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目的幾個大字讓人一看就知道什麼意思,倒是前面‘紫位’幾個字有些難懂。

回到現實,陸謙看向林元,問道:“紫位是什麼意思?”

“你保證放了我就說,不然別想知道。”林元此刻反而硬氣了起來。

既然對方想知道東西,就證明自己有價值,那就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莫愁,往死裡折磨。”

陸謙對金橋上的莫愁下命令。

黃泉河水不斷沖刷,林元痛得嗷嗷叫,就是死活不鬆口,不像其他人,稍微折磨一下全部說了出來,這樣反而加劇了死亡。

這段時間,陸謙也發現了紫符的玄妙之處。

“印記、封印、標記……以及轉化精氣法陣……”陸謙喃喃自語。

這是一個標誌,像是一般門派給道兵打上的標記,同時還有一些輔助修行的功能,同時兼顧着命燈的作用。

一旦死亡,打下印記的人便會知道。

所以說暫時不能殺掉此人,其背後那個存在一定會發現。

能夠奴役洞真之人,修爲肯定比洞真高,到時平白招惹強敵就不好了。

不過也不能放人家走,不然銀山星辰就廢了,還是一直關在這裡,或者用迷魂湯將其洗腦。

這個任務就交給莫愁了,保證此人記憶的同時,讓人對自己死心塌地。

安排好事情,陸謙來到第八層。

第八層。

炮烙銅柱和挖肉鐵牀全部成型,代表着第八層正式投入使用。

再往後有第九層,收了大冥鄉的精氣,第九層應該很快建立完畢,第十層就看機緣了。

來到外界,虛天意在城池中等候多時。

虛天意換了一件素衣,烏黑長髮高高挽起,修長的脖頸猶如高傲的白天鵝。

“拜見大人。”虛天意拱手作揖,眼神卻是有些暗淡,像是沒了鬥志的公雞。

“你有話要說?”陸謙看出虛天意內心的思緒。

虛天意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道:“大人,武者之道真就沒有前路了嗎?爲何打不過其他修士。”

“武者之道我略知一二,你現在該考慮的不是這個,而是該怎麼將這條道路走更遠。”

武道來源於煉體修士,煉體修士煉化妖魔血脈,補充人體的不足,隨着血脈進一步提純返祖,修士越來越強,當然,最後也會變得奇形怪狀。

甚至還會受到血脈情緒的影響,徹底變成怪物。

武道轉修自身,就沒有這方面的限制,只不過少了妖魔血脈的異能,而且人體是有極限的。

“人體有極限……”虛天意喃喃自語,狀若瘋魔,未來的道路,難道只有不做人了嗎?

武道盡頭,難道就只有煉體修士這一條道路?

“哎,我不是這個意思。”陸謙趕忙制止,“你可以換一種思路,武者修煉氣血,你就一直往極端走,例如繼續強化肉身神通,例如滴血重生,不死不滅之類。”

“滴血重生、不死不滅。”虛天意眼前一亮。

如果做到滴血重生,不死不滅。那麼體魄差一點又何妨,只要一直不死,就能耗掉對手的力氣。

“多謝大人指點。”、

虛天意興沖沖跑回去閉關了。

此刻,莫愁也傳來好消息。

陸謙回到酆都山,林元半跪下拜。

“參見主人。”

“起來吧,說說怎麼回事。”

林元娓娓道來。

信仰是大乾星唯一的修煉方法。

站在最頂端的是活了幾十萬年的五帝。

往下是五帝座下的真君星君等等。

這些人大部分是有功績的皇帝或者地位較高的衆臣。

所有修煉信仰之道的人都要抽一半的信仰給五帝。

由於環境安穩,幾十萬年沒有大變,大乾附近的域外星辰幾乎都被佔領,階層嚴重固化。

“不會有人反抗嗎?”陸謙問道。

“反抗的人都被殺了。”林元說,“不是沒有上升渠道。通過科舉可獲得位格,擁有位格就可以吸收信仰修行。青色位格允許建廟納信。”

林元是屬於朝廷肱骨重臣的紫位,位格決定上限,超過位格的信仰都會轉移到上位者身上,紫位上限可達洞真。

“竟有如此奇妙之法。”

