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九九吸了一口氣,捧著制服說:「我知道了,我洗澡就過去。」

「四少說了,三分鐘之內你必須過去,沒時間洗澡了。」女佣人面無表情地說。

顧九九狠狠地抖動了下嘴皮,她就知道北冥夜沒那麼好心,不過她是絕對不會向他屈服的!

顧九九不耐煩地說:「那你出去好嗎?我要穿衣服。」

女佣人非常蔑視地看了她一眼,便關門出去。

顧九九抓起那套傭人制服穿上,忍著腿心不舒服的感覺,開門出去。

一開門就看到剛才那個女佣人還站在門口,見到她出來,說道:「你跟我走。」

顧九九被帶到了一處寬大的浴室,白煙裊裊似輕紗飄渺,倒不顯得悶熱,反而盪著淡淡涼意。

大叔,要抱抱 這是一處非常華麗的室內浴室,北冥夜半浸入溫熱池,靠坐在池邊,一個長相嫵媚的女佣人正謹慎跪坐著,芊芊玉手按摩著他的肩膀。

北冥夜白膩的臉頰因熱水醺起淡淡緋紅,墨色的發落飄散於粼粼水面,水珠順著強而有力的肌線條滾落,惹人臉紅心跳。

給他按摩著肩膀的女佣人叫露露,時不時地抬起眼眸含情脈脈地看著北冥夜閉目養神的俊臉。

見到顧九九被帶了過來,她非常挑釁地沖著顧九九瞪了一眼。

哼!四少帶顧九九來別墅的時候,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在車裡纏著四少纏了兩個小時。 露露有些迷醉的想,先生那麼英俊、那方面那麼厲害……現在還叫她來伺候,她一定要使勁渾身解數讓先生注意到她!

露露一邊想,一邊看著的顧九九眼神里露出了強烈的嫉妒和敵意。

顧九九無視露露的挑釁,她盯著閉目養神的北冥夜非常不耐煩地說:「北冥夜,你到底想怎麼樣?」

北冥夜緩緩睜開了眼睛,黑眸無風無浪地看著她,那冷漠的眼神直刺入人心底,叫顧九九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

她骨子裡對北冥夜的害怕開始滋滋的往外冒,她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結結巴巴地說:「你要是沒什麼事,我……我就先回去洗澡了。」

「站住!」北冥夜冷冷地開口。

顧九九的身子猛地頓住。

嘩啦一聲,寬大得跟個小游泳池差不多大小的浴池漫出水來,北冥夜站了起來,下腹隨意地圍著一張浴巾。

契約嬌妻:豪門閃婚慢慢愛 那健壯的腹肌,筆直的大長腿,看得露露眼冒桃心,一副花痴的模樣。

顧九九忍不住癟了癟嘴巴,真是膚淺!

北冥夜的這副好皮囊迷惑了不知多少女人,她們壓根就不知道這個男人骨子裡到底有多惡劣。

「你過來,給我擦背!」北冥夜冷冷的命令。

顧九九不客氣地說:「不是已經有人伺候你了嗎?」

北冥夜垂眸,居高臨下地看了一眼半跪在浴池邊上的露露,開口的語氣里沒有半分的感情:「你出去。」

露露心裡那個氣啊!

她羨慕嫉妒恨的眼睛狠狠地剮了一眼顧九九,然後沖著北冥夜千嬌百媚地說了一聲:「四少,我就在外面候著,有吩咐請儘管叫我。」

說完她扭著腰朝外走,走到顧九九身邊的時候,還示威似的故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怎麼還不過來?」北冥夜微微挑眉。

顧九九咬著唇,百般不情願的站在原地,語氣生硬地說:「我不會!」

「不會就學,你吃我的,用我的,連伺候我都不肯?」北冥夜語氣冷漠,用一種非常惡劣的語氣和顧九九說話。

顧九九揚起下巴,語氣倔強,對著北冥夜毫不猶豫地亮出了爪子:「北冥夜,你到底想幹什麼?有什麼話你就直說,不要這樣陰陽怪氣的!」

妙手回春 她驕傲的樣子不僅沒有讓北冥夜生氣,反而他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意外和驚喜。

他無比優雅地枕著雙手,趴在磁磚上,抬眸對著她的眼神,唇角微微勾起:「怕什麼,過來,我又不會吃了你。」

哼!她早就被他吃干抹凈,不留下一根骨頭了好吧!

