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脫身之後,和老鬼王並肩而立。此時的饕餮狼狽不堪,渾身血肉模糊,傷口深處可見白骨。

“靈明石猴的帝器金剛棍。”老鬼王沉聲道。

赤尻馬猴手持一尺金剛棍不答,漂浮在星空之中。它暗暗調息,等待接下來的大戰。

“什麼,那就是金剛棍?”饕餮吃驚重複。

老鬼王沉吟道:“應該不錯,不然無法具備如此恐怖神威。萬年之前,靈明石猴所向披靡,實力堪比大帝,無人可敵。但是最終雙拳難敵四手,隕落在萬年之前的末世大戰之中。想不到它的帝器並沒有化爲灰塵。”

饕餮忽然感到頭大,被帝器擊傷也算心服口服。他道:“還好這金剛棍只剩下小半截。”

老鬼王道:“他手持帝器殘兵,恐怕可以力抗我們兩人。若是這麼耗下去,對誰都不利。聽聞你們手裏有一件修復了的帝器荒塔?”

“確實有”,饕餮說着祭出一件寶塔,寶塔共有七層,一層一重天,吞吐混沌氣息。他道:“這是我們魔宗拾得當年碎裂的荒塔,耗時萬年,浪費了太多了天材地寶才得以修復成而今這樣。但是它的神威無法和真正的帝器相比,頂多算得上一件殘缺的帝器。”

“那便夠了,出手吧。”

“好。”

饕餮手持荒塔出手。荒塔本位荒天帝煉製的法寶,而今修復的荒塔,早已面目全非,只是借用了昔年的名字。

荒塔吞吐混沌氣和小半截金剛棍交擊。

噹噹噹……

清脆巨響響起。荒塔硬抗金剛棍,並沒有半點破裂的跡象。這讓老鬼王和饕餮大喜。 饕餮扛着荒塔慢慢逼近赤尻馬猴,老鬼王緊緊跟隨在饕餮身後,助饕餮一臂之力。荒塔抵禦了金剛棍神威,雙方越離越近,真正的激戰開始。

砰砰砰……

三個人影在星空之中來回穿梭,宛如流星飛來飛去。連聖人境界的強者也只能看到流星的光芒,無法看到流星裏面的大戰。

三個人瞬間揮出了無數次攻擊,赤尻馬猴終究老邁,雙拳難敵四手,開始有些捉襟見肘地防禦。

等的人,到現在還沒有出現。

赤尻馬猴覺得自己等不來幫手了。他第一次發出氣盛的吼叫,聲音如雷霆,震碎了遙遠星空之中的星辰。也令得饕餮和老鬼王后退。

“你極盡昇華了?”老鬼王吃驚道。

準帝境界極盡昇華,如同燃燒自己的壽元和修爲。短暫時間具備無限接近大帝的神威。但是極盡昇華之後,註定死去。這是一條死路,除非可以在身死道消之前,修爲突破到大帝境界。

極盡昇華之後的赤尻馬猴,威能倍增百倍,氣勢無雙。他主動出擊,一棍掃向饕餮,直接斬斷了饕餮的一隻臂膀。

“老猴子。逼我極盡昇華嗎?來啊,反正都是末世大戰,誰怕誰。”

饕餮震怒。同樣選擇了極盡昇華,恐怖的氣息涌出。他斷掉的右手重新長出。

“殺。”

