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肚子里有很多疑問,但是現在自己可是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這麼激動的。

唐昊直接加大力度對著四個唐易直接砸去。四個唐易直接分散躲避,而唐昊則跟著使用亂披風疊勢的唐易,將自己巨大的鎚子狠狠地砸在唐易的身上。

唐昊知道唐易的人影是假的,但是卻可以攻擊到自己。所以他認定,這些影子某個部位一定有實體。但不管是什麼,唐昊現在的鎚子比唐易整個人要大得多,直接把整個人影錘死就行了。

「哇!真的是簡單粗暴啊!」唐易本體看著自己的一個人影被錘爛說道。

「可是這樣就能阻止我疊勢了嗎?」唐易洗臉狡詐地看著唐昊說道。

三國之棄子 唐昊聽完唐易的話,目光就轉向其他兩個影子。果然其中一個依舊是在疊勢,不是那種重新疊的樣子。更像是……轉移!

「我說過你要小心,我用了好久的時間,才將這種技巧融合到留影之中。在一個影子在使用一個技巧要被打斷的時候,可以將它的狀態轉移到另一個影子中。」唐易看著唐昊的不解說道。

但這讓唐晨更加不解,很久的時間?她到底和昊天宗有什麼關係?

亂披風有點雞肋在戰鬥中,除非戰鬥中敵人就是和你硬碰硬。不然很容易打斷你的勢,唐三後面是有了母親的魂骨加上鬼影迷蹤,創造出亂披風之舞才解決這個問題。

唐昊看著影子的勢已經達到了讓自己也有點棘手的程度,索性直接使用武魂真身。更加恐怖的威壓散發出來,黑色的魂力好像是霧氣一樣從昊天錘散發出來。

對著唐易本體就是一鎚子下去,唐易的兩個影子瞬間護住唐易,使用亂披風的影子也揮出了自己最強的一劍。唐易本人則是左手凝實了一個巨大的劍體,向著唐昊砍去,然後自己往後遠離。

有事一聲巨大的聲響!

唐易看著自己的影子和劍體被唐昊錘壞,自己也使用了「武魂真身」!

這是唐易的心血。她的武魂真身是一種狀態,這個狀態魂力的不能出體,也就是說不能夠使用留影等技能。但是她的力量和速度有了質一樣的蛻變,而且她的劍也會擁有一種斬斷一切的屬性!

一瞬間,唐易就來到了唐昊面前,一劍劈下。唐昊來者不拒,奮力一錘。

在這個時候唐易終於可以和唐昊真正的硬碰硬肉搏了。

兩個人隨即展開了各自的攻勢,現在的唐易力量上和唐昊可以不相上下,但是昊天錘的威力實在太大。她還是不能直接硬拼,要利用自己唐昊快的速度優勢來攻擊。

唐易現在用速度遊離在唐昊周圍,手上的劍不知道出手多少次了。每次唐昊都可以接住這些攻擊,這讓唐易有點難受。不過現在是自己佔上風,她現在要等的就是唐昊在她的攻擊下漏出破綻。

唐昊現在很吃驚,因為他現在已經處於下風,而且唐易的攻擊越來越凌厲,越來越刁鑽!唐易的速度讓自己昊天錘的力量不能夠使出全力,更加讓唐昊感到心寒的是:唐易的劍讓自己處於武魂真身的昊天錘出現了損傷!!!

這些損傷自己可以結束戰鬥后一個晚上就能恢復,但是這些損傷是的確存在的;而唐昊能感受到唐易自己的劍沒有出現損傷!

