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聖煜上輩子敗就敗在沒有好劇和捨得出錢的投資商,這輩子她就幫他先下手為強,好劇本她來搶,投資商她來當,錢她來賺!

最後她就成為了人生贏家,迎娶高富帥,走上人生巔峰!

「趙冰之,到了,下車。」韓聖煜叫醒睡著都在笑的人,一個人划著四個行李箱,進了孤影工作室。

「啊?」沅芷蘭迷糊地睜眼,看到他的背影,「哦,等我一下。」

「我居然在車上毫無形象地睡著了,寶寶你怎麼不叫我?」沅芷蘭擦了擦口水跟上他,「我應該沒說什麼夢話吧?」

「沒有,娘親睡得很香。」寶寶可不捨得打攪她。

工作室條件簡陋,二十來個平方不足十台電腦,員工加上老闆才五個人。

從踏進門的一刻起她就感覺自己像個落入陷阱待宰的肥羊,若不是知道顧姐這的稿子精品居多,沅芷蘭會以為她是賣盜版稿或者爛稿。

迎接他們的女性四十來歲,她便是顧姐。

顧姐打扮很隨意,臉也有些憔悴,在看到她和韓聖煜時顧姐滿面笑容,又是套近乎又是叫員工沏茶買水果。

桌上擺了大概五十來部劇本,顧姐解釋道:「趙同學說要全版權的稿,不過只有這五十六本我擁有全部版權,你們看看,看好了價格都好商量。」

她急需用錢,聽侄子說他這位同學要買好幾份劇本,只要買的多,她可以少掙點。

「嗯。謝謝。」

韓聖煜還從沒一次性見過這麼多劇本,出於導演的職業病,對劇本總是抱有極大的研究興趣,坐下就迫不及待看起來。

五十六份劇本實在有點多,一時半會看不完,顧姐讓員工放了茶水糕點就出了辦公室,留沅芷蘭和韓聖煜慢慢看。

「韓聖煜,你看這本怎麼樣,科幻片,講的地球人把誤入地球的外星人抓住研究,外星人來營救的故事,因為地球人抓的是他們的國王。」

「不要。」韓聖煜一本一本地翻閱,頭也沒抬地說。

「什麼不要,這本我已經簽了。」沅芷蘭之前被前面的故事吸引,現在買到整本,細細翻看起後面來。

「簽了?」她知不知道科幻片在國內很不吃香的,不是看的人少,而是國內沒那個技術把它做好,後期技術不行一不小心就能成爛片。

沅芷蘭對這篇劇本點評道:「雖然吧,這國王外星人是蠢笨了一點,不過地球人聰明啊,我相信這部劇一定大賣。」

「隨你便吧。」買都買了,他能說什麼,她對影視圈的行情一竅不通,看來是得由他好好把關,免得任性的她賠個傾家蕩產,「你自己去玩,我要看劇本,別打擾我。」

關乎幾十萬一份的劇本,他可不敢馬虎。

沅芷蘭借著記憶作弊器,專挑日後會火的下手。

她不看內容,只看劇名,挑選速度之快,「這本,這本,這本也好,還有這本,都是佳作,全歸我了。」

韓聖煜目瞪口呆,「你當買菜呢,一個就是幾十萬,麻煩你認認真真地看看,你不會看可以玩手機,我來選。」

「哦。」沅芷蘭認認真真地看了看自己手裡挑出來的二十一部劇本,又看看韓聖煜千挑萬選的兩份劇本,果斷把那兩份放了回去,「這不行。OK,就我選的這些了,全是好劇本。」

韓聖煜:……

說好的讓他把關挑選呢?

說好的相信他的眼光呢?

女人的嘴騙人的鬼!

