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我嘀咕了一句,谷叔推了我一把,我趕緊笑着打招呼說道:“您好,明叔。”

“嗯。”黃山明看都沒有看我一眼,點了點頭,然後關上車門,在村民們的敬仰眼光下,他拿出一個羅盤,左右看了看,然後眼睛看着梧桐樹說道:“邪地!”

“絕逼是大忽悠。”我站在李玄清的身邊說道。

“我看有點真功夫。”李玄清嚴肅的說道。

“不是吧,就他這尿性,像個賣豬肉的大叔,哪有道長你這麼仙風道骨。”我拍這馬屁笑道。

“先生真本事吶!”一旁的村民嘰嘰喳喳的說道。

“村長呢?”黃山明忽然問道。

“小孽,你爸爸呢?”谷叔回頭問道我。

“我爸不舒服,在家裏休息。”我連忙解釋道。

“死去的家畜給我看下。”黃山明說道。

谷叔讓村民拿出自己死去的家畜,黃山明觀察這些死去的家畜,然後說道:“我在你們村住上幾天,觀察下才可以定論了,安排好的房間給我。”

“行。”谷叔像是請神仙一樣,請這黃山明去了他家。

“玄青道長,你怎麼看?”我和李玄清走回家裏問道。

“看熱鬧唄,我看下他是怎樣驅邪的,說不定可以引你二公出來。”李玄清笑道。

回到家後,老爹坐在搖椅上抽着悶煙,見我們回來,指着地上死去的家畜說道:“道長,你看下我這些家畜,又死了。”

李玄清蹲下來觀察着家畜,不一會兒皺眉說道:“你們村還有死人嗎?” 她們會給她什麼樣的禮物呢?她可是太期待了,不過她們都是有身份的人,想來應該也不會比有的美人粉要差吧。

在西靈大人幾人正準備給夜冰依什麼禮物的時候,東靈大人的那個徒弟也走到夜冰依的跟前,激動的說道:「夜姑娘,你請問你還有沒有天下第一美人粉了?有的話,能不能賣給我?錢不是問題!」

夜冰依眯起眼睛看著她。

她剛才才算計過她,現在怎麼有臉過來向她求東西?她要是給她,她就不叫夜冰依了。

她搖了搖頭道,「我剛才都已經說了,東西已經沒了,但是,我卻有辦法再得到它,你要是真的想買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一把哦。」

夜冰依勾唇一笑,剛才她算計她,她自然要討回來才行。

「真的嗎?那你可以弄來多少?你可以弄多少我就要多少!」女子欣喜的說道。

夜冰依搖了搖頭:「恐怕沒有這麼多,你也知道這東西成本很貴,也很罕見,應該有兩盒吧。」

「行行行,兩盒就兩盒。」女子高興的點了點頭,有兩盒已經很不錯了,一個她用,一個來討好神靈大人,將來神靈大人會選下一屆聖女,到時候神靈大人肯定會多多照顧她的。

那樣,如果得到了神女的位置,她現在花多少錢都值得了。

「好,你要真要的話,那麼我就給你記著了,從現在開始你就先準備錢吧,你知道的,它的價錢很貴的。」

夜冰依心中盤算著,看她那麼高興的模樣,她肯定要送給她的師父東靈大人一盒吧?嘿嘿,看她怎麼玩她。

她和東靈大人不對盤,夜冰依一直看不慣東靈大人這個老妖婆,如今報復的機會來了。

可其實東靈大人這個徒弟壓根就沒有想到她的師父,而是要討好別人用的。

「行,錢的事情不用擔心,一切就勞煩夜姑娘了。」

這邊,幾個老女人已經把禮物給夜冰依準備好了,「來,徒兒,這是為師收藏了多年的靈石,以我的觀察,你現在的能力用那些普通的靈石,對你已經沒有什麼用了。

這靈石希望會幫助你。」西靈大人笑眯眯的看著夜冰依,第一個送上禮物。

這禮物也算是價值不菲了。

夜冰依滿意的收下,其他人都向她投來羨慕的眼神啊。

然後,南靈大人送的是一顆靈果,靈果的氣息很是濃郁,一看就知道是個好東西。

夜冰依笑了笑,這幾人也都是個狡猾的狐狸,她們並沒有送給她武功秘籍或者是兵器什麼的,因為那都是從夜族帶來的,到時候,恐怕被夜族人看見會不好解釋。

送給她的都是這些用了就沒了的。到時候誰也不會知道她們還有這層假關係。

不過夜冰依一點都不在意,有寶貝就行,管它是什麼呢。

然後她又看向北靈大人,現在還差她的禮物沒給。

「來,徒兒,這是一個能增長靈魂之力的手鐲,上面有著靈力,雖然比不得天魄靈珠有很強的精神力,但也已經很好了。 “死人?沒死人啊。”我回答道。

“這些家畜和村裏其它人家的家畜死去的一樣,都是被吸光精氣的,村裏還有其它殭屍!”李玄清丟下牲畜的屍體皺眉道。

“還有!”我驚訝道:“誰?”