來不及多想,唐昊要擺脫目前的困境。就在唐昊掄下一錘的時候,唐昊的一個魂環炸裂了——炸環。

這個是大須彌錘的奧義,唐晨在和唐易交手的時候沒有用到,也沒有教。那時候唐易的實力還沒有讓唐晨使用這個奧義的資格,而且唐易沒有魂環,也用不了這個奧義。

唐易直接是躲開了這一擊,但是仍然是被巨大的力量打飛了千米遠。

勉強停了下來,對唐昊說道:「喂喂喂,這種力量太霸道了吧。」然後唐易的心跳聲從她的身上發出來,越來越大聲:「這場交手是我輸了,因為這一招目前的我還不能做到瞬發,在準備時間就會被你幹掉。但是我想試試,用著一招能不能接下你的鎚子!」

唐昊聽后甩了甩自己的鎚子,說道:「我等著你!」

在一段準備后,唐易完成自己目前最強的技能:將自己的身體調節到過載狀態下,加上自己武魂真身就可以容納自己靈魂!

這同樣是個狀態技能,但不同於武魂真身,這個狀態是可以使用魂技的。威力也是質一樣的改變,但是會損傷自己的身體。這個技能被唐易稱為「鏖命」狀態。

「那麼,開始了!」唐易對著唐昊說道。

左手指頭揮了幾下,巨大的劍氣向唐昊飛出,瞬間就到達了唐昊面前。

唐昊也是興奮無比,一錘將劍氣錘開,向唐易衝去。

唐易的留影再次出現,五個影子擋在唐昊的路。唐昊在用鎚子錘開劍氣的時候就知道唐易的魂技提升了很多,不能夠像之前破解。所以直接是使用炸環!!

在破解了留影后,唐昊的十萬年魂環亮了起來。然後自己的三個魂環隨之炸掉。

這個時候唐易也準備好自己的最強一擊,直接是樸實無華的一劍劈出。

整個空間都在顫抖,然後開始崩塌。

「啊!果然自己現在的空間強度不適合做擂台啊!」唐易看到這一情景說道。

而唐晨的攻擊卻是穿過了唐易,同樣唐易的攻擊也穿過了唐昊。 美女贏家 唐易使用空間能力將兩個人都拉進自己的亞空間中,不然普通的空間強度還是會被這種程度的攻擊波及到的。

唐昊好奇的看著唐易,有看著那些攻擊的波動越來越大,卻是穿過自己,一點事都沒有:「你一開始就能用這種魂技嗎?」

「是的,但是我覺得這樣打架不好玩,所以就沒有用」唐易說道。

唐昊深深地看著唐易,沒有說話。

「好了,我們得回去了,出去后我給你療傷,你以前的暗傷有點嚴重了。」唐易說著準備帶著唐昊離開這個地方。

「你還有魂力療傷?」唐昊沒有問為什麼唐易還能做到這種輔助類魂師才可能做到的事,而是問她還有魂力給自己療傷?

「啊!我的魂力差不多用光了,是我其他能力啦。出去你就知道了,說實話我也感到自己的空間能力有點無賴了。」

和之前的漣漪不同,唐昊感覺這次是一下子就出現在弗蘭德,趙無極面前。

而他們兩個還不知道,唐易和唐昊消失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大金牙被那金剛鸚鵡給氣瘋了,抓住撲克就要去扇那隻鳥:“奶奶個熊,我非打爛你的嘴不可。”

他剛動,我連忙拉住他,好聲好氣的對大金牙說:老金別衝動,這鳥你得伺候着,你伺候它,它就說吉祥話啊,你看我的。

我遞給金剛鸚鵡幾隻麪包蟲,金剛鸚鵡一口把麪包蟲給叼走了,然後撲騰着翅膀說:小李爺真帥,小李爺真帥。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大金牙,說:喏,瞧見沒?就是這麼實在,就是這麼整景,你得伺候,不能罵它。

“是嗎?”大金牙半信半疑的從風影那兒掏了幾隻麪包蟲,放在掌心裏,遞到了金剛鸚鵡的籠子旁邊。

金剛鸚鵡探出個頭,兩三下把麪包蟲啄個精光。

“來,叫個好聽的聽聽。”大金牙衝金剛鸚鵡揚了揚脖子。

金剛鸚鵡撲扇着翅膀:大金牙是煞筆,大金牙是煞筆。

“我草你大爺。”大金牙琢磨了一陣,發現不對味,他說:小李爺,我發現不對勁啊,這鸚鵡就會說特麼三句話,貴族風、小李爺真帥,大金牙是煞……,我這不管咋伺候他,他也只會說我是煞……對不對?