看到她抱著這麼多劇本出來,顧姐笑得合不攏嘴,韓聖煜的臉色與她相反,黑如濃墨。

「趙同學很喜歡電影啊,全是電影劇本。」顧姐拿出計算器,啪啪按著,「你是顧軍的同學,我給你打個折吧,就一千萬,馬上我們就可以簽合同,隔壁有個律師事務所。」

想了想自己的存款,沅芷蘭實話實說,「我的錢好像不夠。」

一千萬!韓聖煜聽到這個價格心裡打了個鼓,剛要勸沅芷蘭別衝動,顧姐面帶微笑地開口,「你實在想要的話…我們隔隔壁還有個銀行。」

這麼心急,聽起來像怕他們跑了似的,韓聖煜提高警惕,戳了戳沅芷蘭的腰,她腰太細,直接戳了個空,只碰到衣裙。 孤影工作室是個隱藏的寶庫,目前劇本還在,過不了多久就會被人發現買走。

沅芷蘭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她拿著手機走向一邊,「等我一下,我打個電話。」

「喂,爸爸,我想做生意,對,我很看好那個項目,就是錢不夠。一千萬,是正經項目,我不會幹違法的事,也不是騙子。嗯,放心吧爸爸。」

一千萬數目不小,可聽到女兒要做投資,趙爸表示大力支持,問了幾句就去給她轉錢了。

錢一到位他們立馬了簽合同,一千萬的交易順暢的和買大白菜無異。

簽完合同出來,沅芷蘭神清氣爽,彷彿看到了金山銀山在向她招手。

就這些劇本,日後韓聖煜不拍,她還能倒手高價賣給別人,穩賺不賠。

她心情好,對韓聖煜露出甜美的笑,「從今天起,你不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了,以後有我趙冰之陪你東山再起!」

「我東山都沒有過,哪裡來到的再起?」空閑時韓聖煜看了三份劇本,各有各的特點,細細雕琢也能掙到錢,他嘴角有了笑意,「頂多算白手起家。」

他對趙冰之並不熟,只知道她是個有點錢又脾氣大的姐,她能鬧著玩兒似的拿出一千萬,著實令他驚訝。

在車上她說一切都是為了他,這話不會是真吧?

兩人準備大幹一場,為了不受干擾,暫時在城裡租了個兩居室的房子。

她買那麼多劇本,韓聖煜以為她接下來就要投入安排選角、租場地、招後勤的火熱工作中,結果她當起了甩手掌柜,「韓導,劇本就交給你了,先拍哪一部你說了算,我相信你。」

劇本全是她選的,跟他有什麼關係,韓聖煜無奈的攤手,「那我可能要辜負孫老闆的信任了。」

「為什麼,你不願意拍?」沅芷蘭瞪大眼睛,她買劇本都是幫他改命,他不動手還怎麼改?

不會真被第一部劇打擊到,決定不拍戲了吧?

別啊,她的男主可不能像朵嬌花兒一樣經不起摧殘,他要是一蹶不振,他們倆肯定會晚景凄涼。

韓聖煜剛拿出抹布擦灰,還未開口,沅芷蘭捧住他的臉,含情脈脈,「韓聖煜,你可能不知道,我第一次就對你有好感了,我縷縷和你作對其實就是想引起你的注意。」

韓聖煜:……

她受刺激了?

突然表白,這是發的什麼瘋?

臉上的觸感冰冰涼涼,對上這雙哀傷的眸子韓聖煜的心顫了顫,捏著抹布的手完全無處安放。

一見鍾情?

好巧,他對她好像也是一見鍾情。

和他作對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

好巧,他無數次找她茬也是想引起她的注意。

這麼說來他們兩個是不是心有靈犀?

