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老朋友,我只能幫你到這裏了。”

鬼神?

我腦袋裏只閃過這兩個字,下一秒九尾妖狐便消失了。

我捂着肩膀跪了下來,疼得面色扭曲。

脖子的項鍊光芒一閃消失了。

“童姑娘你沒事吧?”綠龜先跑過來。

我擡了擡眸,紅紅聽到聲音了,也跟着綠龜來到了我身後。

我捂着右邊肩膀,鮮血順着我手指指縫往下拼命滴落,我離聖蓮花很近,血液流淌到地,在地灼出凹陷,順着凹陷的地方,淌到了聖蓮花根莖處,而接觸了血液後,聖蓮花竟然把血吸收了。

整個地下洞穴忽然閃起刺眼紅光!

“啊!”我大叫。

紅紅急了,要來拉我,綠龜卻一把抓住紅紅:“別去,她在體質改造。”

“那我更得去了!”紅紅說着,甩開綠龜朝我衝過來。

我身體周圍出現一圈強烈的光圈,將紅紅反彈了出去。

紅紅撞在後面牆壁,不可思議:“不可能!怎麼可能?!我和童瞳是一體的,怎麼可能回不到她身體了?!”

此時的我已經沒法思考了。

我沐浴在紅光之,只感覺從脖頸的項鍊裏傳來一股灼熱直燒到他的內心,身體所有的力氣一瞬間被吞蝕乾淨了,火苗在我心蹭蹭直冒,整個人都要燒着了!

我忍不住的噴出一口血,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漂浮了起來,在我頭頂出現了三顆珠子,三顆珠子形成了個三角形,正間圍繞着一顆濁白色的珠子,變成一個陣形,在我頭頂灑下紅光。

我只覺得生不如死,嗓子冒火,喉嚨發不出聲,眼睛刺痛,我捂住雙眼,無法睜開,連心臟都要被烤化了,渾身下每一塊地方都在灼燒,手皮膚開始剝退。

這樣下去我絕對會死的!

我的血液突然凝聚了起來,能感覺到在我心脈的地方,流露出一股細小的血,我身體出現一個漩渦,漩渦在慢慢吸收這蓮花的能力。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我聽不到外界的任何聲音。

我緊閉着眼,捂着右邊肩膀。

我的身體開始漸漸發生了變化,右邊手臂,從九尾妖狐咬過的地方開始,漸漸染成了血色,最後遍佈整個右邊手臂,全部變爲了血色。

脖頸的項鍊衝出很濃烈的紅光,然後又漸漸消散,只留下一小簇,在吊墜心淡淡閃着。

我身體裏的火焰慢慢褪去,滿室紅光匯聚到我身體裏,然後消失了。

一切歸於平靜。

我從空掉下來,倒在了地。

“童姑娘!”綠龜跑過來,探了探我鼻息,確認我沒昏迷還醒着,吁了口氣:“童姑娘你感覺到哪裏不舒服嗎?”

我不知道。

我渾身都不舒服,動不了,講不出話。

“她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身體會變那麼紅?”紅紅問綠龜。

綠龜搖搖頭:“聖蓮花可以改造人的體格,但她畢竟是個普通凡人,很有可能聖蓮花會把她身體所有的力量吸取了,也指不定。”

不是吧?

九尾妖狐是在坑我嗎?!

“童姑娘,你能動嗎?”綠龜又問。

我想搖頭,但是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了,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身體像是有什麼東西一直壓抑着,想要爆發出來,又不知道該如何爆發。

這時,我頭頂的四顆珠子忽然動了,以極快的速度從我腦袋頂鑽入我身體裏,我再次大叫一聲,猛地睜開眼睛,眼一道紅光閃過,然後又變爲了正常。

沒有紅紅在我身體,我竟然也能變成紅眼睛了!

彷彿被四顆珠子操縱了一樣,我的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了,保持着按着右臂的姿態站起來,我擡起變成血紅色的右臂橫在胸前,張口說:“幻。”

從我身體裏忽然分裂出三道與我一模一樣的幻影,每個都做着不同的動作,三道看不清虛實的人影都是血色,卻又與紅紅不一樣,紅紅像是另外一個我,而這三道人影更像是影子。

我了個虛空握劍的姿勢,三道幻影也學着我做出了同樣姿勢,只不過那三道幻影的手竟然都出現了劍!

