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蕭天陰冷的目光投向了那個頭髮染的五顏六色的青年,一股殺氣牢牢的鎖定了那小子的身上。

蕭天對這小子動了殺唸了!

那小子掙扎着從地上爬了起來,一張白白淨淨的臉蛋扭曲了起來,憤怒的目光在蕭天幾人的身上一一掃過。

幾乎是咬着牙關喊道:“你們,居然敢管我的閒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蕭天甩手一個大嘴巴子就抽在了那小子的臉上,帶着怒火的蕭天幾乎用了五成的力度把那巴掌扇了出去。

“老子管你是誰?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今晚上也找揍不誤!”蕭天冷冷的喝道。

那小子被蕭天的一巴掌抽的在空中華麗麗的翻轉了幾圈,才落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連帶着幾顆牙齒從那小子的嘴裏噴了出來,臉上幾道十分顯眼的血紅印子浮現了出來,一會兒的功夫就開始浮腫了起來。

“你,你們,你們他媽的全完了!老子是市長的兒子。”那小子趴在地上,雙手吃力的支撐起身體,用滿是鮮血的嘴聲嘶力竭的喊了出來。

“你他媽還是市長的兒子,就是省長的兒子,老子也照打不誤。市長的兒子你找幾個女人還不是隨你的便,你他媽非要糟蹋人家女孩子。”

蕭天一邊罵着,一腳猛的踢在了那傢伙的腦袋上。

原本臉貼臉趴在地上的你小子,被蕭天一腳直接踢翻了個個兒,在空中一個華麗的三百六十度翻轉,雙膝先着地,啪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那姿態就跟個蛤蟆一樣。

一聲很是清脆的骨頭碎裂的聲音響了起來,估摸着被蕭天這麼一下子,那小子的膝蓋骨應該是碎了。

那女孩在聽到那小子是市長的兒子的時候,身體明顯的一震,肩膀縮了縮,驚恐的拉了一下蕭天的衣襟說道:“我們走吧!他,是市長的兒子!”

蕭天眉毛一樣,冷冷的說道:“我不管他是誰的兒子,在我的眼裏他只是一個人渣,他就要爲自己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既然他做的市長的老子,只知道教育百姓,卻不知道怎麼教育他的兒子,我很樂意爲他幫這個忙。”

“那你準備怎麼做?現在已經差不多了!我們走吧!”那個女孩拽着蕭天的衣角,緊張的說道。

市長兒子這個名號,把那個女孩嚇到了,她擔心現在蕭天這麼對那小子,那小子會反過來報復。

蕭天知道這女孩心裏在想什麼,輕輕的拍了拍那女孩的頭,蕭天笑着說道:“放心吧,出了事,他絕對不會找到你的頭上的。他,我想估計也沒膽子啊再找到你的頭上。”

那女孩,被蕭天這突然間親暱的舉動搞到臉蛋通紅通紅的,一時間居然忘記了該說什麼,只是愣愣的看着蕭天。

“廢了這小子!”蕭天直接衝鍾浩說道,“等會,是閹了他!”

“什麼?!你們,你們不能這樣子,我是市長的兒子!市長的兒子,你們要是敢動我,我爸一定會讓你們一個個陪葬的。”那小子情緒激動的大聲喊叫道。

鍾浩領命,唐刀刷的一下從他的衣服裏抽了出來,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他的唐刀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一道寒光閃過,鍾浩手握着匕首,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小子走了過去。

鍾浩往前走一步,那小子就往後縮一步。

那個女孩,在聽到蕭天說的話之後,就已經把臉埋到了蕭天的身後,臉色通紅,不敢去看着血腥的一幕。

但是,藏了一會兒之後,又把腦袋探了出來,好奇的看過去。

鍾浩帶着一股放佛來自地獄的陰冷殺氣,一步一步的朝着那小子逼了過去,終於那小子沒有地方可躲了。

大聲的喊道:“你們想要多少錢?我都給你,給你,要多少給多少!求你放過我,我只求你放過我!”

終於,他開始服軟了,但是,可惜已經晚了!

鍾浩逮着機會,手裏的唐刀自上而下,直直的插入了那小子的褲襠。

啊!!!!!

