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墨完全抵擋不了這個妮子的撒嬌攻勢,當即就敗下陣來,「行行行,你說什麼就是什麼,爸爸聽你的。」

「哦耶!」武冰冰捧著陳墨的臉啵了一口,然後認真道:「爸爸你放心,我以後絕對會努力幫你泡媽媽。」

聽到這話,林可馨彷彿明白了什麼,立即朝陳墨投去了意味深長的眼神。

陳墨連忙解釋道:「可馨你別誤會,這小丫頭片子就是自說自話而已,我從來沒想過也沒叫過她做這事。」

林可馨道:「你的意思是說,你不想接受冰兒的幫助,而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去追求冰兒的媽媽嗎?」

武冰冰拍手道:「哇歐,爸爸好棒!」

陳墨:「……」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他很喜歡武冰冰,但並不喜歡武芸啊!

那個性格跟林星娜有得一拼,但戰力比林星娜高了十倍不止的兇悍女人,他可承受不起,更別說主動追求了。

「冰兒,你要想跟爸爸玩,那就別亂說話,否則我真送你回家了。」陳墨黑著臉威嚇道。

這話一出口,武冰冰果然就不說這個話題了。只是林可馨卻忍不住問道:「冰兒,你媽媽長得漂亮嗎?」

武冰冰想也不想地回答道:「我媽媽很漂亮,比漂亮姐姐還要漂亮呢!」

我今年才十八歲,以後還會發育,會長得更好看的好不好!

林可馨在心裡說了一句,隨即又面色古怪地看向陳墨,「陳醫……陳墨,看不出來你還喜歡年紀大還生了孩子的女人呢!」

陳墨哭笑不得地解釋道:「瞎說什麼,我不喜歡她媽媽。」

林可馨道:「那你是不否認你喜歡年紀大又生了孩子的女人咯?」

「可馨,你怎麼也學了冰兒愛胡說八道的壞毛病呢!」陳墨再次糾正道:「我跟冰兒的媽媽不熟,而且也沒想過追求她。我跟你說個實話,冰兒的媽媽比你姐還要兇悍,我有時候連你姐都收拾不了,哪能收拾地了冰兒的媽媽。」

林可馨將信將疑,但也沒有再追究下去了。

作秦始皇的乖女婿 她跟陳墨認識的時間算是挺久了,但平常並沒有太多來往,導致感情不夠穩定,彼此間還不夠熟絡。

按林可馨自己的理解,姐姐林星娜看起來要跟陳墨熟悉多了。

所以,很多事情她就是再好奇,也不能打破砂鍋問到底。

林可馨在心裡嘆了口氣。

難怪有人說,時間會讓感情變淡,相處才能增進感情啊!

「好了,咱們不說這些亂七八糟的,先去遊樂園吧!」陳墨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

林可馨這才跟著上車。

現在並不是節假日,但遊樂場的生意依舊很好。

陳墨很容易買到了票,然後領著一大一小進了遊樂場。

「爸爸,我要玩過山車!」武冰冰指著空中的過山車,小臉滿是興奮之色地叫道。

「沒問題。」既然來了,陳墨肯定要讓武冰冰玩一個盡興。

「你,你們玩,我在下面等你們就好。」看著那空中急速花式滑行的過山車,林可馨的面色有些發白,她來遊樂園的時候,可是從來沒有玩過這麼刺激的項目。

「可馨,一起玩嘛!」陳墨笑著邀請,這要是讓他跟武冰冰去玩,就把林可馨晾在一邊,那怎麼好意思。

「不不不……」林可馨把頭搖得像撥浪鼓。

「漂亮姐姐害怕坐過山車嗎?」武冰冰奶聲奶氣地說道:「漂亮姐姐,冰兒和爸爸都會保護好你的,不用怕。」

被武冰冰這樣安慰,林可馨感覺自己有些弱。

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都不怕,她卻不敢去玩,這算什麼啊!

