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能改變自己的氣息,但是也還不能輕易暴露在外面,萬一被對方察覺到,現在的自己沒辦法跟對方抗衡!

哪怕墨九狸心裡已經想見女兒想的發瘋了,可是擔心自己跟女兒帶來危險,墨九狸只能忍下自己的想念,逼著自己不去想別的,想辦法快速的恢復自己的實力!

只有自己的實力,恢復到了巔峰,才能有跟對方抗衡的機會,才能護住自己的女兒沒有危險!

想到這裡,墨九狸帶著馮珂四個人,直接前往了下一個目的地!

馮珂等人也沒多問,他們既然跟著主子來到這裡,自然一切都聽從主子的,而且他們也更加知道,如今他們的實力太弱了,這樣的實力在這裡完全不夠看,所以現在就算讓他們做什麼,他們怕是也沒有辦法的!

四個人都忘記有多少年,沒有如此心慌過了!

沒錯,他們現在就是有些心慌,因為自己的實力忽然間變的這麼弱而心慌!

在八重天他們也是從頭開始的,但是起碼哪個時候他們年少,等到他們成年後,實力也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了,否則也不會成為家族的老祖宗,活到現在了!

至於後來他們更是多年都過著人上上的生活,整日被人羨慕崇拜,恭維著,現在情況卻變了,此刻他們跟在主子身邊還能安心一點,但是如果馬上出現一個敵人,實力比他們都強悍,可能他們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啊! 虞妙弋這個丫頭,分明就是惟恐天下不亂的傢伙,聽說兩個人要動手,高興的拍着手掌,大聲的喊着:

“好啊,好啊,哈哈,又能看到祖敵和人動手了。可惜土豪金不再,他要是也在這裏,估計能夠更熱鬧。”

說完,在虞妙弋的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的緋紅,在她的腦海中,有浮現出了土豪金拎着板凳,讓對手的腦子開花的彪悍樣子。

祖敵等人的冷漠,讓龍且更加的火大。虞子期也感到非常的氣憤,同時在心中也在盤算着自己的小九九。這三個人在被他們衆多士兵的包圍中依舊是談笑風生,這份大將的氣度就讓他感到吃驚。

尤其是妹妹的表現更加的出乎他的意料,從虞妙弋的喊聲中,他已經知道,這三個人應該也是和土豪金、孟落日等人一夥兒的,他無法想象天底下還有哪個勢力能聚集到這麼多強悍的人物。

本來還想要替龍且出手,但是想到了土豪金尚且能夠和項羽不分伯仲,加上這些人身份的神祕,他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找死!”

龍且已經舞動着手中的長槍刺向了祖敵。山路崎嶇,在他們走到了山頂的時候,就已經走下了戰馬,現在完全是步戰。祖敵對他的藐視,讓他也顧不上自己手中的長槍是不是真的能夠在步戰中發揮自己更大的優勢。

長槍舞動,如同一條銀蛇纏繞上了祖敵。祖敵只是哈哈一聲大笑,雙錘揮起,一隻錘子撥開了龍且的長槍,同時另外的一隻錘子快速的攻擊向了龍且的面門。

龍且連忙側頭躲開,但是在這個時候,祖敵已經接近了龍且的身邊。長槍如果是在雙方還有一定的距離的時候,還能夠發揮出一些長兵器的優勢,但是一旦讓對方靠近了身體,就完全的施展不開了。

龍且也是百戰將軍,怎麼會不明白這一點,但是因爲剛纔被火氣衝上了頭腦,現在想要扭轉這種不利的局面,已經是非常的困難了,心中暗叫不好,快速的向後退。

雖然成功的重新拉開了一點點的距離,但是已經在氣勢上弱了很多。

祖敵開始就佔據了先機,當然不會浪費這樣的機會,雙錘如同雨點一樣,輪番的攻擊向了龍且,一時之間竟然讓龍且有了一種手忙腳亂的感覺。

看着祖敵舞動的密不透風的雙錘,就是他的身影在錘影中好像已經變得模糊了。虞子期暗自吃驚,這個祖敵的在他的眼中,死哈也不遜色於土豪金,本來他還對土豪金說他們那裏有很多和他實力相當的人物,他還不是非常的相信,但是現在親眼看到,再也沒有理由懷疑了。

“殺!”