褲襠裏的玩意兒,可是俗話說的命根子,那痛苦,自是不言而喻了。

蕭天本來是動了殺心的,但是一刀解決了這小子,蕭天覺得是太便宜他了。

所以,就想到了這個。

現在對於強女幹法律限制越來越輕鬆了,但是卻不知道,這雖然對女生的身體傷害是不大,不見血,也不傷筋動骨的,身體也沒少一塊肉。

但是,對於她們心理的傷害,卻是無窮的大!很可能會是她們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

這些腦殘的制定法律的人,難道就完全不考慮人的心理感受嗎?

蕭天一直覺得制定這個法律的人,真他媽是個腦殘!他自己沒心沒肺也就算了,還想着讓全國所有的人跟他一樣沒心沒肺沒良心。

那小子被鍾浩的一刀下去,淒厲的大喊了幾聲之後,就沒了聲音,直接昏死過去了。

而那個女生,一直躲在蕭天的身後探頭往外看,但是在鍾浩揚起唐刀的一刻,馬上閉上了眼睛。

隨着那小子一聲聲淒厲的喊叫,她的眼皮也一直突突的跳着,蕭天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她的身體抖動的厲害。

“對於像這樣的人渣就不能手軟,當然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幹不出這樣的事情。”

蕭天幾人走出那個小巷子的時候,蕭天衝那個女生說道。

那女生突然擋到蕭天的面前,仰頭望着蕭天不帥的面孔,認真的說道:“你是好人!”

“得了,我可沒覺得,我是什麼好人。你住哪兒?我送你過去。”蕭天自嘲的一笑,問道。

那個女生的神情立馬落寞了下來,小心的看了蕭天一眼,低聲說道:“那個,我沒地方去!”說完,她突然提高聲音喊道:“但是,我不是纏着你啊!我是真的沒地方去。”

隨即,她邊回憶邊說道:“本來,我是來這裏投奔我一個小姨子,但是,來的時候在火車上,我的包連同所有的東西都被一幫混蛋給偷走了!現在身上一分錢也沒有,也沒有地方可以住。”

“那走吧,我先給你找個地方,明天白天你再去找你的小姨子吧!”蕭天笑了笑說道。

那女孩十分感激的,猛點了下頭,要不是遇到蕭天,她今兒個晚上不但會被你混賬小子強行佔有,而且還會在這個冷的要死的夜裏露宿街頭。

想想,她都有些後怕。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上車之後,蕭天才突然間響起好像又把這個關鍵性的問題給忘記了,他總是習慣性的忘記問別人的名字。

“辰溪!”女孩鑽到車裏,好奇的看着車上的佈置,嬌聲說道。

“很文藝的一個名字!和你蠻像的。”嶽颯一邊開車一邊說道,面對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嶽颯也不免春心蕩漾了起來。

“好什麼啊!我就讀了箇中專,畢業之後實在是找不到工作了,所以就來這裏了,沒想到會這麼倒黴,一整天接二連三的不順!”辰溪氣鼓鼓的說道。 蕭天蠻同情這姑娘的遭遇的,蕭天也遭遇過,有時候還真是連喝涼水都會塞牙的。

到了之前預定好的酒店,沙漠風情主題酒店,一個什麼星級也麼有,但是口碑卻比五星級酒店都要好的特色酒店。

辦理好入住手續,蕭天提出要他們多加一件房,但是那前臺服務員,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很客氣的衝蕭天說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幾天的住房都已經預定完了!”

蕭天還真沒想到居然會沒房間了,這是一個他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要不然給你再找一個酒店住?”蕭天轉身有些不好意思的問辰溪道。

辰溪目光閃爍着,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個,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看來是沒有其他的辦法了!”蕭天攤開是今後無奈的說道。

“老大,我可以把我的房間讓出來,我和弟兄們住一起。”鍾浩突然說道。

“嗯!好了,現在你有房間了!”蕭天笑了笑衝辰溪說道。

雖然這樣子對鍾浩有些委屈了,但是也不要緊,自家兄弟委屈一下就委屈一下了,大家都懂的。

“謝謝你!”辰溪感激的衝鍾浩說道,對於這個冷冰冰的漢子,她是有點小怕怕的,說這話的時候心裏都在緊張的打着鼓。

幾個人辦理好入住手續,到了各自的房間。

蕭天進了房間之後,鑽到浴室裏洗了個熱水澡,沖洗了今天一整天的勞累。

剛出浴室,準備開始他每天晚上例行的功課修煉,正在這個時候,房間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圍着浴巾,打開門一看卻是辰溪,把辰溪讓到屋子裏,蕭天納悶的問道:“辰溪,有什麼事兒嗎?”