饕餮手持荒塔迎戰赤尻馬猴。這已經相當於大帝大戰。老鬼王沒有極盡昇華,只能遠遠地離開駐足觀戰。

準帝境界,即便是被大帝的餘威掃中,也是灰飛煙滅。

恐怖到無法形容的大戰開始,真正的大帝之戰。準帝境界出手可以破滅星辰。然而大帝神威,以其餘威便可以震碎星辰。

兩人極盡昇華之後。邁入了宇宙更深處。他們誰都不想毀壞荒星。赤尻馬猴是不忍,而饕餮好準備享受那道美味的食物。那裏有無數的生靈。鮮嫩可口。

這是一場恐怖的大戰,無人可以觀戰。即便是老鬼王,沒有極致昇華也是無法做到。

無垠的黑暗之中,兩個人便如兩輪太陽。戰到哪裏便照亮一方宇宙。無盡的鮮血從他們兩人身上流出,都是帝血。

饕餮終究不是敵手,身上出現了幾個大窟窿,慘不忍睹。它高大的身軀,好像隨時都可能碎裂。

“老鬼王,你若還不極盡昇華,我就退開了。”饕餮怒吼,自知一人不敵。這一隻老猴子太厲害了。

難怪神猴一族被稱之爲戰神的後代。赤尻馬猴,並非四大神猴之中戰鬥力最爲驚人的存在。若論戰鬥力。靈明石猴和六耳獼猴當屬前列。

赤尻馬猴已然強大如斯,那靈明石猴和六耳獼猴恐怖到什麼地步?果然是可以比肩大帝的神獸。

“來了。”老鬼王來到了宇宙深處,也選擇了極盡昇華。他們打算開啓末世開始。便打算要麼成帝,要麼死去。

老鬼王的壽元無多,已經無法支撐下一個輪迴。

赤尻馬猴和饕餮已經大戰數日,兩人都是鮮血淋漓。饕餮受傷最重,身體隨時都可能炸開。老鬼王登臨,站在了饕餮身旁。

“你怎麼現在纔來?”饕餮不滿道。

“選擇極盡昇華都是迫不得已。我不想如此。”老鬼王如實道。

“那一隻死猴子力氣快用光了,我們趕緊聯手。不要給它喘息的時間。”饕餮兇狠道。

“好,你先休息,換我來。”

老鬼王說完出手,揮動着無數黑色鐵鏈飛出,擊向赤尻馬猴。就在這些鐵鏈從饕餮頭頂飄過的時候,忽然調轉方向,宛如一隻只毒蛇,咬在了饕餮全身。

“啊……”

饕餮發出痛苦的喊叫,覺得全身的精血正在不停地流出。他憤怒地看着老鬼王,道:“你……背信棄義。”

“信義是什麼?可以助我強大,可以助我長生嗎?”

老鬼王冷笑,展開本門吞噬神訣,以恐怖的速度吮吸饕餮的帝血和修爲。高大驚人的饕餮以極快的速度萎縮。它的肌膚開始出現皺着,渾身涌現荒蕪的氣息。

只是眨眼功夫,老鬼王徹底吸收了饕餮。這是他醞釀已久的計劃。而今的饕餮,宛如邪氣的皮球,皮軟倒地,連站立的力氣也沒有,漂浮在宇宙之中。

“老鬼王,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饕餮咬牙切齒道。

老鬼王不予理會,舔舔嘴脣道:“到我們這個境界,果然只有帝血才能讓我們感覺到修爲在前進。帝血的味道,真好。”

饕餮憤怒滔天:“老鬼,你還我修爲,我不殺你,誓不爲人。”

“聒噪,本來想留你一命的。”

老鬼王揮一揮衣袖,一股恐怖氣息拂過饕餮的身軀,讓它形神俱滅。

一位準帝境界的強者,四大凶獸之首的饕餮,就這樣死去,死在了盟友手中。它死不瞑目,然而不可能復活。

老鬼王看着饕餮消失之地幽幽道:“我只有吞了你,才能真正擊殺這隻老猴子。這才叫合力。”

然後,老鬼王看向赤尻馬猴,眼裏寒芒閃爍:“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獻上你的帝血和修爲,做我成就大帝的墊腳石吧。”

赤尻馬猴一臉冷然,對於這個突變狀況,他也沒有半點動容。赤尻馬猴存活了兩萬年,靠着丈夫佈置的封印陣法,避開了天地規則存活至今。她什麼樣的情景沒有遇到過?

老鬼王右手接過荒塔,這也是他籌謀的事情之一,早已垂涎魔宗的殘缺帝器。今日全部得手,老鬼王痛快厲叫。

赤尻馬猴一臉凝重。一對一,他輕易獲勝。甚至一對二,他同樣可以周旋。然而此時,若是兩位敵人合二爲一,那自己便不是對手。

赤尻馬猴擡頭,看向遠方。那是荒星的方向,那裏有自己的故鄉,那裏有自己的孩子。也許,這是最後一眼。

也許,她已經等不到那個幫手來臨。

“來吧。”赤尻馬猴手持金剛棍,一臉毅然。到了她這個歲數,早已看破生死。唯一不捨,就是想念自己的孩子。

“我知道你不會束手就擒的。吞了你,我便可以真正宇宙無敵。什麼雲麓聖母,什麼普覺寺禿驢,全部只能成爲我證帝路上的基石。”