祖敵一聲大喊,雙錘一個泰山壓頂就落了下來。因爲兩個人之間始終沒有拉開太大的距離,龍且幾乎是沒有其他選擇的雙手擎起了長槍阻擋。

但是,龍且還是低估了祖敵的力量,當兩個大錘重重的砸到了他的槍桿上的時候,他就感到兩個胳膊都在發麻,巨大的衝擊力讓他有種幾乎要站立不住的感覺。

“再來!”

祖敵再次的大喊一聲,雙錘收回來,然後整個身體高高的躍起,從上向下,如同一座小山峯一樣的從天空中落下來。

龍且也是以勇猛和力大無窮而著稱,本來如果他向旁邊閃避的話,還能夠躲開祖敵的這次攻擊,但是剛纔的一次碰撞中,讓龍且有了種被壓制的感覺。

在從前的戰鬥中,大多數情況下,都是龍且壓着其他人打,可是這一次,從開始動手到現在,他一直就被祖敵牢牢的佔據着上風,這讓他心中非常的鬱悶。在這種情況下,他的思維也不想平時那麼的冷靜,心底中那股一直被壓制着的怒火看着從天而降的祖敵也完全迸發了出來。

穩穩的站在哪裏,盯着從上面落下來的身影。眼神中的火焰已經快要燃燒出來。

砰!

重生校園:天後攻略 一聲重重的撞擊聲,接着就聽到了咔嚓一聲的脆響,龍且手中長槍的木質鐵桿直接從中間斷成了兩段。兩個大錘子帶

着風聲筆直的就砸向了龍且的腦袋。

虞子期一閉眼睛,心中暗想,完蛋了,龍且就算是再生猛,他的腦袋也沒有這個祖敵的鐵錘子硬啊。龍且在自己的心中也感到自己真的是要一命嗚呼了,猛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祖敵的錘子將要落到了龍且的腦袋上的時候,忽然祖敵的手腕一轉,錘子從龍且的耳朵旁邊划過去。祖敵也是發現自己要擊中了龍且的腦袋的時候忽然變化的方向。因爲用力過猛,讓他的兩個胳膊都隱隱作痛。整個身體也因爲差點失去了重心而險些摔倒。

在這種生死相博的時候,龍且可沒有想到對手會手下留情,本來已經做好了腦袋開花的準備的他,感到了耳邊錘子划過去的聲音,吃驚的睜開眼睛看着祖敵,不知道這傢伙爲什麼在最後時刻竟然放了自己一馬。

祖敵在趔趄了幾步之後,終於重新穩住了身形。用一個錘子指着龍且:

“你的兵器不行,這次不算,找個好兵器,我們重新來過!”

“靠!”

影子不屑的衝着天空翻着白眼,作爲一個殺手,講究的就是效率,當有把對方一擊致命的機會,她是如何都不會輕易的浪費的。

伍子胥的臉上卻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微微了點了點頭,對龍且的做法貌似非常的讚賞。

龍且愣愣的看着祖敵,剛纔的重擊,和那種瀕臨死亡時候的絕望,已經將他身上的戰意徹底的打沒了。倥傯戰場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感到自己距離死神是這樣的近,嘴角,一絲鮮血溢了出來。

低頭看了看在自己手上的兩截斷槍,氣呼呼的將他們扔到了地上,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絲,龍且揮了揮手:

“不打了,算我栽了,敢不敢和我重新約定個時間,我們再一決雌雄,這次輸的我不是心服口服!”

連在龍且身後的那些他們自己的士兵都感到一陣的無語,貌似在這個時候龍且能夠這樣說,怎麼都感到有點不要臉的味道……

(本章完) 第2914章

這才是讓他們最為心慌的!

因此四個人十分的聽話,安靜的跟著墨九狸身後,也不問墨九狸到底要去那裡!

而墨九狸此刻要帶著四個人去的地方,是前世她就知道的一處險地,雖然不清楚現在那地方是否還在,但是墨九狸還是決定去試試看,如果那地方還在,她也能安心把馮珂四個人放在那裡歷練了!

相信從那裡出來之後,馮珂四個人的實力就能晉級到神尊了,這樣在九重天也就能不那麼懼怕一般人了,也能開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而且,哪個地方是修鍊和提升實力最快最好的地方,起碼比九重天別的險地,提升的速度快了幾倍不止,前世她也是偶然間發現哪個地方的!

