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契科夫的天空號三級魔導炮發威,一顆熾烈的乳白色巨大光彈從天空號擊向大型部落的中部,那裡一般是蠻族首領居住的地方。

「轟!」那乳白色光彈一觸及物體便轟然爆開,一道濃郁的光暈籠罩了近兩公里的範圍,這個範圍里蠻將以下的蠻族連慘嚎都來不及發出便被悄然收割了性命。

「嗷!弦度可太!」果然有一位蠻皇強者在內,那位蠻皇強者看到突然出現的魔法戰艦憤怒咆哮著開啟了戰鬥形態,瞬間變作了高達一千米的巨人,猶如開天闢地的神靈,他快速地奔向了契科夫的戰艦方陣,他跑動起來連空間都在顫抖。隱隱能夠看到撕裂的空間。

這一次自由攻擊下,這個部落便死亡了近二分之一的蠻人。但能夠活下來的都是蠻族中的精英,至少是蠻師以上的蠻族強者。此刻紛紛激活了戰鬥形態,一堆恐怖地巨人奔跑向了戰艦方陣。

「集火!先搞蠻皇!注意陣型!」其他的蠻族根本沒有被契科夫放在眼裡,只有蠻皇可能對他們的戰艦造成致命的威脅。

「嘿呀!」戰鬥形態下的蠻皇輕輕一躍便能夠著那些魔法戰艦,他的拳頭便是幾十米大,如同一座巨山砸在了一艘深藍號戰艦的超級護盾上,猶如擊中了一個皮球,那個護盾猛然內陷然後轟然爆破,巨大的力量雖然依然沒有轟破它厚實的魔法裝甲,但卻讓它猶如被打出去的皮球一樣。以超越自身最大速度的速度倒飛了出去。

如果這位蠻皇能夠追上去補上一拳,那麼這艘深藍魔法戰艦便如此報廢了,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了,契科夫怎麼會讓他有機會毀掉如此寶貴的魔法戰艦。

五艘魔法戰艦近半的魔導炮全部轟擊在了這位蠻皇身上,炸得他稀巴爛,只剩下一具暗金色的骨架,蠻皇一死戰鬥形態便失去了作用,那副骨架在空中迅速變小,然後落在了不知什麼地方。

這要是同級別的魔獸的骨架的話,那就是人人搶著要的寶貝。可惜這些蠻族不修魔法鬥氣,這些骨架除了骨頭硬一點,沒有什麼大用。

木恩如此近距離地看著這一幕,感嘆道:「魔法戰艦真是太強大了。任何人在這樣的力量面前都是渺小的。」

契科夫也點頭道:「曾經聽聞蠻族最強盛的時候佔領了泰蘭德大陸絕大部分地方,人類僅僅能夠自保,可是魔法戰艦的出現讓人類一舉扭轉了頹勢。將這些可惡的蠻族趕到了大陸東北。」

木恩笑道:「即使他們再強,但在無所不能的魔法力量面前。也必然註定被毀滅。契科夫團長,對方的蠻皇已死亡。該是我和我的兄弟們出場的時候了,哈哈。」


八架聖盾高達怪異猙獰的外形一登場便引起了敵我雙方的關注。一個激活戰鬥形態的蠻師見對方身高還不如自己,向來以身高論實力的他獰笑著撲向了這些聖盾高達。

看著跑過來的蠻族木恩哈哈大笑道:「這些蠻崽子以為我們好欺負呢,這個傻大個便交給我吧!」

木恩的聖盾高達速度全開沖向那個蠻士,舉盾在前,「嘭!」的一聲和衝來的蠻族撞在了一絲。

極限的速度帶來的是什麼?

是極致的力量!