「沒錯,我是逃走了,因為我不愛你,根本不想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都叫我難受!」顧九九口不擇言地吼道。

她的話成功地激起了北冥夜的怒火,他黑眸半眯,非常危險地看著她:「寶貝,你提醒了我,你敢和別的男人私奔,我該怎麼罰你才好呢?」

顧九九被他可怖的語氣嚇得抖了抖肩膀,然後又故作鎮定的揚起了下巴,硬著頭皮說:「你放我走吧,就算你留下我的人,也留不住我的心!」

北冥夜盯著她的黑眸銳利如刃,幾乎將她給剖開,剝去外皮。

過了半響,他突然笑了:「為什麼要留下你的心呢?反正我迷戀的不過是你這具身體罷了!」

顧九九咬著唇,跺跺腳,不想再和他這麼無意義的談論下去,準備走人。

誰知道剛剛邁開步子,突然腰上一緊,下秒她就被北冥夜給拉進了浴池。

咳咳咳!

顧九九被嗆了一鼻子的水,不停的咳嗽。

北冥夜的神情帶著懶意,一點都沒有慌張,微微揚起漂亮的唇角,說出的話要有多惡劣就有多惡劣:「你這具身體這麼漂亮,是個男人就想上你。」

他是故意的?!

一股惡寒自腳底上竄,顧九九抹了一把臉上的水,狠狠地瞪著他。

她握緊了拳頭,沖著他吼道:「我要走,要離開你!再也不會回來了!」

北冥夜眯起墨眸,就像只優雅高傲的獅王步步逼近驚嚇柔弱的小白兔:「寶貝,別試圖挑起我的怒氣。」

顧九九盯著眼前霸氣十足的男人,絕望地想,她怎麼都逃不掉了嗎?

「他碰過你沒有?」北冥夜黑眸微眯,他該死的在意這件事情。

顧九九狠狠地抿了抿唇,沖著他大聲吼道:「他是這個世上最好最體貼的男人,他從來不像你這樣強迫我!」

「那就是沒有?」北冥夜的語氣裡帶著一絲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驚喜,他伸手想要去抓她。

面對他的逼近,顧九九現在唯一的想到的辦法就是逃。於是她的手使勁撈水一潑,轉身奮力地往池邊移動。

突如其來的水飛濺在臉上,短暫模糊了視線,讓北冥夜緩了往前的速度。

可男女在體力上的差異,讓他完全無視顧九九的小動作。

可憐的顧九九以為自己成功逃脫,可是腳還沒有上岸,就又被北冥夜給抓住了小腿,只是輕輕地一扯,她就又重新跌回了浴池,他欺身壓住她……

沒有過多一會兒,就從浴池裡面傳來了讓人臉紅心跳喘息的聲音。

站在門口還在等待北冥夜召喚的露露,氣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那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又搶先一步勾引了四少!

她簡直恨死了那個賤女人!

顧九九最後是被北冥夜抱出浴室的,她全身癱軟到使不出一分力氣,連走路腿肚子都在打哆嗦。

暴走的北冥夜果然很可怕,精力旺盛的折騰了她一遍又一遍,不管她怎麼哭喊著求饒,他都不放過她。

顧九九知道他是在因為她和容若私奔的事情生氣,在懲罰她。

她的心裡非常著急,不知道容若那邊是什麼情況,他被容父帶走之後怎麼樣了?

