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葉還在樓下看電視,房門也沒有人打開過,窗戶也是緊閉的,而且雙葉絕對不是這個聲線。

她說話也絕對不會在後面加上「喵」。以前老爺子倒是想訓練她這麼說話,但是卻被她用「好蠢」做理由無情拒絕。

是系統嗎?可是那聲音是從房間里傳來的,而不是從自己腦海中傳來的。

陸凡一個猛子爬起身來,眼前的這一幕,讓他愣在當場——

漆黑的房間中,柔和的月光從窗外灑了進來,一位陌生的少女就站在這片光幕之中。

少女約莫芳齡十六,別樣的青春與嫵媚,一頭柔美的金色長發自然地垂落到香肩之上,傾國傾城的俏臉之上,一雙靈動如水的暗紅色美眸死死地盯著陸凡,似乎無時無刻在對面前這個男人釋放著誘惑。

陸凡覺得,這雙赤紅色雙瞳,彷彿有一種魔力,能徹底看穿自己的內心,魅惑而危險。

不過與普通少女不同的是,這個少女腦袋上頂著兩個可愛的白色貓耳,一看就很有彈性的翹臀上,也有著白色毛茸茸的尾巴來回擺動。

再配合身上穿著的黑白相間女僕連衣裙,陸凡頓時想起自己在以前的那個世界,玩過的一款以貓娘為主題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

不,這些現在都不重要。

「你是誰?為何會忽然出現在我房間里?」陸凡緊張地盯著對方,質問道。

自己本身是穿越者,所以對眼前出現的怪異事件不是那麼難接受。不過眼前的這個妹子,是敵是友還並不知道,他必須進行警惕。

「宿主,你怎麼如此健忘喵?」貓耳少女撅起小嘴,做起一副生氣的樣子,不過這副樣子並不惹人討厭,反而讓人有一種狠狠捏捏她的小臉蛋的衝動。

「宿……宿主?」陸凡記得只有系統才會這麼稱呼自己,「你是言靈系統?」

貓娘嘆了口氣,無奈地搖搖頭:「所以才說你健忘啊,我是你的專屬系統管理員喵~」

讓她這麼一說,陸凡似乎想起來了,在系統升到3級的時候,解鎖了一些新東西,其中好像就有這麼個系統管理員。

「準確來說,專屬系統管理員,就是負責指導你順利進行《言靈遊戲》的人。只不過之前你等級不到,所以見不到我。你可以理解為站在你面前的我,是系統的真身喵~」

貓娘抖了抖小耳朵。

「是這樣的嗎?」陸凡嘗試在腦海中朝系統發問,很快腦內系統就應答了:「是這樣的,簡單來說,你的腦內客戶端只是相當於一個我傳話的對講機而已,站在你面前的我才是系統伺服器,明白嗎?喵?」

腦內的系統聲音也變成了一副可愛的語氣。

「原來如此,大致明白了,只是……」陸凡覺得有點頭大,從來沒想到系統伺服器是個女孩子,還會以真身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

之前腦內系統的性格,感覺和面前這個貓娘的,完全不一樣啊?

怎麼說呢,之前的系統,雖然聲音是女孩子的聲音,但總感覺有點高冷,而且動不動就要把自己投入時空牢獄,哪有面前的這個貓娘看起來熱情溫順,這個轉變有點大。

似乎看出來陸凡的疑問,貓娘答道:

「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我根據你的喜好改變了性格和行為模式,隱藏了原本的性格,算是你通過新手教程階段的額外福利吧,我是參考了你穿越之前房間里的某件東西進行設定喵~」

「什麼東西?」

「好像是你電腦上安裝的一個遊戲,叫《NekoPara》什麼的。」 「不要隨便亂參考啊啊啊啊啊啊!」

陸凡差點叫出聲,這種「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他作為一個正直的社會人士,都是白天義正詞嚴地批判,晚上在家關上窗帘偷偷玩的。

鬼知道這系統怎麼會知道自己電腦上安裝了這種遊戲,而且還模仿起裡面貓娘的行為模式。

他覺得自己真是個最奇葩的系統流穿越者了,系統伺服器是個女孩子也就罷了,還動不動就耍脾氣威脅要把自己投入時空牢獄,這也就罷了,還模仿起小黃油女主角的行為了。

這樣發展下去,豈不是還要像那個貓娘第一人稱射擊遊戲一樣,和系統談個戀愛?開什麼玩笑?!

雖然自己是言靈系統的客戶端,對面這貓娘是系統伺服器,客戶端和伺服器之間做些數據傳♂輸♀似乎看起來也沒什麼……

不不不,這怎麼想也太奇怪了吧?