那個蠻師被遠遠撞飛出去,木恩卻不會放過他,他死死地貼在了那個蠻師的身上,趁著它失去平衡的時候,將特可林插進了他的嘴裡,這些傢伙將體型變大不僅將他們的力量變大,也讓他們的致命弱點更加明顯。

那位蠻師的頭顱猶如巨大的西瓜在空中炸裂,內瓦爾等人在頻道里齊齊贊道:「老大,真厲害!」

幾人有樣學樣專挑那些蠻師,指著他們的要害下手,一時間竟然殺敵速度比五艘魔法戰艦的速度還更快,契科夫等人在戰艦的指揮室里嘖嘖稱奇:「這新型戰艦非常不錯,可惜要輪到第三軍團不知道猴年馬月去了。」

木恩殺得正歡,突然頻道里齊齊傳來驚呼:「小心!」

木恩心中一緊,雖然他並沒有發現周圍有蠻人身影,但他相信自己的同伴,他的聖盾高達四翼一震,朝空中極速飛去…

「刺啦!」木恩在駕駛艙只感覺聖盾高達艦身一顫,右側代表高達全身狀態的魔法影像上,左小腿頓時一片灰暗,這是這部分已經被破壞的代表。

木恩一陣冷汗,對方一擊破壞掉高達左小腿,要是剛才自己不及時躲避,那麼被破壞的很可能就是胸部駕駛艙外的魔法裝甲,然後便是駕駛艙內的木恩這個小法師,這些蠻族竟然也懂擒賊先擒王的道理?

可是剛才自己並沒有發現蠻族啊,木恩疑惑地朝自己剛才站里的地方看去。

一道黑影正極速奔向遠方,這道身影身形極快,這才一會兒已經跑出一百多米,感覺到鷹眼術的注視,那道身影身形不停,回身盯了。木恩一眼,木恩分明看見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神,充滿凜冽的殺氣和邪意。

內瓦爾等人看到木恩安然無恙,問道:「老大,沒事吧?」

木恩在頻道里回到:「沒事,就是左腿腳跟部被毀,不知道破壞程度如何,愛因斯今晚回去可得麻煩你修復了。對了,你們看到剛才那個人了嗎?」

「呸!真他媽猥瑣,其他的蠻族都激活戰鬥形態變大了,就他不變大,專等著陰人呢。戰鬥還沒完還他媽立刻逃跑了,感覺太憋屈了。」內瓦爾一頓掃射解決了一個偷襲他的蠻師,在頻道里放聲大罵,鄙視起了剛才偷襲的蠻人。

「老大,剛才那個人能夠一擊破壞高達腳部,至少是位宗師,而且一擊不中,立刻遠遁,很像人類世界的刺客。」克里斯蒂安一向愛思考,他說出了自己的疑點。

「是啊,老大, 軍閥少帥,別亂來! 。」妮莎也在頻道里說道。

克里斯多夫納悶地說道:「或許別人經歷過與魔法戰艦的戰鬥,對魔法戰艦的弱點非常了解呢。我看我們這些魔法戰艦打大傢伙還行,打那些靈活的小型體確實有缺陷啊。」

當然憑藉著超高的速度,那些史詩以下的小個兒的敵人對聖盾高達也是莫奈之何,幾個蠻王看見八台怪異的魔法戰艦屠殺了大量的蠻族精英,便三五成群想要圍堵這些聖盾高達,可是聖盾高達高達300多公里/小時的速度卻比他們快上不少,根本抓不住這些滑溜的傢伙。

戰鬥持續到四十分鐘,那些蠻師的戰鬥形態紛紛結束,殺起這些虛弱狀態的蠻族,戰鬥的節奏更加快速了,不過是一面倒的屠殺,木恩等人感覺壓力大減,殺敵的速度更加快速。

戰鬥到五、六十多分鐘的時候,蠻將、蠻王也結束了戰鬥形態,木恩等人的小型魔導炮合擊也能秒殺虛弱的蠻將,契科夫的戰艦編隊更是顯示出了更恐怖的殺傷力,快速地收割著這些蠻人的生命。