最重要的是哪個地方,前世只有她自己知道,就連九神和帝溟寒都不知道,不是因為她藏私,而是前世他們的實力都很強,沒有人需要提升實力,所以墨九狸才沒當回事,也沒跟誰提起過!

墨九狸帶著馮珂四個人,乘坐小鳳飛行了兩個月的時間,這一路上他們幾乎很少休息,即便休息的時候,也是晚上選擇在人少的森林中休息兩天,然後繼續趕路!

馮珂等人現在也知道了,墨九狸要帶自己去什麼地方了,而且他們四個人也從來沒有如此迫切的想要去一個地方提升實力!

總裁一抱誤終身 聽到墨九狸說從哪裡出來,實力就能提升到九重天的強者地步,讓馮珂四個人恨不得快點達到那裡,哪怕再累再苦他們都願意,實在是現在弱小的感覺,讓他們都太不安了!

終於在飛行了快三個月之後,墨九狸幾個人停在了一處沙漠的邊緣!

「終於到了!」墨九狸看著眼前的沙漠說道。

「主子,就是這裡了?」馮珂看著沙漠問道。

難道主子說快速提升實力的地方就是沙漠?

「恩,就是這裡了,你們跟著我的腳步走,別走錯了!」墨九狸對著幾人點頭說道。

幾個人聞言瞬間明白這裡是有陣法的,於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墨九狸的身後,一個挨著一個,跟隨著墨九狸的腳步往裡面走去!

他們生怕走錯了,所以眼睛一直盯著腳下,壓根沒去看周圍的變化!

等到墨九狸停下來的時候,馮珂等人才抬起頭,發現眼前的沙漠竟然消失了,眼前出現的是一個石門,旁邊刻著連環洞三個大字!

墨九狸看到連環洞的字樣時,感覺到一股親切的感覺,還好這個地方還在,當初她是不小心誤入這裡的,還以為這個地方不在了呢,沒有想到這裡保存完好,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老樣子!

當初墨九狸不懂陣法,但是當初她是神帝的修為,這個連環洞對於她來說無用,她誤入這裡后,是利用這裡的地圖走出去的!

不過,現在的她對於這裡的陣法,輕易就能破解掉了!

「這個連環洞內不僅靈力濃郁,而且危險重重,你們成功走出連環洞的話,」 祖敵高擡貴手,沒有讓龍且葬身在自己的雙錘下,可是沒想到這個龍且竟然還說自己輸的不是心服口服,這讓祖敵也感到不可理解:

“你有什麼不服的?”

“哼,剛纔在和你爭鬥之前,我從山下一路殺上來,已經耗費了我很多的力氣,你敢不敢我們另外約個時間重新比過?”

對於龍且的這個提議,祖敵絲毫的沒有反對的意思,揮動了一下手中的雙錘,滿不在乎的回答:

“沒問題,時間地點你挑,等你確定下來,隨時可以找我!”

“好,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這兩個愣頭青還真是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看到兩個人好像到了這裏就要完事了似的,虞妙弋連忙在後面大聲的喊道:

“喂喂,你們就這樣說好了,可是龍且你要到哪裏才能夠找到他啊?”

喊完之後,在虞妙弋的眼神中閃現着壞壞的笑意。

“還真是這樣啊,對了,你給我你的地址吧,半個月之後,我去找你!”

祖敵在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眼神中帶着徵詢的意思。

“沒問題!”

對於祖敵的提議,龍且沒有絲毫的猶豫,半個月的時間,他感到已經有點太長了,要不是祖敵已經說出來了,恐怕他還要提議祖敵三天之後就可以來找他了。

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虞妙弋的眼裏出現了一絲的失望,看來他真的希望祖敵能夠說出他們的住址,這樣她就可以找到妲己和土豪金等人了。

山下忽然發出了一陣的吵鬧聲,幾個士卒跑過來:

“龍將軍,山下來了兩夥山賊,和我們動手了。”

龍且的眉毛都豎起來了,一把從身邊的一個士卒的手中搶過了一把鐵槍:

“奶奶的,都把我龍且當成了軟柿子麼,來,跟我一起殺下去!”

看着這傢伙怒髮衝冠的樣子,應該是打算把剛纔所有的鬱悶都發泄到這些找上門的山賊的身上了。

兩個士

兵看了看已經走遠了的龍且,又看看仍舊站在山崖上的伍子胥,大聲的喊道:

“龍將軍,他們怎麼辦?”