看著陸凡的表情陰晴不定,似乎是在掙扎,對面的貓娘表情漸漸由溫順變得冷淡。

那雙赤紅色雙瞳,恢復了冰冷而空靈的狀態,彷彿深不見底。

「嚯?看樣子宿主你不太喜歡啊,那我還是變回來吧。」

貓娘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抱著手,冰冷的眼神看得陸凡渾身發毛,彷彿就像是在看一個垃圾。

「不,這好像就走入另一個極端了。」陸凡扶了扶眼鏡,「能不能中和一點?」

「不行。」

「……不是說,這是福利嗎?」

「福利已經結束了,你要是再有意見,我就將你投入時空牢獄。」

熟悉的感覺,熟悉的台詞。

陸凡頓時就一陣後悔,真不該把剛才的話脫口而出,這樣看來還不如之前的賣萌貓娘狀態。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不會就是叫系統管理員吧?」陸凡微笑著,趕緊沒話找話,轉移話題。

「當然不是,我的名字是伊利亞·斯蒂愛爾(Elijah·Sidyer),你叫我伊利亞就好了。」

貓娘哼地一聲,把腦袋別過去。

「哦好的,伊利亞小姐。」

看這名字似乎還是個外國人?不過從她的外表也能看出來——金黃色的發色,赤紅的眼瞳,不是東方人的特徵。

「那個……冒昧地請問一句,您是從哪兒進來的?」

陸凡確信,自己剛才進房間的時候,窗戶可是從裡面關上的,房間里絕對沒有其他人,他在床上發愣的時候,房門也一直沒有打開過。

「我一直在你房間里啊,只是之前沒有實體化而已。之前那邊那個書桌上不是有一個白貓的玩偶嗎,那就是我。」

伊利亞無奈地攤了攤手,用看笨蛋一樣的眼神看著陸凡。

「怪不得我之前就覺得那玩偶有點奇怪。那伊利亞小姐莫非有什麼變身能力?或者是一會兒隱身一會兒現身的超能力,又或者說是瞬間移動之類的能力?」

「噗,沒有那些。」伊利亞終於還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露出兩個淺淺的可愛小酒窩,

「具象化只有這一次,我之後和普通的人類就沒有任何區別了,不會忽然出現忽然消失,也不會瞬間移動,除非系統等級到了,又解鎖了什麼奇怪的新功能。」

「那……」陸凡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那個《言靈遊戲》的圖標,「這個軟體是你開發的嗎,也就是說,這個言靈系統,或者說整個世界,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並非如此。」看到陸凡問到正事,伊利亞的表情也嚴肅起來,「《言靈遊戲》是次元管理局(AdministrationOfDimension)開發的,我是次元管理局委派過來的。而且,這個世界也是一個真實的位面。」

「什麼是次元管理局?」

「簡單來說,就是管理大千世界、萬千位面以及成千上萬穿越者的統合機構,具體的事情,你現在還並沒有許可權知道。」

「這個言靈系統,是你設計的?」

「不是,那是遊戲策劃設計的。」

「游……遊戲策劃?」

「是的,遊戲策劃(GameDesigner)是次元管理局的掌舵人,負責各種位面世界的運行支持,整個言靈系統,都是他設計的。不過你現在還沒有許可權知道他的具體情報。」

「伊利亞小姐,你的使命是?」

「你是十萬個為什麼嗎?問題這麼多……我的使命是負責將最新任務數據,傳輸到你體內的客戶端里,另外也負責平時掌握你的行動,將你的行動朝上面報告,總之,你可以理解為,在你和次元管理局之間的一個中繼點。」

陸凡點點頭,伊利亞的作用,相當於一個……額,中繼伺服器?

「哼,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工作啊。」伊利亞又嘟起嘴,「每天都要機械地念著諸如『叮,提醒宿主,你接到了新任務』、『叮,恭喜你完成任務』之類的系統語音,你知道有多無聊嘛?」

「額,那是挺無聊的。」陸凡一愣,他生平可是第一次遇到系統會抱怨自己念提示音無聊。

「對了,宿主,你打開系統界面,看看是不是多了一個圖標。」

陸凡在腦內打開言靈系統,果然在界面右上角看到一個類似電池電量的圖標。

「這是我的伺服器電量。」伊利亞認真地看向陸凡,

「我平時精力充沛的話,電量就是滿的。如果我肚子餓了,不高興了,或者生病了,累了,電量就會下降。你要及時想辦法給我做好吃的,逗我開心,幫我解壓,讓電量恢復。」

「What?還有這種設定?」陸凡驚得眼鏡差點掉下來,「那如果電量掉光了,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的電量掉光的話,你將再也無法使用言靈能力,你體內的客戶端如果長時間聯繫不上伺服器,會啟動自毀程序,自動將你投入時空牢獄。」

何等的坑爹啊啊啊啊啊啊!