當還剩餘寥寥數百蠻人的時候,契科夫阻止了木恩等人趕盡殺絕。(未完待續。。) 木恩回到了天空號上,看著那些僥倖逃生的蠻族往四面八方狼狽地逃去,他疑惑地問道:「團長,這不是還有不少蠻族嗎,他們每一個未來都可能成為人類的大敵,為何不趕盡殺絕?」

契科夫神秘地說道:「這是帕薩特侯爵教我的,哈哈,你想想這些僥倖逃生的蠻族,他們接下來是去哪兒?」

「當然是到其他部落求生存,可是這和不殺他們有什麼關係?」木恩依舊有些不理解。

「呵呵,如果你是那些部落首領,你會不會問他們是怎麼回事?當你知道附近有一隻恐怖的戰艦編隊的時候,你還敢將戰士派出去肆意劫掠嗎?當初我也不明白啊,後來果然蠻族劫掠的強度越來越小,帕薩特真是一位出色的將領!」契科夫一邊解釋,一邊感嘆道。

「這是攻心之計啊!」木恩恍然大悟。

「不錯!戰爭就是要無所不用其極!你看那些大陸名將,他們各個都有以少勝多,創造奇迹的戰績。可是你仔細分析,他們創造奇迹所依靠的,多是在戰場之外!」

在戰場上待久了,契科夫已經不像一位純粹的法師,說起戰爭來竟然比那些軍中將領還要熱情,這也是必然的,當他在前線待了十年甚至數十年,契科夫遲早會被這些軍中的戰士同化;難怪法內姆等人不願意加入軍隊,軍隊這種地方確實不太適合法師,木恩心中暗自警惕,警告自己不要迷失了前進的方向。

木恩笑道:「想成為名將太難。帕薩特侯爵的本領已經讓我大開眼界了。對了,團長。平時我們的任務就是這些嗎?」

契科夫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我們的主要任務便是白天救援。晚上襲擾後方。」

……

來之前精英小隊各個都覺得前線大戰連連,一定很好玩,可是這二十多天,天天都是沒日沒夜的戰鬥,也讓木恩等人微覺煩悶。

有些時候遇到的敵人很弱,或是有較多的史詩級強者時,木恩等人的新型戰艦便不用出馬,幾人就待在契科夫的天空號上跟那些法師船員學習駕馭魔法戰艦,尤其是愛因斯這位戰艦痴。他天天磨著天空號上各個系統的操控者了解和討論深藍號和天龍號戰艦的內部構成。

實際上深藍號和天空號戰艦圖紙的改進,伍茲是有參與的,愛因斯作為伍茲的愛徒,也從伍茲那裡學習了不少,但從書上看牛肉的描寫,和親口吃到牛排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愛因斯也為船員們提供了一些維護和運行方面的建議,讓那些船員對這個年輕的中級法師深為佩服。

克里斯多夫在戰艦上愛上了炮手這個位置,很多時候他甚至不願駕駛自己的「聖盾高達」而願意留在炮手的位置上猛烈轟擊,他尤其享受那些蠻王甚至蠻皇在他的轟擊下碾為齏粉的快感。

小克拉克等人則利用閑暇的時候努力修鍊魔法。或者完成木恩交給他們的一些任務。

兄弟們都很忙碌,木恩也沒有閑著,他的時間可比這些傢伙緊多了,附魔、煉金、魔葯、網路遊戲的構思等等。他明白自身的力量才是一切的基礎,他抓緊了所有的空餘時間,幾乎很難有空閑。

他的附魔技藝越來越高。能夠提升60%的魔力(鬥氣)恢復速度的魔力源泉附魔捲軸也越來越多,他不僅給自己的兄弟一人一份。契科夫、古斯塔夫、帕薩特和內瓦爾的家人一個也沒有落下。

他多次駕馭「高達聖盾」戰鬥,他發覺自己提出的這種新型戰艦。也許更適合近身作戰,雖然他是法師,但他不得不承認那些近身戰鬥意識強烈的騎士,駕馭著能夠近身作戰的這種新型戰艦一定更加恐怖。

