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嵐不敢相信,自己隱藏的夠隱蔽,況且這可是她的世界,怎麼可能會讓雷凌察覺到自己?

「你太自以為是?」

「這裏是一個幻境,還真以為自己是天了嗎?」

雷凌蔑視一笑,徒然跨步提劍直奔馬雲嵐殺去。

在他看來,馬雲嵐就是這個幻境的陣眼,殺了馬雲嵐,才可以破開幻境束縛。

「可惡!」

「雷凌,我小看你了!」

馬雲嵐見雷凌揮劍而來,她咬牙切齒之時,驀然揮手。

只見天地變色,馬雲嵐全身散發出魔氣,將自己籠罩其中。

雷凌皺眉,未曾停止,一劍猛然刺向馬雲嵐。

咣當!

可,他的一劍刺出之時,魔氣中伸出一直黑手,直接抓住他的這一劍。

雷凌震驚。

轟!

不等雷凌看清,魔氣中又伸出一隻黑手,擊在他的胸口。

噗……!

雷凌口吐鮮血倒退數步,而對面魔氣中的馬雲嵐,居然幻化成三頭六臂魔猿狻猊?

看到這一幕,雷凌臉色變得鐵青。

上次,他與馬雲飛交手,就見識過狻猊的三頭六臂神通。

這次,他沒有想到馬雲嵐,在幻境中施展出來。

「去死吧雷凌!」變成狻猊的馬雲嵐,咬牙一聲怒吼,身如閃電直奔雷凌襲來。

雷凌被動,雙拳難敵四手,變成狻猊的馬雲嵐,出手剛猛迅速,拳掌並用,雷凌完全無法分心。

三頭六臂神通,是一種極強的近身搏擊術,只要被它給盯上,靠近身體就無法擺脫它的攻擊。

現實中。

被帶入幻境的雷凌,此時與面前的馬雲嵐四目相對,二人如被石化一般,一動不動。

此時雷凌神情凝重,額頭上浮現了冷汗。

對面的馬雲嵐,面色時而猙獰,體內有股很強的魔力正在運轉。

「別動!」

就在花小蕊,想要用紙巾為雷凌擦擦額頭的汗水時,對面的金不煥急忙開口制止。

。 10月初1日吳王命吳中書省右丞相: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吳平章政事:常遇春,為副將軍,率軍25萬北進中原,併發布北伐〈諭中原檄〉榜文中提出「驅逐胡虜,恢復中華,立綱陳紀,救濟斯民」的綱領,以此感召北方人民起來反元。

吳王還對北伐作出了部署,提出先取山東行省撤除了大蒙元帝國的屏障,在進軍河南江北行省切斷它的羽翼奪取安西路潼關縣佔據它的門檻,最後進兵包圍元大都。

這時元廷勢孤援絕不戰而取之,再派兵西進中書省太原路、陝西行省、就可以席捲而下,北伐大軍按計而行,吳征虜大將軍:徐達,率兵先取山東行省再西進攻下汴粱路,然後揮師潼關縣,再由吳王到汴梁路坐鎮指揮。

明洪武元年、蒙元至正二十八年公元1368年正月初4日,吳王:朱元璋,在百官們的勸進和擁戴下,於應天府郊壇即皇帝位,立國號〈大明〉改元年號「洪武」追尊祖上四代為帝為後,意為繼承韓宋小明王的大明政權,也是為了拉攏韓宋部將們的人心。

隨即返回奉天殿內,由明宣國公:李善長,奉冊寶立妃:馬秀英,為大明帝后、吳世子:朱標,為大明皇太子,在封李善長、徐達為左右丞相,其他有功文武之臣皆給予進爵和獎賞。

大明皇帝:朱元璋,在即位詔書中大談天命所歸;自宋運既終,天命真人於沙漠,入中原為天下之主,傳及子孫百有餘年,今運亦終,海內土疆豪傑紛爭,吾朱元璋本為淮右庶民,只是承上天眷顧、祖宗之靈,奉天法祖才在英雄豪傑之中逐鹿而起,廣致英賢文武拯救百姓,使之民安田裡,由文武大臣、及百司眾庶尊吾為皇帝,勉徇輿情而即帝位,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又大封諸將為公侯伯子男爵位,部份追封為郡王,初封六公,其中以五大將、一大臣為開國元勛,分別為:明宣國公:李善長、明魏國公:徐達、明鄭國公:常遇春、明曹國公:李文忠、明宋國公:馮勝、明衛國公:鄧愈。