老鬼王雙手着荒塔,霸道出手,氣勢無雙,冠絕宇宙星辰。 赤尻馬猴不是現在老鬼王的對手。對於真正的修行登天強者而言,力量勝過一切。老鬼王雙手抱着荒塔,撞飛了赤尻馬猴手上的金剛棍,然後重重地砸在了赤尻馬猴的身軀之上。

砰……

劇烈震響,赤尻馬猴的身體出現一個大洞,被荒塔洞穿,血流不止。

老鬼王吮吸手指上的帝血,貪婪道:“神猴的血液果然不簡單,味道很好。”

轟隆隆……

赤尻馬猴沉靜不語,單手招來的金剛棍再次出手。即便自己體內剩下的混沌氣遠不如老鬼王,但是它渾然無懼。

從極盡昇華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走上了死路。

“你終究是我口裏的藥。”

老鬼王森然開口,朝着赤尻馬猴邁步。他以荒塔抵擋金剛棍,然後散開周身的黑色鐵鏈纏繞了赤尻馬猴的身體。

鐵鏈深入了赤尻馬猴體內,如同絞肉一般,粉碎着赤尻馬猴的身體。

赤龍武神 沉穩的赤尻馬猴也忍不住發出一聲痛苦悶哼,整個人急速後退。此時的他,面目全非,一片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他的身體,無一處完好。

“還要戰嗎?”老鬼王森然道,語氣有些傲然自得。

“當然。”

赤尻馬猴不懼生死,繼續握着金剛棍衝了上去。

“你想死,正如我所願。”老鬼王上前迎敵。

忽然間。老鬼王身後的星空炸開,一雙巨大的拳頭衝了進來。拳頭粉碎星空,帶着恐怖威壓。

“老東西。去死。”

林楓,到了。藉助人間陣法開啓了一條道路橫空出世,忽然殺出。他直接一拳轟向老鬼王的頭部。

老鬼王想不到人族竟然有準帝出現,猝不及防。他慌忙避開,最終被林楓另一拳擊中了左肩,差點將他的膀子擊得脫落。

“小兒,找死。”

老鬼王震怒。收回受傷的左手,不再理會赤尻馬猴。他一腳踏出。臨近林楓身前,一掌拍向林楓的胸口。

林楓不敢小覷,立即揮動雙拳抵擋。

砰……

兩位準帝的拳頭撞擊,發出響徹星空的巨響同時。一道刺眼的白光向四周散開,一路粉碎遭遇的星辰。

若是神通對戰,林楓自信不敵。然而近身搏鬥,林楓自信無懼。

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林楓當然不會放過。他忍受剛纔一拳轟擊的餘威,不退反進,留下一道道殘影,身體旋轉之下,瞬間踢出了無數腿。重重得踹向老鬼王。

而今的林楓,在地球修行百年,步入了準帝境界。每一腿。都可以令銀河倒轉,恐怖絕倫。

“師弟,到了。”

荒星之上,大先生雖然無法確切的看到大戰進行,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另外一股強大的氣勢來臨。這一股氣勢,他非常熟悉。可以和師父佈置的人間陣法連接。

“真正的大戰,纔剛剛開始。”

獨孤破擡頭看着星空。關大家站在他身側,和他看着同一個方向。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終於等到了這一刻了,人族,纔是主宰,無論是荒星還是星空。”

火脈和李靖靜靜思語,等待着自己出力的那一刻。

星空深處,林楓轟擊老鬼王。老鬼王的身影忽然融入了夜色,消失不見。然後,林楓只覺得後背劇痛,血肉被利爪劃開,鮮血淋漓。

這次偷襲,並沒有令林楓斃命,老鬼王有些吃驚道:“你就是神墟最後一名弟子林楓?”

“有什麼鬼話指教嗎?”

林楓淡然回道,他一步來到了赤尻馬猴身旁,看着傷痕累累,氣息微弱的赤尻馬猴。林楓內心一動道:“前輩,你辛苦了。”

“總算撐到你到來。”赤尻馬猴淡淡開口。

“被一件重要的事情耽擱了。”林楓回道。

“來了就行,去解決那個鬼東西吧。我看着他難受。”赤尻馬猴道。

林楓點點頭:“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了,前輩回去休息吧。”

赤尻馬猴搖搖頭:“還不能走,我需要留下來盡最後一點力氣。”

老鬼王看到他們兩人閒聊,無視自己的存在,心中憤怒滔天。他吼道:“無知小兒,你以爲步入了準帝境界就有資格我和一戰嗎?你斷奶了嗎?”

