陸家主看了眼高家主說道。

「呵呵……我這不是著急,才沒走大門的啊!」高家主跳下來,不好意思的說道。

「爹,爹我回來了,你看我帶誰來了……」這時,陸明翰人未到聲音先至的喊道。

陸家主和高家主同時看向門口的位置,不多時,陸明翰帶著墨九狸走了進來,墨九狸身邊還跟著銀色!

「墨主?」陸家主詫異的說出口道。

對於墨九狸他和高家主自然知道的,那一次雲亦涵跟對方比試, 邪神的貢品(3) 一個神祕事件調查員的祕密筆記 搜狐讀書 挖掘更好看的 搜狐

“陳團長”慘白的臉似乎吃了一驚道:“你居然是何家的人,你們不是都完蛋了嗎?”

何壯道:“你修方術的應該知道大家最後都沒有什麼好下場,只不過是時候未到而已。”

聽了這句話,對方也是良久無語,最後嘆了口氣道:“那也不一定,如果我修成了……”

何壯笑道:“如果你都能修成,那麼你身後的那人早就能上天了,你想想看我說的有沒有道理?”

“陳團長”面色霎時大變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何壯道:“沒什麼意思,自己騙自己是沒有任何意思的。鬼符修煉四位一體,缺一不可,陳團長的爺爺早就已經過世了,你以爲抓他就有用?那簡直太可笑了。”

“陳團長”忽地一下從椅子裏站了起來,道:“你真的懂這些?”

何壯道:“那麼你認爲呢,地書最後一頁的內容你應該知道吧。”

忽然陳團長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尖叫,忽然間屋子裏亮起了動人心魄的白光,就像閃電那樣,不過一會兒一切就都平復如初,不過“陳團長”是不見了。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馬天行道:“大壯,我們該怎麼辦?”

何壯道:“去畫室。”

上了車子馬天行道:“大壯,你和那個說的這麼玄乎到底是什麼意思,能告訴我們嗎?”

何壯想了想道:“不是我想隱瞞,你們相信我知道這個不好。”

夜風將何壯的頭髮吹得很散,也不知道爲什麼和他在一起處了六七年,直到這個夜晚我才發現何壯的頭皮上似乎刻滿了一些奇怪的符號,而他的耳朵背面也刻了一個很細小的圖像,我坐在他身邊真爲今天的發現感到奇怪,何壯道:“是不是覺得奇怪?”

馬天行回頭道:“你說什麼奇怪?” 鬼符的真相

胖子被救護車帶走了,我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便趁這個時候問道:";團長,你說的空間概念是說當空間出現交集那麼就可以看見鬼,可是爲什麼胖子看不見唐老師的老婆我們卻都能看見?";

陳團長道:";你這是認識錯誤。空間交集確實可以看到另一個空間的物質,不過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知道這些,好比說陰陽眼能看見鬼,並不是說只有有陰陽眼的才能看見,而是隻有陰陽眼才知道自己看見的是鬼。我們其實也都可以看見,只是不知道而已。";

我道:";那就更說不通爲什麼只有那個胖子看不見唐老師老婆的道理了,他應該也能夠看見啊?";

陳團長道:";他確實能夠看見,只是他老婆不讓他看見罷了,因爲她從來就是刻意迴避見人的,也因爲她是人所以纔會迴避。";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