龍且一邊向山下跑,一邊喊,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讓他們走就是了,走我們洗劫這些找上門的山賊去!”

看着他風風火火的樣子,好像他纔是真正的山賊。

本來只是爲了完成項羽當初交代的命令,對於劉家莊的那幾個讓項羽非常不爽的傢伙雞犬不留,可是現在,已經把龍且自己心中的火氣完全點燃了,早就顧不上其他的事情了,將心中的鬱悶完全發泄出來纔是最重要的事情,否則,恐怕他自己都要把自己憋炸了。

虞子期看着帶着衆人遠去的龍且,回頭又看了看笑盈盈的站在影子身邊的虞妙弋:

“妙弋,走吧,我們也跟着去吧,我靠,怎麼也沒有想到我們會和這些山賊們較勁兒!”

附近的這些山賊也曾經和他的武器鋪有過交集,說起來也算是他們的主顧,可是現在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虞妙弋一直希望能夠有機會見識到這些神祕的姐妹們住在一個什麼樣子的地方,因此看到了影子感到這又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但是現在,虞子期已經催促着和他一起走了,而影子好像也沒有和她客氣,更加沒有邀請的意思,只好主動的問道:

“影子姐姐,要不你們和我一起去轉轉吧,呵呵,估計來的那兩夥山賊一定也有油水可撈。”

這傢伙可不在意什麼黑吃黑的問題,只要能多和影子等人在一起一會兒,她的機會也就多一點兒。

斗羅大陸 影子只是輕笑了一下:

“算了,我們還有我們的事情,何況,山下來的那些土匪到底有沒有油水,還在兩可之間。”

虞妙弋疑惑的看着影子,不知道她爲什麼這樣說,不過那邊虞子期催促的比較緊,而且龍且早就已經帶着他的隊伍衝下山了,隱約中可以聽到,山下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大。

只能嘆了口氣,和

影子告別。影子的只是點了點頭,恢復了她的不冷不熱。

山上重新恢復了平靜,伍子胥和祖敵擺了擺手:

“走吧,呵呵,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們等於是沒費什麼力氣就完成任務了,回家!”

有通暢的大路,自然也就用不着再從陡峭的懸崖中下去了。

在三個人慢慢的向山下走的時候,祖敵低聲的和影子說道:

“你爲什麼說打那兩夥山賊有沒有好處是在兩可之間?難道你知道那兩夥山賊就是我們要洗劫的其他兩夥山賊?”

“人以類聚,物以羣分。我們洗劫的翠松山和其他兩個土匪窩的實力都差不多,都是附近比較強的山賊。也只有這些山賊纔會有往來,比他們強大的山賊是不屑和他們爲伍的,而比他們實力小很多的山賊更加的不會找上他們,除非是想要被他們吞併了,從這個角度上看,你說,那兩夥山賊和我們洗劫的兩夥山賊是同一羣人的可能性大不大?”

這是這麼長時間以來,影子和祖敵說的最多的一次話,祖敵在後來早就已經激動的忘記了自己的問題和影子回答的是什麼問題了,只顧着傻乎乎的點頭:

“對對對,是是是!”

絕品寵妻 看着祖敵憨傻的樣子,影子終於忍不住撲哧一聲的笑出聲來:‘

“傻樣兒!”

之後快步的走到了其他兩個人的前面,祖敵愣了一下,連忙快步的追了上去,一邊砸夯一樣的往前跑,一邊還追着影子的後面問:

“傻樣兒?我真的很傻麼?應該比傻大個強點吧……”

反倒是把伍子胥落在了最後面,看着兩個人在前面跑動的身影,伍子胥滿意的點了點頭:

“意外的收穫啊,看來這次打擊山賊成果顯著,以後應該和小財迷建議一下,這樣的活動應該經常搞一搞。”

這傢伙現在也有點癡迷於打劫土匪的行動了,在伍子胥這個戰神的笑容中,在附近一帶活動的山賊們,恐怕都要膽戰心驚的生活了……

(本章完) 當伍子胥等人帶着他們帶出去時候的隊伍回到了他們的駐地的時候,不由得愣了一下。因爲他發現其他兩隊人馬竟然在他們之前也都趕回來了,而且看他們的傷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自己的幸運自己知道,可是難道這種幸運已經傳染到了所有人的身上了?怎麼其他人也都能夠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就完成任務,而且平安歸來?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經過了小財迷的解釋,伍子胥才知道了事情的經過。衆人都是感到一陣的哭笑不得,之前還制定了針對這三夥勢力龐大的山賊洗劫的詳細計劃,可是現在看,這些準備根本就是多餘的。