陸凡在內心瘋狂吶喊,這個眼前的系統管理員,算是哪門子的獎勵啊,這分明是請了個小祖宗到身邊來啊!

從沒見過玩哪個遊戲,玩家為了能順利玩下去,還要天天哄伺服器開心的?也從沒見過哪個系統流小說的男主,為了能活下去,要天天對系統噓寒問暖啊啊啊!

「那個,我想問下,這個……系統管理員的獎勵,是不是可選獎勵,有沒有途徑,可以退回給次元管理局?」陸凡小心翼翼試探著問道。

「嗯?你什麼意思?」伊利亞俊俏的小臉朝向陸凡,臉上充滿怒氣,一雙眼瞳之中彷彿充滿了熊熊燃燒的火焰,腦袋頂上的一對貓耳也豎了起來,

「本小姐特意屈尊打扮成你喜歡的樣子出現,你竟然還嫌棄我咯?」

與此同時,陸凡發現,界面右上角的電量圖標,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下降。

「哪裡,開個玩笑而已,伊利亞小姐能夠擔任在下的專屬管理員,在下求之不得。」陸凡扶了扶眼鏡,強烈的求生欲促使他,趕緊向伊利亞行了一個紳士鞠躬禮。

「哼,這才差不多。」伊利亞臉色由微怒,重新歸為平靜。

陸凡瞥了一眼系統界面的電池圖標,就在剛才這麼一小會兒,伊利亞的電量從100%直接降到79%。

好險!

「算了,不和你一般見識了,我抓緊時間把該交代的事情向你交代完吧。」伊利亞一本正經地開始給陸凡進行新手指引。

陸凡在原本的世界時,手機里多了一個言靈遊戲APP,將他帶進了這個世界。

這個APP正是次元管理局安裝在他手機上的,按照伊利亞的說法,是因為他身上有某種特質被次元管理局看中,才會將他挑選為穿越者。

陸凡心裡納悶,可千萬別說是因為他的中二氣質,才會被選召到這個世界。

而想要成為言靈之王,需要完成「里程碑」。

里程碑是系統在升級到3級的同時,獎勵給陸凡的,這是一個類似成就獎盃的玩意兒。在伊利亞的指導下,陸凡點開了系統的里程碑界面。

這個界面從左到右是一條線段,線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灰色的問號小圖標,其中最左邊的一個圖標被點亮了,形狀也從問號變成了一個教科書,下面有一行小字:「【擊敗朱提首】通關。」