因此,他提出了一款新型的「聖劍高達」構思,取消了魔法火槍和魔導炮,而是改用巨型魔法大劍。

當然,新型的「聖劍高達」為了適應激烈的近身戰鬥,除了對戰艦材料的要求更高,對戰艦的靈活性、活動指標、艦體動作都提出了更高更靈敏的要求。


木恩以魔法訊息的方式將這個構思傳送給了伍茲,得到了伍茲兩個字的評價:「妖孽!」

木恩的構思改變了魔法戰艦隻能遠程轟擊的思路,也極大的改變了未來的戰爭模式,他和伍茲都不知道他們悄然開啟了一扇完全未知的門,是好是壞現在還看不清楚。

同時,木恩發現契科夫的天龍號和深藍號的通訊系統非常落後,還是依靠點對點的傳統通訊模式,便讓愛因斯為這些戰艦編隊設計了一大一小兩個網路平台,大的網路平台用於各戰艦艦長實時交流,小的網路用於每艘戰艦內部各系統交流,這大大提升了魔法戰艦的整體效率,尤其是戰鬥時刻保證了信息的及時溝通,能夠避免一些致命的失誤。

另外,木恩還在網路平台的基礎上,和眾人一起努力為各艘魔法戰艦設計了戰場實時地圖,這款地圖將各個戰艦掃描的地圖和敵人分佈情況在網路上匯聚在一起,能夠讓每位戰艦艦長及時了解到戰場地形和周圍敵軍分部,讓戰爭的命令變得更加清晰。

二十多天很快過去了,幾乎每天的白天、黑夜都有戰鬥,尤其是近日來白天的戰鬥越來越頻繁,今天天黑回到阿勒浦城前,木恩等人已經經歷了四次戰鬥。

夜.阿勒浦城.城北軍營.帕薩特大帳……

「這不正常!我在烏克白郡戰鬥了十多年,秋收時的蠻族從來沒有這麼瘋狂過,這與其說是劫掠,可是我感覺卻更像……怎麼說呢,這很不正常!」契科夫回想起近日連續不斷的戰鬥,臉色有些沉重地向帕薩特彙報道。

帕薩特等人也感覺到了蠻族的異常,從各個地方匯總的戰鬥情況來看,烏克白郡前線與蠻族接壤的各個地方都爆發了密集的戰鬥,這些戰鬥的組織、地點、分佈、時間、蠻族兵力組成等都給深諳軍事的帕薩特一種有節奏的感覺,這可不像蠻族的作風,難道說蠻族在數萬年的歷史中進化,如今連劫掠都專門有人指揮,變得規律了?

「這不像劫掠,或許我們身陷其中無法看清……木恩,你有什麼想法?」帕薩特兩眉緊縮,他有一些想法但又無法確定,於是便向木恩問道。

木恩站了起來,緩緩說道:「這絕對不是劫掠。這給我的感覺更像是一個要展開猛烈進攻的戰士在頻繁試探敵人的底線和弱點!」

「這……這可能嗎?」大帳里的人都聽懂了木恩的意思,但他們更覺得不可思議,任何一場戰爭都是有動機有先兆的,如此突然就說即將發生大戰,這太不合理了。

「安靜……你的意思是說有大戰?」帕薩特制止了帳內喧嘩的眾人,眉頭都快揪在一起似向木恩詢問,又似在自言自語。

木恩點了點頭,說道:「雖然這可能是沒有先兆甚至不明動機的戰爭,但沒有準備的戰爭才是最為慘烈的戰爭!如果我是蠻人統帥,我就不管那麼多,反正你也沒有準備,我也沒有準備,我還是主動進攻佔了大便宜呢。」