「可馨,沒事的,這邊是三連座,咱們坐在一起,不怕的。」陳墨寬慰她道。

「好吧!」林可馨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不過在等待上車的時候,她抽空去了一趟廁所,免得到時候真出了洋相就不好了。

等林可馨回來的時候,過山車也可以開始上車了。

陳墨坐在外圍,武冰冰坐在中間,而林可馨則坐在武冰冰旁邊。

「陳醫生,我怕。」林可馨說話的聲音都在哆嗦,連陳墨都不叫了,下意識地叫他陳醫生。

「這個玩意兒很安全的,不用怕。」陳墨安慰道。 「嘔~嘔~嘔!」

垃圾桶邊,剛下過山車的林可馨拿著一個派發的嘔吐袋,直接把剛剛吃下去的牛肉麵全給吐了出來。

旁邊的陳墨一臉慚愧。

他渾然忘記,剛吃飽飯是不適合坐過山車的。這胃裡的東西還沒怎麼消化,一番折騰下來怎麼能不吐。

當然,他跟武冰冰這兩個武者卻是沒感覺有什麼不適,就是苦了林可馨。

「冰兒,你在這裡陪著你漂亮姐姐,我去買水。」陳墨吩咐了一聲,就往邊上的便利店去了。

武冰冰輕輕地拍著蹲在地上嘔吐的林可馨,道:「漂亮姐姐,對不起!如果不是冰兒貪玩,你也不會吐了。」

林可馨擦了擦嘴,有氣無力地說道:「這事不怪你,是姐姐自己想玩的。」

武冰冰道:「漂亮姐姐,你說爸爸會不會怪我調皮呀?」

林可馨將嘔吐袋扔進了垃圾桶,然後站起身來,這才道:「沒事,有姐姐在呢,他不會怎麼你的。」

「漂亮姐姐你真好。」

「我現在感覺很不好。」林可馨表情有些難受。剛剛昏天黑地地吐了一頓,她感覺肚子空落落的,可又偏偏什麼胃口都沒有,而且腦袋也有些暈乎,渾身上下都感覺不舒服。

「爸爸會醫術,等下讓他給你看看。」武冰冰正說著,陳墨就買水回來了。

「喏,可馨你先用水漱漱口,然後喝點牛奶養胃。」陳墨先給林可馨遞過去一瓶水,等她漱好口之後,才將牛奶遞過去。

「爸爸,那冰兒呢?」武冰冰也有些嘴饞。

「當然有你的。」陳墨笑了笑,將買的果汁拿了出來。

「我就知道爸爸最好了。」武冰冰興高采烈地接過果汁。

喝了牛奶,林可馨感覺胃裡舒坦了許多。

「可馨,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陳墨想了想,說道。

「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不用那麼麻煩。」林可馨剛剛吐得臉色都白了,著實想好好休息休息。縱使不用休息,也沒什麼心情在遊樂場玩下去了。

陳墨卻是堅持道:「我送你回去吧!」

武冰冰也道:「漂亮姐姐,你就從了爸爸吧!」

林可馨:「……」

陳墨:「……」

叩!

陳墨賞了武冰冰一個爆栗。

「冰兒,我送完你漂亮姐姐,就順帶送你回家!」

「爸爸不要,我還想繼續在遊樂場玩呢!」武冰冰立即叫道。

陳墨才不管她,抱著她,又帶著林可馨,直接出了遊樂場,攔了輛計程車,直往林可馨的家。

當計程車停到小區樓下的時候,林可馨邀請道:「你們要不要上來坐一坐,家裡有好茶和飲料哦!」

武冰冰一聽有飲料,立即就點頭道:「好啊好啊!」

陳墨卻是搖了搖頭道:「不要了,我還得把這個小丫頭給送回去,改天有機會再來。」

林可馨有些幽怨地說道:「都到家門了,連這個面子都不給嗎?」

「呃……」陳墨有些小尷尬。

「冰兒很乖的,而且她也願意跟你相處,你不是跟她媽媽認識么,打個電話跟她媽媽說一下就好,不用著急把她送回家的。」林可馨道。

「對對對,冰兒很乖的。」武冰冰介面道。

「你這丫頭就是一顆隨時都會爆炸的炸彈,算乖孩子么?」陳墨吐槽了武冰冰一下,但想了想,還是沒有拒絕林可馨的邀請,跟她一起上了樓。

只是當林可馨領著他進屋的時候,卻發現林星娜竟然也在,而且她穿得十分清涼,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條淺色短褲,此刻她正劈著腿,對著電視在做瑜伽。