“冤死之人,魂魄可以選擇離體變成鬼,但是不願意離開,在喉嚨有一口氣沒有吞下去,那就變成殭屍,殭屍一般分十八種。”李玄清解釋道。

“所有人死後都不吞下這口氣,豈不是都可以變成殭屍。”我反問道。

“殭屍集天地怨氣,取天地死氣,晦氣而生。不老,不死,不滅,被天地人三界摒棄在衆生六道之外,浪蕩無依,流離失所。身體僵硬,在人世間以怨爲力,以血爲食。”李玄清看了看村長的遺照說道:“現在這個社會,殭屍很少出現了,除非!”

“除非什麼?”我問道。

“除非有人煉屍!”李玄清扭過頭看着我說道。

“二公?”我嘀咕了一句。

“好了,今天就忙到這吧,反正我也閒着,我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和你爸喝酒聊得來,這幾天看下那個黃山明到底有什麼真材實料。”李玄清說完,便和老爹一杯酒一粒花生的聊起話來。

一整晚,又是無聊的過去了,不過我感覺,李玄清在我身邊,安全感那是爆棚,二公一時在,一時消失,而且,二公還是幕後主使人,後悔相信二公!

第二天一早,村裏又熱鬧起來,說黃山明在村口開壇做法,李玄清更加感興趣了,老爹也去湊熱鬧,到了村口梧桐樹下,已經圍滿了村民,都用敬佩的眼光看着梧桐樹下。

我們三人擠進了人羣,這一看,真傢伙的架勢!

黃山明佈置了一個道家道壇,左右分別掛着一張兩米長的黃符,身後一個八卦步,身穿一黃色道袍,仙風道骨的樣子,根本沒有昨天那種大老闆的模樣。

“這傢伙不是騙錢的吧。”老爹問道李玄清。

“看戲吧。”李玄清一副高興的模樣說道。

黃明山看了我這邊一眼,高傲的擡起頭,拿起道壇上的羅盤,在原地轉了幾圈,然後把羅盤放下,端起道壇上的一杯清水灌入口中,定了幾秒後,忽然吐了出來。

不知道的人以爲他是神經病,但是黃明山忽然一掌拍響道壇,道壇上的一把桃木劍彈了起來,黃明山伸手借住了桃木劍,劍身重重的拍在面前,粘住了兩張黃符。

然後收回桃木劍,右手劍指按在劍柄上,口裏唸唸有詞道:“日光帝子,列漢星辰,聞吾令下,急急顯形,急急如律令!”

神奇的是桃木劍劍尖上粘着的兩張黃符自動掉落下來,黃明山單手持着桃木劍,另一隻手快速的夾住空中兩張符紙,手指一抖動,兩張符紙着起火來,隨後往半空一拋。

“高,實在是高,不愧是先生!”谷叔在不遠處拍手笑道,其它村民也附和的覺得黃明山高明。

“這傢伙是在耍雜技嗎?”我問道李玄清。

“不像。”李玄清雙手抱胸,皺眉回答道。

我見李玄清沒什麼意思,繼續看着黃明山做法。

此時半空中燃燒的符紙已經燃燒成灰,紙灰慢慢的掉落下來,黃明山紮了一個馬步,然後用劍尖撩起了道壇上碗裏的米,數不清的米拋向半空。

黃山明一步跳到了身後,忽然一隻腳和另一隻腳有規律的踏出七步,每踏出一步,黃山明便念出一聲咒語:“一踏天樞雲中行,二踏天權攝月精,三踏天旋鎮幽冥,四踏天磯請太靈,五踏玉衡護真形,六踏開陽起元嬰,七踏搖光合七星!”

щщщ. тt kǎn. ¢o

最後一步竟然回到了原位,接着黃山明劍尖往前一伸,所有人很清楚的看見黃山明的劍尖上,立着三粒米,竟然是立着的,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接住米,太牛了。

“七星米符尋陰術!”李玄清在一旁冷冷的說道。

“什麼鬼,什麼術?”我問道李玄清。

“這黃明山我好像在哪裏見過他,會點真功夫,看來你們村不需要我了。”李玄清雖是這麼說,但是他還是繼續在這裏看熱鬧。

三粒米立在了劍尖上,黃山明劍指劃了上去,於是在黃山明的劍指上粘着那三粒米,放下桃木劍後。

黃山明把三粒米彈到面前的三支香,忽然一聲:“噗哧……”

一團大火苗閃現出來,三支香燃燒的長度都不同,變成了三長一短,黃山明在原地定了幾秒後,忽然口裏吐出一口淤血,所有人都驚住了。

有人上去要扶黃山明,黃山明伸出手來擋着說道:“我做法的時候別來!”