另外兩夥領隊的是土豪金和黃飛虎,阿青、魏神通等一衆高手悉數參加,簡直就是在馬前卒一行人中的所有精銳都出動了,可是當土豪金和黃飛虎帶着各自的人,衝到了他們的目的地的時候,發現在那兩個土匪窩中,守備非常鬆懈,他們幾乎是沒有花費太多的力氣就闖入到了土匪窩中。

他們的目的是洗劫,可不會在意什麼土匪逃跑的事情發生呢,如果這些傢伙都能夠望風而逃纔好呢。

只是在簡單的戰鬥中抓了幾個人問一下,就知道了這些土匪名不副實的原因。這兩夥土匪的頭領接收到了翠松山的大當家的邀請,要做一票大買賣,所以在他們自己的老窩根本就沒有什麼守備可言,精銳部隊已經都被他們的土匪頭子帶走了。

土豪金和黃飛虎等人只能是在心裏暗自囑咐伍子胥好運了,而各自的動作可沒有絲毫的變慢,將兩夥土匪的老巢洗劫一空,然後快速撤退,本來他們回到了駐地還和馬前卒孟落日等人商量着去接應伍子胥,沒想到伍子胥也平平安安的帶着自己的隊伍回來了。

事情就是這麼巧,在一個漂亮的時間差之後,三夥土匪的精英部隊,幾乎都讓龍且的隊伍一個人給承包了。當龍且將兩夥兒土匪殺得七零八落的時候,一鼓作氣的殺進了他們的老巢,可是進入他們眼中的,只是和翠松山

一樣的一片狼藉。

當從最後一個土匪的山上下來的時候,龍且幾乎已經是暴跳如雷了。

“殺,殺,奶奶的,附近還有什麼山賊,一個個都給我圍剿了,我就不信了,這裏的所有山賊在同一天都被人洗劫了!”

虞子期在暗自驚歎的同時,也想到了影子在山上時候說的話,心中暗自的驚歎,對馬前卒這夥人的實力又有了一個重新的評估。

“龍將軍,我們武器鋪那邊還有事情,我就不陪着你去了。”

龍且大手一揮,帶着自己的士卒就離開了。他本來也沒有想到讓虞子期幫忙,他只是想要把心中的火氣完全發泄出來。

虞妙弋輕聲的在虞子期的耳邊說道:

“哥,這三夥山賊不會都是土豪金他們給洗劫的吧?”

“你說呢?”

虞子期苦笑着說,他們貌似在這段時間中,除了向沒頭蒼蠅一樣的四處跑路,好像什麼事兒都沒有做,或者是做了,也沒有得到任何的收穫:

“這些傢伙不僅僅是神祕,而且是恐怖,本來我以爲項羽堪稱天下的霸王一樣的人物,但是這夥人的勢力恐怕真的不會比項羽弱多少。”

虞子期因爲沒有看到馬前卒等人所有的行動,在他的心中對他們這夥人的評價也高了很多,事實上,就憑藉着馬前卒他們那一點兒人馬,和項羽根本就沒有辦法比,這種小打小鬧,對付山賊也許他們的能力好一些,但是真正到了打硬仗的時候,恐怕就發揮不了這麼大的威力了,何況這次更多的原因還是要歸結爲運氣。

當然如果現在虞子期看到了在湖邊營帳中的氣氛的話,就更加的不會相信這些“烏合之衆”能夠有和項羽爭霸天下的本錢了。

在馬前卒的營帳已經吵成了一團。意外的勝利和出奇的順利,讓所有人都頗有點信心爆棚。剛剛和影子有了突破性進展的祖敵更是心情大好,其中就他的嗓門最大:

“乘

勝追擊,我們幹一票更大的吧。老黃不是說了麼,三夥山賊之所以聚集到一起,就是爲了要幹一票大買賣。他們做的,我們也做的。”

“對,他們做的,我們也能做的。”

黃飛虎對於祖敵的提議非常的贊同。連魏神通等其他衆人也都是熱血沸騰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