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凡攤了攤手,「她不是和雷老虎齊名嘛,你看雷老虎也不過如此而已。 我的合成天賦 只要我們好好和她說,應該會網開一面的。」

陸凡似乎既是在安慰楚雄,也是在安慰自己。

但是他隱隱覺得,自己在無意間又自立了一個巨大的FLAG。

……

下午5點整,東海一中電教中心。

電教中心是一棟獨立於教學樓和辦公樓的建築,外表造型復古,一看就是有些年代的老建築。

剝離脫落的陳舊外牆上,遍布著爬山虎,將整片牆都快染成了綠色。

這棟建築有五層,而根據雷婭提供的線索,掌握整個校園所有教室監控的中樞,就在電教中心的五樓,監控管理室。

在早些年,這裡還會有大量的學生前來上電腦課。不過後來,學校開始給學生們配備可以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漸漸各種電腦課程就直接在教室里進行了。

久而久之,這個電教中心就處於幾乎廢棄的狀態,沒有學生再進來上課,裡面的電腦也再沒有進行升級換代。

電腦的墳墓——這是最近幾年東海一中的學生們給這棟建築起的名稱。

伴隨著這棟建築的荒廢,有關這裡的各種奇怪傳言也接踵而來。當然,雷婭剛剛給陸凡他們講的夜叉王傳說,算是其中之一。

隨後,這裡就被學生手冊正式列為禁地。

在踏入電教中心一樓大廳之後,陸凡幾個人就覺得有點不對。

明明是剛剛放學的時間,但是整棟建築沒有任何活人的氣息,一派死寂,整個一樓大廳安靜得彷彿地上掉根針都能聽得見。 陸凡三個人甚至都覺得,自己走路踩在地板上的聲音,能響徹整棟建築。

「乖乖,這裡到底多久沒用過了,而且,為毛這麼冷。」楚雄說著,就打了個哆嗦。

雖然是九月初,夏天的餘韻還未褪去,但這裡面的陰冷程度簡直快趕上冬天了。

在大廳的中央,有一個旋轉式樓梯,從一樓直通五樓,抬頭向上看,可以直接看到五樓的穹頂。簡直像在看一個血盆大口。

陸凡想到一句名言: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

這裡明明是一個普通的電教中心,怎麼有點像恐怖遊戲里的洋館?

陸凡率先登上旋轉梯,身後的楚雄和陶雪然二人對視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走廊上,無論地面還是半空中,都布滿著灰塵,將窗戶外射進來的夕陽餘暉徹底反射了出來。

這電教中心雖然說地處偏僻,不過好歹也是校園的建築之一,但眼前的景象,明顯是已經荒廢了相當長的歲月。

陸凡道:「這夜叉王貌似是挺厲害的,都沒有學校的校工敢來這裡打掃了。」

楚雄頓時緊張了起來,小眼睛左瞄右盯。

整個內部空間依舊安靜地出奇,只能聽到陸凡三人的腳步聲,夾雜著回聲向遠處飄蕩著。

剛走到二樓的時候,忽然——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

一陣彷彿來自地獄一般的鬼魅笑聲從三個人的頭頂傳來。

超神廢婿 這聲音聽起來隱約能辨認出來是一個女性,不過聲音實在是太過尖銳刺耳,以致於陸凡等人下意識地捂住耳朵。

「大爺的,這什麼鬼哭狼嚎啊。」楚雄臉瞬間就白了,「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

莫非這就是夜叉王的吼聲?

陸凡覺得,這個世界也沒什麼所謂的魑魅魍魎,這聲音的主人就算是再恐怖,也只是一個人類而已,難道還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想到這裡,他就沒什麼顧慮了,繼續朝前走。

在一樓大廳的時候,雖然偶爾也有風吹過,但還算可以接受。不過越往上走,走廊里的風就越吹越猛,氣氛也越來越陰冷。

經過一番跋涉,終於是到了五樓的樓梯口。雖然只是區區這麼幾層,但彷彿已經爬了很長時間了。

「接下來抓緊找到監控室拿到錄像帶,就趕緊回去吧!」楚雄抹了抹額頭的汗,就抬腳朝五樓走廊走去,這鬼地方他可不想呆太久。

然而他步子還沒邁開,就一把被陸凡拉住。他剛想轉頭抱怨,嘴巴也被陸凡捂住。

「別鬧,你看,那邊是什麼。」陸凡在楚雄耳朵旁輕聲道。

楚雄眼珠一轉,朝陸凡指的方向看,頓時瞳孔放大——

在五樓走廊的中部,某個房間的門口處,有一個人影。

不,應該說只是外表隱約像是人。因為這個影子是四肢趴在地上的,彷彿野獸一般。人影披頭散髮,穿著一身像長袍一樣的布狀物,似乎是一個女人。

再聯想到之前他們三個人上樓時聽到的那陣詭異笑聲,這女人的形象更加讓人恐懼了。

「難道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夜叉王?」楚雄摸著腦袋道。

「應該就是了。」陸凡點點頭。

「哥們,你確定……我們這麼大搖大擺地走出去和她商量事情,會沒事嗎?」楚雄有點發抖。

怎麼可能會沒事,用腳想也知道會出事啊啊啊!

