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永祥幾乎同時大吼一聲,額上青筋暴起,隨着時間的推移,兩人居然膠着不下。

第三組是孫磊和張花,張花明顯融合了某種強有力的體質,而孫磊以前購買的是一件裝備,此時的他悔恨不已,早知道也融合體質了,現在和張花這樣一對比,力氣明顯沒有她大。

“給你五分鐘,說一下遺言。”張花瞥了一眼還在膠着着的馬永祥和徐忠,不屑的說。

“張花,我喜歡你。”哪知道,孫磊直接這樣說。

同學們跌了一地的眼睛,見過不要臉,沒見過這樣不要臉的啊。

不過這時候,孫磊豁出去了,說道:“我喜歡你,我愛你,張花,不要讓我死,我們會在一起。”

“哎,沒想到你會喜歡我。”張花嘆了一口氣。

孫磊神色一喜,說道:“嗯嗯,我喜歡你,那個周立平算什麼玩意,他哪裏配得上你,所以,接受我吧。”

周立平破口大罵,“孫磊,我曹尼瑪,張花,弄死他,他騙你。”

張花雖然五大三粗,跟個男的似的,但是說到底,還是個女人,是一個渴望愛情的女人。

在玩紅包遊戲以前,她是一個受到所有人討厭的女生,她每天沉浸在電視熒屏前的帥哥偶像中,渴望得到灰姑娘的愛情。

如今,雖然沒有得到灰姑娘的愛情,但是由於她強橫的實力,周立平甘願做她的男奴,不少女生爲了尋求庇護,也甘願做她的手下,班級中,可以說,她也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勢力。

孫磊見張花居然有些意動,他眼中不留痕跡的閃過一絲竊喜,再次說道:“放過我,我們在一起。”

“放過你可以,但是我怎麼辦呢?這個遊戲,可是隻能活一個人啊。”張花冷冷的說。

孫磊咬牙說:“我有個注意,你自斷兩臂,只要脫離了這裏,不就活下來了嗎?之後你放心,我家有錢,一定好好治療你,到時候,我們就是人見人羨的一對。”

“嗯,主意很好,可惜……我拒絕!”張花冷笑一聲,喝道:“去死吧!”

滋滋滋……

張花涌起一股精神力,強有力的力量迅速將機器往前推去,孫磊根本沒有實力抵擋,下一刻,整個胸膛便被鋸片割斷,血水夾着肉末蹦了張花一臉,讓她看起來格外猙獰。

“想騙我張花,去死,去死!”張花臉色猙獰的大吼,直到將孫磊整個人切成了兩半,手把上的吸力才一鬆,張花得以掙脫出來。

“張花,你沒事吧?”周立平忐忑的說。

“啪!”張花一巴掌甩了過去,惡狠狠說:“我這麼強,你認爲我會有事麼?”

周立平眼中閃過一絲怨毒,不過稍縱即逝,忙說:“我也是擔心你。”

“擔心我,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的事,你不是和春穎暗地裏變着法想讓我死麼?”張花冷冷說道。

女生隊伍中,**穎的女生面色一變,她顫抖說道:“張花姐,你……你說什麼啊,我纔沒呢。”

春穎算不上好看,尤其是臉,還長着很多雀斑,但是身材很苗條,比起張花自然是要強上好多。

周立平也連忙說道:“你是不是哪裏誤會了,我們怎麼會想讓你死。”

“是啊,花姐,你誤會了吧。”春穎說。

張花冷哼一聲,上前一巴掌把春穎拍飛,罵道:“賤/人,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昨晚上給周立平發了什麼信息,我都看到了。”

春穎當即臉色都白了,跪下了哭着說:“對不起,都是周立平讓我那樣的,我不想害你。”

周立平惡狠狠的罵道:“春穎,你說什麼呢,別誣陷人。”

張花一揮手,一羣小太妹圍了過來,張花罵道:“周立平,這個時候還狡辯,本來我是想讓你自己承擔錯誤的,沒想到你還嘴硬,給我打,看你以後還老不老實。”

一羣女生圍了上去,周立平嬌弱的身軀如何是這羣經常打架的女生對手,頓時被打的躲在牆角,而春穎則是瑟瑟發抖,求張花饒命。

如今這個班級,哪怕是死了人,警察也管不了,所以春穎害怕不已。

張花拿出一把裁紙刀,冷冷說:“讓你勾引我男人,先把你臉刮花了再說。”