而後又追封死去的韓宋右翼統軍元帥:胡大海,為明越國公、戰死的韓宋鳳翔衛指揮使:丁德興,為明濟國公,吳征南大將軍:湯和,為明信國公、韓宋親軍都指揮使:馮國用,為明郢國公。

7月各路明軍沿運河乘船直達海津鎮。

7月27日進佔大都路通州,8月明軍又進逼蒙元帝都大都,而此刻蒙元四川招討使:李思齊,還在奉蒙元皇太子旨意與蒙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擴廓帖木兒(王保保)交戰。

接著蒙元惠宗急忙下詔讓蒙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前來中書省大都路救駕,絲毫把之前如何聽信讒言污衊他的事拋到腦後,但怎奈明軍北伐攻勢太猛了,在山東行省打敗了蒙元詹事院同知:脫因帖木兒(王保保弟),又俘虜了蒙元梁郡王河南江北行省平章政事:乃蠻·阿魯溫,才迫使蒙元惠宗為了安全起見直接帶領蒙元帝后:奇皇后,三宮后妃、蒙元皇太子:孛兒只斤·愛猷識理答臘,開健德門逃出大都,經居庸關逃到中書省上都路退守蒙古草原。

蒙元京畿都尉:孛兒只斤·庫庫帖木爾,被迫逃跑,就連率先趕到大都路救駕的蒙元四川招討使也投降明軍,至此98年的大元蒙古帝國滅亡。

同時大明取得了在長城以南的統治權,還賜(順帝)封號給蒙元惠宗,並承認大元蒙古帝國的正統,但大明建立后雖然蒙元帝國失去了對中原的統治卻仍然擁有著廣闊的北方草原地區以及中書省北部、陝西行省西部、四川行省、雲南行省、宣政院轄地、遼陽行省、嶺北行省、甘肅行省、征東行省、等地仍歸蒙元惠宗順帝統治,還有西部畏兀兒、東部的高麗國和遼陽行省廣寧府路的蒙元太尉:扎刺兒·納哈出,都在配合蒙元皇帝準備反撲明軍,因此大明時刻感到有重大威脅。

明洪武二年、蒙元至正二十九年公元1369年2月16日,明太祖:朱元璋,在雞鳴山立功臣廟,當時他告諭中書省群臣說「元末政亂,禍及生靈。我倡義臨濠,以全鄉曲,繼率英賢渡大江,遂西取武昌路,東定集慶路,北下中原,南平閩廣,越十有六載,始克混一每念諸將相從,捐驅戮力,開拓疆宇,有共事而不睹其成,建功而未其報,追思功勞,痛切我懷,因此,命有司立功臣廟,序其封爵,為像以祀,人孰無死,死而不朽,乃為可貴如諸將者,生建忠勇之命,死有無窮之榮,身雖歿而名永不磨滅。」

6月初3日廟成,明太祖親定功臣位次,以明魏國公:徐達,為首、明鄭國公:常遇春,為次、再到明曹國公:李文忠、明衛國公:鄧愈、明信國公:湯和、明黔國公:沐英、明越國公:胡大海、明郢國公:馮國用、明梁國公:趙德勝、明高陽郡公:耿再成、明浙西行省平章政事:華高、明濟國公:丁德興、明豫國公:俞通海、明蔡國公:張德勝、明全州衛指揮僉事:吳良、明大都督府僉事:吳楨、明山西行省平章政事:曹良臣、明同知大都督府事兼太子右率府使:康茂才、明安陸衛指揮使:吳復、明東海郡公:茅成、明大都督府副使:孫興祖,這二十一人死者像祀,生者虛位。

又以廖永安、俞通海、張德勝、桑世傑、耿再成、胡大海、丁德興七人配享太廟。

明太祖為了打擊蒙元帝國勢力派出明鄭國公:常遇春、明曹國公:李文忠,出兵攻下攻打上都路,迫使蒙元惠宗順帝不得不北撤應昌府。

明洪武三年、蒙元至正三十年公元1370年,明太祖改各地中書省治下的(路)為;府,按照府、州、縣排名,並以明魏國公: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出征沙漠途中遇見駐守在沈兒峪口的蒙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他與明魏國公率領的明軍展開激戰。

明軍以步騎、火銃隊、火炮營、弓箭隊、長槍隊列陣迎敵大敗元軍,蒙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僅與妻子和少數隨從北渡黃河跑到嶺北行省駐地和林,就連關內的陝西行省、甘肅行省也被大明帝國佔據,還擒拿了蒙元郯親王:孛兒只斤·薛篤闍,蒙元文濟郡王:孛兒只斤·帖木兒不花,以下官員一千八百六十五人。