此時,他腦海中響起了系統提示音:

「BOSS戰開啟!」

BOSS戰?卧槽,這個說法還是第一次聽說,他趕緊點開了任務面板。

「新任務發布:【BOSS戰·勇斗夜叉王!】

提醒宿主,你需要採用你能想到的任何方法,拿到位於電教中心監控室的理科教室監控錄像帶。」

陸凡心裡一驚,眯著眼看了眼五樓走廊上各個房間的門牌。果然,監控室就在那個披頭散髮的人影身後,這個人影——也就是夜叉王——正好擋在監控室門口。

看來要想辦法先把她引開,然後再進去拿到監控錄像帶,之後再全身而退。

他打開系統顯示屏,觀察著四周的概率線,不禁咂了咂嘴。這次任務,周圍可沒什麼能夠利用的外界物體了,唯一能用概率線變動的,就是走廊盡頭的一扇窗戶。

只能先按照之前做任務的思路試試看了。

「聽好了,待會我會想辦法進去拿錄像帶,你們兩個就呆在這裡。」陸凡壓低聲音,交待了一句。

楚雄和陶雪然二人也看出來,那個夜叉王擋在監控室門口,不免露出擔憂的神色。

「真的不需要幫忙嗎?這女老師看起來不太好對付。」楚雄說道。

陸凡搖了搖頭,雖然說為了徐圓圓這個小蘿莉,這卷錄像帶他志在必得,但可堅決不能讓自己的朋友們陷入危險,畢竟他們身上又沒帶系統。

展開了系統顯示屏,他拖動著其中幾條概率線,完成了修改和支付。

西遊之問道諸天 然後他昂首闊步走了出去。匍匐在地的夜叉王,馬上看到了他。

在看到他的一瞬間,夜叉王頓時兩眼冒出如熾熱火焰般的光芒,宛若來自地獄的烈焰。與此同時,她的頭髮不知道是因為風吹還是什麼別的原因,竟然舞動起來,猶如張牙舞爪的深海烏賊。

光線昏暗,看不清她的臉,不過陸凡心裡覺得,這臉肯定是猙獰無比了。

夜叉王趴在地上,張開了嘴,喉嚨似乎發出著什麼低沉的聲音,這嗓音詭異而壓抑,似乎又夾雜著一絲笑聲。

陸凡走得靠近了一點,才聽到對方嘴裡發出的聲音:

「鮮肉……鮮肉……嘿嘿嘿……」

在背後偷窺的兩個人面面相覷,什麼鬼?鮮肉指的是陸凡?

他走到夜叉王的面前不遠處站定。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對視了幾秒鐘,空氣寂靜無比。

看著走廊盡頭的窗戶,陸凡用中指扶著眼鏡,擺出一副文學青年的架勢,悠悠地說道:「上帝為你關上一扇門的同時,也會為你打開一扇窗。」

夜叉王歪著腦袋看著陸凡,眼中充滿了一種彷彿是疑惑又彷彿是關愛智障的眼神。

「誒——」身後,陶雪然和楚雄也張大了嘴巴,雷在原地。這個時候搞什麼名人名言啊!

砰——砰——砰——

在陸凡話音剛落的同時,走廊盡頭的窗戶被風猛地吹開,重重砸著牆。

幾個堆疊在窗戶旁邊的金屬腳手架也隨之翻倒,大量的電腦器材摔落到地上,亂成一團。

陸凡心裡有點上下打鼓。按照他之前查看概率線顯示屏得到的情報,在這樣做之後,這女老師有70%的概率去處理窗戶那邊的爛攤子,然後他趁機衝進監控室,拿到錄像撤離。

這麼大的概率……應該……沒問題吧?

在原地等待了一會兒,他卻發現夜叉王只是轉頭看了眼窗戶,便沒有再繼續關注,又轉頭看向他。

「鮮肉……鮮肉……哈哈哈……」

陸凡臉色一白。卧槽,這特么……非洲血統發動了!?

讓人牙酸的低沉聲音從夜叉王嘴裡擠了出來,隨後,夜叉王四肢並用,向陸凡狂奔而來。

那矯健的奔跑姿勢,就如獵豹一般。

此時他心底十分確定,這夜叉王……和雷婭絕對不同!她……一看起來精神就有點不正常,不,是很不正常!

這女老師,不是痴女,這絕對是《求生之路》里的Witch啊啊啊!

在陸凡愣神的時候,夜叉王用疾風般的速度拉近了與他的距離。

他這時候才開始慌了——

之前還想著這女老師不會把自己吃了,看這架勢,這不但要吃,還要徹底吃干抹凈!