那兩個村民離開道壇,黃山明好像做法過度了一樣。

“這人該不會是心臟病吧。”老爹在一旁打趣的說道。

“或許是吧。”李玄清笑道,“又或者是……”

“是什麼?”我問道。

“用自己的血,吐在羅盤上,剛剛的隆重做法,他是故意引出自己體內的淤血,這種做法只是耗損身體的力氣,回去補身子就行了,這傢伙有真本事!”李玄清微笑道。

“不是吧!”我的目光放在了黃山明的身上。

黃山明抹去了嘴邊的淤血,一直毛筆夾在手中,然後用自己的血,在羅盤上畫起紋路起來,十幾秒後,黃山明把毛筆橫在自己的雙手之間。

“破!”

黃山明猛的折斷毛筆,然後大喝了一聲。

接着兩隻手掐着一個指決,輸在眉心處口裏小聲的念道:“吾受天師盟心寶印,佩受自然通幽達冥。上徹洞天,下達泉陰,三魂童子,七魄真人。隨吾禹步,願度靈關。急急如律令!”

唸完後,黃山明的手指點着羅盤,羅盤忽然顫抖了起來,幾秒後,黃山明鬆開手指,整個人鬆了一口氣,拿起道壇上的一杯清水灌入口中,說道:“帶上傢伙,跟我來!”

“他要去哪?”我問道李玄清。

“抓妖。”李玄清面不改色的說道。

“妖?”我看着村民們都拿着鋤頭和鐵鍬,跟在黃山明的身後。

“走,去看看。”老爹說道。

黃山明手中拿着羅盤,一直帶路,結果來到了後山,後山是村裏的禁地,很少人上後山玩,此時都是雜草叢生,沒人敢上去。

“把草砍了,開一條路出來!”黃山明喊道。

“等下,你要幹嘛?”老爹走上前阻止道。

“你是誰?”黃山明問道老爹。

“漿水村村長!”老爹吐出一口煙,淡淡的說道。

“村長?”黃山明一臉不屑,無視了老爹,繼續喊道:“不管了,要是再遲,就算出人命,谷叔,你看咋辦?”

“阿力,讓開吧。”谷叔勸阻老爹。

шωш▪тTk Λn▪¢O

老爹看着我這邊一眼,我看見李玄清擺擺手,點點頭,意思是讓老爹給他們上去。

“黃派尋陰術還有的一比。”李玄清口裏小聲的說了出來,不過還是被我聽見了。 為師聽說你要煉製涅槃神丹了,醒來會對你有幫助。」北靈大人說道。

「徒兒多謝師父們!幾位師父對徒兒真好啊。」夜冰依眼眸微閃,感謝道。

她們也都聽說了她要煉製涅槃丹么?

而且她們肯定也是要去觀賞的吧。

北靈大人送給她這個靈鐲,也是希望她能煉製出來成功,畢竟她們也想見一見那傳說中的神級丹藥吧。

但等她煉製成功之後,對方會做出什麼事情?她也不好說。

夜冰依眼眸微閃,又看向北靈大人問道,「剛才師父你說天魄靈珠?那就是排行榜上跟火靈珠是一類的嗎?」

「沒錯,正是排行榜上的那些靈珠之一,但是那是天魄靈珠是神靈大人的心愛之物,你就不要想了。」北靈大人淡淡的道。

居然被那個神靈大人給先得到了?夜冰依撇了撇嘴,那麼她還真的是沒有希望了,哎,夜冰依微微嘆了口氣。

看到夜冰依有些失落的表情,西靈大人幾個人面面相覷,以為她是對她們的寶貝不滿意,畢竟這價值不扉的天下第一美人粉,可是相當的珍貴啊,的確比她們送的禮物珍貴很多。

她們是幾個人對視一眼,西靈大人又看向夜冰依說道,「看在你送給我天下第一美人粉的份上,我在告誡你一句話,你想你要煉製涅槃神丹這個消息傳出去后,那是多麼轟動的一件事情。

據我所知,背地裡的一些高手已經全部出動,到那一天,將會是非常的熱鬧,就算你能煉製得出來涅槃丹,但憑藉你的實力,你覺得自己能好好的看護著它么?」

她說的話夜冰依當然也懂,夜冰依確實也在發愁這個問題,她道:「那不知師父會怎麼看?又有什麼高見?」

她既然說出來了,那就一定有想法吧。

看著夜冰依如此上道的模樣,西靈大人滿意的笑了笑說道,「那還不簡單,當然是要變得比他們更強大,但是,你雖然不強大,你可以找一個強大的靠山呀。」

北靈大人接著繼續說道,「其實我們已經私下裡調查過你了,你的身份十有八九就跟我們有關係,神靈大人也已經關注到你了,她還交代我們要多加關注你,此次我們前來,其實還有一項任務便是與你有關。」