哈哈哈!

我們幾人又哈哈大笑。

討論繼續,大金牙好說歹說非要風影把鸚鵡提到別的房間裏面,才繼續跟我們說,他說他今天晚上頭都是大的,被那鸚鵡催眠得不行,甚至有幾分鐘時間,大金牙自己還跟自己說:大金牙是煞筆,大金牙是煞筆。

風影實在不忍心繼續刺激大金牙了,這才把鸚鵡擱到了別的房間,繼續和我們聊起了陰術犯罪集團的事情。

“這陰術和犯罪集團啊,確實有瓜葛……。”風影剛開口,一直在鼓搗錄像帶的王玉茂打斷了他的話:風哥,你等會兒,小李哥,你們有沒有癢癢撓啊?我身上不知道爲什麼,特別癢。

“癢癢撓?我給你去找找。”我到樓下,找蘇河弄了一把癢癢撓,給了王玉茂。

王玉茂抓住癢癢撓,使勁的扣,看上去似乎有些不正常。

“是不是皮膚過敏啊?”我問王玉茂。

王玉茂說:誰知道,來福州之前我從來不癢,結果一來,就癢得不行。

“那你自己撓撓吧,我幫不了你的忙。”我讓王玉茂自己用癢癢撓抓癢,我們幾個繼續談事。

風影諱莫如深的跟我們說:知道那陰術和什麼樣的犯罪集團合作嗎?

我問是什麼犯罪集團?

“圓木交易!”風影說。

“圓木交易?就是器.官交易?”我問風影。

“可不是咋的,就是器.官交易。”風影點點頭。

這下我可就感興趣了,我以前也知道,圓木集團裏,有很多和我們一樣的陰人,但我從來不知道那些陰人在集團裏的作用是什麼。

風影說陰人在圓木集團裏,通常有兩種作用,第一種……陰人會幫忙平息怨靈,簡單點,就是幫忙平陰事的。

第二種,陰人其實也是圓木集團的顧客。

圓木集團,販賣那些受害人的身體器.官,從肝臟到腎臟到心臟,甚至血、皮、骨、肉,都有相應的渠道銷售。

陰人,則會購買那些死者的陰魂。

“買鬼魂?這隨便去拘不就行了?”大金牙說。

很多陰人也需要陰魂,不過大部分陰人都是老實人,去弄死人再弄陰魂,的確做不出來,現在很普遍的做法是,去別人的墳頭,拘一些孤魂野鬼回來。

風影說,那些拘來的孤魂野鬼,能有新鮮剛出竅的魂好?鐵定沒有啊。

何況那些被摘了身體器官的鬼魂,那叫一個怨氣飽滿。

這樣的陰魂,做一些陰術,效果很霸道的。

他說現在泰國那邊,做小鬼佛牌、做降頭術,用的都是圓木集團買的新鮮陰魂,效果特別到位。

“那些陰人買陰魂都不用花錢,他們通常會幫犯罪集團做事情,抵那買魂的錢。”風影說。

我問風影那些陰人一般會做什麼事。

“你聽過殘馬嗎?”風影問我。

我搖搖頭,殘馬?是有殘疾的馬?

風影喝了一口茶,說殘馬其實就是“殘疾人馬戲團”的意思。

很早以前,殘疾人馬戲團風靡全球,很多人就喜歡圍觀圍觀殘疾人,比如說個子小得不得了的人,比如說有些長了三隻眼睛的人。

觀衆主要是爲了獵奇去的。

總之殘馬就是那些長得稀奇古怪的人。

“那殘馬和陰人又扯上什麼關係呢?”我問風影。

風影說當然有關係了,殘馬如果是後天致殘的,那沒什麼可看的,誰也不看一個斷了胳膊的人吧?誰也不會去看斷了兩條腿的人吧?這有什麼看點呢?