其中明左副將軍:李文忠,等部將還率軍從東路出居庸關直克應昌府,把蒙元惠宗之孫:孛兒只斤·買的里八刺,以及后妃、諸王、官吏等多人被俘解往至大明京師應天府,明太祖賜封蒙元皇太孫:孛兒只斤·買的里八剌,為「崇禮侯」希望蒙元能夠臣服大明帝國。

聞此噩耗傳來時蒙元惠宗順帝直接吐血身亡死於牙賬內,時年50歲,蒙元皇太子則在精銳鐵騎保護下逃到和林,與蒙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匯合,並在和林被擁立即位為大蒙古帝國第16代大汗,稱〈必力克圖汗〉年號「宣光」,以明年為宣光元年,還廢除皇帝稱號,不在以(大元)為國號,而以(大蒙古帝國)為國號,史稱(北元)在即位后遇到了來和林的北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擴廓帖木兒(王保保),從此君臣和好擯棄前嫌重歸於好。

到了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明涼國公:藍玉、明徵虜前將軍:傅友德,領兵西進伐蜀攻打明夏國克夔州路,繼續南下重慶路使得夏軍不能抵!勸大夏開熙帝:明升,投降大明帝國被明太祖降封為〈歸義侯〉。

而明徵虜大將軍:徐達,則駐守在北平府訓練兵馬,修城池防止北元軍隊南下,還時常徙步登山去看軍民諸衛府,並安置了二百五十四屯,墾田一千三百餘頃。

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明徵虜大將軍北征出雁門關,在野馬州大敗北元河南郡王知樞密院事所率領的北元軍隊,還追擊至土剌河俘獲了北元陳國公:兀剔·帖里密赤,等五十九人,其餘兩路還掃蕩亦集乃路、瓜州路、沙洲路、克魯倫河、掃林山等地重創北元軍隊。

同時西路明軍在攻取洮州路、岷州路的時候,還進軍南下入北元帝國治下的吐蕃等處宣慰使司都元帥府(脫思麻宣慰司)的治所河州路,斬殺三法王迫使北元吐蕃宣慰使:何鎖南普,接受明軍招撫降明。

在得知蒙元惠宗病死的消息后,原先忠於蒙元帝國的西北各族首領們也陸續歸附大明,世襲封主蒙元鎮西武靖親王:孛兒只斤·卜納剌(蒙元世祖武皇帝:孛兒只斤·忽必烈,第七子蒙元西平親王:孛兒只斤·奧魯赤的五世孫)攜帶蒙元帝國頒發的印信,率吐蕃等處宣慰使司諸部首領到應天府向大明納款表示歸順。

明太祖收繳了元廷授予他們的印信,並分別授予他們為大明河州衛指揮同知、大明靖南衛指揮同知,並准予其子孫世襲,屬下官吏也授予衛鎮、千戶、百戶等官職。

就連蒙元攝元帝師:喃迦巴藏卜,也帶領了六十多人赴應天府朝見明太祖表示願意歸降,為此明太祖很高興封他為〈熾盛佛寶國師〉,賜玉印一顆,他還先後兩次向大明舉薦故元的藏族舊官一百多人,皆被授予各級官職。

此後明太祖採用尺進寸取,專事經營沿邊地區的方針,向遼陽行省和甘肅行省方向延伸,得地后隨即設立〈衛所〉派軍駐守以避免孤軍深入漠北,使得北元諸王將士相繼歸附。

明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3月初1日,明太祖詔令印造〈大明通商寶鈔〉以桑穰為原料,規制;高一尺、寬六寸,許以青色為質,外為龍文花欄,橫題額;大明通行寶鈔。內上兩旁為篆文八字:大明寶鈔,天下通行,中圖錢貫狀,十串則為一貫。

。 「首長好。」陳凌撥通趙司令的電話后立刻說道。

趙司令道:「怎麼樣,第一天去軍工總部有什麼感想?」

陳凌道:「不錯。」

趙司令一怔,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凌道:「不錯啊,這裡所有科研人員都非常敬業,值得我尊重。」

「你小子,說吧,有什麼事情?」趙司令道。

陳凌道:「首長,我突然有想搞一些科研的想法,想在這裡動手試一試,不知道您有沒有辦法?」

在電話那頭,趙司令微微一怔。

陳凌軍事素質過硬,軍事人才,但是軍工研究,他懂這個?