在這條線的右邊盡頭,是一個王冠,下面也有一行燙金小字:言靈之王。

這就是陸凡穿越到這個世界的終極目標。

每解鎖一個新的里程碑,他在這個世界的實力、威望和影響力都會有進一步的提升。

比如拿到第一個朱提首的里程碑后,他在東海一中師生面前的名聲就進一步擴大了。

「莫非,我未來通往這個王冠的所有命運軌跡,都已經被系統決定好了?」看著這條路線,陸凡有點毛骨悚然。

「並不是,你沒發現除了象徵著朱提首的那個教科書圖標,其他圖標全是問號嗎?這些問號會變成什麼圖案,全部取決於你能遇到什麼樣的人和故事,做出怎樣的選擇。

『未來』這個詞包含著無限的可能,如此龐大密集的世界線,是無法簡單讓它們收束的。縱使是次元管理局也沒辦法提前幫你制定好。

伊利亞的解釋這才讓陸凡稍稍心安。 隨後,伊利亞再次向陸凡科普了目前系統解鎖的各種言靈線。

概率線:最強大的言靈線,可以干涉因果律,改變事件發生的概率,直接改變外界環境以及生物的行動模式,但是需要數額不等的言靈值。

比如,改變風向、改變金屬受力極限的概率這種小事情,大概只需要幾點言靈值,但是改變智慧生物的行為模式,比如讓一個人主動襲擊另一個人,則需要花費數額非常高的言靈值。

行動線:改變宿主身體能力的言靈線,不需要花費言靈值,每次任務開始後會自動獲得100點行動點數。陸凡在之前對陣夜叉王和三個體育生時候曾經使用過。

在行動線生效的時候,需要同時完成一個QTE遊戲,節奏踩點越准,連擊數越高,就能刷到越多的言靈值獎勵。

技巧線:升到3級時新解鎖的言靈線,技巧線可以讓使用者在短時間內運用各種技巧和知識,比如手工、藝術、技術、廚藝、科學等等,但需要花費言靈值解鎖。

上面三種言靈線要想生效,必須用言靈台詞說出來,言靈台詞和姿勢可以由宿主自己設計,任務結算時會根據台詞和姿勢的效果進行獎勵。

如果效果很好,會有額外的暴擊獎勵,如果效果很差,任務就直接失敗。

運用三種言靈線,完成各種任務,就會獲得言靈值。

言靈值不單是系統貨幣,同時也是宿主的血量。

如果在任何一個任務中,宿主的言靈值歸零,那麼就會進入badend,宿主會被永遠投入時空牢獄,再也無法回到現實世界。

另外,在升到3級的時候,系統還解鎖了一個叫做「科技樹」的玩意兒。

陸凡在伊利亞的指導下打開了科技樹的界面看了一下,科技樹目前有三大分支。

第一個分支是「概率」,花費言靈值點這裡面的各種科技,就能增強概率線的各種效果,減少概率線的花費。

第二個分支是「行動」,花費言靈值點這裡面的各種科技,就能增強行動線對身體的各種增幅,還可以解鎖各種奇怪的武鬥姿勢和戰鬥特技。

第三個分支是「技巧」,花費言靈值解鎖這裡面的各種技巧線,就能增強各種專業領域的技藝的掌握能力。

總結來說,陸凡必須要靈活運用系統,平時用各種言靈線去刷言靈值,點點科技樹,解鎖新功能,在這個過程中解鎖新的里程碑。

目前來說,大概就是這麼一個過程。

……

「你了解了吧?」伊利亞看向陸凡,紅瞳眨了眨。剛才她可謂是費盡了口舌,都有點口乾舌燥了。

「大體知道了,只是——」

他話還沒說完,忽然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隨後是雙葉的聲音:「哥哥,你睡了嗎?我怎麼好像聽到房間里有其他人呢?我進來了哦。」

陸凡一聽,頓時慌了神,雙葉這丫頭在家裡一向是我行我素,敲門對她來說只是禮節而已。

從小開始,她想進陸凡的房間隨時可以進。房間里的伊利亞要是被雙葉發現了,怕是場面要直接爆炸了,自己就算渾身長滿了嘴,也解釋不清。

「伊利亞小姐,你能不能先隱身啊。」陸凡小聲地說道。

「我不是和你說了嘛,我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隱身這種特技啦。」

「那你先鑽到床底下去吧?」

「不要,裡面那麼臟,為什麼不是你鑽到床底下。」伊利亞嘟起小嘴,有點不高興。

「咦?房間里果然有其他人嗎?那我開門了哦。」陸凡房間門的金屬把手開始轉動,眼看門就要開了。

陸凡大驚失色,這時候再讓伊利亞從窗戶走顯然是來不及了,而且這裡是二樓,要是把她摔壞了就糟糕了,必須抓緊想辦法把伊利亞藏起來。

「伊利亞小姐,失禮了。」

「呀……你做什麼……唔……」

陸凡一咬牙,一把將伊利亞拖到床上,按到被窩裡,然後將被子蓋在自己身上,坐在床頭假裝看書。

他剛做完這一系列動作,門嘎吱一聲就開了,雙葉急火火地走了進來。

「雙葉,大晚上的不睡覺,來我房間做什麼呀?」陸凡故作鎮定地看向雙葉。

此時的陸凡並不好受,因為在被窩裡的伊利亞趴在自己身上,他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在急促地呼吸著。

同時,他也能感受到貓娘那像棉花一樣柔軟而富有彈性的嬌軀……

「色、色狼,你想對我做什麼?」伊利亞通過系統頻道,在陸凡的腦海中對他咆哮著。雖然是罵人,但是聲音卻依然是那麼可愛。

「拜託了伊利亞小姐,請稍微忍耐一下吧,要是被我妹妹發現你,一切就完了,恐怕會發生比進入時空牢獄還恐怖的事情。」

「臭狗、色狼、笨豬,嗚嗚……」雖然嘴上這麼罵著,但是伊利亞的身體卻是很老實地繼續趴在陸凡身上,一動沒有動。

陸凡眼看著系統屏幕右上角的伺服器電量條,在劇烈地左右波動著:90%,78%,88%,76%,86%……不禁感到一陣肉疼。

現在他的大腦只能雙線操作,一邊在腦內系統頻道中安撫伊利亞,一邊和妹妹雙葉對話,以免露出破綻。

「我剛看完節目,準備去洗澡,正好看到你房間亮著燈,就想來和你說件事。不過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上床了,平時你可是個夜貓子呀。而且,剛才我似乎還聽到了……女孩子的聲音?」雙葉盯著陸凡的臉,有點狐疑地說道。

「女孩子的聲音?怎麼可能,你聽錯了吧。我正在看書呢,哪有什麼女孩子的聲音。」陸凡抹了抹額頭上的汗珠,裝模作樣地翻了一頁書。

這是一本陸凡很喜歡的偵探小說,書名叫《他絕對在說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