還有那個白曉曉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咬著唇,心裡很難過,容若怎麼會和別的女人有了孩子了呢?

也不知道北冥夜是不是在監視她,每次她一個人垂著腦袋胡思亂想的時候,北冥夜就會派人來叫她,使喚她伺候他。

如果她不聽吩咐,那麼他就會馬上撕碎她的衣服,對她進行懲罰。 這樣頻繁的情事,搞得顧九九身心疲憊,根本就沒有精力去想問題了。

北冥夜也不知道是不是愛上希臘了,竟然住上癮了,帶著她在這裡足足住了一個星期。

等到第七天,他終於因為有事情要忙,暫時放過了她,把自己關在書房裡處理堆積的公務。

顧九九終於有時間冷靜下來,苦惱地想接下來她應該怎麼辦?

她想要去找容若,可是現在她幾乎是被北冥夜給軟禁了。

這棟別墅的傭人,她一個也不認識,就連北冥夜從國內帶來的兩個保鏢也是她沒有見過的新面孔。

她想要再故技重施逃走,明顯是不可能的了。

就在顧九九萬般苦惱糾結的時候,有一個女人出現在了她的房間。

「顧九九,四少讓你去後面的樹林找他。」露露說道。

「樹林?」顧九九知道這棟別墅的後面就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樹林,北冥夜為什麼叫她去哪裡?

「四少叫你快點過去,你別磨磨蹭蹭的了!」露露不耐煩地催促道。

「好了,我知道了。」顧九九雖然疑惑,但是想到北冥夜那個陰晴不定的古怪性格,會叫她去什麼樹林也是正常的。

「你跟我走吧,我帶你過去。」露露假裝好心地說。

被蒙在鼓裡的顧九九被露露帶到了別墅的後面,露露故意避開了別墅的其他傭人,沒有人發現她們的離開。

從這裡出去后,走了一會兒就出現一條彎彎曲曲上山的小路了。

露露維持著面上的平靜,指了指小路,說:「就是這裡了,你從這裡上去就可以見到四少了。」

顧九九有些奇怪,問道:「北冥夜就在上面?」

「沒錯,四少叫你立刻上去,如果遲到了今天就不許你吃飯!」露露不耐煩地說。

顧九九輕哼了一聲,果然是北冥夜的做派,這樣的話也只有他嘴裡說得出來。

顧九九她沒有多想,按著露露指的路朝前走去。

沿著後山的小路,一步步踏進了原始樹林。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在她的身後,露露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這個可惡的賤女人,一次次的勾引四少,害得她一點機會都沒有。

四少那麼英俊帥氣又有錢,這個賤女人不過就是他的玩物罷了!

只要弄走了這個女人,那麼她就有機會了!

露露一想到北冥夜那張帥氣的臉,就激動地全身發抖。

後面那片原始森林,荊棘密布,地形錯亂複雜,從前經常有人誤入后迷路,死在了裡面。

露露得意地想,顧九九一個人走進去,肯定走不出來了,四少將會是她的了!

而這時顧九九越走越覺得不對勁……

顧九九原本一直是沿著山路走的,可是沒走多一會兒就發現沒有路了。

她心裡犯了嘀咕,北冥夜到底把她叫到這裡來幹嘛?

他把她給叫來,自己卻不見蹤影。

她的手機早就被沒收了,她也沒有辦法聯繫到他。

顧九九在原地一跺腳,她真心懶得應付他,她要回去了!

顧九九轉身走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找到剛才上山的那條小路,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迷路了。

這個茂密的樹林里,長著高大的樹木,越往裡走就越是茂密,所有的樹木看起來都長得差不多,顧九九很快就失去了方向。

樹林里時不時的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膽小的顧九九咬著唇,抖著腿往前走,只是她越走就越是迷糊。

她走了一個多小時了,她以為她走出去很遠了,可到了最後她才發現她其實一直在原地繞圈。

該死的北冥夜!

