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陳凌等人迅速列隊,跟在趙紀的身後,朝着報道的地點走去。

這一刻,所有軍官看向陳凌的眼光,徹底變了,眸子裏透著一股崇拜。

身為軍人,他們都崇尚武力,特別欽佩實力強大的人。

而陳凌剛好就是這類人。

他們不崇拜才怪。

陳凌當然注意到眾人的神色,也不理會,因為他早就了習慣這些艷羨的目光。

只要不搞出大陣仗,他就無所謂。

很快,眾人來到報道地點,按照先後順序進行登記。

5分鐘之後,陳凌登記完畢,分配到宿舍,還拿到了課程表。

在分配宿舍的時候,眾人猜想,由於陳凌身份特殊,對方的速度肯定獨一無二。

果然,與他們不同的是,陳凌拿到了獨立別墅的住宿。

不過,眾人沒有一點嫉妒。

這都是陳凌應得的。

如果他們能有對方這樣的身為與地位,也能享受這種待遇。

他們能做的,唯有好好努力,希望能追上對方的腳步。

其實,趙紀這麼安排是有原因的。

畢竟,陳凌不僅是學員,還是特種教官,要給學校的軍官上課。

還有最關鍵的一點,聽鍾老三人的意思,這個傢伙還要搞研究。

因此,陳凌不可能住集體宿舍,這樣很不方便。

趙紀開口道:「陳凌,走吧,我帶你過去你的宿舍看看。」

陳凌點點頭道:「是,謝謝首長。」

在路上,趙紀不斷開口說話,向陳凌介紹了學校一些規則。

這是趙紀第一次親自帶着一個學員入住宿舍。

他這麼做,是因為心底有一個如意算盤。

趙紀看過陳凌一些資料,清楚對方絕對比自己想像中,還不簡單。

開玩笑,前不久那場海戰就是對方搞出來的話,絕對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現如今,部隊最缺少的人才是什麼?就是實戰性的人才,畢竟,現在的和平社會,很少會發生戰爭,現在的軍人幾乎沒有實戰的機會。

剛好,有陳凌這樣作戰經驗豐富的人在,必須要讓對方好好發揮作用。

所以,趙紀讓陳凌當教官,是想讓對方拿出真正的水平,在陸大培養出一些實戰的學生。

來到宿舍后,等陳凌放下行李,趙紀就開口道:「今天是你們入學的第一天,還沒安排課程,走吧,我帶你去特戰專業教室轉轉,讓你看看你的學生。」

「是。」

陳凌二話不說,直接點點頭。

他知道趙紀的意思,當教官必須拿出點水平,因為這些特戰專業的學生畢業后,基本都是各大特種部隊的指揮官人選。

蹬蹬。

十分鐘之後,陳凌跟着趙紀走進了教室。

下一刻,陳凌隨意地掃了眾人一眼,露出一個讚許的神色。

看得出來,這裏與普通大學的氛圍迥然不同。

這裏處處透着緊張的學習氛圍。

而且,裏面的學生都穿着軍裝,儀容非常整齊,正襟危坐,不像普通大學的學生,他們在課間,甚至是上課時間,都會玩手機,聊天,或者趴着睡覺,各種狀況百出,幾乎沒有幾個人認真聽課的。

當然,這些學生都是炎國的未來,被要求的標準當然與普通學生不同。

嚴於律己,專心致志地學習,才能對得起他們肩上的責任。

不過,說到底,他們還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活力還是有的。

就在陳凌與趙紀走進來的瞬間,這些學生就看到了。

新來的?還副校長親自帶過來?什麼情況?

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射向陳凌,一臉疑惑。

趙紀是誰?是他們的副校長,平時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樣子,就算有新人來報道,從來不會自己親自出馬。

可是,這次,副校長不僅親自帶着這個年輕人過來,還滿臉客氣的樣子。

對方是什麼來頭?竟然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眾人看着陳凌,滿臉都是好奇,特別是,注意到陳凌的年紀跟他們差不多,心底的疑惑更濃烈。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傢伙是插班進來的嗎?

話說一名新生也不值得副校長親自相送啊。

眾人百思不得其解。

7017k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溜走。

拍完《高原如夢》已經是十二月了。

此時離藝術院校招生考試只剩下不足兩個月。

楊琛回到家只休養了一周時間就趕緊報了個藝考培訓班。

培訓班附近的一家奶茶店裡。

車笑伸出兩隻手拽住楊琛的臉:「小弟弟,你居然騙我?」

楊琛忽然覺得這一幕有些熟悉,一時間有些恍了神。

他沒有等來俞飛虹的回信,兩個人雖然之後還有聯繫,但都是通過電話和簡訊。

他能感受到那種微妙的距離感,彷彿咫尺天涯。

楊琛看著眼前巧笑倩兮的車笑,忽然想到了張愛玲的那句話:

也許每一個男子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哎,回神了!」車笑伸出手掌在楊琛眼前晃了晃,「想什麼呢?」