說完,拿着刀惡狠狠的颳了過去,頓時,教室裏響起春穎的慘叫聲。

這一幕讓不少人皺起了眉頭,不過如今張花的勢力也不小,手下收攏了一幫好勇鬥狠的女恐龍,現在就算是宋風等人也不會隨意招惹她。

張小凡也一樣,他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再關注,如今,外界所有的一切對他來說都無所謂,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蘇倩倩和林柔那裏。

“啊……”這時候,徐忠的力氣越來越跟不上了,運轉中的鋸片離他越來越近,十公分,九公分,八公分……

馬永祥獰笑着喊道:“徐忠,對不住了,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這裏所有人表現的越痛苦,越殘忍,張小凡心中就越是難受,一想起待會蘇倩倩和林柔也是這個樣子,他就恨不得馬上把這些機器砸了。

但是他不能,因爲他知道,幕後中的鬼巴不得他那樣做,一旦那樣做了,鬼也就有理由處理他了。

這時候,徐忠大喊道:“砍我手,我不要死,我要脫離這場遊戲。”

不遠處徐忠的一個好哥們從課桌下面拿出一把他們這幾天攜帶着的斧子,咬牙喊:“徐忠,你確定?”

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鋸片,徐忠整個人亡魂皆冒,他瞪着眼睛大喊:“段志白,我曹,快砍!”

段志白眼神一厲,下一刻,狠狠舉起斧子斬了下去!

“啊……”

徐忠抓着手把的左手腕被狠狠斬斷,鮮血從斷裂的手腕中噴涌而出,尋常人恐怕早就嚇得暈了過去,不過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候,徐忠根本不敢慢下一秒,強忍劇痛,整個人連忙朝右邊晃去。

下一刻的時候,鋸片已經停留在徐忠先前的地方,徐忠整個人喘着粗氣,如果他還停留在那個位置的話,一定是被鋸成兩半的結局。

叮!

包蕾: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殺死對方能夠得一萬冥幣獎勵,加油!

隨着信息的發出,馬永祥只感覺手頭一鬆,居然也能自由活動了,他看了一眼手機信息,冷厲的目光朝徐忠看去。

如今這個遊戲,同學們都知道,冥幣越多,意味着購買力越強,就能夠購買很多強大的體質以及裝備,所以沒有人不心動。

因此還沒等徐忠反應過來,馬永祥抓起還在運轉的切割機,將固定的鎖釦卸下,隨後拿起切割機,對準因爲失去手腕而沒什麼攻擊力的徐忠切割而去。

“反正你沒了手,也活不了多久,還不如給我賺錢冥幣,給我去死……”馬永祥目光猙獰的提着切割機對準徐忠的頭顱割去。

шшш◆ ttka n◆ C O

下一刻,毫無防備的徐忠整個頭顱都被割了下來,他的臉上還留着意思慶幸的神色,彷彿爲自己逃過一劫而慶幸着。

此時切割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已經停了下來。

“王八蛋,爲了一萬冥幣你殺了徐忠?”段志白一拳砸了過去。

最強裝逼王 馬永祥捱了一拳之後,罵道:“他一隻手都沒了,遲早失血過多而死,還不如給我賺點冥幣。”

“王八蛋!”

“滾開……”

兩人扭打在一起,不過沒人去阻攔。

最後一組也比賽的非常艱難,這是兩個男生,雖說其中一個男生更加壯碩,但是另一個人卻是似乎融合了體質,爆發出來的實力讓人心驚,兩人僵持了足足二十分鐘之後,最終,融合了體質的男生得到勝利,將切割機推了過去。

滋滋……

鮮血飛濺,骨肉四溢,地面上,天花板上,滿是血腥味和肉末,不少學生的臉上也都是血漿。

叮!

包蕾:一,三,五,七組對抗完成,倖存者各獎勵一萬冥幣。

現在有請,二,四,六,八組上場,規矩和之前一樣,請大家加油!

張花腳踩着春穎的頭,笑嘻嘻的拿起手機,說道:“真的拿了一萬冥幣,不錯。”

“張花,別打我了,我錯了。”周立平氣弱遊虛的說。

“哼,算了算了。”張花命令一下達,手下的小太妹一個個停下了手,隨後張花狠狠的踢了春穎幾腳,罵道:“記住,以後你的臉就保持這樣,要是敢買什麼祛疤的東西,你給我去死。”