他說有些陰人,就專門配合“圓木集團”,對孕婦下手,用陰術干擾胎兒的成長。

比如他們會給孕婦下一種“無頭鬼”的陰魂。

無頭鬼沒有頭,這樣的陰魂一進入到孕婦的肚子裏面,就會包裹住那胎兒的身體,唯獨包不住頭。

胎兒出生後,和正常胎兒一模一樣,但是……隨着時間的成長,那胎兒的身體,因爲被無頭鬼陰魂包裹住了,所以身體長不大,但頭沒有包住啊,頭會一如既往的長大。

等到胎兒兩三歲的時候,頭會變得非常大,但是身體依然和剛出生時候差不多大,這叫“大頭殘馬”,在墨西哥那邊,很受當地人的青睞。

不少人都會花費昂貴的價錢,去看“大頭殘馬”。

我聽了“大頭殘馬”的事,感覺心裏都在發堵,這陰人行裏,還有人這麼不講究?這麼禽獸?

“除了大頭殘馬,還有三眼怪胎,蛇身人頭女孩、玻璃瓶那麼的大的女孩。”風影一一道來。

我們幾人義憤填膺,這都是什麼東西……跟犯罪集團勾結在一起的陰人,真是沒幾個好貨,全是一羣人渣!

聽我們講得挺玄乎的,王玉茂一邊撓着癢癢,一邊按着鍵盤修復錄像帶,一邊也開講,說:唉,風哥,聽你這麼說,我以前鄰居,他們家有三胞胎,三胞胎在出生前,做了七八次產檢,醫生都說一切正常,可出生之後,就成了三聯體的嬰兒!三個嬰兒長在了一塊。

“爲這事,我鄰居天天去跟醫院打官司,嬰兒的母親差點眼睛都哭瞎了,你說,這是不是也是你剛纔講的“陰人作祟”啊?”王玉茂問風影。

風影點點頭,他說這叫“聯體殘馬”,也很受一些重口味民族的青睞,正常情況下孕婦生產,只可能是雙聯體,從來沒有過真正的三聯體。

如果出了三聯體的三胞胎嬰兒,那肯定是有陰人作祟了。

他還說現在那些喜歡看殘馬的觀衆,最喜歡的就是四聯殘馬和五聯殘馬,這樣的比較刺激。

四聯殘馬就是長在一起的四胞胎,五聯殘馬就是長在一起的五胞胎。

我嘆了口氣,作孽哦–本來人家生一對三胞胎、一對四胞胎,那都是老天爺眷顧,賜下來的福分。

被那些和圓木集團聯合在一起的陰人一搞,福分變成了悲劇,這些陰人得做了多大的惡?

“真是犢子。”我罵罵咧咧的。

塗鴉倒是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李哥,咱也不至於爲他們生氣,咱們都是正兒八經賺錢的,不賺不良心的錢,那些人,鐵定會有報應。

“可不是咋的,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擡頭看,蒼天饒過誰。”大金牙咬牙切齒的說,差點把他嘴裏鑲得那麼金牙給咬崩了。

我們幾個義憤填膺呢,王玉茂喊了一聲:唉,各位哥哥,錄像帶修好了,所有的數據都已經搞定,視頻提取出來了。”

“真的?”我大喜過望,立馬跑到了電腦面前。

大金牙、風影、塗鴉三人都圍了過來。

我們幾乎是一幀幀的看完了整盤錄像。

看到快要結束的時候,我們一拍桌子,氣得嗷嗷叫。

原來張垚背後的犯罪集團……就是一個圓木集團。

幹着全世界最血腥,最可惡,最陰毒犯罪的圓木集團!