【賤人就是矯情!】

楊琛心裡暗罵了自己一句,搖頭笑道:「沒事。這段時間還要車老師多多指教,我能不能考進北電就靠你了。」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學弟了。」

「學弟就學弟,能不能別帶個【小】字!」

車笑傲嬌地皺了皺鼻子:「看你表現!」

「走,帶你去個地方!」

楊琛站起身拉住車笑的手。

「什麼地方?」

「跟我走就是了。」楊琛幫車笑圍好圍巾,擰了擰她的臉,「我還能把你賣了嗎?」

「那誰知道?」

「就你這樣,沒胸沒臉蛋兒的,除了我還有誰要你啊?」楊琛緊緊握住車笑的手,拉著她出了奶茶店。

「你說誰沒胸呢?」出了門,車笑一躍跳上了楊琛的背,一隻手拽住他的耳朵,「你敢嫌棄我?」

「哪有嫌棄你,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楊琛伸手撈住車笑的大腿,背著她走在街道上,「哎,你怎麼這麼重啊?」

「衣服穿的多啊!」車笑趴在楊琛的耳邊,溫熱的呼吸打在耳廓上,她看著楊琛的耳朵一點點變紅,像小孩子一樣發出奶聲,「楊琛,我們會一直這樣走下去嗎?」

「你想累死我啊。」

「我也可以背你啊!」車笑摸了摸楊琛的耳朵,「你累了就換我來背你。」

「你背不動我。」

「背得動!」

「行,那等我累了,就換你來背我。」

………

楊琛俯身幫著車笑系好安全帶,見車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自己,好笑道:「看我幹什麼?我們要去的地方還有很長一段路呢,你不會真想讓我背你過去吧?」

車笑猛然貼近楊琛的臉,親了一口,然後就像一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兒一樣傻笑起來。

楊琛愣了一下,看著傻笑著的車笑,也樂了:「你幹嘛?偷襲我啊!」

「誰讓你長這麼好看的?」

「那你得去問我媽。」楊琛發動汽車,笑道,「問問她怎麼就生出一個這麼好看的兒子?」

「呸!你這麼自戀啊!」

「不是你說的嗎?怎麼成了我自戀了?」

「我能說,你不能說。」

「行行行!」楊琛嘆了口氣,「我算是看出來了。」

「看出來什麼了?」

「車妞妞你就是個好色之徒!」

………

兩個人一路斗著嘴,汽車開到了一個小區。

「下車吧。」

車笑跳下車,打量了下周邊環境:「這是哪兒?」

「跟我來。」楊琛拉住她的手,來到了一處複式住宅。

「這是你家?」車笑有些懵懵地攥緊楊琛的手。

「進來看看我的小窩。」楊琛開門進了屋子,「複式,140平,挑高5米9,我自己設計,請人裝修的。」

「開放式廚房,客廳。」楊琛拉著車笑上了二樓,「這是我的房間,我還搞了個影音室。」

「怎麼樣?」楊琛走到正站在落地式飄窗前發獃的車笑身後,抱住她的腰,輕輕嗅了嗅她頭髮的香味,「喜歡嗎?」

「喜歡。」

「我上了大學就準備搬過來,你願意成為這個小窩的女主人嗎?」

「嗯?」車笑愣了一下,轉身看著楊琛,搖搖頭,「太快了,同居應該是我們畢業之後的事,現在太早了。」「不是同居,兩個房間,我們一人一個。」楊琛抱住車笑,下巴蹭了蹭她的頭髮,「以前這裡只是一套房子,有了我們,這裡才是家,我們兩個人的家。」

「我不止一次憧憬過這樣的生活,每天早上有人陪著我一起醒來,我們一起洗漱,一起吃早餐。等到了晚上,我們再一起回家,一起入眠。好像這個小小的窩就是我們兩個人的全世界。以前那個人的形象是模糊的,現在我已經找到她了,而且把她抱在了懷裡。」

車笑耳朵貼在楊琛的胸膛上,那劇烈的心跳聲和楊琛此時如同夢囈般的聲音夾雜在一起,她感覺自己的抵抗力正在一點點消解,如同喝醉了酒,整個身子都是軟的。

車笑正迷糊著,楊琛低下頭,一手扶著她的脖子,一手摟著她的腰,對著她的嘴唇親了上去。

車笑一下子閉上了眼,滿臉通紅,剛剛還發軟的身子此時變得無比僵硬,腦袋如同被格式化一樣暈乎乎的一片空白。

許久之後,車笑無力地推著楊琛。

楊琛停下來,柔聲問:「怎麼了?」

車笑緊緊抱著楊琛的腰,大口呼吸著:「我喘不過來氣了。」

楊琛痴迷地看著滿臉通紅的車笑,再次低下了頭,這次他得到了生澀的回應。

一條柔嫩的小舌頭在他的嘴唇上軟軟地舔了一圈,蹭了他一嘴口水。

楊琛看著緊緊閉著眼的車笑,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