辰溪低着頭,很不好意思的低着頭,猶豫了好一會纔開口說道:“那個,蕭大哥,我能跟你聊會兒天嗎?我一個人住,害怕!”

蕭天不禁覺得有些好笑,這小姑娘都準備一個人開始闖蕩社會了,居然害怕一個人睡覺。

笑了笑,蕭天一把擦着溼漉漉的頭髮,一邊說道:“可以啊!你這都準備一個人闖蕩社會了,居然還害怕一個人睡覺!那你之前是怎麼睡的?”

辰溪拘謹的在蕭天的牀沿上坐了下來,微帶羞澀的說道:“在老家的時候,都是我們姐妹住在一個房間的,都住習慣了!”

蕭天恍有所悟的點點頭,“你們姐妹住一起?幾個?”

“三個!”辰溪伸出三個指頭,說道。

“也蠻多的。”蕭天中規中矩的回道,他發現自己的這對話技巧還真是嚴重的有待提高,居然一點跟着小姑娘聊什麼了。

辰溪嘴巴一撅,說道:“是啊!村裏人都說,我爸媽養了三個賠錢貨。”

蕭天不由得呵呵的笑了起來,“我看你肯定成不了賠錢貨!”

兩個人正聊間,嶽颯推門走了進來。看到蕭天穿着一個浴袍正在擦着頭髮,而辰溪正坐在牀上,不由得一愣。

嶽颯眼睛大睜着在蕭天和辰溪的身上掃了一圈兒,隨即趕緊說道:“那個,老大,你這門沒關!”

看着嶽颯那表情,有一股醋味,還有一股尷尬,蕭天就知道這小子沒想什麼好事兒。嶽颯說起,蕭天才想起來,他好像真的順手忘記關門了。

“進來!”蕭天擺擺手衝嶽颯說道。

嶽颯脖子縮了縮走了進來,有點尷尬的在一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什麼事?”蕭天開口問道。

嶽颯看了一眼辰溪,頓了一頓,說道:“沒什麼事,我就是閒的無聊過來坐坐。”

就嶽颯的那個眼神,蕭天知道嶽颯找他肯定是有正事兒,但是礙於辰溪在這兒不好意思說。

辰溪也發現了嶽颯的異常,雖然這姑娘是笨了點,但是眼神還挺管用的,立馬說道:“你們聊你們的事吧,我先走了!”

“你坐着吧,沒事,也沒什麼大祕密。”蕭天安撫下辰溪說道。

看了一眼嶽颯,蕭天說道:“沒事兒,你說吧!查到了什麼情況。”

嶽颯還是有點不放心,又看了辰溪一眼,最終還是開口說道:“老大,經過我這些天的仔細打探和之前兄弟們查到的消息,這DH市可真是有點複雜。”

蕭天的頭髮終於算是擦乾了,甩手將毛巾扔到一邊,坐到沙發上點了支菸之後,蕭天開口說道:“有多複雜?”

“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在這不大也不小的DH市裏,明面上的幫派有五家,但是在這些幫派的身後,可以看見政界、軍界、以及商界等多方勢力的複雜。勢力盤根錯節,十分的複雜。DH這幾年幫派之間的混亂紛爭不少,但是到了最後依舊維持着五家鼎力的局面。”

嶽颯一口氣,將他打探到的情報說了出來。

蕭天微微的一笑,說道:“這麼說,這個DH市簡直就是一團亂麻,各個勢力誰也奈何不了誰!”

“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嶽颯點點頭說道。

辰溪睜大了眼睛看着這兩人討論着,聽的雲裏霧裏的,不過她大概也聽到了一些東西。

不過,即便是這一點點東西也讓她的小心臟夠受的了。她以前經常在電視裏看到了那些關於道上的片段,她現在知道了蕭天他們的計劃,他們會不會像電視情節中的一樣,殺他滅口呢?

偷偷的看了一眼蕭天和嶽颯,辰溪發現這兩個人,一點也沒有電視中演的那樣子凶神惡煞,反而看起來很像是一個好人!

而且,他們還救了她的性命,讓她免遭玷污。

想來想去,辰溪都覺得這些人絕對不像是壞人,即便他們是壞人,那也是好的壞人。

“那個,我能不能插一句!”辰溪突然揚了揚手,憨憨的一笑,靦腆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