“奶奶個熊的,就特麼這羣人渣還敢挑釁我們?他們哪兒來的臉面?我大金牙這回堅決不慫,打掉他們!”大金牙氣吼吼的說。

這個視頻裏,我們也知道了張垚乾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

原來,張垚曾經是好心好意的辦事的,他和自己的一個博士朋友,研究出了在人的身上,紋上“鬼圖騰”的紋身,再加上長期注射一種叫hbn46的基因藥,可以在人體內培養出一些極度稀缺的血型!

比如說有一種血型叫“rh陰性血”,這種血型俗稱熊貓血,因爲這種血型非常稀少。

在咱們中國,一萬個人裏面只有一個人擁有這種血型。

很多這種血型的人,出了車禍或者大量失血後,因爲得不到同種血液的輸入,最後只能等死!

張垚可以通過陰術,在一個普通血型的人身上,定向培養出這種血液來,這無疑會挽救很多很多人的生命。

總裁的罪妻 除了“rh陰性血”,還有“th陰性血”等等更爲稀少的血液。

張垚的這項“陰術”和現代科技的完美結合,簡直是醫學上的一個偉大福音。

科技之門 當時他手裏拿到了這種技術,開始着手實驗。

不過實驗是一回事,真正到用的時候,又是一回事。

他……遇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困難。 唐易兩人出來后,唐昊就向唐易問到:「你要怎樣治療我的傷?」

唐昊原本自己有辦法解決自己的傷,不會找別人幫忙。但是現在打的太歡,忘乎所以,新傷加舊傷。自己還要做一些事,這樣太危險。

「馬上,馬上。」唐易說著身邊就憑空出現了一些小綠球,和小白球。

這些小球就附著在唐易和唐昊的身上。

唐昊感到自己的魂力和傷都在慢慢恢復,很快就復原了!!

「白色球是用來恢復魂力的,綠球是療傷的。因為我空間能力和魂力契合度高,我發現我可以在空間中儲存魂力。就有了白球,別看它小小的,這樣的球是我一個月修鍊溢出我魂力儲存的魂力。之後我就研究能不能讓這樣的球帶有屬性,結果成功的弄出了治療小球,和攻擊小球。順便一提攻擊小球是紅色的。」唐易對眾人解釋道,這些球看起來小,其實那是因為它們都是一個個球形空間,實際上還是很大的。

「這太作弊了吧!」趙無極忍不住說道,然後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馬上就閉嘴了。

「我也覺得是啊!但是我不會停止那些作弊魂技的開發的。」唐易沒有介意趙無極的說法,因為他說的就是事實。但是這不妨礙唐易繼續開發魂技。

「多謝了。」唐昊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恢復到了巔峰時期,但是還是有很多問題要問唐易:「你,能和我單獨談一談嗎?」

「當然可以。」唐易知道唐昊現在有很多問題要問:「對了院長,我有一項生意要和你做,等下我和唐三老爸聊完後會去找你和副院長的。」

唐易就和唐昊向著林子深處走去,走之前唐昊還回頭看了一眼趙無極,讓趙無極渾身不自在。

「弗老大,那我們在哪裡等那個丫頭?」趙無極問道。

「就在這裡等吧。 重生影後有空間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戰鬥到底怎樣,但是那位小姑娘打傷了昊天斗羅是不爭的事實。」弗蘭德正在消化這一信息,今天的經歷太過震撼了。

魂師世界,不分年齡,強者就是前輩,弗蘭德覺得不管唐易來史萊克要怎樣,都要給她相對應的尊重。

「那她要和我們談生意啊!我們不應該在院長辦公室里請她喝茶嗎?在這裡請她喝西北風啊。」趙無極更加困惑說道。

「你又是不知道,我的那些茶葉和地方能用來招待客人嗎?」弗蘭德輕聲罵到。

想著院長辦公室中快發霉的茶葉,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壞掉的椅子,趙無極閉嘴了。

…………

「你的亂披風是誰教你的?就是那個可以疊勢的技巧。」唐昊直接開口問道,疊勢的技巧有很多,但是亂披風是昊天宗獨門的手法,他不會認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