“斬。”

我做了個虛空的揮劍斬向牆壁的動作,三道幻影便揮起手劍,真的斬殺出了劍氣,三道劍氣唰唰唰斬到洞穴的牆,頓時山崩地裂的,牆面炸開了,露出又一個黝黑的通道。

“這是……”綠龜驚呼:“這不是鬼神的絕技,鬼影絕斬嗎?!”

鬼影絕斬?

鬼神的絕技?

我從聖蓮花當學會了鬼神的絕技?

後世前生 九尾妖狐最後那句話再次浮現在我耳邊。

鬼神老兄,我只能幫你到這裏了……

九尾妖狐認識鬼神,而九尾妖狐又把我當作了鬼神?

三道人影消失了,我也再次倒回了地,這一次,我的手臂也變回了正常顏色。

“童姑娘!”綠龜趕忙給我把脈。

這次我終於能說話了,身體那股爆發的力量也消去了:“綠龜,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童姑娘你命真大,你竟然把所有的聖蓮花全部吸收了!你看!”綠龜指向身後。

我擡眼一看,原本充滿整個洞穴的聖蓮花,現在空無一物,聖蓮花沒了,九尾妖狐也沒了。

“這技能是萬年前差點毀天滅地的鬼神所擁有的其一個強大絕技,不知道爲什麼你會突然學會了這個技能,而且是隻有你學會。”綠龜話有話,意味深長。 校園絕品紈絝 綠龜說的對,之前的我所有強大能力均是與紅紅有關,太過於依賴紅紅,畢竟我雖然對紅紅掏心掏肺,但紅紅卻有祕密瞞着我,不得不防,有了自己的技能之後,我不需要太特別依賴紅紅了。

只是可惜了我的斬屍劍,如果斬屍劍還完好無損的話……

“童瞳你怎麼不召喚我回去?萬一你自己一個人扛不住呢?多我一個可以與你一起抗啊!”紅紅說。

“我當時也不知道會這樣。”我隨口回了句,沒有再和紅紅糾纏這個話題了。

“童姑娘,你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綠龜突然說。

我一頓,這才仔細去聞……有股什麼東西燒糊了的味道。

“你的衣服!”綠龜叫道。

我連忙去看,衣衫兜被燒着了,我趕緊撲滅火,從衣衫兜掏出半張還正在燃燒着的卡片。

對了!這卡片是當初葉寒送給我的,說是可以幫我抵擋一次完全的傷害,難不成是因爲這卡片,我才倖免於難嗎?

我把卡片的事對綠龜說了,綠龜說怪不得,一般算冥界人都不能承受住聖蓮花的改造,我卻承受住了,原來是這張卡片替我抵擋了一次全部的傷害。

那還真的感謝葉寒了。

紅紅藉着查看我身體的緣由回到了我身體,這時我身體的改造已經結束了,紅紅在我心不甘心的嘀咕:“要是我能和你在一起,一起改造,我能變強,能更好的保護你了啊!”

真的只是爲了保護我嗎?

我不敢確定紅紅的想法了。

之前我替火狐攔下她攻擊的時候,她看我的那一眼,那種眼神刻在心,久久都沒法消除。

她是否真的永遠都不會背叛我?

現在誰又能絕對百分百的肯定?

在山洞休息了一會兒,因爲有了綠龜的治療,身燥熱的感覺漸漸褪去了,被聖蓮花燒傷的皮膚也被綠龜治好了,我站起身:“白虎到現在都還沒來,我們必須要去找他!”

正說着,話音未落,洞口地方傳來很急的腳步聲,白虎跑了進來,一邊朝我狂奔一邊朝我大聲叫:“背好揹包走了!”

我看到在白虎身後是一排濃綠的煙,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過來,我剛抓住揹包白虎衝過來了,變大成白虎的樣子,將我叼到他身,白虎完全變回本體,跳起來,大吼一聲,撞向了頭頂山洞。

白虎的力量真是驚世駭俗,他的身體任何部分都能變成堅硬無的鐵,山洞生生被他撞出一個巨大的口,白虎帶着我從山洞跳了出去。

濃綠色的毒物在後面追,我們在前面瘋狂的跑,速度太快了,帽子口罩什麼的全飛了,我死死抓緊抱着白虎的脖頸,在狂風大聲的問他:“後面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鬼啊?!”

“銀血自爆的大招,用身體變成劇毒霧氣,任何技能都傷不到他,但是隻要碰到一丁點他的毒霧,算是神仙也活不了!”白虎邊跑邊說。

我回頭去看,毒霧團成一團,正在逆着風的追擊我們,這銀血也太特麼變態了吧!還帶這樣攻擊招數的?!