春穎臉上都是血,顯然是被刮的不成樣子,不過她還是連連點頭,不敢違抗。

“嗯,這才乖,給我捶捶背。”張花坐了下來。

而在不遠處,張小凡突然衝出,他抓起一張椅子,惡狠狠的朝着機器砸去。

“林柔,蘇倩倩,你們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有事。”張小凡猙獰喊道。

“傻了吧,這樣可使會受鬼懲罰的。”宋風冷笑着說。

胡小天和蔣介偉等人大急,不過淬不及防之下,根本來不及攔。

好在這時候,林柔和蘇倩倩同時出手,一人抓住一邊。

“小凡,你找死麼?”林柔嬌罵道。

“小凡,你不能這樣。”蘇倩倩眼神一黯,隨後彷彿下了什麼決定一般,朝胡小天說:“拿鐵鏈過來。”

張小凡知道她們要做什麼,聲嘶力竭喊道:“不能,我不能讓你們有事,放手,我只要砸了機器,你們就安全了。”

“醒醒吧,砸了機器,你肯定會有事。”蘇倩倩悲哀的說。

蒼穹之神霸帝尊 林柔臉色也不太好看,不過下一刻,她用力抓住張小凡。

教室裏有鎖器材的鐵鏈,胡小天拿了過來之後,蘇倩倩和林柔聯手把張小凡綁了起來,鎖在了陽臺邊上的柱子上,之所以她們選擇用鎖鏈,是因爲她們知道,張小凡有火體質,繩子根本沒作用。

重生之步步驚華 “放開我,放開我……”張小凡喊得嗓子都啞了,頭上的汗水猶如雨一般流下來,此時他只恨自己實力太弱了,居然不能保護好自己的女人,自己真不是男人。

“小凡,不要再掙扎了,我不怪你。”蘇倩倩深吸一口氣,彷彿在說遺言。

林柔也笑着說:“你是我遇到過的最好的男人。”

真的,這一刻,張小凡絕望了,兩個女人說的話都猶如鋼針一般,刺的他心頭拔涼拔涼,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魔剎,魔剎,你能不能救人?”張小凡心頭唸叨着,雖然古鏡在宿舍裏,但是他知道,魔剎能夠感知到他的喊話。

“之前的戰鬥讓我實力大損,抱歉,我無能爲力……”

最後的一份希望破滅,張小凡幾乎用盡了全身力氣,想要掙脫鐵鏈,但是一點都沒有用。

“嘖嘖,這一次蘇倩倩和林柔也不知道誰會活下來。”

“哎,都是大美女呢。”

“張小凡真倒黴,也不知道他更喜歡哪一個。”

“當然是都喜歡啦,都這麼標緻。”

“說的是哦。”

同學們幸災樂禍的說着,和張小凡關係近的,則是唉聲嘆氣,雖然他們想要幫忙,但是遊戲的規則擺在那裏,沒人能夠逾越,否則以前的懲罰就是前車之鑑。

這時候,對抗的幾組紛紛站好位置,第一臺機器面前是兩個男生,第二臺面前是兩個女生,第三臺是一男一女,至於第四臺,正是蘇倩倩和林柔。 “蘇倩倩,沒想到我終於有殺死你的機會了。”林柔冷笑着說。

“林柔,想知道張小凡爲什麼不喜歡你嗎?因爲我比你漂亮。”蘇倩倩絲毫不示弱的說道。

“你胡說八道什麼,我以前親口問過張小凡,他最喜歡我了,只不過我們因爲吵架了,所以讓你趁虛而入。”林柔惡狠狠的說。

“哼,廢話少說吧,這一次,我定要殺了你,我要讓張小凡知道,我比你強。”

“你可拉倒吧,我要是揍你沒人能擋得住我,還殺我?看我直接把你鋸成兩半。”林柔挑釁的說。

一時間,兩個女子你來我往,互相謾罵,同時又爭風吃醋,底下的男生一臉豔羨,暗道張小凡倒是好福氣,要是換做他們,以前的時候就應該早就把兩個妞拿下,那樣多爽啊。

可惜了,現在這兩人必然會有一個人死,這讓不少男生都是大呼可惜,暗道果然是紅顏薄命。

至於一些女生,則是一臉的得意,不少女生心中祈禱最好這兩個班花同歸於盡,然後她們就能坐上班花的位置,享受無數男生的崇拜,最好再能夠勾引到張小凡或者慕容風那些人,那樣自己也算是得到庇護了。

幾個實力強大的學生將手放了上去,對他們來說,勝利只是一瞬間的事,無非就是要殺人而已。

而幾個弱者,回憶起之前那幾個被切割成兩半的學生後,頓時嚇得面無血色,其中一個女生狂搖頭,她叫夏莉,她喃喃喊着:“不要不要,我不要死,誰能救救我,嗚嗚……”

也許平時的時候,一些男生看她是美女的份上,會大獻殷勤,但是這一刻,自己的命都保不了,誰會理睬?