「好!好一個沒有準備的戰爭才是最慘烈的戰爭,這非常符合蠻人的性格。雖然我依舊不認為會突然發生大戰,但我們必須做足準備。契科夫,你的戰艦編隊最近夜晚就不要出去,白天的支援也要注意,不要追擊敵人越過邊境線。古斯塔夫,你的騎士大隊也調回城內……」帕薩特果斷地安排自己手下的各個部位,面對戰爭,冒險精神固然要有,但穩妥更是重要,不能因為盲目冒險就將自己的老本置於隨時可能覆滅的危機之中。

接下來的幾天,情勢急轉直下,每天木恩等人都要參加至少五場以上的救援戰鬥,甚至周邊的一些小鎮以內來不及救援而被毀滅,一個小鎮毀滅便意味著數千甚至數萬人淪為蠻族圈養的奴隸甚至血食,就連一些小城也多次出現被蠻族攻破的危險。

這些頻繁的戰鬥就像席捲而來的海浪,一波還比一波更高更猛更瘋狂。

每天在戰艦上木恩都能看見無數的難民朝烏克白郡後方,深藍的南方逃難而去,聽契科夫說以往每年這個時候都會存在這樣的難民潮,但那多是一些村子面臨威脅,一些人暫時撤到後方躲避,等到蠻族退了他們又會回到自己的土地。

要知道在這個世界,土地是最為神聖的東西,深藍偌大的國土全部都是有主之地,除非有領主開闢了新的領地招募平民,否則放棄土地就意味著這些平民喪失了生存的根基,如今這些平民定然是感覺到這些土地再也難以保存,在烏克白郡再呆下去連命都會丟掉,所以他們才會毅然的離開。

戰爭的跡象越來越明顯,但這來得太突然了,雙方都沒有做好準備。

這一天,木恩等人和契科夫正結束了一場戰鬥往阿勒浦城回趕……

「吼!吼!」一陣猛烈地咆哮聲伴隨著劇烈的大地震動從遠處傳來,一個數千米高的蠻族強者遠遠出現在了阿勒浦城外….

「加速回援!」契科夫的臉一下變得刮白,遠遠看去這位蠻族強者至少有五千多米高(鷹眼術),一般的傳奇級別蠻族戰鬥形態不過才三千多米。

「蠻帝!」

一位異常強大的蠻帝出現了,幾人對視點頭:

戰爭揭幕了!(未完待續。。) 蠻帝的身軀高達五千多米,他的頭都躲在雲層背後,若是不藉助鷹眼術根本就無法看清,他每往前走一步方圓幾公里便是一場地震,他緩緩向阿勒浦城走去,每走一步就是一記沉悶的鼓聲敲在所有人心頭。

木恩倒吸了一口涼氣,顫聲道:「光是這體型,它一倒下去估計阿勒浦城就要被毀去一小半啊! 繼承者駕到:校草,鬧够沒! ?」

契科夫聞言沉聲道:「靠著城裡的魔導炮和魔法戰艦,我們還是能抵抗的,不行還可以拖時間嘛。如果只有一個這樣的大傢伙還好,怕就怕對方不止這一個啊。要知道蠻族強者的比例可是比人類高出太多!」

木恩點了點頭,按照規律來看一般來說就算是傳奇的傢伙激活戰鬥形態也只能維持一個半小時,只要能撐過每天的一個半小時,其餘蠻帝以下的蠻族根本不需要擔心。

「轟!」蠻帝隔著數公里隔空一拳向阿勒浦城轟去,他的拳頭便有一百多米,無匹的力量帶起一陣劇烈的颶風向城池上方轟去,遠遠看去只感覺蠻帝拳頭所指之處的空間都一陣陣扭曲。


這只是這位蠻帝隨手一擊,想要試探阿勒浦城的防禦。

「嗡、嗡….」城中領主府旁邊的法師塔上光芒閃現,一道五彩光罩瞬間籠罩住了整個阿勒浦城,這是阿勒浦城的魔法防護結界。

蠻帝帶起的拳勁擊打在防護結界上轟然爆裂,讓整個結界和阿勒浦城都微微一顫,不過當初設置這個北方重鎮的防護鎮的時候。假設的最不利條件是五位以上傳奇強者的全力一擊,所以這位蠻帝隨意一擊並不能攻破阿勒浦城的防禦。

魔法結界和防護魔法的最大區別就在於:魔法結界只要有著源源不斷的魔力來源。它便可以永遠保持最強的防護能力,除非敵人能夠一擊擊破整個防護結界!