「毀了你的作品其實我心裡難過得要死,拍結局的兩天我已經儘力補救了,可還是無法挽回,殺青宴我一個人買醉差點把自己喝死。我怕你討厭我疏遠我,準備跟你道個歉,結果第二天醒來你卻走了。」

韓聖煜垂眸,心跳如擂鼓,同時有內疚又有點恨鐵不成鋼。

這女人,平時心直口快,一到關鍵時刻就啞巴了,喜歡他這種事怎麼不早說。

碰著他臉的姿勢不好弄風油精,沅芷蘭沒法製造眼淚,只能哽咽來代表難過:「郁小蕊說你跟所有人道別了,唯獨沒有我,我知道你恨我。」

韓聖煜想搖頭表示一切都是誤會,沅芷蘭沒有給他這個機會,手指力度加大錮住他的頭,韓聖煜臉被擠變了形,嘴唇也嘟起來。

「我沒有打電話騷擾你,傷心欲絕回了家。我以為時間可以讓我把你忘記,可最終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忘記你。」沅芷蘭發現拿他練演技是個不錯的想法,即使他的表情萌萌噠她也忍住沒笑,她真是厲害,「你有過思念的感覺嗎,我吃飯想你、走路想你、站著想你、躺著也想你,連做個夢夢裡都是你。」

韓聖煜像變色龍一般從脖子往上變成了紅色,他心底震驚不已。

她居然這麼喜歡他,喜歡他到和他喜歡她一樣。

他回去后也開始思念她,吃飯想,走路想、站著想、躺著想,晚上睡覺也想。

他想點頭說他完全明白這種感覺,可不知為什麼,熱意沒有讓他昏頭,反而清醒的覺得他不能承認他和她有一樣的感覺,免得她仗著他也喜歡她騎到他脖子上為非作歹。

發現他變了顏色,感覺到手下熱意蔓延,沅芷蘭驚奇,這毒舌的傢伙是在害羞嗎?

真好玩,她又加了把勁,「思念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忍了三個月我再也忍不住,只好來找你。」

韓聖煜依然默默地聽著,手心的汗快把干抹布打濕了。

這眼淚太頑強了一點,說這麼多它也不流,沅芷蘭繼續哽咽,「來時看到你那麼頹廢,我當即給了自己兩耳光,都怪我不懂事,都怪我無理取鬧,還你變成這副樣子。」

韓聖煜下意識地看去,入目的是她通紅又隱忍不哭的雙眼,「我……」沒怪你,這與你無關。

沅芷蘭沒讓他開口,自顧自地說:「我不想看到你鬱鬱寡歡,絞盡腦汁想讓你振作起來,為了你我買了二十二部作品,因為我相信你能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來。我說這些沒有其他意思,就是想讓你明白我的心意,順便問問你,你願意當我的男朋友嗎,我…我再也不想和你分開了。」

雖然臨時編的這個愛情故事可信度幾乎低到海底兩萬里,但為了把他和自己綁在一起,她不得不這麼做。

藉機和他表個白,讓他當自己的男朋友,確定了兩人的關係她才能名正言順督促他努力上進。

韓聖煜是她唯一一個主動表白好幾次的男人,日後他要不給她做出點成績,她會把他打成豬頭。

「嗯。」他那聲嗯像從喉嚨里發出的,輕不可聞。

「你同意了?」沅芷蘭眼睛一亮,「你同意了對不對,我沒聽錯,快回答我我沒聽錯,你答應了當我的男朋友。」

韓聖煜勾了勾嘴角,強裝鎮定道,「畢竟你這麼喜歡我,剛好我又是單身,我沒道理拒絕。」 沅芷蘭打完呵欠對著他的背影翻了個白眼,在女孩子面前他就不知道說點好聽的?

這男人明顯情商低下,難怪上輩子會打光棍。

管他勉不勉強,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那你可不可以幫我拍這些作品,你是我的男朋友,不能眼睜睜看著值錢的東西變成廢紙砸我手裡對不對?」

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他不會拒絕她的好意,更何況他也不想讓她失望。

他只是一個轉身的功夫她就哭了,韓聖煜心裡嘆了口氣,遞給她一包紙,「我沒說不拍,只是拍不了,我出來時兩手空空,作為一名導演,除了有導演證外連基本的設備都沒有,當初臨時組建的劇組人員也都散了,再想拍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需要時間準備。」