另一個女生則是依偎在自己的男朋友懷中,她也是被嚇得面無血色,不過最終在她男朋友的鼓勵之下,伸出手,握在手把上,這一瞬間,她的手被緊緊吸住。

“來吧,不就是死嗎。”第一組的金浩喊道。

“金浩,有件事我要和你說。”他對面的是劉勇。

“少廢話了,你不就是想要耍小聰明麼,我不會上當。”金浩冷冷說,他身材壯,所以他已經下定決心,待會一開始,就以絕對的力量將鋸片推過去。

劉勇面色一變,陰冷說:“你等着。”

毒奶影帝的相親人生 與此同時,其他幾組也準備完畢,每一組的人都在說話着,弱者在不斷求饒,強者則是面色嚴峻,很明顯,在看過了之前對抗賽的爾虞我詐之後,他們已經不再那麼容易相信人了,此時此刻,所有人的目標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殺死對方,贏得勝利。

叮!

包蕾:看來大家都準備就緒了,很好,我很滿意,那麼現在我宣佈,遊戲開始!

限時三十分鐘!

滋滋滋……

隨着信息的發出,參雜着血水的鋸片猛然開動起來,裏面的血水在慣性的作用下,瞬間甩了出去,蹦到對抗的學生臉上,使得他們更加猙獰。

“去死!”第一組的金浩一聲爆喝,鋸片瞬間推了過去。

劉勇大驚失色,他知道如今道歉是沒用的,他一咬牙,用力推動手把,不過兩人的力氣相差太多了,在劉勇驚駭的目光中,鋸片將他整個人鋸成兩半。

“不不……不要啊……”劉勇口中吐着血水,不一會兒內臟腸子就從被剖開的地方全都流出。

哪怕對方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但是金浩依然用力推着,他狀若癲狂,神色猙獰,等把劉勇整個人鋸開之後,他才顫抖的停了下來。

“哈哈,我贏了,我贏了啊……”

金浩的勝利沒有引起其他學生的關注,因爲兩者的實力太過懸殊了,一眼就能看出強弱。

“夏莉,加油。”夏莉的男朋友大喊着。

夏莉臉上全是淚水,不過她還是奮力的推動着拉桿,也幸好對方是一個女生,要不然以她的力量早就被殺了。

對面的女生顯然不是善茬,她一邊推着一邊狠厲喊道:“夏莉,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和許力高談戀愛以前,你交往過五個男人了吧,哈哈,還一個是校外的,你以爲我不知道。”

夏莉臉色一白,就這一剎那間,對方的鋸片居然朝她推移了過來,好在夏莉回過神,連忙用力,鋸片再次回到中央。

滋滋滋……

鋸片還在運轉着,夏莉臉色蒼白的喊道:“你胡說八道,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怎麼?被我說中了?你就算殺了我又怎麼樣?還是改變不了你是賤/人的事實。”

“呀呀……不是的,不是啊……”

在心理戰的攻勢下,鋸片離夏莉越來越近,對面的女生神色非常得意,不過這時候,夏莉的男朋友突然抄起凳子朝她砸去。

“讓你胡說,讓你胡說,給我去死!”

這一瞬間,夏莉迅速將鋸片推過去,這個女生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被切成兩半。

“噗噗……犯規,噗噗……犯規……”她上半身無力的扭動着,口齒含糊不清的說着犯規兩個字,直到閉眼。

叮!

包蕾:我相信真愛了,只可惜,許力高你犯規了,懲罰是,疼死!

下一刻,許力高匍匐在地,他只感覺肚子裏有一萬根針在扎着他,疼得他眼淚水都要出來了。

而更悲催的是,疼痛感在越來越強,“啊……不要,不要啊……”

許力高捂着肚子,整個身子都開始打滾,實在太疼了,肚子裏的腸子都好像被攪了起來,身上的每一塊肉都再被撕裂。

“力高,力高,嗚嗚,你別嚇我……”夏莉脫離遊戲之後,跪在地上不斷的哭泣着,面對滿地打滾的男朋友,嬌弱的她不知如何是好。

“啊,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突然,許力高抓住夏莉手臂,惡狠狠的喝道:“殺了我,快殺了我!”

實在太疼了,許力高已經支撐不住了,他要死,他現在只想馬上去死!只有死才能解脫這一切。

夏莉哭着搖頭,她顫抖的從自己兜裏拿出一把匕首,這匕首還是許力高給她防身用的,以前一直沒用,現在沒想到要用在許力高身上。 “啊……殺了我,殺了我吧,求求你……”許力高聲嘶力竭的喊着,因爲疼痛,他的眼珠子都要瞪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