「嗷!」契科夫最擔心的事情果然還是發生了。另一個高達近四千米的光頭蠻族出現在了五千米的大漢身邊,他狂笑道:「呼瑪達,你一個人不行的,還是我們一起吧!」

沒有想到這個蠻帝使用的竟然是大陸通用語,這是否意味著幾萬年過去,蠻族也不得不承認他們的失敗,開始學習大陸人類。當然會大陸通用語的蠻族必然很少,因為完全隱匿氣息是傳奇才有的能力,只有傳奇的蠻族才能依靠隱匿他們特有的氣息混入人類世界學習。

「嗯!烏坷垃。來吧!」先前的蠻帝點頭,兩人一起邁步向阿勒浦城走去。

「轟、轟、轟…..」帕薩特怎麼可能放任敵人攻擊而不還手,他果斷下令城中的二十門二級魔導炮和三門三級魔導炮轟擊兩人,至於一級魔導炮的攻擊強度對戰鬥形態的蠻帝來說根本就是撓痒痒,索性就不獻醜了。

「艹!這些魔導炮真討厭,攻破此城,我要大吃三日!」光頭蠻帝烏坷垃為了躲避三級魔導炮的攻擊被兩門二級魔導炮擊中大腿,一小塊血rou掉在地上,但這一小塊是相對烏坷垃而言。實際上這一大塊血肉讓大地都為之一震,他的聲音太大傳遍了方圓數十里,城裡的人聽著這個「吃」字都不自覺打了個寒顫,蠻族除了吃人還能吃什麼。

呼瑪達的體型太大。而且有兩門三級魔導炮都是瞄準了他,一時躲閃不急魔導炮的炮彈擦著他的腰際炸裂,一小半的血rou都被炸地粉碎。分明能看到裡面的血肉和森森暗金色骨頭,那些碎肉和著污血稀稀拉拉地直往下掉。就像下起了一場血色的暴雨,劇烈地疼痛疼得呼瑪達彎腰緊緊捂住自己的傷口。慘嚎起來。

「呼瑪達!城裡的人類渣滓們,等著你烏坷垃大人的怒火吧。」光頭蠻帝扶起旁邊的呼瑪達撂下一句狠話,退出了魔導炮的攻擊範圍。

看到這一幕,契科夫等人心中微松,可是隨著魔法戰艦靠近阿勒浦看到遠處那密密麻麻的黑暗人影,所有的人又是心中一緊!

那些全是蠻族戰士,在天邊連成了一片黑暗的海洋,剛才的兩位蠻帝應該是上前來試探的,卻被城內的魔導炮打退了回去。如今如此多的蠻族戰士,連派出的探路的都是兩位蠻帝,不知道蠻族這次進攻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那些蠻族戰士緩緩向前壓進停在了剛才的魔導炮的範圍之外並沒有立即發起進攻,黑壓壓的人影讓木恩回想起了在克拉斯小鎮面對那無邊無際的魔獸潮流,不過阿勒浦城畢竟不是毫無防備的克拉斯小鎮,那些蠻族也不是那些傻頭傻腦只知拚命進攻的魔獸。

「す!」不知道過了多久,蠻族齊齊爆起一聲吶喊,讓蠻族士氣大漲,然後開始緩緩向前壓進……

慢走、快走、慢跑、快跑、狂奔,蠻族士兵的速度越來越快,連站在城牆上的木恩都能感覺到大地的顫抖,這讓城裡的所有人紛紛色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