見到陳墨進來,林星娜立即從地上起來,然後什麼話也沒說,徑直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林可馨有些尷尬地笑了笑,對陳墨解釋道:「不好意思,我姐她有時候會做做瑜伽,因為家裡也沒有別人,所以穿得比較少,你別介意……」

我怎麼會介意呢!穿得越少越好!

陳墨有些邪惡地想著。

少總甜愛,千金歸來 林星娜這頭女暴龍,就得佔佔她的便宜。

三分鐘后,林星娜從房間里出來。她已經換上了一身休閑運動服,除了臉蛋和身材曲線之外,什麼都沒得看。

「你來幹什麼!」林星娜瞪著陳墨,質問道。

「可馨有些不舒服,我送她回家。」陳墨淡淡地解釋道。

「那她現在送到了,你可以滾了。」林星娜不留情面地說道。

「姐姐你真兇,好像動物園裡的老虎!」陳墨還沒說話,他身後的武冰冰就張嘴說道。

林星娜早就看到了武冰冰,但不太喜歡小孩的她並沒有在意,此刻見武冰冰說話,一雙冷眸就看了過去,登時發現這小丫頭年紀雖然小,但長得卻是粉雕玉琢,像個瓷娃娃一樣好看。

「姐姐你是在瞪我嗎?」武冰冰氣鼓鼓地問道。

林星娜當然不會跟小孩子計較,但看武冰冰這幅樣子,就忍不住故意駁她道:「瞪你又怎樣?」

武冰冰道:「姐姐你要是瞪我,那我就瞪你。」

林星娜差點沒繃住臉笑出聲來,但還是睜著美眸故意瞪著她,道:「誰怕誰!」

「那姐姐我就不客氣了。」武冰冰也睜大了眼睛,對上了林星娜的眸子。

一抹精光好像流星墜落,從武冰冰的眸子里一閃而過,正跟她對眼的林星娜看到這抹精光,腦海卻是忽然一震,然後頭腦就開始陣陣發暈,讓她站立不穩,差點栽倒在地。

「冰兒,住手!」

陳墨忽然一聲暴喝。

武冰冰這才移開了眼眸,可憐兮兮地看著陳墨道:「爸爸,你這麼凶幹嘛啊?」

「你差點把人給傷了知道嗎!」陳墨沒好氣地說道。

「不知道啊!」武冰冰搖了搖腦袋,天真無邪地回道。

陳墨見她真的一副疑惑的樣子,這才說道:「你是不是又在無意中動用真力了?」

武冰冰想了想,回答道:「好像是的,剛剛有一股熱熱的氣在我的眼睛裡面。

果然是這樣!

這丫頭的真力完全不能夠自我控制啊!

陳墨也不再理她,而是看向了林星娜,關切地問道:「林星娜,你沒什麼事吧?」 「這是怎麼回事?」林星娜回過神來,但依舊還有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解釋起來有些麻煩,反正你沒事就好。」陳墨覺得這事說來話長,索性也就不解釋了。

「你跟我來房間一下。」林星娜定了定心神,深深地看了武冰冰一眼,就拉著陳墨進她房間了。

進了房間之後,林星娜目光灼灼地看著陳墨,一字一頓地問道:「那個小女孩,該不會是武者吧?」

「哦?」陳墨有些意外地看著她,「林星娜,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

林星娜生氣地道:「老娘一直都這麼聰明!」

陳墨也不生氣,笑了笑就點頭承認道:「武冰冰就是個武者,而且還是個很強的武者。」

「那個女孩叫武冰冰?她看起來才四五歲,真的是個武者?」林星娜接連問道。雖然她有所懷疑,但在心裡卻是不怎麼相信的。

現在得到了陳墨的確認,林星娜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嗯,冰兒她雖然年紀小,但確實是個武者。不過有個問題就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真力。特別是在情緒波動太大的時候,真力很容易失控,亦或者說,她的潛意識會自行運轉真力,達到保護自身的目的。」