不過好在白虎也不是吃素的,真正奔跑起來的速度快得要命,算是變成毒霧的銀血都追不,我們到了海邊,白虎一頭扎進了海水。

我提前做好準備閉氣了,所以沒被搶到,白虎下潛游了一段距離之後重新浮來。

“咳咳咳……”我把胸腔裏不小心嗆進的水吐出來。

再回頭去看,毒霧沒有追來了,站在海邊,變回銀血人的本來樣子,衝我們的方向吼:“想去骷髏島,沒那麼容易!今天算你們走運,下次再讓我碰見一定殺了你!”

現在真是難辦了,行蹤被暴露,我還剩下4天時間,只能抓緊在銀血他們之前到達骷髏島了。

“白虎,能再拜託你一件事嗎?”我騎在白虎身思考了很久,最後還是隻能請白虎幫忙了,現在要回村子重新租船去海央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你的事情老子不想管。”白虎說。

“我知道我沒什麼權利也沒什麼理由來拜託你,但是隻求你一件事,能不能把我放到這紅海央的一座小島,只要把我放到那裏行,拜託了,白虎。”我雙手合十的懇求他。

現在銀血肯定在村莊設置了士兵眼線,我要是再回去是自投羅,我也沒自以爲是到因爲自己都了個鬼神曾經使用的技能能打敗銀血,也不可能讓我自己游泳去海央吧?

“你要去紅海央?”聽我這麼一說,白虎詫異起來。

“是啊,我需要去紅海央的那座島嶼找個東西。”

“你要去那座島找東西???”白虎更詫異了。

我很怪:“怎麼了?那座島有什麼嗎?”

“你難道不知道那是座被封印的禁島麼?連冥界人都禁止進入,哪座島存在着的東西是千年前被冥界長老規定禁止踏入冥界大陸的,你要那座島,純粹是送死。”

冷陌之前也跟我提到過這件事,說是紅海央的骷髏島是被冥界封印的島嶼,島嶼面所有生物都禁止踏入冥界,爲此冥界六大長老還做了個封印罩在外面,隔絕了島嶼與外界的交流。

島嶼具體有什麼東西冷陌也不清楚,他說只知道是千年前已經被封印隔絕了。

“不管怎樣我都要島,拜託你了白虎。”我說。

“果然是蠢人無畏,敬你是條漢子。”嘴說着,但白虎還是遊了起來:“我在水裏面沒什麼戰鬥力,要是遇到水生物我第一個把你扔下去。”

我忍不住好笑:“好的,神獸大人,到時候你把我扔海里喂鯊魚吧。”

白虎哼了聲,不搭理我了。

海洋肯定有兇猛動物,但是白虎大人的威壓在這裏擺着,我們一路順風順水,很快,看到了前方的島嶼。 快要靠近島嶼了,突然聽到周圍某個地方傳來女孩子的叫:“救命!”

白虎停下來。

“去看看?”我試探着問,其實說實話,我現在真不想去插手其他事情,可看白虎這表情,明顯是打算要去看熱鬧的。

果然,白虎沒理我,但已經朝尖叫的地方游去了。

只希望不要再節外生枝惹出什麼其他的事情了。

靠近之後,前方海面有一圈漩渦,有個女孩的腦袋在漩渦心若隱若現,一下浮出來掙扎着吐兩口水,她又沉下去,手舞足蹈的在水掙扎,漩渦周圍有至少三隻鯊魚的鰭在海面露着,至少有三隻鯊魚在這附近,只是礙於這漩渦,暫時沒法進去漩渦裏面咬那女孩。

鯊魚啊……算現在有些戰鬥力了,但聽到名字本身還是挺可怕的。

聽到我們這邊的動靜,那女孩叫的更歡了:“救命!救命啊!求救命!”

楚楚動人:我的竹馬總裁 鯊魚也看到白虎了,頓時扭轉了方向,朝白虎快速游過來。

“小丫頭快去當魚餌,我去救那女孩。”白虎說。

“白虎你敢不敢再有點良心的?”我翻個白眼。

鯊魚已經逼近了,我都看到水下三隻鯊魚已經張開嘴來咬白虎了。

白虎沒動,我也沒動。

這些鯊魚連修煉到能說人話的級別都沒達到,怎麼能與白虎打,三下五除二白虎把鯊魚咬死了,用海水漱了漱口,慢悠悠朝漩渦扒拉着游過去。

“鯊魚已經沒了,可這漩渦我們進不來啊這位姑娘!”我對着漩渦心的女孩說。

這漩渦看似普通,但連白虎都沒敢輕而易舉的進去,看去這漩渦像粉碎機似的。

女孩聽到我們說話了,撲騰了幾下,我看到她念了什麼口訣,然後漩渦漸漸消除了,她一邊嗆水一邊呼喚我們:“我不會游泳,快救我!”