她說她任性,其實他也挺任性,因為他的任性,跟他混過劇組的人怕是對他失望了,他們從海濱小鎮分開后就沒聯繫過。

可能大家都覺得他是個半吊子導演,跟他乾沒出息吧,都不願搭理他。

「這個啊,小意思。」沅芷蘭拿著一包紙,沒有去擦好不容易打哈欠才留下來的眼淚,她破涕為笑,「設備和錢的事我可以搞定,你來找人和選角就行。」

韓聖煜沒當回事,她已經用一千萬買了劇本,投資一部劇從服裝道具到請人租場地要幾千萬,他不能讓她為他冒這麼大風險。

為了不辜負她的期望,他準備早點選好劇本,自己去聯繫投資商,只要錢到位了一切都好說。

寶寶說讓她利用一切資源改命,沅芷蘭思來想去,她能用的資源真的很多,錢脈人脈一樣不缺,可以說作為女配除了命不好哪哪都好。

韓聖煜不知道自己傍了個什麼神仙女朋友,沒用到三天,她就準備好了六千萬投資資金。

當她獻寶似的把手機到賬信息遞給他看時,作為一個存款沒超過五位數的人,他的眼珠子差點黏她手機上。

女朋友太有錢他心理壓力巨大啊,不多掙點錢,搞不好他要成為吃軟飯的那位。

二話不說,他就上影視學校選角去了,專挑在校的大四學生,這一次說什麼也必須成功。

沅芷蘭的錢有五百萬是跟朋友借的,五千萬來自於她爸媽,剩下的五百萬是她個人全部家當。

「聖煜,我現在身無分文,只能靠你養了。」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靠他養,為什麼這話聽著莫名讓人心情愉悅呢?