趙司令把陳凌的檔案都看了好幾遍,起初只是一個普通的邊防兵,沒聽說他在這方面有過人的天賦。

再說了,軍工科研是一般人能夠研究的?在裡面的人都是高科技特殊人才,能進入裡面的人都是名校畢業的人員,甚至是從國外名校留學回來的海歸。

陳凌能懂這個?

不過,趙司令也不打擊陳凌,他有這個興趣也不是什麼壞事。

作為特種兵今後免不了接觸各種槍械,各種新式武器,就當是提前接觸,有機會搞點新東西出來,也不錯。

「你想研發什麼?」趙司令好奇地問道。

作為一個軍區司令,雖然管不了軍工方面的事情,但是找關係開個小後門,並不怎麼難,只要陳凌提出的要求不過分。

陳凌道:「也沒什麼,一些概念性武器。」

趙司令一聽,差點把口水噴出來。

他當然清楚概念性武器是什麼,很多都是設想出來,在理論上已經證實,但是還無法運用到軍事上的新式武器。

目前全世界都在搞這個,但是能真正形成作戰武器,還沒有。

炎國在這方面研究比較晚,進展的速度比較緩慢。

聚集全國科學精英都沒有解決的問題,陳凌想去搞這個?這小子絕對是聽到有趣事情,然後心血來潮,瞎搞著玩玩。

但是聽他的口氣好像是小事情有一樣。

趙司令想了一下,道:「行,我先聯繫一下,給你找點事情做也不錯,不過,你要記住了,別瞎胡鬧,三天後一定給老子回來。」

因為概念性武器研究在國內並沒有太大的進展,保密的等級不算高,陳凌想要進學習一下,問題應該不大。

陳凌道:「是,謝謝首長。」

陳凌掛了電話后,鬆了一口氣。

能不能研究出自己想要的東西,在此一舉了。

過了一會,趙司令的電話打過來:「事情已經安排好了,你先在宿舍等著,安排好了,會有人通知你。」

「謝謝首長。」

「聽說你今天在研討會上露臉了?」趙司令突然問道。

陳凌立刻明白自己研討會上表現,傳到趙司令那邊去了。

畢竟自己代表的是西南軍區,自己有什麼樣的表現,趙司令順帶詢問一下,自然有人向他反饋。

「報告首長,我是有一些大膽的想法。」陳凌道。

「行啦,我不管你有什麼想法,不要出格就行,記得去人家實驗室的時候,別把人家實驗室給炸了,軍工研究是國家重中之重的部門,不是開玩笑的,明白嗎!」趙司令叮囑道。

軍工重地不是西南軍區,國家非常重視的地方,就算是趙司令去了那裡,都得聽安排。

「是。」

「好了,掛了。」

趙司令那邊掛了電話。

「這小子總喜歡蒸騰一點東西,要是軍工研究那麼好搞的話,炎國的裝備早就更新換代了。」趙司令笑了笑。

「這傢伙竟然在研討會打鐘老等人臉,膽子夠大的啊。」

剛才趙司令在找關係的時候,順便打聽了一下陳凌今天的表現,沒想到聽到陳凌在千人的研討會舌戰各路研究專家。

鍾老都親自點名了。

「這小子不管去了哪裡都能鬧出點動靜啊。」

此刻的陳凌自然不知道趙司令的想法,終於鬆了一口氣。

「終於搞定了。」

陳凌回頭看了一眼研究室,便轉身離開,去飯堂吃過晚飯後,直接回宿舍。

因為是單人宿舍,比較方便,陳凌在宿舍里進行體能訓練。

他體能訓練結束后,全身沖洗乾淨,換上乾淨的衣服,便躺在床上,根據武器大師里儲備相關知識重新捋一遍,為明天的研究做準備。

畢竟這件事情對他來說還是蠻重要的,算是證明自己的一次機會。

另外,一旦研究出來,對國家的軍隊建設是有很大幫助的,從這個方面來想,陳凌越發的覺得把它研究出來。

一夜無事。

上午,陳凌參加軍工會議結束回到宿舍,剛坐下一會,敲門便響起來。

「稍等。」

陳凌急忙去開門。

可是當他打開門,看到對方的時候,眉頭不禁皺了一下。

這不是趙冰嗎?有點冤家路窄啊!

趙冰見到陳凌的時候一怔,一臉的懵逼。

壓根就沒想到竟然他!

她接到上級的通知來接人去研究室,本來還以為是哪個科學家,天才人物。

畢竟能夠有資格進入研究室的人都是研究方面的專家級別人物,不是普通的科研人員能走進去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