“沒有,難道你有奶?不過太黑,我不敢喝。”

林楓一臉恥笑。他本來就是一塊孕育了荒天帝精血的頑石,萬年蛻變成人。又一直修煉極致肉身。從肉身而言,他勝過老鬼王。

這樣恐怖的肉身,可以追溯到靈明石猴那樣的強者相比。然而論戰鬥力,林楓不如靈明石猴,只是因爲不如準帝時間歷練大戰的機會不多,時間問題而已。

“牙尖嘴利,本王生平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受死。”

老鬼王出手。他怎麼也料想不到後輩人物竟然有人修煉成了準帝。而且此人並非天機,也不是大先生和獨孤破,反而是名不見經傳的林楓,後來居上。

林楓,並未得到小師叔和墟子任何修行神通傳承。並非墟子不安排,而是林楓需要走出自己的路。

地球百年修行,林楓吸收了戰神郭楚的傳承,也借鑑了他的功法,創造出來獨屬於自己的驚天神通。

“三人一指。”

林楓右手化作劍指,神威破開了星空,宛如一道流星在黑暗的夜空之中劃過,刺向老鬼王的識海。

老鬼王冷笑,輕視林楓的存在。神念一動之下,身體纏繞的無數黑色鐵鏈分爲兩部分,一部分阻攔林楓的劍指,另外一部分轟入林楓的前胸。

林楓凝聚所有威能於一指,放棄了防禦,等於把肉身留給了老鬼王。

砰……

無數黑色規則鐵鏈轟擊在林楓身上。即便是恐怖的無匹的肉身,也遭受了重創。右胸直接被洞穿,鮮血流淌。

輕易之間擊穿了林楓胸口,老鬼王冷漠道:“小兒,知道自己的卑微了吧。在本王眼裏,你就是螻蟻。”

“鬼東西,你未免得意的太早吧。”

此時,星空再次炸開,出現了又一股恐怖氣息。有一位準帝境界強者登臨。那是一道金光,亮眼勝過星辰,準確地來說。那就是一道劍。

林楓自創神通,三人一指。

第二根手指,登臨星空,貫穿宇宙。直擊老鬼王頭部。

“又是何人?”

半路殺出來一個程咬金,老鬼王憤怒,心中也有些擔憂。神墟,怎麼又有一位準帝出現?這不可能,什麼時候修煉準帝如此容易了? 金光劍指,劃破了星辰,刺向老鬼王的頭顱。

老鬼王頓時覺得一股危機性命的氣息涌來,他心中大驚,慌忙引動荒塔抵擋。

鏘……

這一金光劍指,霸道絕倫,隨着難以形容的金屬撞擊之聲。荒塔碎裂成片。但是金光劍指仍舊沒有消散,刺向老鬼王的頭顱。

啊……

老鬼王發出痛苦的喊叫,覺得自己的頭顱好像要分裂開來。他引動全身混沌氣抵擋這一金光劍指。總算挽救及時。

然而此時,林楓施展的金光劍指趕到。

兩根金光劍指合力出擊,擊破了混沌防禦,一舉刺入老鬼王的頭顱。

“啊啊啊……”

老鬼王痛快喊叫更加慘烈,雙手緊緊地抱着頭顱,阻止頭顱分開。在他的眉心,精血流淌,順着他的眼角,臉龐滑落,觸目驚心。

“這是何神通?”關大家有些震驚。

獨孤破思忖道:“應該是小師弟自創的神通。”

“兩根手指,足以對老鬼王造成威脅。應該還有第三根手指,便可以要老鬼王的老命。”獨孤破道。

然而,第三根致命的金光劍指並沒有出現。兩根金光劍指成功進入老鬼王識海的時候,威能消散。並沒有刺中老鬼王的元神,功虧於潰。只差那麼一點點。

老鬼王險險從鬼門關走一遭。冷汗打溼了衣裳。他當即後退,穩固心神。他的頭,仍舊劇痛無比。頭顱之內有兩個血洞。

無垠的星空也多了一個人影,正是風靈兒。

“妙妙怎麼沒有出現?”大先生一臉沉思,很明顯,林楓道出的神通涉及三人。若是妙妙出現突襲,可以擊斃老鬼王。林妙妙爲什麼沒有出現,她,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老鬼王滿臉淌血。他看着林楓和風靈兒兩人,殺意滔天。咬牙切齒道:“兩個小輩,你們竟然修煉成了準帝。”

林楓冷然道:“就憑你還想發動末世大戰?受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