不會游泳還來這大海的央幹什麼啊?

白虎游過去,用嘴叼住女孩,將她從水拎了起來,我以爲他要把女孩甩背來,還專門騰開個位置給她,可結果白虎僅僅只是叼着女孩而已。

“謝謝你們救了我,前面是島嶼了,能拜託你們把我帶島嗎?”女孩長得挺水靈可愛的,不過也只看得到一個腦袋,她人還泡在水裏面。

“那座島什麼時候如此受歡迎了?那麼多人都擁着過去。”白虎說。

我也有些好那女孩爲什麼也要那個島,是巧合?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白虎帶着我和女孩到了島外面的沙灘,白虎將女孩扔了下去,我也從白虎身跳下去。

了沙灘才發現,這女孩不同於其他女孩,她很矮,我本來夠矮的了,但還屬於人類的正常身高範圍之內,可這女孩……這明顯是個侏儒啊!

女孩獲得自由之後,並沒有因爲懼怕白虎跑開,而是雙腿跪在白虎面前,衝他磕了個很大的頭:“謝謝白虎大人。”

這女孩竟然認識白虎!

白虎不屑的哼了聲,去旁邊抖毛去了。

“你……認識他?”我走過來,對女孩說。

女孩這才擡頭看我:“白虎大人可是四大神獸之一啊,我們的族羣生生世世都刻着四大神獸的圖騰作爲信奉,我當然認識。”

以四大神獸爲圖騰信仰的族羣?

“我叫熙熙,今天真的謝謝你們救了我。”女孩爬起來,朝我友好的伸出右手。

我雖疑惑這女孩的身份,不過還是與她禮貌握手:“我叫童瞳,剛好要來這座島嶼有事情,聽到你在周圍叫救命,白虎便帶着我過來了。”

“能夠騎在白虎大人身,想必你的身份肯定尊貴,也得到了白虎大人的認可,可我總覺得你的氣息有些怪,七魂六魄都在,你……不是冥界人?”叫熙熙的女孩歪着腦袋看我。

我笑笑:“我是人界的活人,來到冥界這個地方只是爲了尋找我朋友的心臟和魂魄,好拿去救他罷了。”

“人界的活人啊!”熙熙一臉驚悚的跳起來:“我生活在這座島嶼八十年了,這可是第一次看到人界的活人啊!竟然和冥界人沒什麼區別,竟然也能來到這個地方,太不可思議了!”

“八十年?!”看面前這小女孩,明顯年齡跟我差不多大小啊,竟然八十年了……人界人的壽命果然不能拿來和冥界人的壽命。

“你剛纔說你來這座島嶼有事情,你有所不知,這座島是被封印詛咒的島嶼,沒人能進來也沒人敢來的,你還是趕緊離開去找其他方法救你的朋友吧。”熙熙又說。

“我知道這座島的傳說,但我必須來,因爲只有這裏才能救我朋友。”

熙熙睜着大眼睛皺着眉瞧我:“看樣子,你是已經下定決心了。”

“當然,從我啓程開始,是爲了來到這裏。”我面色平靜的回答她。

熙熙正要說什麼,前面森林裏突然出來了動靜。

“站住!入侵者!不準再向前了!”森林傳來一道渾厚的聲音。

隨着他的喊聲,森林裏面衝出了很多人,靠近了我纔看清楚,在最前面的是一羣拿着弓箭,持着斧頭,身材矮小但模樣成熟的人類,他們最高的也只到我腰部,最矮的甚至連我膝蓋都沒到。

我腦海裏冒出的第一個詞是,矮人?

“人類,不準再前了,現在離開,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剛纔大吼的人赤裸着胸膛,樣貌似乎是年人,他的臉通紅,扯着脖子,瞪大眼珠露出一副兇狠模樣,擡着把與身高極爲不符的巨斧,看去滑稽極了。

隨着他的話落,前面一排弓箭手矮人紛紛拉起了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