說到底,還是自己太過莽撞了,如果在沒露面的情況下發動言靈能力,雖然最後給的任務獎勵會少一些,但至少這樣保險一些。

總之這次任務看樣子是失敗了,只有三十六計走為上,先逃脫這傢伙的追襲,再想辦法,大不了重新開始任務。

畢竟用完了言靈能力的他,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二話不說,他一個轉身,向來時的方向狂奔而去。

通過走廊上的腳步聲判斷,後面的夜叉王正在緊追不捨。陸凡邊跑邊轉頭看了一眼,想確認自己與對方的距離。

誰知,在他轉頭的一瞬間,夜叉王竟然縱身一躍,直接朝他臉撲了過來。

這迅捷的身影,讓陸凡在這個瞬間,想起自己以前看的動物世界節目里,獵豹在撲向獵物時的情景。

這麼近的距離,陸凡看清了對方身上的衣服,那是一件髒兮兮的白大褂,醫院裡的醫生穿的那種。

只不過上面有一些抓痕。那些抓痕,是誰留在那件白大褂上的呢?

「Warning!Warning!Warning!」

陸凡腦海中不斷彈出來尖銳刺耳的警報音,一個個帶著紅色感嘆號的三角形圖標不斷彈出來,擠佔滿了陸凡的視野。

這架勢,簡直像是使徒來襲!

陸凡鎮定精神,他轉頭正準備再看一眼對方的位置。

豈料,剛一轉頭,對方就剛好撲到了面前。

他頓時覺得兩眼一黑。

就徹底失去了意識……

【GAMEOVER】 ……

陸凡的眼前重新開始有光亮時,已經過了不知道多久。

周圍的世界一片黑暗,只有系統的全息顯示屏正中央,有一行不停滾動變幻的發光小字:

「任務失敗,已消費的言靈值不予返還,並額外扣除5點言靈值作為懲罰,世界線正在重啟……」

「正在載入世界……完成!」

「正在載入系統……完成!」

「正在載入宿主……完成!」

「正在恢復系統……完成!」

「正在重置時間軸……完成!」

陸凡嘆了口氣,看樣子自己是任務失敗掛掉了,這片黑暗空間是……額,類似很多RPG遊戲那種「復活之間」的地方?

「系統……我有個問題。」

「說。」

「剛才……那個夜叉王沒對我做什麼吧?」陸凡雙手抱胸。

「怎麼,你莫非有什麼期待?」系統的少女音冷笑著。

「不不不。」陸凡頭搖得和撥浪鼓似的。

「在你們雙方即將接觸的一剎那,系統已對你進行了回收。」

「噢……」陸凡放下心來。

萬劫之花語 隨後,一道耀眼的白光從陸凡的頭頂上亮起,白光很快就向四周的世界蔓延,陸凡下意識地捂住眼睛。

……

「難道眼前這個女人就是夜叉王?」楚雄摸著腦袋,迷糊地問道。

「應該就是了。」陸凡下意識地回答楚雄之後,愣了愣神,眼前這一幕怎麼有點熟悉?

此時,他們三個人鬼鬼祟祟地正在五樓的樓梯口,朝監控室的門口看去。而那個夜叉王也沒有要撲過來的意思,回到了之前的狀態。

這不是之前的時間點嗎?

「通知宿主,你已經重新回到任務開始之前,任務即將重新開始。若言靈值被扣光,你將會被投入到時空牢獄。」

系統略顯冰冷的提示音響起。

又是時空牢獄嗎?

陸凡有點無奈,看來這個任務沒想象中那麼簡單,需要從長計議了。

剛才那波失敗,也並不是毫無價值,至少陸凡得到兩個重要情報:

第一,這個夜叉王很可能已經失去了理智和精神自控能力,也就是傳說中的石樂志。至於她為什麼會這樣,目前不是陸凡能夠關心的。

第二,70%的概率還是不保險,要想辦法讓夜叉王必定去窗戶那裡才行。

好在,這次陸凡調整概率線的時候,驚喜地發現,當自己躲在角落裡不露面的時候,發動言靈,夜叉王去查看窗戶的概率是100%。果然是自己之前太浪了,在對方面前露臉,反而分散了對方的注意力!

陸凡這次信心滿滿地完成了修改和支付。

隨後,他留在角落的安全位置,發動了言靈能力,又說了一遍那句名言。

走廊另一側的大窗戶又被風猛地吹開,那幾個堆砌在窗戶旁邊的金屬腳手架也隨之翻倒,亂成一團。

陸凡這次花費了比上次多一倍的言靈值,造成的動靜也比之前大得多。

在監控室門口的那個人影,果然被這股動靜吸引了,她好奇地看了兩眼,就朝發出聲響的角落跑了過去。

「OK,成功了!」陸凡打了個響指,心中暗道一聲好。

在夜叉王離開之後,他躡手躡腳地向監控室門口走去,而楚雄和陶雪然兩個人則在擔心地看著。

離監控室門口越來越近,五米、四米、三米、二米、一米……

監控管理室的門是一扇約莫二米高的鋁合金門,看起來並沒有上鎖,陸凡把手放到門把手上,打算開門。

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嚎叫響徹整個五樓走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