看她肉疼的表情,韓聖煜忍不住發笑,「好,我一定把你養的白白胖胖。」

他做夢都沒想過,他們倆也有這麼和睦相處的一天,還是用男女朋友的身份。

「誰要白白胖胖,女生就要苗條才好看,像我現在的身材就剛剛好。」沅芷蘭叉腰凹造型,仰起下巴問,「你看我身材好不好,是不是完美?」

前凸后翹,腰細如柳,身上該長肉的地方長肉,不該長肉的地方沒有一絲贅肉,韓聖煜掃了一眼便挪開視線,「咳,還可以多吃點。」

沅芷蘭眼神古怪,「你喜歡胖子?」

不,我喜歡你。韓聖煜披上外套出門,「在家注意安全,今天有幾個藝校生要試鏡,我可能回來的晚。」

兩人雖確定了關係,可實際還是比較陌生,除了他叫她冰之,她叫他聖煜這稱呼方面有所變化外,其他照舊,甚至連小手都沒拉過。

韓聖煜忙著幫她賺錢,每天早出晚歸,忙成陀螺。

沅芷蘭喜歡看他忙碌的樣子,說明他已經走出陰霾開始新生活,只要他努力就一定會成功。

對於感情沒有進一步的事,來日方長,兩人都沒在意。

和那個連飯都吃不上的陀螺比起來,沅芷蘭的生活狀態截然相反,閑的快長草了,沒事只能捧著寶寶給的各種書籍看,利用閑暇時間多學點東西。

沅芷蘭拿出手機,登上幾個月沒登的微博。

趙冰之的微博都是關於她愛豆的,她還加了很多粉絲群,言論特腦殘,沅芷蘭早就把她腦殘粉的證據消滅得乾乾淨淨,如今唯一的一條消息就是韓聖煜在片場訓話的側影。

那是她偷拍的照片,拍下了韓聖煜英俊的側顏和挺拔的身姿,配字:mylove,桃心。

她發這個主要是為了給自己洗腦,時刻告誡自己這個毒舌男人是她愛的人,洗腦洗多了方便日後攻略他。

雖然洗腦沒成功,但是他現在順利成了她男朋友,也算收穫不小。

進微博她就是想看看郁小蕊發展到哪一步了,郁小蕊不愧是腦子聰明的女主,懂得利用一切資源往上爬。

郁她很會拍照,知道怎麼構圖好看,每到一個劇組她都給自己拍了劇照,劇一播完她就發出來。

拍美人魚時她是條粉紅色人魚,服裝造型全是地攤貨感覺,連妝容都像唱戲的,處處是瑕疵,處處是槽點,可經她拍出來,圖一修,給人的感覺既神秘又妖媚,特像寫真照。

她的劇照總是美美噠,憑著那些照片,也為她吸引了不少愛顏的粉絲。

從趙家離開后,郁小蕊連續接拍了四部網劇,有主角有配角,粉絲達到四十萬,算是個小有名氣的網紅。

沅芷蘭刷了她那些劇組美照點到上面置頂消息,剛才一進來她就看到了,不過是兩張很多字的通告,她就沒點開,而是先看的她的美照。

這下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和娛樂公司簽約的合同,上面的日期剛好是上個星期。

郁小蕊竟然這麼快就簽到了鍾樂誠的公司,速度迅猛啊。

女主就是女主,只要給她機會她就會快速成長,就算沒有機會她也會創造機會,這點真令人羨慕。

雖然知道這個時候男女主應該還沒見面,但沅芷蘭還是特別八卦地把郁小蕊的微博從頭翻到尾,確定沒有發關於感情方面的事才興緻缺缺地退出微博。

韓聖煜熬夜兩天看完了二十二份劇本,最後敲定的是青春校園劇,因為現在剛剛開學,電影從準備到開拍到製作再到播出,差不多能安排在假期跟觀眾見面。

放假學生多,青春校園劇吸引的就是渴望純真沒好愛情的他們,這是韓聖煜自己的經驗,並沒有跟沅芷蘭這個外行說。 製作一個劇本到確定開機的時間最少也得按年算,可韓聖煜不分晝夜改改劇本,以神一般的速度壓縮開機時間,終於在一個月後開拍了。

沅芷蘭現在在一所高中學校里,她身穿藍色短裙校服,坐在學校食堂角落啃著雞腿,吃得很香。

前面兩個女生交頭接耳,討論著學校校草的事,不時還貶低一位女生,她們所貶低的就是劇中女主角,一個成績很好的普通姑娘,說她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痴心妄想。

沒錯,沅芷蘭正在拍戲,就是那部青春校園劇。

為了表示她確實是來追求韓聖煜的,韓聖煜在哪她便在哪,因此她跟韓聖煜要了個角色。

至死不渝 她不想把自己累到,就沒去跟人爭主角配角的戲份。

她在劇中飾演女主的同學,是個非常不起眼的小角色,沒有台詞,不過能經常在教室、操場、食堂露臉的那種。

當然,原劇本中沒有一個隨處可見的貌若天仙的女學生,她的角色是韓聖煜後期加的。

人設按她的要求,一個吃貨美女,班級學校大小事不摻和,全程只顧吃就行。

韓聖煜當初的劇組散了,新劇組是重招的新人,裡面沒人知道韓聖煜和沅芷蘭認識。

劇組是非多,以免傳出不好的話,沅芷蘭在劇組規規矩矩,隨時和韓聖煜保持距離。

她來劇組的目的只有一個,追求韓聖煜的同時監督他有沒有偷懶,並不打算張揚,於是她是投資方的消息沒告訴任何人。

她樣貌過於出眾,進劇組還引來不少閑話,都以為她是備用女主,瞬間給女主帶來了不小的壓力,女主演戲十分認真,生怕一個出錯被換下來。

相處久了發現她安安分分,演戲的時候吃,演完了還吃,像是本色出演一般,對於她來說吃比演戲更重要,大家也就對她沒了警惕心。

以前沅芷蘭交朋友靠大方,她有錢天天請客,朋友自然多了,如今她是窮光蛋一枚,沒錢請客便沒人和她玩。

韓聖煜每天忙得腳不沾地,更不能時時搭理她,她只有用吃來消遣時光。

「咔。你怎麼回事,記性這麼差,小時候吃懵懵蛋吃多了?就八句台詞,你一個人錯了五遍,今天開始,回去多吃點核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