陸謙聽了嘖嘖稱奇。

利出一孔,使得下層不至於太過絕望,也能吸取遺落民間的天才。

同時受位格之人會有上限,不會冒出天才來取代他們的位置。

林元體內的位格應該是一種轉化信仰爲精氣寶藥的法陣,通過位格轉化精氣修行。

這個法陣太過複雜,陸謙也沒法複製。

“一會帶我去大乾。”

五帝積累幾十萬年,修爲更是深不可測,陸謙腦子壞了纔會招惹。

他隱隱有種感覺,此次晉升洞真的機緣,便在此處。

先要融入這個社會,最好獲得一個位格,讓楊蕭幫忙研究,看看能否複製研究。

“主人,大乾管制極嚴,你貿然過去可能會被發現的。”

“也對,你們林家地位如何?”

“青帝從龍之臣,雖家聲不復,但也不是一般小官小吏能招惹。”

林元自豪道。

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好,我僞裝成林家子嗣。” 一棟大廈的頂端。

琪亞娜和凌淵等人都站在這裏。

比起緊張的琪亞娜和姬子,凌淵這邊就輕鬆多了。

撓撓貝拉和奧菲斯的下巴,和夏苒苒看看風景。

有說有笑。

「你們能夠稍微有一點緊張感嗎?」實在忍不住的姬子回頭道。

能不能給單身狗一點活命的機會?

就算午飯沒吃,但也不用一直塞糧吧。

「來了哦。」凌淵輕輕的看了她一眼,隨口道。

而這邊琪亞娜也是突然出聲:「姬子阿姨,人來了!」

瞪了一眼凌淵,姬子轉過身,握緊了手裏的神隕劍。

定眼看去,就發現一名穿着白色陰陽師袍子的男子抱着一顆碩大的龍蛋飛到了天芒市上空。

……

「都躲起來了嗎?」

城市上空

島嶼雄一駐足,看着下方空空如也的城市,沒有一點急躁和不耐煩。

「但很可惜,絕望已經出賣了你們。」

緩緩將懷裏的龍蛋舉起,嘴角勾起一抹桀驁:「你們藏不住的,只要有一點絕望,我就可以找到你們這群小老鼠!」

在偌大的人群中,不乏有悲觀主義者。

而終焉之龍恰好以絕望為食物。

人類的這種情緒,正好可以給島嶼雄一指路。

伴隨着島嶼雄一將龍蛋舉起,龍蛋周圍竟然有黑色的瘴氣擴散。

在瞬間,島嶼雄一的上方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黑龍虛影。

外表是純正的西方龍,一對翅膀遮天蔽日!

彷彿要將整個城市籠罩在內一樣。

「吼!」

巨龍虛影怒吼一聲。

在虛空,一道道黑色的波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着周圍擴散。

「哦?還有想要頑抗的人嗎?」

得到反饋的島嶼雄一睜開眼睛,看向一處大廈,露出了一抹玩味。

「正好,在享受主菜之前,先拿你們幾個開開胃吧。」

說着,島嶼雄一將龍蛋重新放進了懷裏,身體一震。

朝着琪亞娜等人的方向爆射而去。

「就是現在!」

早就已經蓄勢待發的姬子猛的握住手裏的大劍。

「烈焰焚擊!」

輕喝一聲,手中大劍對着迎面衝來的島嶼雄一揮出一道火刃!

「水遁海平波!」

島嶼雄一根本就沒有停下的想法,看着火刃只是舉起手。

一枚符篆浮現。

剎那間,符篆中一道水龍捲猛的爆射而出!

和火刃碰撞在了一起,在瞬間,蒸汽的擴散,上升氣流加劇。

輕描淡寫的將姬子的一擊給抵消后,島嶼雄一陰陽袍一揮,甩開水蒸汽

身形一震,速度比之前更快了幾分。

大廈樓頂

琪亞娜舉起手

瞳孔猛的張開,一金一藍異色的瞳孔浮現。

「喝!」

輕喝一聲,在其身後,兩道虛數空間打開。

亞空之矛緩緩探出,在下一秒如同子彈一般爆射出去!

「什麼東西?」

島嶼雄一眉頭一皺,直接伸手探出。

但就在即將握住亞空之矛的瞬間。

嘭!

一道巨大的爆炸聲響起,隱藏於亞空之矛內的虛數能量開始擴散。

直接在半空中炸起了一小片烏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