「其實這些話不必我們多說,你自己的身世,想必你心中也有一個大概,按照我們夜族的規定,以你的身份,我們應該殺你滅口,

但是,你又是那麼的出色,還有傳說中涅槃神丹的丹藥方,你的能力,還是不錯的,我們夜族就欣賞你這樣的人才,所以你的實力可以和你以前的罪行來相抵過。

只要你以後好好的表現,相信神靈大人都不會虧待你的。

以你的資本,就算到了夜族,也會得到重點的栽培,只要你一心為夜族效力,你的安危,也就有夜族來保護,夜族也就是你的強大的靠山!」

夜冰依聽著,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心中早就已經笑出了聲,我呸,說的比唱的好聽,還不是為了她身上的夜氏秘典而來的? 如果讓她們得到了她的夜氏秘典,還不把她分分鐘宰割了?當她夜冰依是三歲小孩么?這麼好騙。

還靠她們夜族,她要相信夜族,豬都能上天了。

心中是這麼想的,但夜冰依嘴上卻說著,「什麼?!師父,神靈大人她老人家也已經注意到我了?天呀,我好感動哦!但是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我現在一個人做不了主,我還要回去問問我的夫君……畢竟我一切都聽我夫君的。」

夜冰依一副小媳婦兒模樣,什麼事情都以夫君為天似的。

西靈大人沒說什麼,點了點頭說道,「好,你去吧,我們等著你的消息。」

看夜冰依的表情,西靈大人幾人很滿意。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會很難,誰知道夜冰依居然是這麼個反應,不得不說,她們對夜冰依很有好感,因為夜冰依實在是太聽話了。她們就喜歡這樣聽話又識相的人。

她們這次任務完成,回去神靈大人一定會對她們重重有賞的。

夜冰依又突然想起來東靈大人這個徒弟說,東靈大人如今正在這裡接待什麼貴客,她接待的什麼人,她突然很感興趣。

便看向西靈大人說道:「幾位師父,不瞞你們說,其實在來到這裡之前,我跟東靈大人之間有點小矛盾,也不知道今天可不可以看在師父的面子上,徒兒能和東靈大人和好。

畢竟以後我要是去了夜族,和東靈大人抬頭不見低頭見,我怕會因為我而給師父們增加麻煩。」

「東靈?」西靈大人聽了哼一聲,「不就是她?你是我們的徒弟,放心,去了夜族我們會給你撐腰,不用害怕她。」西靈大人很顯然一點都不喜歡東林大人,也不想和她化干戈為玉帛。

其他兩個人雖然沒有說話,但顯然也是這麼想的。

「不是說東靈正在接待什麼貴客嗎?我們也去瞧瞧。」西靈大人道。

「幾位師叔,我師父正在跟貴客聊天,你們這樣進去也不先說一聲,恐怕不好吧?」東靈大人的小徒兒立即攔著她們。

那是她師父的功勞,怎麼可能讓她們去搶?但是她說的話頂個屁用?並沒有人聽她的,她自然也攔不住這三個巨頭。

於是在西靈大人的帶領下,夜冰依跟著她們來到了一間包廂里。

走到門口,夜冰依聽到了裡面說話的聲音,不由驚呆了,她差點又以為她回到了現代。

因為他們說的就屬於國外語。

正在夜冰依疑惑的時候,門打開了。

裡面走出來的人並不是什麼現代人,還是東靈大人身邊的夜族人,看到她們驚訝道,「西靈大人,南靈大人,北靈大人,幾位大人你們怎麼來了?」

接著,房間里一道涼颼颼的目光射了過來。

東林大人看著西靈大人幾個,冷冷的道:「你們怎麼過來了?」說著她回頭看了眼房間里的客人,開始們用著彆扭的語言與他們交流了一番。

然後來到門口把著門,不想讓西靈大人幾人進來。 “道長,這黃山明是真傢伙嗎?”我問道李玄清。

“你繼續看下去唄,我感覺有好戲看。”李玄清笑道。

很快,後山已經被村民們開出一條路,暢通無阻的上了半山腰,全村大約兩百多人,一同上了後山,來到山腰時,黃山明手中的羅盤再次奇怪的抖動起來。

只見黃山明把羅盤丟在地上,然後指着一顆樹底下說道:“在這樹底下,挖一米深,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