可惡的北冥夜!

顧九九在心裡不停地咒罵那個男人,他懲罰自己的手段越來越多了,變著法子的折騰她。

她下定決心,一定要離開他!

哎,算了,她還是先離開這裡吧!

正在書房裡處理堆積的公務的北冥夜,沒有有來的打了個噴嚏。

他找到顧九九之後,留在希臘一個星期了,公司的工作已經堆積如山,他今天必須要處理了。

一直到了快晚上的時候,北冥夜才處理完了工作。

他伸了伸懶腰,看看時間,決定去找顧九九吃飯,他心想吃飯前來個鴛鴦浴好像也不錯。

北冥夜看著空空蕩蕩的房間,一張俊臉頓時就陰沉了下來,把別墅里的傭人都叫了出來,語氣冰冷地問道:「顧小姐呢?」

幾個傭人互相看了一眼,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沒有看到顧小姐。」

站在一旁的露露,突然開口說道:「我昨天好像聽到顧小姐說,她想要離開這裡。」

「確定嗎?」北冥夜的黑眸微眯。

「確定,我親耳聽到的!」露露一口肯定,哼!那個賤女人現在肯定已經在樹林里迷路了!

北冥夜立刻站了起來,朝著書房走去。

重生之侯門孤女 笨女人,她還沒有學乖嗎?

北冥夜動手打開了他電腦上的一個軟體,放大了地圖,清楚的顯示了顧九九現在的位置。

原來,北冥夜之前送給顧九九的那條手鏈上悄悄安裝了GPS。

北冥夜看著地圖顯示顧九九現在的位置是在後山的樹林時,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後面的樹林一直都是禁地,那片樹林太密了,還沒有開發,聽說以前經常有人因為迷路而死在裡面,顧九九怎麼會走了進去?

北冥夜立刻想也不想的沖了出去,召集了所有的保鏢,帶著手電筒和狼狗上山找人。

露露嚇壞了,她怎麼也沒想到,北冥夜怎麼會這麼快就知道了顧九九的所在?

她覺得自己應該立刻逃走,可是想到北冥夜那張英俊的臉又萬般的不舍。猶豫了半天,一咬牙決定先留下來看看情況再說。

「九九!九九!」北冥夜根據手機軟體的地圖顯示,一邊大喊著顧九九的名字,一邊焦急地尋找她的身影。

「四少,前面的林子不能再走了,那裡從來都沒有人踏足過。」管家提醒道。

「閉嘴!」

北冥夜心急如焚,一開始地圖上代表顧九九的那個小紅點還在原地不停的繞圈,現在已經好長時間都沒有動過了。

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危險了? 北冥夜一馬當先,走在前面,突然前面竄過一個黑影。

「四少小心!」保鏢提著獵槍上前,警惕地盯著四周:「這裡可能有大型動物,我們要小心點。」

北冥夜更加焦急了,顧九九本來膽子就小,她被困在這裡還不哭死啊?

他拿著手機,盯著地圖,不停地朝她的位置靠近。

「九九!九九!你在哪裡?」北冥夜一邊困難地前進,一邊大聲地喊著。

「救命,我在這裡!」突然前方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

北冥夜一定神,立刻朝著聲音飛奔而去。

顧九九狼狽不已地坐在一塊石頭上,小臉已經哭花了,哆嗦著身體,身上到處都是被尖銳的樹枝給划傷的傷口。

「北冥夜?」顧九九看清楚來人,哇的一聲就大哭了起來,站了起來,一拐一拐的朝他狂奔過來,撞進了他的懷裡。

「九九!」北冥夜伸開雙臂,一下子把她給抱緊。

他嚇壞了,見到她平安無事,他懸著已久的一顆心才落下。

「嗚嗚嗚,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顧九九不停地用粉拳捶打他的胸膛,一邊哭一邊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