陳墨粗略地解釋了一番,又叮囑林星娜道:「你可別因為她的年紀小所以就小看她,冰兒的真力渾厚程度不下於我,你最好別招惹到她。」

對於陳墨的實力,林星娜還是知道很多的。

畢竟她認識這廝的時間不短,也見識過很多次他展現出來的實力。

前兩天這廝還輕輕鬆鬆地把他們警方嚴陣以待的超級殺手俞超給活捉,足以證明他的身手和實力是極強的。

而現在陳墨跟她說,武冰冰那個四五歲的小女孩擁有跟他一樣的實力,林星娜就很難相信了。

「那個小女孩是什麼人,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林星娜忽然想起了什麼,又緊接著道:「可馨還在外頭……」

話沒說完,林星娜就想衝出去外頭,擔心妹妹林可馨被武冰冰傷害。

陳墨連忙拉住了她,「冰兒不會害人,而且她跟可馨相處地很好,你用不著擔心這個。」

林星娜瞪了陳墨一眼,但最終還是沒出去,而是道:「那個武冰冰到底是什麼來路,這麼小的年紀,怎麼就有那樣的能力?我剛剛只是被她瞪了兩眼,竟然就快暈倒過去,你也沒有這種可怕的能力吧?」

這個陳墨倒是真沒有。

世上的武者多種多樣,無論是修鍊外功的,還是修鍊內功的,亦或者是修鍊法訣的,再然後是覺醒了特殊能力的,都能夠稱為武者。

武冰冰並沒有修鍊外功,也沒有修鍊內功,有可能是修鍊了法訣,但這個陳墨沒法確定。

因為武冰冰這小丫頭只說這真力是與生俱來的,沒說是修鍊了什麼法訣。

再說了,就算是修鍊法訣,那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年時間就把真力提升到這種地步。

要知道,武冰冰今年才四歲半。

難不成這丫頭從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了嗎!

陳墨覺得更大的可能,是武冰冰覺醒了某種能力,才導致真力突飛猛進的。

只不過這是個什麼能力,陳墨依舊是一頭霧水。

他一直待在青霞山,見到的武者也就師傅和師叔兩人,所了解到的武者分類和等級信息,也多數是師傅和師叔說的。

到了現代都市,陳墨見過的武者也就殺手俞超和武芸武冰冰幾人,見識著實少得可憐。

像武冰冰這種情況,他更是從來都沒見過。

「興許冰兒是覺醒了某種特殊的能力吧!」陳墨只能這樣說道。

「覺醒了特殊能力?這又是什麼?」林星娜疑問道。

「金剛狼你看過沒有?」陳墨反問道。

天國的水晶宮 「看過。」林星娜點了點頭,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陳墨就解釋道:「能力覺醒,類似於金剛狼裡面的變種人,由基因變異和血液變異引起,亦或者是其他未知的原因,導致他們擁有異於常人的能力。」

林星娜半信半疑,卻又覺得十分荒誕,「漫畫電影里的設定,怎麼可能出現在現實生活中?按照你這樣說的話,那這些變種人在社會裡生活,怎麼可能一點痕迹都沒有?」

「我只是說,冰兒可能是覺醒了特殊能力,但並不能確定。這個能力覺醒的說法,我還是在師傅和師叔的藏書里看到的,也不知道那是小說,還是實錄。」陳墨頓了頓,又緊接著道:「你要是覺得不可信,那就別當真。」

「不當真的話,怎麼解釋那個武冰冰瞪我一眼,我就頭暈目眩的超能力?」林星娜皺著眉頭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